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86章 结束了?

  • 次元岛
  • 蓝之枫
  • 3763字
  • 2022-04-12 22:19:13

砰!砰!砰!

爆发的炭治郎瞬间就跟鬼舞辻无惨打成平手,将这边打得惊天动地的,直接就把在场所有的人给看呆了。

众人都表示炭治郎这家伙此刻这还是人吗?那么多人联手都不是鬼舞辻无惨的对手,现在炭治郎兄竟然跟他打出平手的局面了。

当然炭治郎单靠斑纹通透赫刀这三种能力,加上左手废了,他是很难打出平手的实力,主要的是炭治郎爆发后,武装色见闻色也跟着增长了,所以让他展现出更强力的攻击跟更敏锐的反应,跟鬼舞辻无惨形成了平手的样子。

只不过现在离天亮还有很长的世界,所以跟炭治郎对峙着的鬼舞辻无惨就阴沉的冷笑着:“很好,你是继国缘一之后第一个跟我打成这样的人。”

“但不要忘记了,虽然你一直开启那样变黑的能力挡住我的攻击,但是在天亮之前,以你能力全开的样子,体力可不一定足够的,所以只要在这期间你稍有不慎没有护住自己,被我打中一下,那你就会中毒又或者被被腐蚀。”

“到时候,就是你死亡,我离开的时刻。”

闻言,炭治郎冷静的看向鬼舞辻无惨:“我也没有说过跟你打持久战。”

鬼舞辻无惨都能注意时间问题,他就不会注意吗?

如果现在有几个柱身体完好的话,或者他身体完好的话,那炭治郎他肯定会拖着等太阳出来的,但现在离天亮的时间还长,而柱们伤的伤残的残,这样根本就不能用拖时间的方式对付鬼舞辻无惨。

同时打到现在,炭治郎也知道鬼舞辻无惨有着什么样的实力,其他方面还好,最麻烦的无非就是他的复原能力,拖时间不一定能拖得过他,所以炭治郎现在只有一个办法了。

“既然知道你的情况后,那这招过后不是你死就是我亡!”

“日之火焰呼吸·八门禁式!”炭治郎用力的深呼吸了一口。

随后在炭治郎身体上散发出黑红色的气息。

简单来说,这招就是炭治郎参照火影八门遁甲的招式,通过强力的呼吸把自己全身的呼吸阀门给打开,让自己短时间获得最强的力量。

因为在次元岛的时间较短,能提高的实力有限,所以他想要尽量把自己的实力提到很高,那最快最好的方式就是带有副作用的禁招,也就是这招八门禁式。

禁杀虽然也是禁招,但其实他对这招算是很熟悉的,所以只要使用得当,最好的副作用是废臂,不过也是有可能医好的废臂,但八门禁式的话,副作用就是命的。

当然这事根本就没有跟祢豆子说明,不然炭治郎根本就没有机会学习使用这样的招式。

“来吧!鬼舞辻无惨。”

砰!

炭治郎瞬间来到鬼舞辻无惨面前,这速度直接把鬼舞辻无惨给吓了一跳,实在是太快了。

在鬼舞辻无惨还处于被惊吓的时候,确切的来说在他还没有反应过来的时候,炭治郎的攻击也开始了。

“八门禁式·一刀!”

“二刀!”

“四刀!”

“八刀!”

……

鬼舞辻无惨面对炭治郎这超强超快的攻击,完全没有反抗的机会,虽然在这过程中有那么几次被他反应到用鞭子阻挡,但根本没有任何的作用,阻挡也只能是被炭治郎强势砍断。

也就是说,炭治郎这招一出,直接碾压鬼舞辻无惨。

“可恶!”

“就算让你砍又怎么样,你也砍不死我的。”鬼舞辻无惨现在被打得只能发出怒吼的。

“是吗?”

“都知道你能分裂的,你以为我的攻击是简单的攻击吗?你看看地上还有什么肉块吗?”炭治郎无情的边攻击边说道。

“什么?”

听到炭治郎这话,鬼舞辻无惨连忙感应自己的身体,发现炭治郎的每一刀不是单纯砍断开他身上的,所有被砍断掉在地上肉块直接就粉碎了。

鬼舞辻无惨以为自己做得深,就算被炭治郎砍到,也可以偷偷的将掉在地面的肉块作为他逃脱的媒介,结果现在好了,都被炭治郎给粉碎了。

“可恶!”

“我是不会让你有机可趁的。”

见此,鬼舞辻无惨直接爆开身体,分成了无数块分裂体的肉块散开,反正被攻击都会少一块肉块的,那还不如他直接散开不给炭治郎集中攻击的机会。

“没用的!”炭治郎展开超快的速度,将所有散开的肉块一一给砍灭掉。

一块两块十块一百块两百块四百块,看着越来越多的肉块被消灭后,旁边观战的人也露出了喜悦的表情。

只是敏锐的柱们发现炭治郎的攻势开始变慢了,此时他们也明白了之前的攻击,加上现在打出几百连刀的炭治郎也累了,同时炭治郎维持那么强劲的力量消耗也是很大的,再打下去炭治郎不一定有体力同时消灭鬼舞辻无惨全部的分裂体,但凡有一刀慢了就会被鬼舞辻无惨有机可趁的,所以他们也该知道该怎么做了。

“到这里,怎么可能让他一个人出风头的。”

“没错,我们可是柱,这家伙可是还没有评为柱的,如果让他打赢鬼舞辻无惨,而我们只是在看的话,可是会被人耻笑的。”

“上吧!现在是消灭鬼舞辻无惨的好机会。”

手臂中毒的柱,手臂被腐蚀的柱,此刻都狠下心砍断了自己的手臂不让这些妨碍自己。

然后他们齐齐爆发了自己最后体力攻了上去,哪怕之后会竭力而死的,他们也管不了那么多。

“我们不能输给柱们的。”嘴平伊之助跟我妻善逸,以及栗花落香奈乎也跟着冲了上去。

“不要害怕,我们也要上。”龙套村田和其他鬼杀队的队员也跟着冲了上去,鬼舞辻无惨都被压制住了,所以这么好的机会,他们当然也不会错过的。

“可恶的鬼杀队!”见到这样的情况,带有嘴巴一块的肉块怒吼道。

变成无数块肉块的鬼舞辻无惨虽然还有点回击能力,但炭治郎看到有人帮助后,也是主攻这些大块有大反抗能力的肉块,所以鬼舞辻无惨此刻只能是被炭治郎压制着,被鬼杀队其他人消灭那些分裂体的。

“五块!”

“七块!”

“十三块!”

“三十块!”

……

所有的人都报着数,不想遗漏任何一块让鬼舞辻无惨有复原的机会。

“加起来一千七百九十九!”

“也就是说,还剩下最后的一块了。”

“快找!剩下一块了,不能让鬼舞辻无惨逃掉。”

在所有人拼命四处寻找着,最后一块分裂体肉块的时候。

这时炭治郎也到极限了,躺在了地上。

“炭治郎!”见此,有几人就担心的喊道。

“不用管我,找到剩下的最后一块。”炭治郎躺在地上后虚弱的说道。

实际他已经到时候了,能使用这么久的八门禁式都是他一直在撑着的,能撑到现在让鬼舞辻无惨剩下最后一块,已经是他最大的极限了,他现在的生命能量渐渐的在消失着,只是他非常不甘心,不能消灭最后的一块。

但此时另一边,花地这边,一块很小的分裂体出现低声的说道:“你们聪明,我就傻了?会站在哪里让你们消灭吗?”

“只要我融合了青色彼岸花,那我就没有任何的弱点,到时候我的实力就会再上一层,那时就是你们鬼杀队覆灭的时候。”

没有时间试验,鬼舞辻无惨现在只能是直接用分裂体吞食面前的花,还是有多少就吞食多少。

只不过嘛……

“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

吃了很多自认为是青色彼岸花后,鬼舞辻无惨他发现并没有任何的效果。

“难道要跟那些药配合在一起的?”

“没用,就算用再多的药,都不会有效果的。”这时柱们出现围着这分裂体。

套用鬼舞辻无惨的想法,你聪明,他们这些柱也不傻,鬼舞辻无惨现在要么逃了,要么是来花地这边的。

而以鬼舞辻无惨现在这么惨,加上他对青色彼岸花的执着,是不会夹着尾巴逃跑的,所以他现在最有可能来到花地这里,想带走青色彼岸花再走的。

“什么意思?”

“意思就是,这里的花只有样貌是,实际上就是一种假的青色彼岸花。”柱们直接回道。

“什么?假的。”鬼舞辻无惨惊吼道。

明明跟他看到的资料一模一样的,怎么可能是假的?但听到这些柱们这样说的,鬼舞辻无惨也知道自己被骗了。

“可恶,你们这些可恨的家伙,竟然敢骗我。”

“骗你又怎么了?谁叫你那么傻。”伊黑小芭内嘲讽道。

顿时鬼舞辻无惨愤怒得大吼道:“我不会放过你们的。”

“你认为你现在这样,还能有反抗的机会吗?该送你下去跟那些鬼团聚了。”柱们纷纷举着刀。

砰!

柱们齐齐这么一刀下去,不要说一块分裂体,十几块分裂体都不够砍。

“终于消灭鬼舞辻无惨了。”

有几个柱紧绷的精神放松后,随即体力不支就向下倾倒着,不过有些柱还好能站着,于是反应过来相互扶着。

然后他妈带着喜悦的表情回到另一边。

只是在他们离开的时候,最后一块分裂体消灭的地方处,出现了一团黑色气息在慢慢聚集着。

而在走回到炭治郎这边后,这边的人纷纷露出哀伤的表情。

“怎么会是这样?”

“炭治郎你不能死。”

“柱们回来了,他们消灭了鬼舞辻无惨了,这样代表着之后我们就能享受美好的生活了。”

“这是?”柱们走到这边问道。

“炭治郎先生的生命力在流失,也就是说他快要死了。”救援部队的某个医生伤心回道。

“生命力流失?怎么会流失的?不能救治吗?”柱们担心道。

“炭治郎先生刚才之所以爆发那么强的力量,是用生命力作为代价的,而以我们现在能力根本就救不了他,也就是说他现在随时都会死的。”某个医生摇了摇头道。

“哥哥!”祢豆子在旁边哭着。

“祢豆子,之后你要一个人好好活着的。”炭治郎像快要断气的样子说着。

“我不要,我只要哥哥跟我一起活下来。”

“乖,祢豆子,听哥哥的话,你要一个人好好的活着。”

“我不要,我不要。”

砰!

这时一声响起。

“这么凄惨的在道别?放心好了,不用道别的,等会你们都会在下面团聚的。”一个两米高的陌生怪物出现在怒吼着。

“这声音是鬼舞辻无惨?”

“他刚才不是被我们消灭了吗?”

“怎么现在又变得更强出现了?难道还有什么底牌?”

柱们露出了惊恐的表情看着这个怪物,他们明明确定了最后那一块分裂体被消灭了才回来的,怎么现在鬼舞辻无惨又复原了?

“不好意思,我不是鬼舞辻无惨那个怂货傻叉,在夜晚找了这么多年青色彼岸花,竟然都不想想青色彼岸花会不会在白天出现的。”

“不过也多得你们消灭了他,我才有机会占据他的身体出现的。”这怪物看了看身体的情况后,就伸展了一下。

“所以为了感谢你们,我会将你们消灭得一干二净的。”

砰!

这怪物手一挥一发超强的能量团打出,直接把所有的人给打飞。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