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章 仙侠世界一样能拍电视剧
  • 厂公靠副业成圣人
  • 七宝擂茶
  • 4119字
  • 2021-10-04 07:28:15

“陶姨,冷静,千万要冷静啊。”

“我的亲姨,你可千万要想清楚了,真打死我,可没人给你养老送终啦。”

陶三娘挥舞着和她体型极不相称的超大号狼牙棒,气呼呼的追打:“冷静什么,打死你,也好过你成天惦记老娘那两个棺材本,老娘我赚钱容易吗?别跑,死小子给老娘站住,再跑打断你的狗腿。”

“不跑我就是傻子。”

杨悦抱头逃窜,这哪里是威风凛凛的绣衣厂厂公,根本就是小孩遇到暴力家长爱的教育,棍棒出孝子!

“陶姨,你听我和你说,我敢打包票,这次绝对能赚钱,你要不信,我可以对天发誓。”

“电影你知道不,咱们可以拍电影,收门票赚钱。”

“电影?”

陶三娘愣了愣,什么玩意,随即挥舞着特大号狼牙棒追杀:“还敢哄骗老娘,我看你就是皮痒痒了,讨打!”

杨悦叫苦不迭,迈开小腿四下逃窜:“陶姨,我真没有,你就最好再信我一次,我保证能赚钱,要再不赚钱,我就听你的,你要我抄谁家,我就抄谁家去,准保帮你回血,赚回本钱。”

咚!

陶三娘将手里的特大号狼牙棒重重一杵地板,性感的薄唇微微轻启,喘着香气,冲他狠狠剜了一眼:“这可是你说的,最后一次,下不为例。”

杨悦长长松了口气,谄媚赔笑道:“您就放一万个心,这次我保证赚钱,保证你笑的合不拢嘴。”

陶三娘翻了个白眼,没好气哼道:“少来,每次都这么说,可结果呢,哪次不是赔的血本无归,我也纳闷的,人家做生意都顺风顺水的,怎么到你这,尽是霉运缠身,这财神爷怎么就不多关照关照你呢?”

杨悦嘿嘿赔笑道:“说不定我这次就时来运转呢,坐下说,陶姨,累坏了吧,您喝口茶,歇歇。”

陶三娘拎着狼牙棒上榻,咚一声放下,茶几上的茶盏震的抖三抖,怪渗人的。

“说,这次又是什么歪门邪道,准备黑我多少银两啊。”

杨悦瞄了瞄茶几上的狼牙棒,摇动食指道:“无本买卖,只需要你提供几个人,会弹琴,会吹箫,会耍剑……啊不是,是会舞剑就行。”

陶三娘错愕的看向杨悦,诧异问道:“就这么简单的要求?我这姑娘,个个才高八斗,琴棋书画样样俱全,吹箫更是不在话下。”

杨悦嘴角忍不住抽了抽,这话怎么听着不是那味呢。

忍着脑子里的浮想联翩,杨悦催促道:“陶姨,我这有一曲,绝对的旷古烁今,一经问世,绝对能叫你这高鹏满座,座无虚席。”

“真的假的?”

陶三娘怀疑的小眼神上下扫视杨悦:“你小子文不成武不就的,除了会溜须拍马外,还会作曲?”

杨悦愤愤不平叫道:“你可别小瞧人,要知道,士别三日当刮目相待。”

陶三娘嗤之以鼻,抱了瑶琴过来:“你不是要弹曲嘛,现在就弹给我听听,就你那破琴艺,别把我这客人都吓跑了吧。”

杨悦瞪着眼前的瑶琴,嘀咕起来,自己会弹吗?

要说蓝星乐器,自己不敢说样样精通,但是玩的还挺溜,上台助个兴,小小装个格调还是OK的。

毕竟是学艺术的嘛,总得有两把刷子才是。

不过这古典乐器就……

手指头不由自主的拨动了琴弦。

你还别说,虽然不咋动听,但是宫商角羽徽的调调还是勉强凑上了。

看来这是原主的技艺,还没忘。

这就好办了。

心中默默存想前世听到的《笑傲江湖曲》,此曲是胡伟立老先生做的配音,风靡十多年不衰,已成绝响,日后翻拍剧的配乐,都无法企及该曲高度。

好曲到哪都绝对吃香的,音乐可是人类沟通的无上桥梁。

杨悦努力回忆曲谱,眉头越皱越紧,曲调有些地方居然遗忘了,这可怎么办好?

识海中的道宫宫门此时大开,一道霞光冲天而起。

轰!

杨悦的脑海内顿时浮现关于《笑傲江湖》一切,从小说到电视剧,曲谱,电影等等一应都好像刻在了脑海里一般,挥之不去。

曲谱居然补全了。

太好了。

杨悦当即拨弄琴弦。

琴声悠扬,豪放中透着一丝伤感。

陶三娘还当杨悦是胡吹一气的,可当琴音响起,悦耳动听,沁人心脾。

眼前不由浮现出一股子超脱世俗的脱尘美景,令人心驰神往,这曲境怎会如此的超凡脱俗呢。

此曲只应天上有,人间哪得几回闻。

铛!

最后一声,琴声嘎然而止。

陶三娘睁开双眼,美眸中现出一丝迷离,询问道:“这就完了?我还没听够呢。”

杨悦回道:“完了,这首曲子要是配合上箫声,更加荡气回肠,豪迈不羁。”

陶三娘立马拿洞箫给他:“你吹,我来录谱。”

“好嘞。”

曲谱录完。

陶三娘激动道:“你小子总算是干了一件正经事,这曲子我叫清倌人上台演奏,绝对是高朋满座,座无虚席,哈哈,发啦。”

杨悦摇动手指道:“陶姨,我要的不光光是给你拉皮条,我要做成MV,还要吸引一大批的武者来观摩,学习偷师。”

陶三娘诧异问道:“你说什么胡话呢,什么MV,还要武者来学习偷师,你到底想干嘛?”

杨悦笑了笑,没有说什么。

而是拿过纸笔,蘸墨,落笔。

陶三娘好奇的凑过来观看。

“剑魔独孤求败,杀尽仇寇,败尽天下英雄,天下更无敌手,唯隐居深谷以雕为友,呜呼!群雄束手,长剑空利,不亦悲夫!生平欲求敌手,一生但求一败而不可得,诚寂寥难堪也,最后埋剑空谷,茕茕了此一生。”

陶三娘不由心驰神往:“这是墓志铭吗,好霸气,悲凉沧桑的墓志铭,一生但求一败而不可得,这是何等的英雄人物,真想有幸结识一番。”

杨悦笑道:“陶姨,怕是你这辈子都结识不到,因为这是我杜撰的虚构人物。”

“啊?”

陶三娘美眸瞪的大大,满脸不敢置信的盯上杨悦:“不是吧,臭小子,你没事虚构个人干嘛,害的老娘我空欢喜一场。”

杨悦笑而不语,继续书写。

“《独孤九剑》有进无退,无招胜有招,通晓了这九剑的剑意,则无所施而不可,无所不出,无所不入。”

“总诀式,归妹趋无妄、无妄趋同人、同人趋大有、甲转丙,丙转庚、庚转癸、子丑之交、辰巳之交、午未之交、风雷是一变、山泽是一变、水火是一变、乾坤相激、震兑相激、离巽相激、三增而成五、五增而成九……”

“有种种变化,用以体演总诀,共有三百六十种变化。”

“破剑式,破解普天下各门派剑法。”

“破刀式,破解诸般单刀、双刀、柳叶刀、鬼头刀、大砍刀、斩马刀种种刀法。”

“破枪式,破解诸般长枪,大戟、蛇矛、齐眉棍、狼牙棒、白蜡杆、禅杖、方便铲种种长兵刃之法。”

“破鞭式,破解诸般钢鞭,软鞭,肉鞭……”

陶三娘读到这,诧异叫道:“肉鞭!”

“啊”

杨悦回头检查,嫩脸惭愧的一红,急忙划掉。

“一时笔误,写错了。”

陶三娘没好气白了他一眼:“兔崽子,就知道不学好。”

继续书写。

独孤九剑全部写完。

陶三娘皱起秀眉,沉吟片刻,询问道:“这是哪个门派的独门剑诀?好生霸道,通读此稿,令人不由胆寒,毛孔悚然,好强劲的剑意。”

这就是文字的力量,此方世界,文字可通神,有神鬼莫测之力,最是能震撼心神!

杨悦指了指独孤求败的大名,再指了指剑名。

“不是吧,这也是你杜撰的,可写的有模有样,其中剑法境界之高,剑意之强令人叹为观止,这怎么可能只是虚构出来的呢?”

“你小子可别哄骗我,说,这是不是大内秘籍?”

陶三娘才不信这是杜撰之物,伸手一把揪住兔崽子耳朵。

杨悦叫苦不迭,自己说真话,怎么就不信呢。

无奈摊手道:“陶姨,这真是我自己杜撰的,这叫小说,就是话本子,我打算把他拍成电视剧,推广出去。”

“什么拍电视剧,尽说些我听不懂的东西,你到底想干嘛?”

陶三娘揪着耳朵不放,追问道:“你给我老实交代,这么霸道凌厉,睥睨天下的剑诀,到底是打哪学来的,不说实话的话,狼牙棒伺候。”

狼牙棒从茶几上抄起,在杨悦面前扬了扬,准备好好棍棒再教育。

杨悦顿时秒怂,赔笑道:“陶姨,你听我慢慢和你说,这真是我杜撰的,都是假的,你也不想想啊,真要我偷学的来剑诀,怎么江湖中从来就没人使过呢?”

陶三娘面色不由一怔,揪耳朵的手劲不由松了两分,想想的确是这样,独孤九剑四字,自己是第一次听闻。

杨悦继续道:“至于电视剧呢,就是一种媒体模式,就是把小说里的东西直观的呈现在人眼前,供人欣赏,就咱们雇人歌舞一样,可以拍戏把他们展现出来,用留影符录下来,然后每天晚上定时的播放给人观看,这就是电视剧。”

“你想啊,这客人追剧,追的起劲,而又只有你这能看剧,那还不眼巴巴的每天来你这光顾,到时候还不高朋满座,座无虚席?”

电视剧,这玩意听着新鲜,不过仔细品品,这法子好像真能揽客。

以往楼里出个新词曲,都能流传许久,高朋满座。

若这电视剧真能行,说不定真能揽客,让自己赚的锅满瓢满。

不过这法子要是出自其他人之口,或许还能令人取信三分,可出自杨悦嘛。

就这臭小子的般般劣迹。

陶三娘松开他耳朵,瘪嘴不信道:“得了吧,就你的那些生意歪点子,次次都赔的血本无归,信你的鬼话,我还不如早早悬梁自尽,省得到时候被你活活气死。”

陶三娘的反应杨悦早就料到了。

立马拿着曲谱卖力推销:“所以啊,这事咱们得一步步来,先用此曲试探市场反应,如果市场反应不错,咱们再慢慢的发展MV,电视剧,电影。”

陶三娘被说的不由有些心动了。

再者,这《笑傲江湖曲》实在是太好听了,说不定真能成,要不就再听他哄骗一回?

但是又怕再度亏的血本无归,陶三娘一时间拿不住主意。

咚咚!

敲门声这时候响起。

“谁?”

陶三娘心烦着呢。

门开了。

进来的楼下大堂管事的宜春娘。

宜春娘着急禀告:“我的好姐姐,你快楼下去看看吧,客人都闹起来了,再没清倌人登台演绎,咱们云楼的招牌可就要被这群臭男人给砸了。”

杨悦急忙凑道窗户口,打开窗户瞄了一眼。

乖乖,楼下大堂内,客户不满的情绪高涨,酒盏,吃食,碗碟,甚至鞋袜都往台上的照影石砸去。

这是要拆了云楼。

杨悦合上窗户,诧异询问道:“陶姨,我进门时候就发现了,今天云楼怎么没清倌人登台献艺啊?”

陶三娘没好气白了杨悦一眼:“你小子还好意思问,还不是你小子害的,要不是你坑了老娘那么多钱,我至于连姑娘的月例都发不出,现在好了,她们集体造我的反,我哭都没地方哭去。”

杨悦两眼顿时一放绿光,这不是绝好的商机嘛。

立马拍拍曲谱:“陶姨,这还不好办,先挤一挤银两,请两位清倌人来一曲《笑傲江湖曲》,我敢打包票,此曲一出,必为当世绝响,绝对能震住这帮闹事的。”

“新曲吗?”

宜春娘激动道:“太好了,有托词了,就说是为了准备新曲,这才无人上台的,先稳住客人再说,就这么定了,我这便去找人。”

杨悦喊道:“记得让她们一身白衣,戴着斗笠登台表演,要营造一种神秘气氛。”

“诶。”

宜春娘立马领命去了。

“你等一等。”

陶三娘想喊住宜春娘,可惜人已经一溜烟的奔出门去了,没能拦下。

杨悦一脸得意的讪笑,娱乐第一炮,总算是要打响了。

“还笑,回头要是被人轰下台,我看你还怎么笑得出来!”

陶三娘狠狠剜了他一眼,这兔崽子就知道给自己惹事生非。

“不会的,您就把心放在肚子里吧,我的好陶姨。”

杨悦成竹在胸,挤眉弄眼一笑!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