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0章 顾漾的茶艺

顾漾记得,小说里面阮楚就是在重度抑郁症下被阮烟刺激自杀的。

阮烟之所以那么做,是因为阮老爷子就把所有的遗产都留给了阮楚。

旁人兴许看不出来,但顾漾却看出来了,阮楚现在看似只是轻度抑郁,实际上已经是重度抑郁了。她在压抑,她不想让老爷子为她操心。

这也是为什么,书里面老爷子一去世,阮楚的抑郁症就达到连药物都无法控制的程度。

顾漾心底轻轻叹了口气。

她穿书了,原身的锅都只能由她来背。既然阮楚的抑郁症有她的原因,那她就帮她一把吧。

只不过原身和阮楚关系恶劣,她也不能太崩人设。

看到阮楚正坐在茶几边饮茶,顾漾心思一动,走过去坐在她对面,自己倒了一杯茶,轻抿了一口,学着原身的绿茶语调,笑道:“好羡慕表姐呀,有外公亲自教导茶艺,不过这味道和我随手一泡的好像也差不多呢。”

阮楚捏着茶杯的手忽然一紧,冷冷地看向对面的顾漾,讽刺:“你的绿茶茶艺确实不错。”

此茶艺非彼茶艺。

这时候跟顾矜说完体己话回来的阮老爷子也听到了顾漾和阮楚的对话,看顾漾的目光更为不喜了。

他生怕顾漾欺负阮楚,带着顾矜也坐在了茶几边的蒲团上,对顾漾冷哼了一声:“好大的口气!我倒是要看看你的茶艺怎么样,随手一泡就能和小楚相提并论!”

阮老爷子护短得很。

顾矜也懒懒地抬了抬眸,像是在看好戏。

顾漾不介意多两个人,只不过,她的茶艺可不是谁都能看的。

“这要是我的茶艺比表姐的好呢?”顾漾眨巴了下眼睛。

阮老爷子仿佛听到了什么笑话,“无稽之谈!小楚自幼受我熏陶,其茶艺更是被诸多茶道大师赞不绝口,锦城名媛当中无人能及小楚,就凭你个小丫头能比得上我家小楚?”

顾漾嘴角微抽,想着这老头还挺自恋的。

“我说万一呢,外公,你总要有点奖励叭?”顾漾眨巴了下眼睛,看起来依旧是一副温柔乖巧的模样。

阮老爷子冷哼:“要是你茶艺真比小楚厉害,那我就把我珍藏的那套紫砂陶茶具送给你!”

顾漾知道,老爷子口里那套紫砂陶茶具不仅是古董,还是他最宝贝的茶具,提醒:“外公,要不你换一样赌注叭?”

同为爱茶之人,她很清楚这茶具对于老爷子的意义。但是,也正是因为同样是爱茶之人,这茶具对她也有很强的吸引。

要是真落到她手里,她可不会过意不去然后还回去哦。

“没必要!”阮老爷子爱茶,一生濡染茶道,茶道造诣很高,对自己亲手教出来的孙女也十分自信,“不过,这既然是赌,如果你不及小楚也得为你的自负付出代价。我不要你什么东西,只需要你给小楚道歉。”

阮老爷子一直憋着那口气呢。

“行。”顾漾爽快答应,又看向顾矜,眉眼微弯:“姐姐,你要不要也和我赌呀?我输了的话天天给你弹钢琴呀。”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