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81章 出现

  • 次元岛
  • 蓝之枫
  • 3787字
  • 2022-04-10 21:17:42

在所有人打上了以后,这边接连响起如同爆炸的声音。

趁着炭治郎进到无限城里面的时候,产屋敷耀哉跟着三人转移到另外地方。

此刻产屋敷耀哉坐在靠近庭院的房间里,侧身看向门外爆炸声响起的方向:“希望这是最后的大战,也希望他们都能活下来的。”

“还好主公你猜到鬼舞辻无惨去鬼杀队总部那边,而转移到这边,不然分散柱们,现在他们面对上弦未必能应付得来。”炼狱槙寿郎坐在房间门前叹气道。

一个上弦就要两三个柱对付的,如果还要应付上鬼舞辻无惨这样凌驾于所有鬼之上的鬼王,那柱们不是危险,而是分分钟被团灭的。

“也拖不了多长的时间,希望在鬼舞辻无惨过来这边的时候,那些柱们能先解决掉上弦鬼的。”产屋敷耀哉呼了口气。

现在的大决战比剧情提前了一段时间,所以没有感觉到死亡时间到来的产屋敷耀哉,并没有跟鬼舞辻无惨来同归于尽,而是跟鬼舞辻无惨错开,这样可以让柱们专心对付上弦的鬼。

但鬼舞辻无惨发现那边有问题后,肯定会快速赶来这边的,所以柱们如果在他赶来这边的时候,不能消灭上弦的话,那到时候就麻烦了。

“如果早十几年就好,起码可以尽一份力的。”坐在房间内的桑岛慈悟郎可惜道。

“早十几年,我们可没有现在这些孩子们那么强的。”

“不过我们要相信他们,相信他们能在今晚创造奇迹的。”同意坐在房间门前的鳞泷左近次微笑道。

“是啊!相信他们能创造奇迹的。”产屋敷耀哉看向战斗的方向也微笑道。

“不过我非常好奇,青色彼岸花到底有什么作用的,竟然让所有的上弦出动的?”炼狱槙寿郎说道。

“我也很好奇,但什么原因就要问鬼舞辻无惨了。”桑岛慈悟郎摇头道。

“谁也不知道他为什么要找这么一朵花的,哪怕出动所有的上弦也在所不惜的。”

“或者要问知道一些内情的炭治郎了,如果不是他提供这样的信息给我们,我们都不知道可以用这样东西把鬼舞辻无惨给引出来的。”

“所以鳞泷师傅,作为他的教导人,你知不知道什么事情呢?”

“我只负责教他呼吸法而已,对于他的隐私,我可不会那么八卦的。”鳞泷左近次摇头道。

其实最让他惊讶的还是祢豆子由鬼变回人这事,这可是连鬼舞辻无惨这个鬼之始祖都做不到的事,竟然在祢豆子身上出现了,还有炭治郎才离开他多久?结果在这段时间里,他的实力竟然变强了那么多,直接就变成了柱,同时也知道那么多的事。

如果不是因为跟上弦鬼的大战,他来这边都想好好问问炭治郎这家伙到底经历了什么的。

“或许,这青色彼岸花,能让鬼舞辻无惨克服阳光也说不定。”珠世拿着一朵花从侧边的走廊走了出来,而在她后面则是愈史郎。

“鬼?”

三人感觉到珠世跟愈史郎身上的气味后,连忙单膝跪着拔刀护在产屋敷耀哉身边。

“不用紧张,这位是珠世小姐。”产屋敷耀哉向三人摆手示意道。

“她是至今唯一一位挣脱鬼舞辻无惨控制的鬼,同时她一直找寻找杀掉鬼舞辻无惨的药物,以及让鬼变回人的药物。”

“而她身后的少年叫愈史郎,是在临死的时候被珠世小姐变成鬼的。”

“两人至今没有主动杀过任何人,虽然两人还是需要血的,但也只不过是通过不出人命的购买方式来获取血的。”

“而两人现在跟我们的关系是同盟。”

“是吗?想不到这个世界还存在这样的鬼。”老大都这样说了,那三人收回刀,让珠世走了过来。

“珠世小姐你刚才的猜想,可以验证吗?”珠世坐在对面后,产屋敷耀哉问道,如果青色彼岸花真的能让鬼舞辻无惨克服阳光,那就麻烦了。

“如果这花是真的倒是可以用来研究一下,但这也只不过按照炭治郎的描述弄出来的假花。”珠世拿着手上的话看了看后摇头道。

“至于真花,想要培养出来做研究的话,炭治郎也说了很难,毕竟青色彼岸花一年只绽放两三天,而两三天的时间很难研究出什么结果,一旦错过就又要等上一年。”

“只是鬼舞辻无惨根本就不会给这个机会我们的。”

“所以这么一说,最好的结果就是在今晚能消灭鬼舞辻无惨,这样就不用研究青色彼岸花的效果是怎么样的。”产屋敷耀哉无奈道。“不然过了今晚鬼舞辻无惨会疯狂报复的。”

“想要知道效果吗?这个我倒是可以告诉你们的。”

“这青色彼岸花,确实能让鬼舞辻无惨克服阳光的。”这时一个人突然坐房间外的走廊道上,靠在木柱上一脚踩在庭院的地面,一脚竖了起来撑着手在吃着棒棒糖的。

“谁?”

“你到底是谁?”

听到这声音,这次不仅三人拨出剑紧张的防御着,连愈史郎也紧张的挡在了珠世面前。

“不用紧张,我又不是鬼你们怕什么呢?”这人….好吧!是李郝,他又突然出现在房间里,坐在面对门的方向。

“什么时候?”几人被李郝给惊到了,李郝是突然消失然后又突然出现在房间里,他们根本来不及反应是什么回事的。

“你们不是想知道炭治郎为什么知道那么多的事吗?这些都是我告诉他的。”

“所以你们不用紧张什么的,我可不是你们的敌人。”李郝笑道。

“自我介绍一下,我叫李郝。”

在斩赤瞳世界那边通过乱通道弄到坐标后,所以李郝的下个世界当然是来这里的.....就算不用坐标,李郝也是可以来到这个世界的。

其实李郝早就来了,只不过是在这个世界探查下,等到这个时候才出现而已。

“原来是你。”产屋敷耀哉听到李郝的话,就松了一口气。

虽然炭治郎没有说他怎么知道那么多的事,但通过富冈义勇说的那个人,产屋敷耀哉就猜到这些事,跟那个人也就是面前的李郝有关的,这些事对于鬼杀队帮助巨大,所以这确实不是敌人的。

其他三人一鬼,见此也放松了警惕。

“我这里有些棒棒糖,就当做见面礼。”李郝左右手各拿着几根棒棒糖递给产屋敷耀哉跟珠世的。

“多谢,不过我现在的身体不适合吃糖的食物。”产屋敷耀哉摆手道。

“多谢,我是鬼吃不了这个。”珠世也摆手道。

“吃吧!这对于有病的,厌食的,都是好东西。”李郝笑了笑示意两人拿着的。

“是吗?这样那我就要试试了。”见此产屋敷耀哉就拿着一根来吃着。

“主公!”三人叫道。

虽然知道李郝不是敌人,但以他们主公的身体情况,不能随意吃东西的。

“放心,我相信李郝阁下。”产屋敷耀哉听明白李郝的若有所指的意思。

“厌食吗?那我也来试一下。”珠世也拿着一根来吃。

“珠世小姐!”愈史郎也提醒道,毕竟鬼是不能吃人类的食物。

“没事!可能会有惊喜的。”珠世也不傻,李郝说得很明显了,鬼不就是厌食的吗?

三人一鬼盯着一人一鬼的动作,一旦有什么问题,他们绝对跟李郝拼命的,哪怕没有毒,只要出问题,他们哪怕不干架,也会骂死李郝的。

不过两人舔了下棒棒糖后,直接就是惊喜的表情。

产屋敷耀哉的惊喜是,他的身体竟然感觉到一阵的舒服轻松,一直受诅咒缠身的他,可是从来没有这样的感受。

而珠世惊喜的是,她不单只感觉到舒服,还品尝到甜的味道,她一个鬼竟然像人类那样品尝到甜的味道,而不是血的腥味。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为什么我会吃到甜味的。”珠世连忙问道。

“很简单,这可不是普通的糖,这可是如同万能的食物,同时能治疗伤,更是能去除某方面诅咒的特制棒棒糖。”

李郝手上的棒棒糖哪怕是简单的棒棒糖,经过次元岛的滋润,也绝对会变得不简单的。

更何况知道这个世界是什么情况后,李郝更不会带着普通的棒棒糖来的。

至于为什么是棒棒糖…..特制的瓜子吃了几次的,所以换种口味。

“所以剩下的四根你们要不要。”李郝举起手中的棒棒糖,向三位前任柱跟愈史郎示意道。

“愈史郎!”

“三位!”

听到珠世跟产屋敷耀哉的提醒后,愈史郎跟三位前任柱也想知道这棒棒糖有什么作用的,于是连忙回道:“要!”

李郝轻轻的一甩手,四根棒棒糖就甩到三人一鬼的手上。

三人一鬼连忙尝试着,他们得到的结果跟产屋敷耀哉珠世的体会一样。

“这简直就是神物,顿时感觉到自己年轻了几岁的样子。”桑岛慈悟郎一只手扶着口中的棒棒糖跳了几下。

“确实,以前积累的内伤,我竟然感觉到慢慢减少了。”鳞泷左近次摸了摸身体上旧伤的部位。

“不止内伤,我这么多年一直喝酒,精神都是混混沌沌的,但此刻竟然变得很清醒的,现在我能感觉发挥巅峰的实力,跟那些上弦的鬼干架了。”炼狱槙寿郎含着棒棒糖看了看自己的双手。

“多少年了,再次体会到人类食物的味道了。”愈史郎含着棒棒糖叹了口气道。

“这棒棒糖能去除诅咒,不知道能否去除掉像鬼舞辻无惨这样强大的诅咒?”珠世向李郝问道。

“一根棒棒糖倒是不能,不过吃多一点倒是可以的。”

“但鬼舞辻无惨的诅咒强大吗?我倒是不这样认为。”李郝鄙视道。

“像他这样的鬼,都不够我塞牙的,我一根手指都能解决掉的。”

“你的口气有点大的,既然这样,那不知道你能对付鬼舞辻无惨吗?”愈史郎有点不相信的。

虽然李郝的棒棒糖让他再次体会到人类食物的味道,但李郝的口气让他有点看不过眼的。

“好吧!我就知道你会这样说的。”李郝笑道。

“他不在这里,这点就不能证明的,但不用棒棒糖直接去掉他的诅咒也是可以做到的。”

“那不知道你要不要试一下的?珠世。”李郝看向她。

“这就不用了,我早就脱离掉鬼舞辻无惨对手下的鬼的诅咒。”刚才珠世问的诅咒其实就是控制手下的意思。

“所以他现在根本就控制不了我。”

“这些棒棒糖可以让一些善良的鬼,挣脱鬼舞辻无惨的控制,像我这样活着。”

“不,你理解错我的意思,我说的是诅咒,所有的诅咒。”

“也包括让你这个鬼变回人的意思。”李郝笑道。

“变回人?真的?”听到李郝的话后,珠世惊讶道。

“这点我倒是我可以作证。”这时鳞泷左近次说道。

“抱歉主公,有件事我一直瞒着你,其实炭治郎的妹妹祢豆子原本是鬼的,只不过炭治郎一直相信祢豆子能变回人,而我也被他的坚定的心给打动了,所以就瞒着你们。”

“而现在祢豆子变回了人,所以想必就是李郝阁下将她变回人类的。”

“原来如此,这没事,就因为他的坚定,我们才能遇到李郝阁下的。”产屋敷耀哉笑道。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