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章 闲来无事耍个剑
  • 厂公靠副业成圣人
  • 七宝擂茶
  • 5014字
  • 2021-10-06 10:15:18

“我们要看歌舞,不要看留影。”

“就是,老子花钱是来快活的,不是来看这破烂玩意的。”

“再不叫歌姬上台,老子拆你这云楼的破招牌。”

……

大堂内,叫嚣声此起彼伏。

宜春娘想上台插上一嘴,还没登台,就直接被轰下了台。

无奈,只好赶紧让两位清倌人直接在楼梯上即兴演奏一去。

铿锵的琴声扬起。

先声夺人。

在场叫嚣声顿时小了许多,还有叫嚣的,立马被伺候酒水的丫鬟,或者同伴给堵住了嘴。

琴声豪迈,曲境洒脱,让人不由浮现连连。

配合箫声,可谓天作之合,清雅脱俗、内敛优美,竟叫人不由生出一副惺惺相惜之情。

君子之交,不是市井间以声色犬马维系的酒肉之交,也不是封建社会商场、官场中现实利益的交换。

而是来自于对清高雅致的共同欣赏,对自由的共同追求。

这一曲琴箫合奏,竟将君子之交体现的淋漓尽致。

君子之交淡如水,不滞一物,不困于心,不乱于人,正合天下读书人心境、情操。

完美扣人心弦,引发众人内心深处的共鸣。

“此曲只应天上有,人间哪得几回闻。”

“此曲意境高雅,抚琴弄箫看似是在自娱,实则不然,借琴箫合作以示不群,众人皆醉我独醒,好意境,好曲,好曲,妙哉。”

“兄台,你哭什么?”

“我愁啊,听罢此曲,世间再无乐曲可入我耳。”

“哎,此曲的确世间罕有,当浮一大白,请。”

“此曲何人所作,竟如此美。”

“宜妈妈,此曲叫什么名字?可有乐曲,在下愿出一百两。”

“我也求一份。”

“此曲甚妙,这是一百两,我还要再听一次,请行首再弹奏一次。”

“我愿出二百两。”

……

二楼。

陶三娘性感红唇都惊的合不拢啦。

一曲惊四座,名满云楼。

发了,发啦,这下想不发达都难。

“杨悦,你小子可以啊,这次竟叫你瞎猫碰上死耗子,发了笔横财。”

啪!

陶三娘开心的拍了杨悦后背一下。

噗!

杨悦一口黑血夺口而出。

陶三娘惊呆了,急忙搀扶他入座问道:“你这是怎么了,好端端的怎么吐血啦?”

杨悦坐下,伸手摆动,表示道:“没事,只是逼出赤焰鬼蛇的余毒罢了。”

丢~!丢~!

窗外源源不断的飞来星光,进入体内。

杨悦震荡的五脏六腑,经络,得星光滋润,顿时恢复了不少。

果然没有猜错,所谓的道,就是割粉丝韭菜。

一曲《笑傲江湖》收获的星光,就叫自己体内的蛇毒逼出了七七八八,假以时日,这毒伤便能彻底痊愈了。

等伤一好,自己定要好好大干一场,等修为提高,就可以进入道宫,翻阅各家典籍……鸟儿破壳重生,指日可待。

“臭小子。”

陶三娘恨恨一揪杨悦的耳朵,气急败坏训斥道:“受了伤,中了毒,怎么也不说一声,你个挨千刀的,说,到底是哪个王八蛋这么歹毒,居然敢下毒,如此下作,看老娘我不扒了他的皮,拆了他的骨,不把他堆出一千零八十个造型,老娘我和他姓。”

“啊……啊……我的亲姨,你轻点揪,我这带着伤呢。”

这陶姨脸蛋好,胸好,粉臀儿好,大长腿好,身材哪哪都好,就是老爱揪人耳朵,这点不好。

陶三娘心疼的眼眶一红,气呼呼的撒手,一把拿住他的手腕,食指,中指一把拿住寸口。

一股偏阴冷的气息自她葱玉的指尖,透肌而入,杨悦身子猛的一个激灵,自己这位养母,好像没表面上那么简单。

之前撒娇讨好抱她粉臀儿的时候,那手感紧致有余,弹性十足,以自己阅女无数的经验,这绝对不是个老鸨该有的身段。

管他呢,每个人都有秘密,何必深究呢,对自己是真心实意的好,那便够了。

陶姨这身段,是越看越好看,身姿曼妙、杨柳细腰、绰约多姿、婀娜多姿、仪态万方……

陶三娘把脉,发现这小子的脉搏犹如洪波一般,奔流不息,这是一个中毒者该有的脉息?

“你小子心跳怎么这么快?”

陶三娘疑惑问道:“你脸怎么这么红?”

杨悦急忙拿手给自己脸上扇风,支吾遮掩道:“热的,纯粹是热的,陶姨,我没事,这毒已经去的七七八八了,很快就能全部清了。”

陶三娘恨声的甩手,气呼呼的坐下,美眸直丢骂人的白眼:“死了才好,一了百了,省得就知道惦记我那两个棺材本。”

杨悦赔笑的去拉陶三娘的素手,撒娇卖好:“陶姨,我的好陶姨,你怎么可能舍得我死呢,我要真死了,灵前你肯定是哭的最伤心,我才不舍得我的好陶姨哭肿了双眼呢。”

“呸呸。”

陶三娘立马呸口水,骂骂咧咧道:“没事不许咒自己死,欠了我银子还没还呢,我不许你死,来来,和我继续说说电视剧的事情,这到底是个怎么样的构想。”

提到艺术,杨悦顿时来劲了……

……

深夜。

喧嚣的青楼楚馆,也归于宁静,偶尔空气中飘来一两句娇嗔薄怒的轻吟声,不过随着男人低沉的吼声,很快便再度归于宁静。

凤羽阁。

今晚的月光特别皎洁,照入屋内,恬静宜人。

床上,杨悦翻了个身,踢了被子,继续酣睡,口水湿了大片枕巾。

一旁的陶三娘瞅着直无语,这兔崽子倒是心大,都中毒了,还能睡的这么香,真是个没心没肺的。

给掖了被角,和小时候一样轻拍着哄着入睡,不知不觉自己也困了,打了个哈气,沉沉睡下。

杨悦睡下了,不过灵识没歇。

正识海内和道宫交流呢。

经过一番九浅一深,深入浅出的交流,就某个问题进行详细的探讨之后。

杨悦发现自己穿越来不是没金手指。

还是有的,不过因为穿越后,自己不是身中剧毒嘛,为了保自己一命,耗损不少能量,自发陷入一轮休眠中。

不过在主角光环的强烈照耀下,杨悦勾搭上了杂家尸子,一不小心立了道宫,然后和自己的金手指完美融合了。

现在的道宫内,多了一个蟠桃园。

蟠桃园内夭夭灼灼,颗颗株株,漫山遍野,一望无际。

这树上每一颗蟠桃的成熟,代表着一项成果,可能是诸子百家的经典,也可能是蓝星上的,可能是影视剧本,或者是音乐MV,也可能是门技艺,西医学,枪械发展史,工程机械学……等等好多东西,杂七杂八的,正应了杂家的优良传统。

海纳百川,有容乃大——嗯,果然很大!

自己这也算是家大业大了。

能令蟠桃成熟的办法,便是用元气灌注。

元气,就是众生反馈来的星光。

今晚一曲《笑傲江湖》带来的元气,还不够润一润这蟠桃园的土的,想要再结出蟠桃,必须早日把MV,电视剧搬上荧幕……啊不,是搬上照影石。

打个哈气,灵识回归肉身,继续睡觉。

清晨,半睡半醒之际。

杨悦手脚并用,习惯性搂向身边,软玉温香,不肥不腻,手感俱佳……比自己前女友的手感都要好啊。

驾,让我们红尘作伴,策马奔腾共享……兄弟你今早怎么不给力呀?

突然间耳朵上一阵剧痛袭来。

“哇!”

杨悦一声惨嚎,随之清醒过来,睁开眼,就见到陶三娘那张吃人的老虎脸,左手正掐着自己耳朵,不拧下来做下酒菜誓不罢休。

“早啊,陶姨,你怎么起这么早呀,你大早上揪我耳朵做什么,疼,疼哩!”

这种事情,坚决要扮演一个无辜者。

陶三娘那叫一个气,这兔崽子多大人了,还学小时候一样,真的欠收拾。

“兔崽子,多大人了,睡觉还不老实。”

杨悦一脸无辜问道:“陶姨,我又踢被子了?我就说嘛,这都六月天了,两个人挤一张床肯定热的,说了你不信,这回相信了吧。”

说着麻利的伸手捡起掉地上的被子。

陶三娘对刚刚的事情好像一无所知,猜想应该是睡着无意识的举动,也就不怪他了,撒手道:“起来啦,赶紧洗漱去,还要拍MV呢。”

“知道啦。”

杨悦立马起床,嘴角偷偷含笑,陶姨真好骗,就和自己所有前女友一样。

……

勾栏瓦肆。

没事嗑嗑瓜子,烫一壶小酒,听听小曲,陶冶、陶冶情操。

便是平民百姓最大的精神娱乐。

毕竟像青楼楚馆那种高消费的存在,广大平民是消费不起的。

“听说了嘛,昨晚云楼新谱了一曲,贼是好听。”

“什么曲子?”

“《笑傲江湖曲》,听此曲,我的心境得到了极大的升华。”

“不是吧,一首曲子而已,至于吗?”

“诶,兄台,这你就不懂了,此曲曲意高远,你若是去听了,必能深切体会到各种美妙。”

“怎样的美妙,你和我说说呗,别小气。”

“不是小气,而是无法言说,此曲之妙,只应天上有,人间哪得几回闻啊。”

“真的假的?”

“不信你晚上去云楼听一曲,若是不好听,云楼的酒水钱,我包了。”

“好,我就信你一回。”

白鹿书院的姜文浩今日休沐,闲来无事勾栏听曲。

结果听到这么一则趣闻。

不禁摇头一笑,不以为然,一首曲子罢了,哪里值得被人如此追捧。

定是什么淫词艳曲,惯会哗众取宠,这种俗曲不听也罢。

台上忽的琴箫声演奏声传来。

曲调悠扬,内涵君子之风,颇为高雅,令人不禁心驰神往。

一曲罢了,意犹未尽。

姜文浩不由皱眉,连忙取出10两纹银打赏,要求道:“不知此曲叫什么,可否请二位再弹奏一遍。”

琴师惭愧的谢过赏银:“回先生,这是云楼新谱的《笑傲江湖曲》,小女子才艺简陋,只领略此曲个中皮毛,叫您见笑了。”

一旁听众也道:“这位先生,原曲可比这精彩多了,建议你去听听原创,绝对不虚此行。”

姜文浩万万没料到,这便是《笑傲江湖曲》,一部残曲,便能动人心魄,若是全篇原创,那得是何等的旷世之音。

令人心驰神往。

云楼,我来也!

……

云楼。

主楼后面,清幽雅院内。

梅香苑。

花魁苏若梅的住处。

陶三娘特意请动了苏若梅配乐舞剑。

“咔咔。”

高要求的杨悦一脸不满的叫停:“不对不对,我要的是一股子脱尘之气,你这舞的是什么,一身的红尘妖冶之气,毫无脱俗美感,艳俗,垃圾。”

舞剑的苏若梅受不了了,长剑一把掷在地上,冲着杨悦犟嘴叫道:“我已经很卖力在舞了,差不多就得了,哪那么多要求。”

杨悦指着院门,不客气道:“不干就给我滚蛋。”

“走就走,本小姐还不伺候了。”

苏若梅转身就走,才走两步,忽的意识到不对,气呼呼的又折返回来,双手一叉腰,雪颈伸的老长,和个斗鸡似的,犟嘴叫板道:

“这是我的院子,凭什么我走,要走也是你走,立刻,马上,给我滚出梅香苑,滚!”

河东狮吼,耳膜都要被震碎了。

杨悦挤眼套套耳朵,懒得和她顶嘴,扭头,瓢嘴,冲陶三娘委屈的喊道:“陶姨,她仗势欺人。”

这小模样,委屈到家了,仿佛眼泪随时随地都能掉下来。

丁媛直接看懵了,督公真乃伟丈夫也。

这份演技,奴婢佩服的五体投地。

陶三娘美眸丢来大大的白眼,呸道:“臭小子,少和我讨便宜卖乖,说她仗势欺人,我是她老板,你怎么不直接说是我欺负人。”

“不是我说你啊,若梅的剑舞的不错,怎么你就看不上呢,我觉得挺好,差不多得了啊,别鸡蛋里挑骨头。”

杨悦回道:“不好,她是舞的挺美的,但是美则美,可惜缺乏了一股子韧劲,陶姨,你看过竹子摇曳吗?”

“虽然竹子被大风吹的东倒西歪,但是最终还是会傲然挺立,剑乃君子,君子之剑就当如竹子一般有其傲骨,便该不屈不挠,不偏不倚,中正刚直。”

“可你看看这位舞的是什么剑,阿谀之剑,轻佻之剑,妩媚之剑,美是美,可惜落了下乘,人人皆可模仿的剑,有什么好欣赏的,咱要的是一种观之脱俗,百看都不厌的剑舞。”

“郭丰安,你过来,按照我说的耍个剑。”

杨悦指点完郭丰安武功招式,询问道:“都明白了吗?”

郭丰安点点头,迟疑问道:“厂公,这些招式华而不实吧,杀人只一剑劈上去,不就妥了,又何必搞这么多花里胡哨的东西。”

杨悦鄙夷的瞪了他一眼:“你知道什么,艺术的表现形式就是夸张,要是就一剑砍死了对手,这拍出来的东西能有什么震撼效果吗?”

“记住,一会儿一定要按照我教你的套路,将真气灌注在剑刃上,对着目标这么刷刷一卷一扫,听明白没?”

郭丰安重重点头:“卑职明白了,苏行首,借你大宝剑一用。”

“苍浪!”

一声龙吟,宝剑出鞘。

“荡剑势!”

铿!

长剑插入地砖内,剑身弯曲,弹射而起。

郭丰安大鹏展翅,身姿如蛟龙出海,在半空飞转。

飞龙在天,剑尖剑气四溢。

刷!

面前的假山直接被剑气给横扫,一分为二。

“哇!”

落地的郭丰安直接惊了,呆呆看着手里的宝剑:“这怎么可能?”

即便是平日里自己全力一剑扫出,也断不可能一剑把假山给劈开。

这不是在耍帅演戏,这竟是真的剑法?

厂公交代的运气法门,居然能够大幅度提升真气的攻击效率。

一股子细流在手臂经络中涌出,真气自手心涌出,灌注在剑身上。

郭丰安感觉手中的剑变得和往日不太一样,似乎在颤抖,他感觉手中的剑在轻鸣,在和自己呼应。

有种热血在体内燃烧,令他无比兴奋,好想继续耍个剑。

再来。

“离剑式!”

身如游龙,长剑离手,环绕周身,随心所欲,一丈之内,指哪打哪。

“武者御物!”

陶三娘,苏若梅,丁媛,还有在场其他所有人,全部都傻眼了。

此方世界的人,人人皆可修行,人人都知道修炼门径,但是都清楚一个事实。

四品以下武修无神通,只有一身蛮力。

想要修炼出御物神通,唯有达到四品境界才可以。

可是郭丰安不过才六品造化境,武师境界,居然可以御剑发动攻击了。

这简直是颠覆当下的修炼体系啊。

这独孤九剑当真神奇!

“挫剑式!”

“浪剑式!”

“截剑式!”

“破剑式!”

郭丰安高飞在假山之上,手中长剑飞舞,刷刷,眼花缭乱,剑尖剑气迸发出,挽出四朵耀眼的剑花。

刷刷!

剑气横扫,耍完剑,落地。

嗯?

假山这次怎么没反应。

郭丰安长长吐了口浊气,调匀气息,耍了个帅,掷剑入鞘。

“苍浪!”

一声剑鸣。

轰隆一声巨响,适才被剑气扫过的假山,和切西瓜一样,从顶心裂开,一分为四。

众人:⊙▽⊙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