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章 导气归虚
  • 厂公靠副业成圣人
  • 七宝擂茶
  • 4824字
  • 2021-10-07 10:39:16

杨悦意识到一个严重的问题。

自己好像不懂导气运行的法门。

这不是玩火自焚嘛。

草率了。

MV带来了大量的粉丝效应,虽然很大程度上是黑粉的声讨。

但是黑粉也是粉啊,粉丝反馈的元气,太多了,一下子爆了,可依旧源源不断的输送炮弹过来。

淤塞在体内的元气,无人引导,无处可去,开始内卷,互相倾轧,互相功伐。

把杨悦的体内当成了一个内耗战场,你来我往,杀的不亦乐乎。

不行了。

自己可不想爆体而亡,死的这么窝囊,这叫什么事。

必须整个心法来。

北冥神功!

哈哈,自己这情况可不像海水倒灌江河嘛,必须想办法疏导,导气归虚。

道宫,给我拼命灌溉《天龙八部》桃树,我要北冥神功。

识海中宫门打开,一道霞光冲天而起。

杨悦的脑海里顿时多了一套功法。

《段氏导气归虚心法》!

杨悦无语的翻个白眼,都是满满的套路啊,都怪自己前世太渣了,以前都是自己套路前女友,现在好了,轮到你套路我了,你就是怕我学有所成,抛弃你,再也不爱你了。

咱讲点良心成不,我对你不错吧,帮你把名取了,还给你种了那么一大片的蟠桃园,你说我容易嘛……嗯?

杨悦突然感觉不对劲了。

一股阴柔的内气猛的从背后打入体内,浑身冻的一个激灵……这是陶姨的真气。

杨悦瞬间泪牛满面,我的好陶姨啊,这都什么时候了,你还凑什么热闹啊,我已经很饱了,你还拼命喂人家。

啊呀呀……我不行了,要爆机啦!

杨悦急忙撑着身子,盘膝打坐,施展导气归虚之法,引导体内暴走的元气。

已经癫狂,互相倾轧的元气,得到引导,开始改邪归正,走正规化军事训练,有序的在体内行军。

怪了,为何体内经络处处不通呢。

杨悦想要打通这些经络,但是稍稍一触碰壁垒,元气立马便被反弹,轰散,溃不成军,都成软脚虾了。

尝试多次无果后,杨悦放弃了,开始引导元气尽量走偏僻小道,改走农村包围路线。

终于,体内元气终于龙游大海,进军到膻中穴,再经膻中穴汇入五脏六腑。

嗯~!

五脏六腑得元气滋润,顿时一股前所未有的清爽感袭来,好像吃大补品似的,让杨悦狠狠哆嗦了一下。

真舒服。

元气好像发现新大陆一样,亢奋无比,有全新地盘啦,再也不用内卷抢那为数不多的山头啦。

兄弟们,抄家伙,抢新地盘啦!

杨悦感觉到体内元气的暴走,努力想要控制住他们激昂的情绪。

可是根本就hold不住。

元气开始疯狂的涌入,膻中穴瞬间被撕破了一个口子,口子就如同堤坝上决堤的小口子,口子起初只是渗水,可随着冲击,越开越大,眼看就要江河决堤。

不要啊……求你轻一点,求你温柔点,求求你做个好人!

杨悦内心绝望的呐喊。

轰!

膻中穴彻底被狂飙的元气给打通了,从起初的闭合峡谷,开辟出一条林荫小道,最终再海纳百川,开阔成了单向六车道高速公路。

宽宽大路,畅行无阻。

杨悦浑身大汗淋漓,前所未有的舒畅感游走全身。

好累啊,感觉整个人都虚脱了,但是累的物超所值。

这感觉像极了和自己的初恋,那是一个月亮都害羞躲进乌云的夜晚,我们怀着忐忑,激动的心情,携手走向校园著名的林荫小道……初恋,好令人怀念!

又一道元气注入体内,杨悦猛的回过神来,内视体内。

如今膻中穴被打通了。

再也不用担心狂暴的元气会把自己吞噬,爆体而亡了,你来多少,我脏腑就能吸收多少,没办法,谁叫咱在体内开了一个直通专车呢。

虽然过程有些小粗暴,都没征得主人家的同意,就强行破门而入……嗯,过程不重要。

《段氏导气归虚心法》不错哦,很适用。

系统推荐,必为精品,当真是至理名言。

“臭小子,醒醒。”

啪!啪!

耳刮子有些火辣辣的疼。

杨悦迷糊的睁开眼,入眼的是陶姨那张脂粉的老脸,她瞪大美眸,蒲扇、蒲扇着长长性感弯曲的眼睫毛,好奇宝宝的打量自己。

她的眼神如同最清澈的山泉,清凉甘甜,没有一丝世俗的杂质……好像初恋。

咕噜!

杨悦急忙打住邪恶的心思,开什么玩笑。

陶姨虽然胸好,腰好,腿好,身材好,可这张脸……瞧着像放冰箱里的隔夜菜,超想吐。

“呕!”

杨悦一时间没忍住。

陶姨急忙给他拍背:“好点没,你小子到底练了什么功啊,刚刚差点走火入魔,幸亏本姑奶奶给你导气归正,要不然你现在就已经经脉逆行,七窍流血,爆体而亡了。”

杨悦翻个白眼,我谢谢你哦,要不是你胡乱来添一脚,我早就导气归虚,收工大吉了。

陶三娘继续道:“这次我帮你运功,可得算钱,算便宜点给你,十万两吧。”

“啊?”

杨悦立马抱大腿,声泪俱下的煽情道:“陶姨,我可是你亲侄,十万,你这是要生生割我身上的肉啊。”

“你小子想赖账?”

陶三娘眼神紧紧盯上杨悦,眼神中充满了睥睨天下的杀气。

好凶悍的眼神杀!

不怕,正好让侄儿试试自己这以柔克刚、运虚御实的功夫,退步了没有。

看我柔弱的小眼神。

杨悦抬起头来,眼泪汪汪,泪眼婆娑,楚楚可怜,泪光闪闪,泪眼汪汪……我的眼里都是你,甜甜蜜蜜you know what I mean,对你说我喜欢你。

啪!

陶三娘扛不住了,伸手拍在了杨悦的额头上:“你少和我耍无赖,十万两,一文都不能少,就从你今后拍的电视剧里扣,什么时候还清我的棺材本,再分红给你。”

“好侄儿,你看外面现在都在声讨,咱们现在是不是该趁热打铁,立刻公布一下仙子身份,狠赚他一笔。”

杨悦鄙夷的白了陶三娘一眼:“陶姨,饥饿营销懂不懂,你这么快就满足这帮牲口的好奇心,岂不是正中下怀,男人可是需要不断吊胃口的,这鱼饵的新鲜劲要是一过,这个IP可就再难赚到钱啦。”

“额?”

陶三娘愕然的看向他,询问道:“那你说怎么弄,你自己看看窗外吧,现在都在那声讨呢,就恨不得把我这云楼的大堂给拆了,这要拆了,你赔我钱?”

这才哪跟哪啊,杨悦不屑的瞥了瞥,你是没见过蓝星的音乐会,那叫一个锣鼓喧天,鞭炮齐鸣,红旗招展,人山人海。

这都是小场面,hold的住。

杨悦冲陶三娘招招手,附耳交代几句。

然后陶三娘欢喜的下楼,登台,招呼客人。

“大家静一静,静一静,都不想知道仙子是谁了吗?不想就继续吵吧,拆了我这云楼,看仙子愿不愿意搭理你们。”

陶三娘一句话,顿时震的堂下鸦雀无声。

大家像癞蛤蟆一样,纷纷仰着头,疯狂咽着哈喇子,都眼巴巴的等着公布仙子身份呢。

脸上就差赤裸裸写上这么一句:

仙子,可愿与我结伴出游!

“咳咳。”

陶三娘清清嗓子,主持道:“各位,请先容老身卖个关子,大家是不是很好奇,适才的歌舞为何不是现场演绎,而是通过照影石呈现给大家的?”

台下乙字座的张公子急不可耐叫道:“谁关心你这个,我要我的仙子,还我仙子,快点告诉我,我这仙子到底是谁?”

“对啊,还我仙子!”

“还我仙子!”

“……”

又是群情激奋的吵闹不休。

陶三娘不客气道:“若尔等再这般毫无纪律,这辈子都休想一睹她的芳容,都给我坐下,老实点。”

咣声此起彼伏响起。

群情激奋的观众,终于是老实安分了。

陶三娘介绍道:“这叫MV,是艺术,是一位名叫影月的公子发明的全新音乐载体模式。”

“过去,我们想听歌,看歌舞,都必须请来乐师,歌姬助兴,但是有了MV,一切都将不一样啦。”

“只需要有留影符,大家随时随地都能听到自己喜欢的歌曲,看见自己喜欢的歌舞助兴。”

不宣布杨悦真名,是陶三娘的决定。

怕他会被粉丝打死。

“各位,我们要感谢影月公子,若不是他的发明,咱们也听不着这么好的《笑傲江湖曲》,更是不能有幸一赌仙子风姿。”

鼓掌!

陶三娘独自一个在台上鼓掌。

台下,响起懒懒散散的附和掌声,居然没多少人响应。

一个个怨念很大。

对于影月独霸仙子,很是不爽,恨不得食其肉,喝其血。

还感谢,门都没有。

杨悦在二楼看着直感慨道:“这届粉丝质量不行啊。”

陶三娘在台上尬吹了一波,脸上火辣辣的,可这还得继续吹:“我代表影月公子,以及MV中的仙子,和大家公布一个好消息。”

“《笑傲江湖》电视剧,正在火热筹拍中,届时大家可以在剧中一睹仙子芳容。”

“什么是电视剧啊?”

台下观众一脸懵逼。

“对啊,电视剧是什么东西,我们要现在就见到仙子,快请仙子出来见大伙。”

“就是,我们要见仙子。”

“我们要见仙子!”

“我们要见仙子!”

“……”

“冷静,大家冷静一点。”

陶三娘急忙呼喊:“说了,仙子正在筹拍《笑傲江湖》,没空现身一见,你们是听不懂人话吗?”

张公子叫问道:“陶妈妈,什么电视剧啊,你倒是和我们解释一下啊?”

陶三娘嘴角勾起一抹得意:“这是商业机密,请恕暂时不能透露,不过我可以小小透露一些,电视剧绝对是大家闻所未闻的新鲜东西,就和今日见到的MV一样。”

“MV,你们喜欢看吗?”

“喜欢!”

台下一阵欢呼。

陶三娘立马道:“那就再请等等吧,我们的电视剧《笑傲江湖》不日就会上线,敬请期待。”

“你这不是画饼吗?我不答应,我现在就要见到仙子,不管出多少银两,我都愿意。”

张公子第一个不答应了。

其他观众也纷纷沸腾起来。

“我出3000两,请仙子登台一见。”

“我愿出4000两,和仙子共度良宵。”

“你拉倒吧,4000两就想做仙子的入幕之宾,我出1万两。”

“谁都别和我争,仙子是我的,我出1万1000两。”

“……”

台下叫价,都叫疯了。

其中孙八万和金钱豹两个粗鄙武夫,平日里就争风吃醋,积怨颇深。

眼下矛盾的火花终于是天雷勾地火,一发不可收拾了。

“靠,孙八万,你敢和老子正仙子,我和你拼了,吃我一剑。”

“好你个金钱豹,就你会耍大宝剑啊,老子也会,贱人看剑。”

“沧浪!”

两声龙吟,大宝剑出鞘。

两人直接拼杀起来。

金钱豹一个随手,便是荡剑式施展起来。

孙八万立马一招挫剑式回应。

铛!

长剑相交,齐齐应声折断,共赴黄泉。

“我的八万八大宝剑!”

孙八万气急的叫道:“金钱豹,你赔我大宝剑。”

金钱豹立马挥手示意:“等一下,你刚刚施展的什么招数?”

孙八万被问的一怔,随即醒过神来:“对哦,我刚刚怎么没施展我孙家的顺风剑法,那招好像是刚刚仙子施展的独孤九剑中的挫剑式。”

金钱豹也惊讶道:“我刚刚好像也施展的是荡剑式,怪了,往日学武,同样的招式,师傅不教个上百遍,我是决计学不会的,今日这MV只看一遍,怎么就学会仙子剑法了?”

二人对视一眼。

孙八万眼中同样是惊讶之色。

两人不约而同向后纵跳一步,分开两丈远。

金钱豹手指断剑一抛。

“离剑式!”

刷刷!

断剑离开手掌,竟环绕在手侧,像个黏人的贴身丫鬟,听君使唤,随时发动御剑攻势。

大堂内的观众齐齐震惊了。

“这怎么可能?金钱豹不过才八品开窍境,气海雪山十七窍,通了不过才六窍,资质有限,可以说是差到极致,怎么可能施展出御剑术这等四品武者才具备的大神通。”

“我也能施展御剑术啦。”

孙八万激动的呼喊,离剑式在他手上施展开来,这剑就好像在剑柄被栓了一条无形绳索,断剑在他手上示意的抛来抛去,随手可以发动远程攻击,也能随时收回。

一人学会,尚且是有些侥幸,可以说此人祖坟突然冒了青烟,先祖英灵附体了。

可两个人同时观看MV后,突然同时开窍,领悟剑法神通。

那就不对劲了。

“沧浪!”

无数刀剑出鞘,在现场耍起大宝剑。

大家互相切磋印证心中猜想。

你一个撩剑式。

看我这招落剑式如何?

你这是平剑式,耍的还不赖。

看我还你个浪剑式。

再看我这一招,破剑式……

“奇哉!秒哉!这MV竟有传道授业之功,当真是奇妙非凡啊。”

听雨阁的姜文浩震惊的看见大堂内的武夫各站所学。

大堂内此刻剑气纵横,气浪翻滚,气象万千,虎虎生威。

所施展的赫然是仙子所施展的独孤九剑。

这MV甚妙,居然能够传道授业,还能令人修为大增。

姜文浩发现,这大堂内的人,已经有27人,隐隐有破镜气象。

还有46人,虽然没有破镜,但是剑法大增,体内气息也雄浑不少。

这绝对是叫人难以置信的事情。

一部MV居然能够让武者修为大增。

若是这MV,宣扬的是儒家经典,那会咋样?

想到这里,姜文浩心中猛的一振,若是此法可行,对那些困境,无法突破的莘莘学子而言,绝对是天大的福音。

想到这些。

姜文浩顿时对这影月公子产生浓厚的兴趣。

此人必须结交。

若得此人助力,自己在白鹿书院,将会前途似锦,来日步入仕途,也将学子满天下,出将入相也是极有可能的。

姜文浩起身,整了整衣冠,来到凤羽阁门外,便见到两人站在门口,一人持刀,修长半月弧形,虎头金柄,刀鞘以上使用了许多鎏金错银的装饰。

生的豹头环眼,满脸横肉,一看就不好惹。

倒是他身边站着的年轻人,皮肤虽然黝黑些,但是长相还算清秀,看起弱不禁风的,倒是这鼻梁上,好生奇怪,居然戴了一两个圈圈的东西。

姜文浩见了,一时间猎奇,把正事给抛之脑后,拱手问道:“这位兄台,不知你鼻梁上配饰为何物,此物甚是稀罕,不曾耳闻过,还望不吝赐教。”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