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2章 万水令,可引天下江河倒灌!
  • 厂公靠副业成圣人
  • 七宝擂茶
  • 4194字
  • 2021-10-30 16:56:49

殿门口两道身影,一袭身影,一身披挂,风流俊逸,高大威猛,威武不凡。

另一人,一身蓝衫,腰间束起,不堪盈盈一握,身材火辣妙曼,只一个简单的美眸瞥去,便令无数男人魂牵梦萦,不能自拔。

文相见到门口的人,瞬间惊的从椅子上站起身来:“杨悦!你还活着。”

岳千刃激动扑上去,主动拍杨悦臂膀:“太好了,杨悦,你没死,你居然没死,你小子可急死人了。”

一拳砸在了杨悦的胸膛上,结果被披挂反震的手臂酸麻。

不过岳千刃不在乎,一个劲的傻笑,开心坏了。

杨悦呵呵得意笑道:“你都没死,我怎么可能死呢?”

张希泽挂彩的脸上,满脸不敢置信:“怎么可能,你居然没死,龙王怎么没把你给吃了啊。”

杨悦没好气白了这货一眼:“我没死你很失望吧,还有更加叫你失望的事情哦。”

蓝珊瑚朗声宣布道:“吾乃龙宫丞相蓝珊瑚,今带龙宫诏书来此。”

诏书取出在手。

文相立马大步流星走到殿门口,询问道:“龙王意欲何为?”

杨悦拿过,直接把诏书塞他手里:“好徒儿,自己好好看看吧。”

文相急忙打开查阅,瞬间惊的老嘴大张开来,目瞪口呆。

“哇!”

岳千刃佩服的竖起大拇指:“杨悦,你真乃伟丈夫也!”

“嗤!”

张希泽一声嘲笑:“一个阉人,还伟丈夫,我呸。”

岳千刃恼火的瞪向他。

文相将诏书拍他怀中,喝道:“我老师不是伟丈夫,你是?自己好好看看这诏书吧。”

张希泽急忙拿住查看,这一看,瞬间惊呆了。

“怎么可能,龙王居然被杨悦打败,甘愿奉其为主,终生听其号令,若违此誓,天诛地灭,不得好死。”

满朝文武全都听惊了,一个个花容失色。

“张大人,您说什么?”

“怎么可能,堂堂蛟龙怎么可能败于人族之手。”

“这不可能吧,龙诶,怎么可能败给杨悦这个修炼白丁。”

“就是啊,他一介阉人,何德何能,居然能够打败龙王,这诏书是伪造的吧,我不信。”

高高在上的小皇帝一脸幸福,杨伴伴居然还活着,而且还把龙给打败了。

大英雄,大豪杰,真是太厉害了。

惠太后的脸上则是一脸阴郁。

你他妈的回来的也太不是时候了,再晚回来一会儿不行吗?

等我下旨把刘太后这贱人改嫁了,你再回来不行吗?

竟敢坏本宫好事,杨悦,你该死!

被逼的无路可退的刘太后,激动的从凤椅上站起身来,粉拳紧握,一对美眸瞪的大大的,恨不得从云帘后面扑出来,扑上杨悦,狠狠奖赏这位人族大英雄。

救星啊。

自己终于不用改嫁了。

以前怎么就没发现,杨悦原来是如此的可爱。

回来的太及时了。

泪奔了。

满朝文武质疑声不断。

无他,人如何能和龙对敌,这不是以卵击石,必败无疑嘛。

蓝珊瑚瞧这些人打死不信的模样,凑到杨悦耳边:“主公,不妨取出万水令,给他们点颜色看看。”

“好。”

杨悦当即心念一动,一抹真元从丹田涌出,直奔识海道宫。

万水令得主人催动。

立马化作一道流光飞出道宫。

万水令从杨悦的脑后飞出,顷刻间,整个文德殿前,巨浪滔天。

百米高的巨浪在天空凝而不发,仿佛要将整个大殿顷刻吞没。

“这……这是什么啊?”

“好强大的力量,这是什么?”

“快住手,我们都会被淹死的。”

“完了,我人族完了。”

“杨悦,你做了什么?”

满朝大臣全部都被眼前的滔天巨浪给惊住了。

蓝珊瑚告诉道:“尔等不信龙王臣服于主公,主公便引江河万水倒流人间,尔等现在可心服口服?”

“服了,服了!”

一干大臣哪里敢不服啊。

能调动天下江河万水,这只有龙宫龙王才能办得到。

如今杨悦能做到,肯定是借用了龙王的力量。

唯有他二人缔结了契约,才可能借用力量。

杨悦心念一动,将万水令收回。

这巨浪顷刻间消散不见。

众位大臣吓的直喘气。

刚刚真的是太惊险了。

胆小的已经瘫软在地上。

杨悦对蓝珊瑚吩咐道:“你先回龙宫吧。”

“是。”

蓝珊瑚抬脚,立马从千里镜中消失。

杨悦抬脚步入殿内,拜见道:“臣拜见吾皇,愿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

“臣拜见西宫太后,愿太后千岁千岁千千岁。”

“臣拜见东宫太后,太后万福金安。”

众人瞧见杨悦拜见的次序,顿时一愣的。

什么情况,杨悦不是惠太后的狗腿子吗。

怎么反倒先尊崇刘太后了。

这是唱的哪出啊。

刘太后也是懵逼状态。

杨悦怎么向自己卖好了呢?

他不是惠贱人的狗腿子吗?

一时间想不通杨悦的变化。

不过这是好事啊。

刘太后立马道:“杨爱卿为我人族立下赫赫战功,功在千秋,快快平身,免礼。”

惠太后瞧在眼里,气在心里,暗骂这兔崽子什么意思,居然敢反水自己,看自己回头怎么收拾这混蛋。

杨悦谢恩后,起身。

小皇帝激动问道:“杨伴伴,你太厉害了,居然能打扮妖龙,你快和朕说说,你是怎么打扮的妖龙?”

杨悦笑道:“陛下,这一会儿下朝再说,当务之急是治刘仲贤这奸佞的罪过。”

“刘仲贤,你治罪否?”

刘仲贤被画地为牢圈着,嘴巴也被封住了,急的呜呜直叫。

杨悦怒喝道:“一千美女献祭,你可真是大手笔啊。”

刘太后立马道:“刘仲贤当罚,罚其送还一千美女,当众杖责100,以儆效尤,杨爱卿,你看这惩罚够不够?”

文相冲杨悦急忙使眼色,示意他够了。

刘仲贤罪该千刀万剐,可他是了,羽林卫指挥使的空缺,可是个肥缺,必定会引起各方势力争斗。

杀了他,是为不智。

留着反而是大好事。

杨悦立马拱手:“臣谨遵太后懿旨。”

刘太后当即再道:“杨悦擒拿妖龙,功在社稷,文相,你觉得当不当赏?”

文相立马道:“蛟龙残暴,如今得到约束,不敢造次人间,是我人族之福,自然当赏。”

“好。”

刘太后立马下旨道:“那本宫便赏杨悦一座府邸,封其为国公。”

张希泽立马出列:“太后,不妥,自古没有阉人封公的先例,而且杨悦功劳不足以封国公。”

刘太后立马道:“那便封侯吧,礼部拟定一个封号,速速呈上来吧。”

张希泽傻眼了。

刘太后这是铁了心要封杨悦,转念一想,太后这是要拉拢杨悦为己所用,自己还傻乎乎的在那劝谏,不是犯驴嘛。

“臣遵旨。”

张希泽揣明圣意,立马回班。

“臣谢西宫太后赏。”

杨悦立马跪谢。

刘太后立马道:“下朝后,来本宫的延福宫坐会儿,本宫另外还有些赏赐。”

杨悦再度拜谢。

刘太后得意的瞥向惠太后,开心询问道:“妹妹,可有异议?”

惠太后嘴角狂抽,回道:“姐姐赏赐我人族功臣,自是应该的,妹妹没有异议。”

大家嗅到了一丝醋味。

惠太后心里很酸啊。

退朝后。

杨悦便被小允子带去了垂拱殿,被小皇帝缠着讲述大战妖龙的经过。

杨悦是胡编乱造一通,说的小皇帝无比向往习武。

不过被文相给及时制止,带去上早课了。

杨悦离开垂拱殿。

才一出来,便被两名管事太监给拦住了。

一人是延福宫的田公公。

另一个则是惠太后身边的管事,江德福江公公。

两位太后都有请。

杨悦直接太监跟着田公公走了。

江公公急的跺脚,掐着兰花指,尖着公鸭嗓子叫道:“杨悦,你敢造反不成?”

杨悦扭头,不屑的扫了她一眼,回道:“不敢造反,我杨悦吃的是皇粮,忠心的是皇上,而不是什么外戚。”

“田公公,有劳带路。”

田大富欢喜的带着杨悦走人。

江德福气的直跺脚,大骂他不忠不义,忘恩负义。

延福宫。

田大富先进宫通禀一声,将和江德福的冲突说了一遍。

刘太后微微吃惊:“他当真如此说?”

田大富点头:“奴婢不敢撒谎。”

苏沐秋美脸上闪过一抹奇异神采,纳闷问道:“太后娘娘,你说这杨悦是何意思啊?”

刘太后沉吟片刻,道:“咱们都小看杨悦了。”

“嗯?”

苏沐秋诧异的看向刘太后。

刘太后解惑道:“杨悦一直以来,护的从来都不是惠贱人,他护的是天子陛下。”

“此次朝会,本宫险些一败涂地,杨悦或许已经察觉到,若是不遏制惠太后的势力,怕是来日,大业朝怕是从此要改姓谢了。”

“谢惠那个贱人,所图不小啊,看着柔柔弱弱的,处处好像我占尽上风,可这次一出手,本宫差点就阴沟里翻船,这个女人不简单,过去本宫真是小觑她了。”

“田大富,宣杨悦进宫。”

苏沐秋惊了。

刘太后从来都是不服人的,但是她今天居然对惠太后忌惮这么深。

可见惠太后真的是不可小觑的厉害对手。

杨悦进入殿内。

就要跪拜。

刘太后立马道:“免礼,快快赐座。”

“谢太后。”

杨悦表面上还是要装一装恭敬的。

苏沐秋亲自为杨悦搬来圆凳。

杨悦瞅了她一眼,调皮的冲她眨眼,抛电眼。

苏沐秋被他电了一下,俏脸微微一红,羞的急忙钻入了屏风后面,小嘴直喘气。

以前怎么没发现这死太监长的这么好看。

刘太后感嗯了几句,便道:“杨悦,说说看吧,想本宫怎么赏你?”

杨悦客套道:“臣不敢求赏,这些都是臣分内之事。”

“好一句分内之事,要不赏你点什么,未免显得本宫小气。”

刘太后扫了一眼苏沐秋,开口询问道:“本宫今日便为你做一桩媒媒,将苏沐秋赐婚于你,赐你二人对食可好?”

“啊?”

杨悦懵逼了。

刘太后,你这拉拢的也太不惜血本了吧。

不过我喜欢。

苏沐秋眼眶顿时红了,立马跪下来,恳求道:“求娘娘开恩。”

“放肆!”

刘太后一拍茶几,怒斥道:“杨悦乃我人族英豪,难不成还委屈了你不成,来人啊,掌嘴。”

杨悦立马起身拜道:“打不得,打不得,太后,既然苏姑姑不乐意,所谓强扭的瓜不甜,此事也就作罢吧。”

“婚事虽然不成,但是臣对太后的忠心不变,日后但有差遣,万死莫辞。”

“好。”

刘太后满意的点头:“杨悦,你的忠心本宫看见了,本宫很满意,既然这小贱蹄子不乐意,那本宫就改赐你……赐什么好呢。”

杨悦立马拱手:“臣愧不敢受,太后,臣绣衣厂还有公务在忙,请恕告退。”

刘太后挽留道:“你不要赏赐,本宫实在是心里过意不去,这样吧,本宫许你一诺,若来日你想求什么,尽管来见本宫,本宫定会满足于你。”

我要你,这也能满足吗?

杨悦心里犯嘀咕,不过这话可不能当面说,刘太后这条美人鱼,还是得慢慢温养。

“臣谢太后承诺,臣告退。”

杨悦立马告退。

等他出了延福宫。

刘太后亲自下榻,搀扶起苏沐秋:“今日委屈你了。”

苏沐秋哪里看不出赐婚是假,拉拢是真,这不过是一出戏罢了,低头道:“奴婢不委屈。”

刘太后拍拍她的嫩手,感慨道:“这杨悦若不是个宦官,倒也是个良配,可惜,可惜。”

苏沐秋听到这话,眼神不由一阵黯淡……

……

绣衣厂。

杨悦前脚刚进门。

后脚崔秉忠就带着郭丰安闪现来了。

噗通!

崔秉忠和郭丰安华丽的扑在了杨悦面前。

这几日他们都在邕江打捞,早就透支了体力。

“督公,你没事真是太好了。”

崔秉忠激动的抬起头来,眼泪和江水,汗水混杂在一起,泣不成声。

郭丰安也是满脸激动,直接一把抱住杨悦的大腿,嚎啕大哭起来:“你没事真是太好了,我还以为再也见到您了,厂公,以后你可千万别再抛下我们了,我们离不开你啊。”

杨悦嫌弃的甩开他:“男男授受不亲。”

“是,是。”

郭丰安擦着眼泪,开心的爬起身来,嘴巴直咧开,憨憨的傻笑。

杨悦搀扶起崔秉忠,施展出真元,将他湿透的儒衫烘干。

崔秉忠冻的惨白的脸上终于是露出一抹血色。

“督公,听到你擒龙的消息,卑职便赶回来了,大事可是成了?”

崔秉忠若有若无的往杨悦身下瞥。

双手十指扣动,这是要……上手抓鸟!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