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0章 关于被全家投喂这件事

顾漾毫不犹豫点头,“当初说好陪表姐上综艺,我当然要奉陪到底。”

阮楚唇角微勾起弧度,嘴上却道:“谁要你奉陪了。和之前一样是两天,四五号直播,地点在宁城竹镇。我帮你订好机票了,三号下午我们一块去机场。”

顾漾笑:“谢谢表姐。”

阮楚摆手:“不用谢,兆丰娱乐报销机票。”

天色渐暗,明月如盘,园林内草木枝叶茂密,桂花在浓浓夜色里散着幽幽清香。残夏尽,蝉鸣声在枝叶间隐隐绰绰。

阮老爷子和顾兆明在书房谈了很久公司的事情,下楼时还拍了拍他的肩膀。

阮雪玲和几个孩子围在小池塘边的亭子里。

池塘是园林景观,面积不大,放了几十尾锦鲤,种了一丛荷。现在荷花、荷叶、莲蓬都已经凋谢了,只剩下稀稀疏疏的枯荷。

池水倒映着凉亭的灯影和天上的明月,晚风吹拂间荡起涟漪,月影灯影与人影都模糊到了一起。

阮雪玲把几个双黄莲蓉月饼切开,露出了金色的蛋黄。

阮雪玲叉起一小份给顾漾,“漾漾,妈妈记得你喜欢吃蛋黄。”

顾漾接过,笑眼微弯:“谢谢妈妈。”

“小矜,这也有蛋黄。”阮雪玲给顾矜也递去一块。

顾矜滑动着手机屏幕的手指微微一顿。

不等她反应过来,阮雪玲就先抢走她手机关掉,把叉着月饼的叉子塞她手里,一脸严肃地扫过几个孩子:“中秋节看什么手机,吃月饼,看月亮。”

顾沛默默收起手机,对着阮雪玲讪讪笑了笑。

顾矜抬眸看了眼天空,天气晴朗,万里无云,明月皎皎高悬天边。

今晚的月亮,的确比平时要圆。

阮家老宅在城郊,离市区远,没有城市昼夜不灭的灯光渲染,天空漆黑一片,视力好的话能看见满天的繁星。

阮老爷子和顾兆明也加入了吃月饼赏月的队伍。

顾漾察觉到阮老爷子意味深长地看了自己一眼,也不意外。阮老爷子跟顾兆明应该是谈这段时间锦城的局势和商场上的事情。

而她前段时间,可是帮顾家避免了一次被重伤的危机。

吃月饼赏月,没点娱乐无聊,于是阮老爷子就忆苦思甜讲起了他们那个年代的故事。

这让顾漾不由得想起了她穿书前的爷爷。每逢中秋,她爷爷也喜欢忆苦思甜讲往事。可能这就是老人家的共性吧。

顾漾正有些惆怅的时候。

封玦叉着一小块月饼给她递来,“姐姐,吃月饼呀。”

少年身穿白衬衫,那张脸在灯光下异常俊美,双眼带着笑,像沉浸了满园月色。

顾漾被美色所迷,接受了封玦的投喂。

然而紧接着顾矜也叉着一小块月饼递她面前,清冷凤眸倒映着暖色调的灯光,“吃。”

顾漾眨巴了下眼睛,再次接受投喂。

顾沛不甘示弱:“姐!还有我的!”

阮楚挑眉笑:“漾漾,表姐喂你。”

“漾漾,妈妈这还有。”

“漾漾,爸爸给你切了块蛋黄很多的!”

阮老爷子也加入投喂队伍:“长者赐,不可辞。”

顾漾:“……”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