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2章 长者赐,不可辞

分茶,也叫茶百戏,水丹青。以茶水为纸,茶末为墨,茶宪为笔,绘作丹青。

阮老爷子看着那已经消散的竹枝,心头激动难平。他没想到竟然能看到这么精彩的茶艺表演和茶百戏!

便是像他们这样的茶艺大家,都不一定会茶百戏,即便会,也很难达到这样精湛的水平!

阮老爷子又迫不及待地品茗,碧螺春温润细腻,嫩香清鲜,滋味甘醇。

“好茶!”阮老爷子忍不住赞叹出声。

顾漾轻抿了口茶水,轻飘飘问:“外公再尝尝表姐的,看谁的更好。”

阮老爷子沉浸在品茗的享受中,脱口而出:“当然是你的好。”

顾漾微微一笑:“那就多谢外公送我紫砂陶茶具了。”

阮老爷子犹如被泼了盆冷水般瞬间清醒:“……”

忘记这茬了……

他的宝贝紫砂陶茶具啊!!!

阮老爷子此刻很想昧着良心说顾漾不如阮楚,可当着那么多晚辈的面,他还是要脸面的。

只能期待顾漾君子不夺人所好,可偏偏顾漾一脸大义凛然地说:“长者赐,不可辞!外公,我就不跟你客气了!”

阮老爷子:“……”

不要脸的!谁是你外公?你倒是辞啊!

阮老爷子看着心爱的茶具被输出回去,心都在滴血,如丧考妣,仿佛瞬间苍老了十几岁。

阮楚也知道那是爷爷最宝贝的茶具,一时有些自责。

顾漾收得心安理得,注意到阮楚的神色,温声安慰道:“表姐,别自责,外公怎么会怪你呢,要怪也是怪我太强了。”

阮楚:“……”

阮老爷子瞪着顾漾,“你滚,我不想见到你。”

“那好叭,我走啦。”顾漾抱着包装好的紫砂陶茶具,作势起身。

“等等!”阮老爷子眼皮跳了跳,恋恋不舍地看着那套茶具,弱弱道:“让我再看两眼。”

顾漾大大方方放下紫砂陶茶具,让阮老爷子看个够,同时转头对阮楚鞠躬道:“表姐,对不起,之前是我错了,我现在真心向你道歉。”

阮楚一愣,正留恋看着紫砂壶茶具的阮老爷子也愣了愣,祖孙俩都一脸诧异地看向了顾漾。

阮楚第一反应就是:“你吃错药了?”

顾漾实在太反常了!不仅和阮烟闹掰了,还开导她,给她道歉!

顾漾:“……大概没有。”

阮楚看顾漾的眼神更为诡异了:“没吃错药你会给我道歉?”

顾漾面不改色:“大概是摔了一跤把我三观矫正了。”

阮楚:“……”什么乱七八糟的东西?

阮楚没继续纠结顾漾为什么忽然给她道歉,而是冷冷拒绝:“我不接受你的道歉,也不会原谅你。”

顾漾点头表示理解。原身对阮楚的伤害不可逆转,并不是她轻飘飘一句道歉,阮楚就要选择原谅。

阮楚看到可怜兮兮地望着自己心爱茶具的爷爷,心有些软,咬牙对顾漾道:“当然,你要是把那套茶具给我当赔礼,我就勉为其难原谅你了。”

其实在顾漾劝导她又对她道歉后,她对顾漾的也没有之前那么厌恶了。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