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11章 你们关系还那么僵?

季景炽笑了笑,没接苏野的话,看向顾漾,“我们还要继续直播,先回去吧。”

顾漾不动声色看了苏野和季景炽一眼,心底轻啧,看来苏野和纪霖白跟季景炽是认识的了。

而且看他们的微表情,纪霖白跟季景炽关系似乎还有些复杂。

之前听阮楚说过,季景炽有背景,季和纪同音,纪家又是京城顶级豪门之一。也许两家有什么关系也不一定。

陈导看着安然无恙的顾漾松了口气,他刚对着直播间观众们保证嘉宾们绝对安全,结果顾漾就被吹走了。还好被送回来了。

顾漾笑眯眯地看向陈导:“陈导,我这算通过了吧?”

季景炽轻啧:“这都没通过的话,我们怕是要集体失败。”

陈导瞪了他一眼,“当然通过了!”

“其他人继续哈。不用着急,我们还有两个小时。”

陈导虽然是这么说,但顾漾还是给嘉宾们造成了心理压力。

苏野和纪霖白又回到了船上,换苏野摇着船看沿途风光。

纪霖白看着江边一次次从竹竿上摔水里,一边抱怨却又笑得开心的季景炽,眼神逐渐幽深。

苏野摇着撸也看了一眼,“你们关系还那么僵啊?”

纪霖白没说话。

苏野懒洋洋坐在那,“你真的只是来看阮楚这个病人的?不是想顺带看下他?”

纪霖白镜片下的双眸清冷,声音也冷,“谁特意来看他了?他不是挺火吗,在哪不能看到?”

苏野正好看到手机电脑直播页面忽然又蹦出来的广告,是季景炽的代言。

他默了默:“那倒是。”

顾漾任务完成,坐在江边石头上看其他嘉宾继续练习。

嘉宾们练习的过程并不无聊,像乔萱和唐悄悄时不时拌嘴,傅昇和魏禹洲打打水仗,季景炽时不时又花样落水,连顾漾看着都忍俊不禁。

顾漾把自己的经验跟阮楚和季景炽分享了,两人这会儿还在摸索。

柳绵拿着小竹竿过去指点了一圈后,坐到了顾漾身边。

顾漾跟她礼貌地打了个招呼。

她对这个一心将非遗文化传承并发扬光大的柳绵老师感官不错。

毕竟在这个浮躁功利的社会,很少有人愿意去传承发扬这些遭受冷门的文化技艺。

柳绵颔首,看向她,欲言又止,欲止又言,“顾漾,你独竹漂方面的天赋很好,有兴趣加入我们,学习更多这方面的技艺吗?”

她声音冷淡但眼神却澄澈真挚。

顾漾眨巴了下眼睛,没想到柳绵竟然会忽然邀请她。

柳绵看着江边那些正在练习的嘉宾们,轻声道:“独竹漂从前是河岸百姓为互相往来而常使用的交通方式。这门技艺随着时代发展,便捷的交通方式不断出现,已经近乎失传。

我想着,多一个人了解,多一个人学会,也许就多一份传承下去的希望。”

这也是她接受陈苟导演邀请,上《把酒话桑麻》这个综艺的原因。

非遗文化传承,不能仅靠少部分人去传承。要让更多的人去了解它,去走进它,才能真正传承下去。

——

晚安安呀~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