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3章 暗香浮动月黄昏
  • 厂公靠副业成圣人
  • 七宝擂茶
  • 4365字
  • 2021-10-31 16:54:31

我靠,读书人果然是闷骚有道!

杨悦立马道:“成了,不然我怎么可能囫囵的在这站着呢。”

崔秉忠怀疑的盯上杨悦:“你确定?不会是为了宽慰我,故意骗我的吧。”

手指不安分的乱动。

我靠,这小子怎么就不死心呢。

杨悦立马挥手,没好气道:“滚蛋,谁没事喜欢拿这种事开玩笑。”

郭丰安凑过来,好奇问道:“什么事啊?厂公,这次你回来,我发现你变了,居然学会藏秘密了,有什么是郭丰安不能知道的?”

“滚犊子!”

杨悦和崔秉忠一人一拳打在他眼窝上,郭丰安顿时成了国宝,可招人喜欢啦。

在崔秉忠强烈要求下。

杨悦被逼着沐浴,最终确定真是复鸟成功了。

崔秉忠流下了喜极而泣的眼泪。

杨悦浑身一个恶寒,汗毛炸起,纳闷这小子不会是喜欢搞特殊运动吧。

这可不行,必须掰直了。

要不然自己当年不就白捡他了嘛。

“小崔啊,有心仪姑娘没,再不济,青楼有相好的不?”

崔秉忠被问的一脸色一怔,诧异问道:“督公,何故问此事?”

“不是你说的嘛,督公未娶,何以为家,如今我这讨媳妇是早晚的事情,你也该为自己的终身大事考虑考虑啦,有没有什么心仪的对象没?”

杨悦都想吐了,怎么感觉自己像是拉皮条的呢。

崔秉忠瘪一张脸,羞的通红,支支吾吾摇摇头。

“不是吧,你该不会还是童子之身吧。”

杨悦往下乱瞟去。

崔秉忠羞的不行,急忙道:“胡扯,干娘早就给我举行过冠礼了,当日让云楼的行首为我……”

杨悦“啊”的一声:“陶姨给你举报的冠礼,就是找个小姐伺候你,我的个去,陶姨这也太……啥了,想个词,我词穷了。”

崔秉忠闷哼一声的翻个白眼,督公,你该多读点书了。

……

街头巷尾,茶楼酒馆,勾栏瓦肆。

人人都在议论纷纷。

“听说了嘛,杨悦没死。”

“不会吧,蛟龙没把他囫囵吞了?”

“非但没吞,还收服了蛟龙,蛟龙更是写下了降表,俯首称臣。”

“我的个天呐!”

“如今的杨悦可是要风得风,要雨得雨,刘太后更是表彰他的功绩,封侯了。”

“封了什么侯爷啊?”

“不着急,按照礼制,还得等礼部选个合适的封号,择黄道吉日下旨才能正式册封。”

“真是想不到啊,一介阉人居然也能封侯拜相。”

“切,王侯将相宁有种乎,太监咋了,你别小觑人好不。”

“就是,杨悦虽然是太监,可他做的桩桩事情,哪一件不是利国利民。”

“先有查获假银票案,再有边关告急,发明灵能枪解燃眉之急,更是把妖族三王子给毙了。”

“现在更是把蛟龙收服,我人族如今可是狠狠扬眉吐气一番,杨悦的种种行为,你还敢瞧不起太监?”

“杨悦真乃伟丈夫也,为我人族第一英豪,佩服,佩服!”

“我还听说了一个小道消息。”

“什么消息。”

“听闻这云楼的影月公子,其实就是杨悦。”

“啊?不能够吧,那文艺之耻,居然就是杨悦,这没证据的事情,你可别乱说。”

“我这也是合理推测,你们看啊,杨悦屠龙失踪八日,这云楼的《笑傲江湖》不跟着停更了嘛。”

“这么一说,还真是哦,难不成影月公子真是杨悦?”

“难说,或许只是一时凑巧也说不定。”

“此事咱们晚间去云楼问问老鸨陶妈妈不就清楚了。”

“陶妈妈嘴严着呢,到现在任盈盈的扮演者都不肯透露,我的仙子,你何时才肯透露芳名。”

“哎,这妙音坊也真是,不管出多少银两,死活就是不透露哪位花魁扮演的仙子。”

“不过这妙音坊的乐曲,行首是真不错,那小蛮腰扭的,那粉臀儿,手感真不错。”

“嘿嘿,要不咱们现在一道去听个曲儿?”

“如此甚好。”

……

晚上云楼。

陶三娘得知杨悦平安回来,特意安排酒席,要给臭小子接风洗尘。

不过一见面,陶三娘就狠狠揪他耳朵:“死小子,就知道在外面浪,早晚浪死自己。”

杨悦哭笑不得,陶姨怎么就喜欢揪人耳朵呢,这耳朵都快揪成兔子了。

“陶姨饶命啊,我知道错了,下次不敢了。”

“再有下次,我非剁了你不可。”

陶三娘哼了声,伸手放开他。

杨悦猝不及防……

陶三娘这才悻悻撒手,惊喜万分道:“小子,秉忠和我说这茬的时候,我还不信,可喜可贺啊。”

杨悦揉着,欲哭无泪道:“陶姨,你要检查没必要这么狠吧。”

陶三娘哼了声:“什么车速太快翻车,我这叫万无一失,好小子,如今你也长大了,也时候让你做回真正的男人了。”

杨悦一惊,腿脚立马一缩:“陶姨,你该不会是也要给我弄冠礼吧,免了吧,我对云楼行首可没兴趣。”

陶三娘白了他一眼:“宫里娘娘见多了,眼光高的很嘛,说吧,想要找个咋样的开bao?”

杨悦哭笑不得:“陶姨,我爷们,纯爷们,开bao这个词用我身上,他合适吗?”

“合适啊。”

陶三娘一点都不害臊,张开就来:“爷们咋了,这年头面首不也是一样讨富婆生活,不和行首们一样?”

杨悦苦涩一笑,这话说的倒是也有几分道理哈。

崔秉忠这时候进门来,开口道:“督公如今可是人族英雄,干娘,你要随便找个行首来伺候,不合适哦,你小心会被人唾弃,遗臭万年。”

“唾弃我什么?”

陶三娘双手叉腰叫道。

崔秉忠回道:“干娘,你想啊,这可是人族擒龙大功臣,大英豪,你就找个普通行首伺候,传扬出去,还不得说你是小气鬼,作践人族英雄,到时候来个抵制,我看你这云楼生意也别做了。”

陶三娘没好气白了他一眼:“我还不知道你,你小子就一心向他着吧,要花魁伺候也成,自己打茶围去,若您小子能过五关斩六将,花魁自然是你的囊中之物。”

崔秉忠立马力挺:“督公,去倚梅阁,我支持你。”

“倚梅阁?”

杨悦一愣,问道:“我不在的这几日,来新人了?”

崔秉忠嗯了声:“倚梅阁来了位新花魁,名叫梅妆,至今还未接客,督公,若你能拿下她,说不定可以成就一段佳话哦。”

杨悦摆手笑道:“别开玩笑了,我要真去打茶围,真要成了入幕之宾,那我复阳成功的事情,那还瞒得住啊,到时候,被有心人扣我一个欺君之罪,人头落地。”

陶三娘回道:“要不这样,你写首诗,我给你偷偷送去,她若入得了眼,便化名去嫖她一嫖,也好给我这云楼开个张,省得她一天到晚就知道端着个架子,害的我生意都没法做。”

“额?”

杨悦诧异的看向陶三娘:“陶姨,听你这意思,这不是你买来的?”

陶三娘瘪嘴道:“买花魁多费钱啊,这是人家自愿挂单来的,我看她就是存心来我这免费看《笑傲江湖》的,压根就没想接客。”

“废话少说,臭小子,赶紧写一首咏梅好诗词来,我这便为你送去。”

杨悦挠挠脖子,冲崔秉忠道:“小崔,你也一道写吧。”

“我就算了吧。”

崔秉忠摇头道。

陶三娘催促道:“废话少说,你们兄弟两个都写,我看谁写的好,总之不管你们兄弟谁睡了梅妆,重重有赏。”

“好吧。”

崔秉忠勉为其难的落座。

二人一起思索。

很快崔秉忠有思绪了,提笔写道:“爱向西风借冷香,来栽水榭一枝芳。有情月下红梅影,时向佳人恨夜长。”

陶三娘读来,赞道:“好儿子,也不枉费为娘一场教诲。”

“杨悦,你个兔崽子,便秘呢,还没下文。”

杨悦正翻这个世界的梅花首词呢。

不然一不小心翻车,自己可就要被打上抄袭的耻辱烙印了。

自己所知的最棒的咏梅千古绝句,自然是“疏影横斜水清浅,暗香浮动月黄昏”。

杨悦得先搜索一下此方世界,这句诗句有没有?

搜肠刮肚一番,好像没有。

杨悦这才大着胆子,提笔。

“众芳摇落独暄妍,占尽风情向小园。

疏影横斜水清浅,暗香浮动月黄昏。

霜禽欲下先偷眼,粉蝶如知合断魂。

幸有微吟可相狎,不须檀板共金樽。”

陶三娘在一旁轻轻读完了全诗,立马娇躯一振,浑身汗毛炸起,满脸不敢置信的紧紧盯着宣纸上。

崔秉忠二话不说,把自己写的咏梅诗给撕了。

摇头直唏嘘道:“督公此诗一出,从此世间再无咏梅佳句,我从此以后再也不咏梅了。”

陶三娘猛的回过神来,拿手揪杨悦耳朵,质问道:“臭小子,可以啊,哪学的这些本事,都没有个浩然正气,居然比读书人还厉害,可以啊。”

杨悦无奈耸肩,写不出来要揪耳朵,写出来也得揪耳朵,真替自己的耳朵感到悲哀。

“等着,我这便去给你们拉媒牵线,哼,我叫你假清高,这下你无话可说了吧。”

陶三娘拿了诗词便走。

崔秉忠敬酒:“督公,我敬你一杯,为‘疏影横斜水清浅,暗香浮动月黄昏’干杯。”

杨悦脸皮厚厚的,举杯共饮此杯。

问道:“郭丰安呢,这小子怎么没一道过来?”

崔秉忠嘴角扯起一抹弧度,嘲笑道:“他啊,此刻怕是正在家中跪搓衣板呢。”

“哈哈。”

杨悦笑了。

这个郭丰安,今晚真是没艳福。

……

倚梅阁。

今日打茶围的嫖客不少。

可惜啊,交了钱,等于是打了水漂。

诗文不达标,得不到花魁梅妆的青眼有加,要么走人,要么就是和阁里的丫鬟将就一晚上。

“哎,看来今晚注定又是一场空啊。”

“这梅妆行首的要求未免也太高了吧。”

“高吧,早晚会拉下神坛的。”

“说得对,江山代有行首出,各领风骚数月而已。”

“都让一让。”

陶三娘进了阁内,穿过人群,来到屏风前,将诗文递上。

丫鬟翠翠拿了诗文入内。

梅妆轻轻念出此诗。

“众芳摇落独暄妍,占尽风情向小园。

疏影横斜水清浅,暗香浮动月黄昏。

霜禽欲下先偷眼,粉蝶如知合断魂。

幸有微吟可相狎,不须檀板共金樽。”

满堂瞬间一片寂静,安静的大家都能听见彼此的呼吸声,落针可闻。

“疏影横斜水清浅,暗香浮动月黄昏。”

千古绝句啊。

“这是何人所作?”

“陶妈妈,这首咏梅一出,怕是世间再无第二首咏梅佳句。”

“千古绝响!”

“好诗,好诗。”

“哈哈,这下梅妆行首再也无法推辞接客了吧。”

陶三娘嘴角傲娇的翘起,回道:“此乃影月公子所作。”

众人纷纷大吃一惊。

“当真是影月公子所作吗?”

“他在哪,我要问他令狐冲上嵩山少林后如何了?”

“是啊,《笑傲江湖》什么时候更新第十二集。”

“大家听我说,陶妈妈适才是从凤羽阁来的,影月公子肯定是在那。”

“活捉影月公子,逼他交出更新。”

“活捉影月公子,交出第十二集!”

茶围顿时变了味,一群恩公齐齐飞奔冲出门去,直奔凤羽阁。

“喂喂,你们回来,回来啊。”

陶三娘急的直跺脚。

梅妆在屏风后面开口道:“妈妈,看来影月公子今晚是来不了奴家房中歇息了。”

陶三娘哼了声:“怎么?得了首千古好诗,名噪天下,便想不给好处费了?告诉你,天下没这般便宜的事情。”

“我家臭小子这诗摆在这,你这茶围日后也别开了,我敢打赌,天下没有第二首咏梅能胜过他,你除了伺候我家臭小子以外,别无选择。”

梅妆幽幽叹道:“陶妈妈这话说的,奴家没说不接待影月公子啊,只是在这云楼内怕是不合适吧,公子一现身,怕是就要被天下人活捉拷打了。”

陶三娘得意道:“算你识相,梅妆,这茶围以后也不必开了,改为赏诗大会吧。”

“诺。”

……

凤羽阁内。

杨悦和崔秉忠正痛快喝着酒,突然间外面嚷嚷来活捉影月公子。

声势浩大。

杨悦打开窗户冲外偷偷一瞄,立马吓了一大跳:“我的乖乖,得赶紧跑路了,我闪。”

文娱神通——疾如雷霆!

杨悦立马脚下生电,风驰电掣般闪没了。

崔秉忠慢了半拍,无数的刀剑从门窗插入。

吓的他立马闪现跑路。

杨悦和崔秉忠在街上现身,二人心有余悸的拍拍胸口,刚刚真是太危险了。

“督公,你仇家也太多了吧。”

杨悦没好气道:“什么仇家,这叫粉丝的追捧,是爱的表现,算了,和你解释这么多你也不懂。”

一大波的星光从云楼飞出,直落杨悦脑门。

杨悦丹田一阵受用。

这届粉丝还是很不错的哦。

哒~!哒~!哒~!

一辆马车驶来,在杨悦和崔秉忠面前停下。

车上帘子掀开。

岳千刃露面,面色凝重:“杨督公,可算是找到你了,快随我走,出事了。”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