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章 还我仙子!
  • 厂公靠副业成圣人
  • 七宝擂茶
  • 4573字
  • 2021-10-07 17:53:47

咕噜!

陶三娘艰难的咽了一口唾沫。

这剑诀真的是超强,绝对的无上剑诀。

幽怨的瞪了杨悦一眼,死小子,还敢胡扯这是杜撰出的剑诀。

真要杜撰的,那这些算是什么回事,这是铁证,看你还有什么话好抵赖。

丁媛两眼冒星星,冒月亮,冒太阳,对厂公的敬仰之情犹如滔滔江河,一发不可收拾。

厂公绝对是高手中的高高手,深藏不露啊!

丢~!

好大一波星光贡献。

杨悦顿时感觉自己体内余毒又清扫了不少,浑身清爽,真舒服……就好像前前前……女友给自己梳洗小脑袋一样美妙。

苏若梅满脸不敢置信的盯着,这耍剑耍的,比较自己刚刚的舞剑,顿时自惭形秽,呜呜……没脸见人了!

郭丰安抑制不住的兴奋,激动的双手直抖,他感觉的到,自己刚刚人剑合一了。

这难道就是武者一生都在追求的无上剑道吗?

六品的境界,发挥出四品武者才能施展而出御剑术,自己从此以后可以在人前狠狠装一波高手啦。

打不过,我也能唬死你,有种来啊,看我离剑式。

“我靠,四品武者,居然藏的这么深,干不过,跪了,跪了,爷爷饶命啊。”

郭丰安强忍着抿嘴,“库库库”双肩直抖,实在是太令人热血沸腾了。

酷诶!

吃水不忘挖井人,自己拥有这无上荣耀,都是厂公赐予的,厂公绝对比自己亲爹妈还亲。

“属下叩谢厂公栽培,厂公对属下的再造之恩,如同生身父母,属下无以回报,愿一生鞍前马后,效犬马之劳,此生绝不相负,若违此誓,天诛地灭,人神共怒。”

郭丰安单膝重重跪地,满脸忠贞不二宣誓,此情天地可鉴,日月可表!

丢~!丢~!

两大波星光,前一波璨若星河,好像败家子砸来的银子,bulingbuling的,第二波星光居然是亮瞎眼的土豪金,豪横的砸进杨悦脑门。

杨悦虎躯猛的一振!

脑子里顿时领悟了一套剑诀,赫然是自己刚刚信口胡诌一通,耍的影视版独孤九剑。

不是吧,这怎么就成高深莫测的剑诀呢,事先申明,我可没教你什么啊,是你自己瞎领悟的,回头要是练的走火入魔,你可别怨我。

不过能薅羊毛的感觉真爽!

薅吧,反正自己也不少块肉,还多赚了个铁杆粉呢,爽!

“郭千户,你言重了,我也没怎么栽培你,就是稍稍指点一下,主要是你自己天资卓绝,领悟力非凡,莫要客气啦,快起来吧。”

杨悦伸手扶起郭丰安。

郭丰安激动的拱手:“厂公莫要谦逊,这何止是稍稍指点一下,这可是无上剑诀,卑职日后定会有事没事就耍个剑,日夜苦练不辍,定会将独孤九剑发扬光大,不堕厂公威名。”

丢~!

又大片星光砸来。

得,这位是认定自己传授了高深武学,你喜欢没事耍个剑是吧,那你慢慢耍吧,我可要抓紧办正经事呢。

杨悦看向苏若梅,问道:“刚刚的剑法看清楚了吗?照着耍一遍吧。”

苏若梅杏腮扯了扯,看看自己的大宝剑,再看看被劈开的假山,摇头苦涩道:“督公打人,小女子可不是武者,实在是施展不了这么高深的无上剑诀。”

杨悦回道:“没要你施展出强大的气劲来,我只需要你施展出招式来,要的是你仙衣飘飘,脱尘气质,你尽管舞来便是。”

苏若梅提出质疑:“这样的耍剑只会徒有其型,待会儿你肯定又要骂我舞的不好了。”

杨悦催促道:“叫你耍剑……啊呸,叫你舞剑你就舞,哪来那么多废话,不能舞就算了,我找其他人去,会舞剑的美女成千上万,不是缺了你就玩不转。”

苏若梅连忙哦了一声,急忙舞剑起来,这般依样画葫芦,她倒是可以办到,可是这样的剑诀毫无杀伤威力,实在难登大雅之堂啊?

舞完了,陶三娘直接拿手扶额:“没眼看啊,和郭千户的比都不能比,这还是别录了,太辣眼了,我怕到时候登台展示,不被观众砸死也会被喷死。”

杨悦胸有成竹笑道:“陶姨,这就是我要的效果,仙衣飘飘,倾国倾城,你就瞧好了吧,今晚过后,这云楼的台柱子非苏行首不可,您就准备赚的锅满瓢满吧。”

陶三娘咦一声,一脸嫌弃道:“鱼崽子,你就消遣我吧,就这玩意,登台献艺,丑爆了,我还是去寻别人来拍MV吧。”

陶三娘直摇头的去别的院子寻人了。

苏若梅一阵气馁,自己已经很用心舞剑了,可人家毕竟不是专业耍剑的嘛,你们这专业性要求也忒高了,人家做不到啊,太欺负人了,不陪你们耍剑了。

铛!

“你们自己慢慢耍大宝剑吧。”

苏若梅气呼呼的奔入房门,乓一声,掩门痛哭起来,一群臭阉狗,就知道欺负弱女子。

郭丰安呆懵的看向杨悦,询问道:“督公,眼下怎么办才好?”

杨悦一脸淡定,胸有成竹道:“不着急,山人自有妙计。”

……

灯火通明,亮如白昼。

云楼今晚高朋满座,座无虚席。

陶三娘笑容可掬,招呼客人进门。

“呦,这不是张公子嘛,您也是来听《笑傲江湖曲》的?”

“正是。”张公子掏出10两银子奉上:“陶妈妈,麻烦您安排一下,大堂内最好的雅座。”

陶三娘立马赔笑致歉:“张公子,这雅座都叫人订走了。”

张公子吃惊叫道:“这大堂的雅座何时这般抢手了?”

陶三娘嗯哼一声,眼睛直眨巴,一副你不给足钱,别想坐前排的意思。

张公子一咬牙,不得不多掏出10两。

陶三娘也不伸手取,做口型,开价就是100两。

张公子气的不行,无奈掏出100两的银票来。

得了银票,陶三娘立马吆喝道:“张公子,乙字座位号。”

“什么?”

张公子气的不轻:“100两,连个甲字号都排不上吗?”

陶三娘从袖子里掏出一大把银票来,数落道:“这是黄老爷赏的,500两。”

“这是钱大儒赏的600两。”

“这是……”

“好了,我认了,乙座就乙座吧,总比站着听强吧。”

张公子灰溜溜跟着伙计入席去。

陶三娘丢去一个白眼,轻哼一声:“穷酸!”

有肥羊进门来,陶三娘立马麻溜的去谄媚客人。

白鹿书院姜文浩一身儒衣缓缓进门来,本以为不过是一场小曲,可没料到,大堂内早已经人山人海,这人多的,二三楼栏杆都挤爆了人。

压根就没他姜文浩的立锥之地。

姜文浩皱起眉头,当即口宣道:“礼让三尺,巷宽六尺。”

大儒神通——礼让三尺!

刷!

顿时姜文浩的周围形成一股浩然正气相护,护他周全,寻常人根本就近身不了三尺内。

陶三娘眼神麻利的很,一眼就瞧出姜文浩绝非一般的嫖客,立马让丫鬟招呼上楼,听雨阁好茶好水的伺候着。

隔壁就是凤羽阁。

杨悦和他就一窗之隔。

彼此见面,杨悦端起茶水示意友好。

姜文浩端起茶盏,算是回过礼了。

陶三娘忙的晕头转向,爬上楼来,进门端起茶盏就喝,也不问是谁的。

咕噜咕噜,喝干了茶盏内的水,这才痛快了,冲着杨悦没好气骂道:“兔崽子,这MV都没拍好,你就敢按座次收钱,你也不怕回头他们不满意,把咱们云楼招牌给拆了。”

隔壁的姜文浩听到MV一词,不由觉得新鲜,诧异这到底是何物。

杨悦淡定道:“陶姨,放心吧,你侄子出马,一个顶俩,保证今晚过后,您这夜夜客满,门槛都给你踏烂了。”

陶三娘没好气白了他一眼,轻哼一声:“我只求能顺顺当当的演奏完这一曲便妥了,可千万别给我整事啊,这要是群情激奋,闹事砸店,这可都是钱啊。”

“提到钱,我想起来了,今天你的属下把梅香苑的假山给劈了,还有,拍MV留影符的钱,一共是这个数,签个字据吧。”

陶三娘麻溜的掏出账本来给杨悦过目。

杨悦一看数额,顿时傻眼了:“八万两!陶姨,你可是我亲姨,看着我长大的,你怎么能这么忍心坑您侄儿呢,不就拍个MV嘛,至于这么烧钱吗?”

陶三娘往前翻,指着一条条账目:“自己好好看看,假山,四百两,苏若梅的出场费,六百两,留影符,一张一千两,你小子给我一次性用了整整七十九张,这张张都是钱啊。”

“这还算少的了,我还没给你算照影石的花销呢,这耗损费少说也得是五千两起步吧。”

杨悦粗算了一下,一两银子兑换蓝星150软妹币。

八万两白银就是1200万软妹币。

天呐!

杨悦直接跪抱陶三娘大腿了,抬起头来,两眼泪汪汪,声泪俱下煽情道:“陶姨,能打个折不?”

“你说呢?”

陶三娘嘴角扯着皮笑肉不笑的狡黠笑容。

杨悦再问道:“陶姨,那能用别的东西抵债不?”

陶三娘爽快答应:“可以啊,不过东西得先让老娘估个价,价值连城就可以抵。”

杨悦长长松了口气,拍着胸脯道:“您放心,这件东西绝对的价值连城,包您满意。”

被他说的有些心驰神往,陶三娘急忙问道:“什么东西啊?”

杨悦一脸傲娇道:“陶姨,就是你的亲亲大侄子我呀,我愿意钱债肉偿,保证把您伺候的舒舒服服的,快活赛神仙。”

“滚!”

咚!

“啊!”

杨悦脑门上惨遭一个爆栗……

隔壁的姜文浩听着凤羽阁内这一出好戏,忍不住浮了一大白,好小子,够皮赖的,不过对我胃口。

突然间大堂内灯火一黑,只留下云顶的28颗夜明珠熠熠生辉,好像璀璨星辰,照亮前路。

“嘘!”

前一刻还吵闹不休的大堂内,顿时鸦雀无声了。

铛!铛!铛铛……

琴音起。

听雨阁内的姜文浩忍不住脖子伸的老长,耳朵竖起,侧耳冲窗外聆听去。

妙啊!

原创曲子当真比勾栏瓦肆的悦耳动听许多倍。

箫声起。

琴箫合奏,豪迈中带着一份惺惺相惜之情。

这不禁让姜文浩想起年少时,与同窗一起啃窝窝头,一起寒冬裹被子,一起彻夜苦读,一起逛青楼的美妙时光。

如今大家各奔前程,曾经的单纯友情,早已不可追,只限于回忆中。

好令人怀念的一段青涩时光!

“哇!”

台下突然一声喧哗,扰了姜文浩的雅兴。

姜文浩回过神来,睁眼,怒瞪楼下,粗鄙之人根本就不懂音乐之美,竟敢当众喧……额!

大堂的舞台上。

忽的亮光起。

两块照影石在留影符的映照下,投影出在了一幅美妙的影像。

一女子。

一袭素衣,腰间被一根白带束起,不堪盈盈一握,头戴帷帽。

一柄三尺青锋在手,傲然而立,仙姿飘飘。

剑起,衣带翻飞,宛如谪仙下凡,身姿妙曼,轻疾高飞,洒脱自然,三尺青锋在她纤纤玉手上飘飘飞舞,剑影交错。

美!

如此妙曼身段,倾国舞姿,帷帽下也定是天姿国色,国色天香。

好个绝色佳人,真想一睹她帷帽下的绝世容颜!

铿!

一声宝剑龙吟,仙女的身姿翩若惊鸿,矫若游龙,美的台下观众哈喇子都要流出来了。

“独孤九剑,荡剑式!”

轰!

剑锋所指,面前的假山轰然一劈为二。

“啊!”

满堂观众都惊呆了,仙女果然剑术高超。

人美,剑法好,完美的梦中情人。

“离剑式!”

三尺青锋离手,一丈之内,尽是剑气纵横。

镜头特写。

剑尖所过之处,剑气交错,一切都被绞的支离破碎。

“这……”

姜文浩震撼了。

这绝对是四品武修才能发动的神通,御剑术。

这影像中的女子,到底是何人,竟纡尊降贵,来为一青楼艳曲舞剑……啊呸,此曲高雅,绝非俗曲。

是自己狭隘了。

好曲,好剑,好美人!

三者合一,如诗如画的享受,看的众人如痴如醉,如坠入梦幻泡影,久久不能自已。

一曲终了!

仙子收剑,傲然而立,威风吹拂,帷帽的白纱吹起一角,露出一张薄薄性感红唇。

如玫瑰似的唇瓣,芬芳馥郁,柔润而又性感。

仙子嘴角微微上翘,一笑倾城,再笑……怎么瞧不着啦。

“卧槽,我的仙子,这谁记录的留影符,怎么不记录仙子全貌啊。”

“这记录的,简直是我辈之耻,岂可叫你一人独占鳌头,只你一人目睹仙子美貌,你还我仙子。”

“对,还我仙子。”

“还我仙子!”

“还我仙子!”

“……”

听雨阁内。

姜文浩呆呆看着楼下的舞台。

仙子虽随风消逝,但已深深烙印在心间。

此等仙子,若不能一睹倾国美貌,不能一亲芳泽……不对,不能娶回家为妻,人生还有何意义。

“还我仙子,还我仙子……”

姜文浩立马不顾大儒形象,毅然而然加入了声讨大军。

凤羽阁内。

陶三娘呆若木鸡,满脸不敢置信。

苏若梅怎么就成了四品武修高手了。

可照影石播放的MV中,她是真真切切的一剑劈了假山,剑气纵横,绝非杜撰的。

这太不可思议了。

“臭小子,你怎么办到的?”

陶三娘没好气瞪向杨悦,一瞧他脸色通红,呼吸急促,这模样像极了磕了大量春药,一时间宣泄不出。

顿时急坏了:“臭小子,你怎么啦,你可别吓唬我啊,你要死了,谁还我棺材本啊。”

丢~!丢~!丢……

太多太多的星光涌出,冲天而起,瞬间将整个大堂云顶点亮,璨若星河,一股脑的狂奔而来。

杨悦瞬间被淹没了,内心绝望柔弱的无力呼救。

求求你不要,别再来了,不要,不要啊,我不行了……要丢啦!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