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9章 这修为非人哉
  • 厂公靠副业成圣人
  • 七宝擂茶
  • 4112字
  • 2021-11-03 18:05:15

杨悦扭头瞄了瞄,扭了扭,得意问道:“我的蜜桃性感不?”

倾画愕然的看向他,懵逼的下巴要掉地上。

主公,您的节操呢?

倾画提议道:“主公,您还是换身衣服吧,这有伤风化。”

“你伺候我更衣,走。”

杨悦拉着倾画一个闪现,回了卧房。

倾画无奈伺候他更衣,当蹲下褪下衣衫后,她的美眸顿时惊呆了,瞪的和牛铃一样大!

“咕噜!”

“咕噜!”

倾画狂咽了两大口口水,抬起美眸,双眼直勾勾盯上他。

“主公~!”

杨悦得意的邪气一笑:“知道怎么做了吧。”

倾画羞的拿手捂眼……

……

倾画伺候杨悦洗漱。

看看外面天色近黄昏,俏脸上不由有些兴奋和胆怯,这晚上又是一个不眠夜啊。

“想什么呢?”

杨悦问道。

倾画回过神来,问道:“主公,您怎么不是太监啊?”

杨悦回道:“本来是,不过我吃了复阳丹,就不是了。”

“复阳丹?”

倾画震惊的小嘴一时间合不拢,随即合上,惊讶问道:“怎么可能,复阳丹的药引可是蛟龙鞭,人族便是圣人,都不敢去屠龙,你……你……”

杨悦嘴角勾起一抹傲娇:“谁说龙就屠不得了,我杨悦就是屠龙第一人。”

倾画惊讶的拿手捂嘴,太震撼了。

难怪自己会一败涂地了。

面对如此英豪,岂有不败的道理。

自己败的一点都不冤。

咚咚!

敲门声响起。

“主公!”

崔秉忠的声音在门外响起。

杨悦喊道:“进来。”

崔秉忠推门入内,见到伺候的倾画,顿时惊的目瞪口呆。

傻愣愣的,就差掉出长长的口水来了。

倾画的魅力,估计没有哪个男子能够抗住。

杨悦冲倾画介绍道:“这是崔秉忠,我的心腹,是我最好的兄弟。”

“倾画见过催公子。”

崔秉忠立马虚扶,激动道:“嫂子不用客气,嫂子,你饿不饿,我叫小厨房给你炖个鸡汤来。”

杨悦笑骂道:“该补的是我好不,累死的从来都是耕牛,不是耕田。”

崔秉忠回道:“耕完地哪里够,我这是在帮你多施施肥。”

“额?”

杨悦惊讶的看向崔秉忠。

瞧不出来啊,小崔,原来你是在这种人。

倾画臊的面红耳赤,羞臊的撇过脸去,没脸见人了。

……

书房。

杨悦听取着工作汇报。

不在的这些日子,也没什么大事。

就是自己影月公子的身份曝光了。

每天都有人来寄刀片,倒是给军器监省了不少打铁材料。

崔秉忠催促道:“督公,什么时候拍《笑傲江湖》啊,卑职等的花儿都谢了。”

杨悦回道:“明天通知复工,告诉你哦,这次我得了个好宝贝。”

杨悦取出《侍女抚琴图》,将自己和崔秉忠收入其中。

杨悦幻化出了少林寺来。

崔秉忠看见如此逼真的场景,惊呆了。

“这也太好了吧,如此可以省下大笔的经费,不用再去租房了。”

杨悦回道:“而且这里面的时间流速是可以调的,不过我修为不够,人太多的话,估计调速不太改变太多,不过一天当三天来用还是可以的,这样咱们的拍摄进度可以大大的增快。”

崔秉忠激动的拍手:“妙哉!此图甚妙,厂公,您从何处得来的宝贝,太赞了。”

杨悦把沧海城的事情大致说了一下。

崔秉忠听的咋舌:“倾画是这画中美人?难怪了,我说此女怎么美的好像天上仙子一般。”

杨悦笑了笑。

倾画的美,应该是和她修的功法有关系,媚态万千,勾魂摄魄。

至于仙子,算了吧,不过是一个贪图长生不老,结果忍受了千年孤寂的老姑婆……啊呸,什么老姑婆,人家永远是二八美少女。

“厂公,你可算回来了。”

郭丰安的大嗓子在书房外响起,推门入内,见到杨悦,和见了亲爹妈一样,激动的扑上去抱大腿。

“厂公,求你了,赶紧拍《笑傲江湖》吧,要不然,我媳妇就得让我天天回家跪搓衣板,你看看这膝盖,都给跪出老茧来了。”

杨悦哭笑不得,这一个个都电视剧中毒啊。

……

晚上。

云楼。

杨悦携带美人倾画来访。

女子不方便逛窑子的,所以倾画是一身男装打扮。

可就算是如此,也少不了男士的骚扰,兔爷还是很有爱的。

上了二楼,走廊上。

迎面走来摇着蒲扇的陶三娘。

“陶姨,好久不见哈。”

杨悦眨巴眨巴手,冲陶三娘笑盈盈打招呼。

陶三娘立马怒气冲冲扑上来。

杨悦吓的立马把郭丰安往跟前推去。

“这位姑娘,你长的可真水灵。”

陶三娘拉住了倾画的纤纤柔夷,爱不释手,直勾勾的打量倾画全身,两眼直冒光,金灿灿的。

崔秉忠附耳提醒道:“干娘,这是你侄媳妇。”

陶三娘嚷嚷道:“什么侄媳妇,我哪有什么侄子,等等。”

陶三娘立马看向猫在人后的杨悦,指了指他:“你媳妇?”

杨悦无奈耸肩摊手。

陶三娘一脸悲催的盯上倾画:“姑娘,你这又是何苦呢,嫁谁不好,嫁一个死太监,听妈妈一句劝,嫁猪嫁狗,也千万别嫁死太监。”

“死太监太不要脸了,放着正事不做,就知道四处乱跑,害的我这云楼生意是一落千丈。”

“太监可耻,你可千万别想不开呀。”

杨悦哭笑不得,陶姨你哪来那么大怨气啊。

倾画拜了拜,道:“陶姨,奴家不是主公媳妇,只是伺候他的丫鬟而已。”

“丫鬟好啊,臭小子,卖给我吧,这是银票。”

陶三娘拍来了一张银票。

杨悦拿起一看,气的顿时嘴歪了:“一百两,陶姨,你打发叫花子呢。”

“我觉得《笑傲江湖》的后面更新,可以和妙音坊合作,那的姑娘水灵,会伺候人,郭丰安早就惦记上了。”

“别啊。”

陶三娘立马麻溜的把银票收了回去:“死小子,你要敢和妙音坊合作,老娘我扒了你的皮,少废话,啥时候更新啊,顾客都等的不耐烦了,快把我这云楼给拆了。”

杨悦回道:“明日就复工拍摄,你宣传一下吧,明晚就恢复更新。”

“好嘞。”

陶三娘欢喜死了,招呼道:“我找两个相好的来好好伺候你们。”

“死小子,你跟我过来一趟。”

陶三娘揪着杨悦的耳朵就走。

杨悦叫苦不迭,自己这耳朵迟早变成兔耳朵。

倚梅阁外。

陶三娘撒手,冲门内努了努嘴。

杨悦明白了,低声问道:“陶姨,真白白便宜我?”

陶三娘没好气白了他一眼:“什么白白便宜你啊,你那首咏梅可是令她名满上京,如今她可是整个胭脂胡同首屈一指的花魁。”

“托你的福,虽然没有电视剧的红利,但是我这些日子赚的也不少,足够你嫖她一辈子的了,快进去吧,早点把这清高女拿了,我也好安排她接客,省得一天天就知道白吃白喝。”

杨悦哭笑不得。

陶三娘什么都盯着钱看,真是无利不起早。

算了。

反正这种事,男人不吃亏。

自己穿越古代,还没好好逛过窑子呢。

男人要不逛窑子,能叫男人吗?

丫鬟这时候开门出来:“公子可是要打茶围?打茶围的话,需交二百两银子。”

杨悦惊了,这也太贵了吧。

人家花魁都是一百两好不。

果然是有名的花魁就是不一样,金子打造的。

陶三娘不客气的冲翠翠喝道:“瞪大你的狗眼看清楚,杨悦督公来你这打茶围,还敢收钱,还杵着干嘛,还不赶紧进去散了茶会。”

翠翠连连哦声,惊讶的连连扫视杨悦,见到他长的如此俊逸,不由有些心动。

可一想到他是个没根的人,顿时心塞十秒钟。

扭头进了倚梅阁内。

喊道:“各位,今日的茶会到此结束,都请回吧。”

“什么?”

恩公们顿时不答应了。

“凭什么赶我们走。”

“就是,老子好不容易凑够银两,就为了一赌梅妆姑娘芳容,怎么就赶人走呢?”

“我不走。”

“说的对,要走必须给我个说法,凭什么赶人。”

翠翠指着屏风上题诗《咏梅》。

“诸位,此诗主人来访,各位若是继续留下来,怕是脸上会无光。”

众人齐齐色变。

“影月公子回京了。”

“还叫影月公子呢,分明就是杨悦那厮。”

“卧槽,他一介阉人也来逛窑子,也不怕无福消受。”

“这你就不懂了吧,无根也有无根的玩法。”

“走走,赶紧走,再待下去只会白白丢人。”

“走什么走啊,他出现了正好,活捉杨悦,还我《笑傲江湖》。”

“对哦,活捉杨悦,还我《笑傲江湖》!”

一群嫖客,疯狂的冲出门去。

陶三娘咯咯直娇笑。

杨悦这才意识到自己上当了。

白嫖花魁是假,让粉丝围堵才是真。

“陶姨,你可是我亲姨!有你这么坑侄子的吗……”

杨悦的声音渐行渐远。

陶三娘挥挥手,咯咯媚笑:“兔崽子,我这花魁如今可是身家万两黄金,才不白便宜你呢。”

……

次日,朝堂上。

文相和岳千刃结束长假,上朝来。

这叫文武百官很是稀奇。

两宫太后也是吃惊的很。

这老匹夫怎么突然回来了。

不是听说沧海城闹了海啸,他要留下来赈灾吗?

小皇帝见到文相,顿时蔫蔫的。

无他,文相一回来,自己又得小和尚念经,天天被逼着读书了。

读书好苦逼的,自己好像玩。

“文相,你可算回来了。”

惠太后客套道:“不知沧海城受灾情况如何?”

文相回禀道:“沧海城虽然遭受海啸侵袭,幸得杨督公舍命冰封海域,暂缓海潮来袭,百姓才得以脱离险境,万幸此次灾祸,虽然财产上损失了些,但是无一人伤亡,真是不幸中的大幸。”

安静,文德殿内一片安静,安静的落针可闻。

怎么又是杨悦。

怎么什么功劳都能被他捞着。

张希泽立马出列,质疑道:“文相,您莫要搞错了吧,杨悦怎么可能一人救下全城百姓,这根本就是不可能办到的事情。”

“张大人所言极是,人力如何能和天斗。”

“文相,您莫要袒护杨悦。”

“谁不知道你脸都不要的拜了杨悦为老师,真是有什么样的老师就有什么样的徒弟,一样不要脸。”

“你说谁不要脸?”

岳千刃愤怒的出列,从袖子里取出留影符:“都不信是吧,自己瞪大眼睛好好看看吧。”

留影符在半空展示画面。

波涛汹涌的海面上。

一人施展神通,伫立起一道水墙来。

杨悦小小的身影飞跃过水墙,双掌探出,两股寒冰之气笼罩向海面。

海面开始飞速结冰,很快,绵延至数百里的海面,成功将海啸暂时阻隔住。

“这!”

满朝文武都惊了。

杨悦施展的神通太过可怕了。

居然能够冰封数百里海域,这还是人干的事情吗?

这番能力,便是文相二品亚圣都办不到吧。

“这怎么可能?杨悦不过才觉醒的通读天赋,即便是有文心相助,可也不可能在短时间修为突飞猛进至此啊。”

“这修为已经非人哉!”

“没错,此非人力所能及也。”

“可怕的神通,这到底是何神通,居然可以冰封数百里海域,闻所未闻,叹为观止。”

凤椅上。

惠太后震惊的双眸瞪的圆圆的,一向沉着冷静的脸上,出现了难以平复的震撼,她的双手更是紧握裙角,在微微发颤。

刘太后则是一脸惊喜,满脸的兴奋。

杨悦如今可是自己的人,他有如此实力,对自己可是一大助力啊。

“好。”

刘太后当即拍案叫好:“杨悦以一人之力,救下沧海城全城数万百姓性命,这份功劳当赏,大赏。”

“礼部,之前你说杨悦不配封公,现在你觉得他还不配吗?”

“这……”

张希泽嘴角狂抽,自己居然帮杨悦上位了。

看刘太后这架势,是非封杨悦为公侯不可了。

张希泽立马拜道:“太后英明,杨悦之功,功在社稷,理当封为公侯。”

“太后英明。”

群臣齐齐拜下。

即便有人心中不服,但是面对这么大的功劳,他们也无力抗击。

大势所趋,再去做螳臂当车的小人,只会被天下百姓唾骂。

刘太后得意的嘴角微微上翘,瞥向惠太后:“妹妹,你看本宫这么赏杨悦,可有不妥?”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