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85章 又打上了

  • 次元岛
  • 蓝之枫
  • 3728字
  • 2022-04-12 21:00:49

“是….是…..是,是鬼舞辻无惨。”

“鬼舞辻无惨这家伙出现了。”

“可恶!他竟然在这个时候来到这里了。”

“最麻烦的是柱们,伤的伤,残的残,我们现在拿什么来对付鬼舞辻无惨这家伙?”

“难道我们鬼杀队今天要覆灭在这里吗?”

“镇定!”柱们缓缓的走了过来,稳定了惊慌的情况。

但实际上这些柱们是忍着伤上的痛,拖着疲倦的身体,靠着坚强的意志来到这边的,毕竟最后一战了,谁还会躺在哪里看着的,哪怕最后只能使出一刀,对于他们来说总比什么都不做要好的。

“断臂断手的,不应该站在旁边好好看着点吗?来这里是想送死吗?”

“彼此彼此,身上包那么多绷带的人,不也应该站在旁边好好休息吗?上来不也是送死吗?”

几位柱相互调侃了一下后,就对视了一样,然后纷纷笑着,看来他们都是同样的想法。

其实一个上弦之壹黑死牟就那么难对付了,让他们不是重伤就是断手的,那身为鬼始祖的鬼舞辻无惨有多强可想而知的,所以这些柱现在没有想着最后能活下来的。

“那就比比看,谁最后死的。”

说完这句柱们就冲了上去。

而鬼舞辻无惨被轰到这边站起来后就一阵怒气的,毕竟他的气都还没有消,结果就被转移走了。

“可恶的家伙,下次遇到他,绝对要将他碎尸万段的,竟然用有惨的幻影来戏弄我的。”

“鬼舞辻无惨受死吧!”在鬼舞辻无惨想着的时候,柱们提着刀就来了。

鬼舞辻无惨早就看到这些柱的,也知道他们消灭了上弦的,只不过这些柱们的惨状让他直接无视他们,而现在这些柱们这么着急来送死的,让他露出了不屑的表情:“你们能力还不错嘛,竟然消灭了所有的上弦鬼。”

“但就算是你们完好无损的时候,都不能应付我的,更何况是你们现在这个样子,所以你们是想早点下去吗?”

“既然这样,那我就送你们一程。”

“血鬼术·黑血枳棘!”

鬼舞辻无惨现在可是有着一肚子气的,所以一出手当然是不留余力的。

啪啪啪!

柱们不是被打飞的,就是勉强退后几步挡住鬼舞辻无惨的攻击。

“可恶,太强了,这完全跟黑死牟不是一个级别的。”

“这不是废话吗?黑死牟如果比鬼舞辻无惨厉害,那黑死牟早就弄死鬼舞辻无惨自己当老大了。”

“可恨的是打上弦的时候,消耗了太多的体力,现在想要用力,发觉用出不来的。”

“用不上也要用,不然就好好的躺在地上休息。”

“切!在没死前,我可不会提前躺在地上的。”

挡住攻击的柱再次上前攻击,躺着的柱在站了起来后也跟着攻击的。

这次柱们,不再是一拥而上,让鬼舞辻无惨有机会一横扫就将他们全部打飞,而是有层次的进行攻击,尽量分散鬼舞辻无惨的注意力。

当然不止柱在攻击的,炭治郎几人也是拖着受伤的身体在进行攻击的。

然后没有任何隐藏的鬼舞辻无惨使出超强的实力,又啪啪啪的将这些人干趴在地上的。

只是……这么说吧!虽然鬼舞辻无惨的实力很强,可以直接把这里的人干趴在地上,但这些人都是意志非常顽强的人,趴了就站起来,再趴了就再站起来,同时站起来后,又把斑纹通透赫刀能爆发的力量都给爆发出来。

所以鬼舞辻无惨面对这样的情况,多少都会有疏忽的,于是疏忽的他就被弄了好几刀了。

这几刀当然是不能要鬼舞辻无惨的鬼命,只不过这么多年再一次有人在他身上动刀,就搞得他的怒气值直线上升的。

尤其是在他眼里如同蚂蚁的家伙,竟然三番四次在他身上动刀的,所以他要竭尽全力将怒气爆发出来干死这帮扑街的家伙。

“酸毒八管鞭!”

顾名思义就是带毒带腐蚀性的八管鞭。

啪!

一个柱中毒。

啪!

一个柱手臂被腐蚀。

啪!

又一个不是中毒就是手臂被腐蚀的柱。

在这里鬼舞辻无惨不得不感谢某人,是某人的酸溶液再加上他的怒气爆发,让他的鞭子变得这么强的。

“可恶!”炭治郎看着一个又一个柱倒下,不甘心的咬牙道。

虽然废了左手,但不影响炭治郎的速度,只是面对这些鞭子他也只能勉强躲开的,而在见识到柱们被鞭子打中后的模样,他面对这些鞭子也不得小心应付的,这就导致他根本不太敢靠近无惨的。

“大家集中力量使用最强的打雷!”

这时祢豆子表示她又出现了,她虽然被黑死牟给秒了,但幸好她经过次元岛的滋润体质变得不错的,所以她中了一刀后并没有死的,被救援部队的人救了回来。

于是现在祢豆子拖着受伤的身体,吩咐小精灵们攻击鬼舞辻无惨的…..不过也多得炭治郎早爆发弄死了黑死牟,所以小精灵们现在是安然无恙的。

这时砰的一声,从天空中降下一道庞大的雷电击中鬼舞辻无惨。

而被这么大的雷电击中后,鬼舞辻无惨身体被弄得抽搐着,那些鞭子也散落在地上。

“哥哥,趁现在。”

“祢豆子!”看到受伤的祢豆子被某个女队员扶着后,炭治郎担心道。

“不用管我,哥哥,快趁现在攻击鬼舞辻无惨的。”祢豆子连忙提醒道。

“哦!好的祢豆子。”

炭治郎听到祢豆子的提醒后,趁着鬼舞辻无惨还在麻痹中,就连忙快速的冲了上去。

“日之火焰呼吸·迅刺杀!

这招算是雫波纹击刺的加强版,以最快的速度突刺。

只不过砍中鬼舞辻无惨后,炭治郎就发现砍不断他的脖子。

炭治郎想不到鬼舞辻无惨的脖子,竟然比他身上任何的地方要硬几倍的。

“你们鬼杀队天天杀鬼都知道鬼的弱点是脖子,所以你觉得身为鬼始祖的我,会不知道这点吗?”鬼舞辻无惨讥笑道。

弱点这么明显,鬼舞辻无惨当然是将其保护得好好的。

“虽然我的身体现在还没有完全恢复,但你靠得这么近,正中我下怀的。”

麻痹过后身体恢复了点的鬼舞辻无惨,伸出手抓住了炭治郎的右手。

“给我熔断吧!”鬼舞辻无惨抓住炭治郎后,他的手渗出了溶酸液。

但炭治郎的手臂直接变黑挡住了溶酸液。

“这是?”

这情况,让鬼舞辻无惨稍稍有点惊讶的,这力量完全不是斑纹通透赫刀这三种力量,但防御力竟然这么强,防住溶酸液的腐蚀。

“好机会!”

炭治郎并没有回答鬼舞辻无惨这是霸气的能力,而是一脚将他的手给踢开。

“日之火焰呼吸·焚杀!”

炭治郎趁机会,在刀上凝聚大量的火焰,然后他以一刀超猛烈的攻击,将鬼舞辻无惨的脖子砍断。

同时炭治郎知道鬼舞辻无惨有几个心脏几个大脑,所以也快速的将他能容纳心脏跟大脑的部分给全部砍断,还切得很碎的。

如果是其他鬼,哪怕是全盛时期的猗窝座被这招打中,也绝对会被砍的渣都不剩的。

但鬼舞辻无惨是谁?鬼的始祖,怎么可能这么轻易被砍死的,心脏跟大脑只不过是加快他的恢复能力,他真正的后手可是能自由分裂成上千块的,只要有一块存在他就能复原的。

所以被鬼舞辻无惨数块肉快速移动,然后再聚集复原着。

而其他人看到炭治郎将鬼舞辻无惨砍成那么多块后,也以为鬼舞辻无惨是死定的,原本他们还想高兴的,结果又看到鬼舞辻无惨复原的场面后,他们顿时就沮丧着。

“怎么会这样?”

“可恶!都被断成那样了,哪怕是黑死牟被砍成这样都消灭了,怎么鬼舞辻无惨还能恢复的?”

“现在该怎么打?好不容易有个好机会将鬼舞辻无惨砍成那样,结果他还能恢复的。”

“最麻烦的是柱们身上的伤得更重了,我们根本就没有反击的机会。”

“就算有反击的机会也没有用,鬼舞辻无惨的恢复能力太强了,现在我们都不知道怎么消灭他的。”

哪怕是有些柱,在看到鬼舞辻无惨这么强悍的恢复能力后,也是稍稍有点沮丧的,这样的恢复能力他们要怎么对付鬼舞辻无惨?

“可恶!还是不行吗?”炭治郎也有点气馁的,虽然他早就知道鬼舞辻无惨能自由分裂恢复的,但实际看到鬼舞辻无惨这分裂能力后,他知道哪怕再次爆出禁杀,估计也是干不掉鬼舞辻无惨的。

“哥哥!不要放弃。”

“鬼舞辻无惨最多只能分裂1800块的,只要连续打出1800道攻击,或许就能解决他的。”

对于这点炭治郎也知道,但1800连刀对于他来说有点难展现的。

唰!

只是说出这点的祢豆子,直接被愤怒的鬼舞辻无惨,飞出断掉的镰刀手捅了一刀。

“祢豆子!”看到这样的场面,炭治郎连忙赶到她这边。

“可恶的小鬼!竟然知道我的秘密。”

“但又怎么样?像你们现在伤的伤,残的残,又做得了什么。”鬼舞辻无惨表情阴沉的说道。

在祢豆子说出他能分裂成1800的时候,鬼舞辻无惨是极度愤怒的,这秘密明明只有他一个人知道,哪怕让他惊恐的继国缘一也不知道这秘密的,结果被祢豆子知道了。

但现在鬼舞辻无惨不想知道祢豆子是怎么知道他这秘密的,他此刻只想弄死祢豆子的,竟然敢说出他的最大的秘密,于是愤怒的他弄断自己的镰刀手,直接扔向祢豆子的。

“哥哥,我没事。”

“只是咚咚鼠它…..”

祢豆子伤心的从怀里拿出了咚咚鼠,咚咚鼠在危机的时候帮祢豆子挡了这致命的一刀。

只是此刻的咚咚鼠不断留着血笑着的,而它的生命力慢慢的在消失,表明它即将死去的。

“咚咚鼠!”

炭治郎虽然很庆幸祢豆子没事,但咚咚鼠这样的情况,他也是很伤心的,他早已将这些电系的小精灵当做是自己的家人,尤其是咚咚鼠还帮祢豆子挡了一刀的,如果不是它,那死的就是祢豆子。

炭治郎怒气值不断上升的吼道:“鬼舞辻无惨,我绝对不会放过你的。”

被炭治郎握着的刀变成黑中带赤红色的,同时炭治郎额头上出现了斑纹,他的眼睛也是如同将生物的身体看透。

之前炭治郎不是不会斑纹通透赫刀三样的能力,而是霸气跟日之火焰呼吸本身就很强的,加上这三样能力多少有点副作用的,所以他并没有使用出来。

但现在他管不了那么多了,直接一起把三样爆了出来,他此刻只想弄死鬼舞辻无惨这家伙。

“鬼舞辻无惨,下去给咚咚鼠陪葬。”炭治郎冲了过来。

“运气够好的,这样都死不掉的。”看到祢豆子手里捧着一个东西后,鬼舞辻无惨就知道她被救了。

而炭治郎三种能力全开的样貌,给鬼舞辻无惨的感觉就是继国缘一样子。

于是鬼舞辻无惨脸色凝重的说道:“正好一直让我恐惧的人,也该在我脑中消失了。”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