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穿成马甲大佬的假千金妹妹

“顾矜,你怎么那么恶毒!你明知道漾漾有血友病,稍微磕破点皮都会血流不止,还故意把她推下楼梯?”

“顾家真千金只能是漾漾,你什么都不会,顾家接你回来享福还不知足?”

“漾漾今天要是出了什么事,你就给我马上滚回你的乡下孤儿院!”

顾漾在身边女人聒噪的怒斥声中醒来,纤长的睫翼微动,睁眼看到的便是装潢雅致奢华的别墅客厅。

此刻她正靠在一个年轻贵妇人的臂弯中,而那贵妇人正面带愠色地指着对面楼梯转角处的女生怒斥。

顾漾感觉脑袋昏沉沉的,后脑勺和身上一些地方隐隐作痛,一时也没弄清这是什么情况。

忽然,后脑勺处传来了冰凉的感觉,伴随着轻微的刺痛。

她下意识伸手去触碰。

手被人抓住,身后传来了温和的声音:“别碰。”

声音温和,却透着些凉意,犹如春风料峭。

扶着她的贵妇看着她一脸关切,声音也柔缓了下来:“漾漾,纪医生在给你伤口消毒。”

纪医生给顾漾止血包扎后,一边去翻医药箱,一边温和地说:“顾夫人,令千金失血过多需要输血。但据说令千金是黄金血,您也知道这个血型特殊,医院这边没有这个血型的血库。”

正常人磕破脑袋也不至于失血过多,但顾漾患有血友病,受伤后就会血流不止,失血很快。

顾夫人扭头吩咐保姆:“去把封玦带过来。”

很快,保姆带来了一个身穿白衬衫的清瘦少年。

他从暮色里走来,像是从水墨丹青画卷中走出来一般,不染纤尘,清贵干净。

他低着头站在了顾漾面前,碎发微遮住了眸子,脸庞白净,五官精致,温软的唇微抿着,看起来很漂亮也很乖。

他抬眸看了顾漾一眼,那双眸子干净澄澈如止水,却又隐隐笼着层薄雾。

顾漾曾是心理医生,但此刻无需任何判断,她便好似读出了那薄雾背后是死水的的沉寂和绝望的孤寂,像是一个垂垂暮已的老人终其一生都在绝望的守望。

一个正当花季的少年怎么会给她这样的感觉?是她看错了吗?

顾漾还想再探究时,却发现那少年早已经挪开了视线。他站在那,鲜红的血液从他的那端通过输血器流向她的体内。

顾漾注意到,那少年白皙的手背上密密麻麻都是针口,看着触目惊心。

而也是这一瞬间,她脑海里浮现出了无数次用针扎这个漂亮少年的画面,一段不属于她的记忆,争先恐后地涌入了脑海中。

顾矜、封玦、活体血库、真假千金、血友病……

用了好一会,顾漾才消化了一个事实——刚继承了亿万家产的她,穿书了!

她穿成了刚看过的一本真假千金马甲文的女主——的假千金妹妹。

就是那种表面优雅高贵,实则恬不知耻鸠占鹊巢,疯狂作死又被打歪脸,最后下场凄惨的绿茶女配。

还和她同名……

而现在还在楼梯转角处漫不经心玩手机的那位,就是她异父异母的姐姐顾矜,文中人美路野马甲多的女主大佬。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