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章 催眠术

他觉得,那样眼神干净的小仙女不像是纪霖白口中的小绿茶。

顾矜没接这话茬,而是轻转着酒盏问:“那边处理得怎样了?”

苏野知道顾矜问的是什么,神色多了几分严肃:“老大放心,他们一时半会查不到那东西在锦城。”

说着他又吹捧起顾矜:“还是老大睿智无双,任那帮蠢货也想不到老大会特意先去凉城摆他们一道,又出现在顾兆明面前,让顾兆明怀疑你的身世,从而利用顾家真千金的身份明晃晃地来锦城。”

顾矜斜倚在窗口,“也瞒不住所有人。帝都萧家那位不也来了锦城?不过他就算来了,也只能是白跑一趟。”

苏野有些惊讶,没想到那位竟然也亲自来了,不过听到顾矜的话又松了口气,哈哈笑道:“老大说的对,那东西最后肯定是老大的囊中之物。”

出了锦央轩后,顾漾看着封玦那满是针口的手背依旧觉得罪恶。

原身经常利用自己有血友病这点来陷害人,每次出血后,都要封玦给她输血,甚至有时候还故意受伤折腾封玦。

因为顾家收养封玦的缘故,封玦对此从未有过怨言,一直都是温顺乖巧的模样。

顾漾觉得,这要么就是封玦太过纯良,要么就是,藏得很深。

若是前者,她给他多送温暖,多点关心多点爱,很容易就能把以前的事给揭过去了。可若是后者,那她的十指就危险了。

顾漾走在种有梧桐树的街道边,阳光穿过枝叶,无数光斑罩在她暖白色的衣裙上,夏风动时,光斑摇晃,明明灭灭。

忽然,她转头看向身后的封玦,注视着他的双眼,声音轻缓:“阿玦。”

封玦抬眸对上她的眸子,澄净的眸中倒映着树影斑驳中的少女,过往行人和路边一切都好似成了背影。

顾漾走近他,轻声问:“阿玦,从小到大,我有意无意害你给我输了无数次血,你怨恨我吗?”

封玦神色似乎有些呆滞,闻言微微摇头,声音温软:“不恨,我的血……都是姐姐的。”

顾漾有些惊讶,也有些一言难尽。

在她的催眠术下就没有谎言,所以封玦说的就是内心真实想法。

虽然顾家所有人都认为封玦是她的血库,他的血都是她的,但是,竟然连封玦都这么以为?只能说,顾家这洗脑得也太彻底了吧?

不过听到封玦说不恨她,她还是松了口气。没黑化就好。

顾漾忽然伸手碰了下他的头,见他神色恢复清明,似乎还有些懵懂的模样,面上露出浅笑:“刚才你头上沾了东西,我帮你拂掉了。”

封玦乖巧道:“谢谢姐姐。”

“走吧,陪我去逛逛。”

顾漾走在前面,步履轻快。她决定从现在起要好好补偿小血库,不让他黑化。

封玦跟在顾漾身后,干净的眸子犹如透进阳光的明窗,唇角微微抿起一个乖巧弧度。但藏在他身后的那只手,手心却是被指甲掐出了鲜血。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