第333章 傅夫人眼神变了

和调香师一样,品香师也要有极强的嗅觉灵敏度,能辨认两千多种气味,全世界不超过五百人。

傅夫人能成为品香师,还得益于调香世家的培养。

听到许夫人的话,傅夫人只是不在意地笑了笑。那算什么调香,顶多是把香料精油像玩过家家一样搅和到一起罢了。

阮雪玲又不是听不出来许夫人的捧杀,她虽然私心里觉得自家女儿调的香水好闻,但也怕拿出来被傅夫人这样的名家嘲笑,中了许夫人的奸计。

于是她轻哼道:“我可没说漾漾是调香师,她小姑娘就是玩玩罢了。重要的不是香如何,是心意。”

然而她这么说,许夫人反倒觉得她是怕了,愈发觉得顾漾调的香水上不了台面。

作为死对头,她知道怎么激怒阮雪玲,略带挑衅道:“阮雪玲,你这是怕了吧?也是,顾漾一个误落凤凰窝里的野麻雀,就算接受了豪门教养,骨子里依旧是麻雀,能调出什么香水?怕是花露水都比这好闻。”

阮雪玲额角青筋跳动,眼里被怒火点燃:“何露,你别欺人太甚了!”

何露是许夫人的名字。

“许夫人,你这话未免太刻薄了。”莫夫人皱眉。

唐夫人也道:“大家聚一块喝个下午茶,重在心平气和。”

许夫人怎么可能见好就收,她今天就是要让阮雪玲颜面丢尽,一解郁气!

许夫人唇角勾起讥讽笑意:“我说的也是事实,阮雪玲,顾漾送你的香水你也还没喷过吧?怎么,你不是很感动这个假女儿的孝心吗,连喷她给你调的香水的勇气都没有?有本事,你就当着我的面,喷这香水啊!”

阮雪玲怒气被挑得不断上涨,气得昏了头,打开香水盖子就朝许夫人脸上喷去,“喷就喷,这可是你要求的,真当我怕你了?”

香水雾状喷出,无数细微水珠浮散在空中,香味随之散开。

但是,被香水喷了一脸的许夫人却无心细品香味,而是捂住了眼睛,痛呼出声:“啊!”

阮雪玲刚才虽然被她激得喷香水了,但却是朝着她的脸喷去的,部分香水都喷到了她眼睛里。

虽然份量不多,但短暂的刺激性疼痛还是让她捂住了眼睛。

“阮雪玲,你个疯子!朝我眼睛喷什么?”

旁边的齐夫人当即从包里拿出湿巾给她擦眼睛。

其他人也都一脸担忧地看着许夫人。

“没事吧?喷到眼睛,不会让眼睛失明吧?”

面对许夫人的怒斥,阮雪玲冷哼:“不是你自己叫我当着你的面喷香水的吗?我满足你的要求,现在反倒矫情上了?”

和阮雪玲交好的夫人们也纷纷附和。

眼看着又吵起来,唐夫人揉着眉心劝架,“有什么话好好说,都坐下来,管家,重新给各位夫人上茶。”

阮雪玲坐下来冷静后,闻着空气中的香气,后知后觉发现,好像,还挺好闻?感觉也不比那些名牌香水差。

原本一脸不屑当看笑话的傅夫人,闻到飘散在空中的香气时,原本慢悠悠喝咖啡的动作顿住,眼神也逐渐变了。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