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章 真乃伟丈夫也

  • 厂公靠副业成圣人
  • 七宝擂茶
  • 3592字
  • 2021-10-03 00:01:00

夜幕降临。

杨悦在马车上,掀开车帘,远远可见一座五座三层的酒楼,楼宇间有飞桥栏杆相互连通,灯火如昼,富丽堂皇,气派无比。

酒楼的每一层都结扎出山形花架,装点着花形、鸟形的饰物,就像蓝星夜店闪烁的霓虹。

门前站着两个伙计,头戴方顶样头巾,身穿紫衫,脚下丝鞋净袜,对人彬彬有礼,口里喊着:“晚上好,欢迎光临!”

还未入酒楼前,就感受到了一种华贵的气魄,感觉午夜梦回蓝星夜总会。

这就是云楼。

上京城著名的青楼楚馆。

杨悦在丁媛和郭丰安的搀扶下,下了马车。

门口伙计一瞧杨悦,立马麻溜的冲同事扫了一眼。

同事立马进店,取出了一方牌子竖在了门口,上面写道:

“杨悦恕不招待!”

杨悦才要抬脚进店内,便感受到一股浩大的力量袭来,令他寸步难行。

大儒神通——文以载道!

起笔惊风雨,落笔泣鬼神,一字落,万法随。

伙计赔笑道:“杨督公,陶妈妈说了,您来一准没好事,不是借钱,就是哄骗着入股做亏本买卖,小店本小利薄,实在是再也折腾不起,所以还是请您打道回府吧。”

杨悦:“……”

陶三娘,云楼楼主。

职业——老鸨,掌柜的,原主的养母。

被原主坑蒙拐骗,前前后后套了有68万两银子,要不是她如今是这酒楼掌柜,家大业大,早就被债主逼得重操旧业了。

果然坑人的事情干多了,是会遭现世报的。

看看,都不念亲情,请动大儒出手赶人。

这件事告诉我们一个很深刻的道理,一定要做个好人……啊呸,什么好人,逛窑子的能是好人,还不是一个穷字闹的。

杨悦发誓,自己一定要做个有钱人。

郭丰安低声询问道:“厂公,眼下咱们该如何是好?绣衣厂今晚肯定是回不去了,要不属下一刀劈了这破牌子。”

杨悦丢给了一个嫌弃的白眼:“这可是大儒所书,你今天敢劈,就不怕他明天就上门寻你晦气,能文以载道的大儒,少说也得是六品书海境,你也是六品,可惜是个武修,莽夫对上大儒,叫你有刀难拔。”

此方世界,儒修分九品,九品通读,八品鸿鹄,七品落笔,六品书海,五品不朽,四品君子,三品立命,二品亚圣,一品圣人。

武修一途,分九品通脉,八品开窍,七品注气,六品造化,五品生死,四品搬山,三品涅槃,二品天穹,一品武圣。

武者莽夫,四品以下无神通,遇到能施展神通的大儒,只有被喷,活活遭人羞辱的命。

六品的大儒,已经具备言出法随的神通,拿捏一个只有一身蛮力的武夫,还是轻而易举的。

当然了,六品武徒,一身铜皮铁骨,刀枪不入,也是轻易伤不到的。

但是打又打不着,只能被动挨喷,多憋屈啊。

郭丰安顿时蔫了,郁闷的要死:“厂公,难不成要咱们活生生受这口鸟气?属下不甘心。”

杨悦看着立着的牌子,想到了一部纪晓岚那部电视剧,这不是如出一辙的闭门谢客嘛。

有办法了。

读书人的事情,还得文化人来解决。

是时候表演真正的技术啦。

杨悦掰掰十指,做了个拉伸运动,吩咐道:“文房四宝伺候。”

丁媛麻利的从乾坤一气袋内取出文化四宝。

杨悦冲郭丰安吩咐道:“把牌子拿过来,今儿叫你开开眼,带你感受一下文字的魅力。”

郭丰安立马去把牌子抱了过来。

杨悦提笔,蘸墨,落笔。

丁媛在一旁瞧着,顿时拍手叫好:“妙啊,督公急才,世间少有,奴婢佩服万分。”

丢~!

又一抹星光飞出脑门。

杨悦得了,感受到体内的毒气又被逼出了一丢丢,心旷神怡。

立马把牌子交给了郭丰安:“走,咱们入云楼。”

杨悦大步进门,伙计想拦的,可又不敢,只能苦笑的招呼,开门做生意的,哪有明着把客人往外赶的道理,传出去,日后生意还做不做了。

步入主楼内。

千年紫檀横梁,飞檐斗拱,雕栏画栋,朱红染亭柱。

云顶上镶嵌着二十八颗明珠,熠熠生光,似满天星斗一般璀璨。

水晶玉璧为灯,珍珠为帘幕,范金为柱础,穷工极丽,奢靡成风。

大业青楼小姐是分四等的。

最低等的妓女是:流莺。

三等妓女是:熟妓。

二等妓女是:清馆,她们属于高档次的妓女,一身才华,琴棋书画,卖艺不卖身。

最高等的妓女就是花魁,姿色卓越,技艺过人,是风月场所的活招牌,就算是老鸨也要给她面子,可以自主选择客人,不仅身价高,日子过的还很惬意,一般平常老百姓根本就没有钱能享受她们的服侍。

一般大堂的舞台上,都有清倌人坐镇,或玉指轻飞、或红袖飘舞,而客人则围坐一旁,饮酒自乐、击掌而和。

今日云楼的舞台上,颇为冷清。

大堂舞台左右两侧竖着两块照影石,正对舞台一面都切割的宛如玉璧,高八尺,宽一丈二,整个一小型电影荧幕

此刻,留影符漂浮在半空中,将记录的影像投射出去,七彩流光打在照影石上,经过玉璧反射,光影交错。

舞台上,歌舞升平,美轮美奂,看着好像真人一般,但是这些都是照影石投出的虚影,都是昔清倌人的歌舞表演记录。

照影石居然能够3D立体呈现影像。

如此神奇,令杨悦眼前一亮。

这不就是仙侠世界的电影大屏幕嘛,还是裸眼3D,绝对的黑科技。

自己要想拍个短视频,电视剧,电影,音乐MV,那都不再是梦。

杨悦两眼激动的冒绿光,仿佛看见无数的金银财宝向自己砸来。

“库库库!”

杨悦嗓子眼发出了压抑不住的怪笑,兴奋的直奔二楼。

凤羽阁。

“陶姨,我有一条发财大计,你可有兴趣?”

陶三娘,迎来送往的累了,坐下小憩一下,端起茶盏,闻着这香喷喷的狮峰云雾茶,沁人心脾,心旷神怡,正要嘬一口,美美的享受,突然一声咋呼传进屋内。

熟悉的公鸭嗓子!

啪嗒!

手里的茶盏直接撒了,厚厚粉底的老脸上,饱受电击一般,精神处于半痴半呆的状态之中,两只眼珠子直愣愣的盯向珠帘后的房门。

砰!

房门被人急不可耐的推开,见到一身白色绣衣官袍。

陶三娘的头皮瞬间发麻,头发根根要竖起,谁放这货进来的,老娘我要鞭他三百鞭!

不是都竖了大儒牌子,居然还敢让他进门来,反了天了,居然不敢把老娘放在眼里,老娘不发威,你当我是病猫。

丁媛和郭丰安麻溜的跟着进门,陶三娘一见郭丰安怀里的牌子,上书“杨悦恕俺招待不周”血压蹭蹭往上涌。

“死小子,你居然敢乱改我的牌子,看我不打死你!”

陶三娘扑上去,抄起郭丰安手里的牌子,对着杨悦就是一通乱抡。

“别打,别打,啊呦,陶姨,我的好陶姨,我的亲姨诶,别打,别打,我错了,我错了还不成吗?”

杨悦急忙瘫坐到地上,双脚一把紧紧夹住陶三娘双腿,双手更是大胆攀上陶三娘盈盈满月般的粉臀儿。

杨悦和个猫咪一样,小脸欢快蹭着,一副讨好卖乖的模样……女人的味道,好令人怀念!

丁媛瞅着直接傻眼了。

这还是自己认识的那个,掌握文武百官生杀大权的绣衣厂督公?

怎么和个撒娇哭奶吃的崽似的,这也太颠覆自己认知了吧。

一旁的郭丰安,很识趣的把头四十五角扭动,下巴高高扬起,佯装什么都没看见。

瞥见丁媛这小子还傻里吧唧的瞧着,口水都惊的要流出来,他实在看不下去了,一把揪他出门,掩门关上。

被拉出门的丁媛被门槛狠狠绊了一下,这才回过神来,狠狠拍了自己耳光一下。

很疼,这不是在做梦。

自己真的看见督公撒娇,讨好献媚的舔狗模样,还是和一个老鸨子舔的,这太颠覆三观了。

“这到底是什么情况,督公他……”

丁媛诧异的指着听雨阁门窗询问,话到嘴边,生生说不出口。

郭丰安狠狠剜了他一眼,鄙夷道:“有钱就是老母,懂不懂?”

鄙夷的白了丁媛一眼,傲娇的眼神仿佛在说,好好学着吧。

丁媛恍然大悟,佩服的手指立马改竖大拇指:“督公能屈能伸,真乃伟丈夫也。”

丢~!

又一抹星光投入房内。

“哼!”

凤羽阁内。

“起来,如今你好歹也是权倾朝野的绣衣厂督公,一人之下万人之上,怎么还和小时候一样无赖,赶紧起来,被人瞧见了,也不怕丢人。”

陶三娘揪着杨悦的耳朵,拉他起来。

杨悦哇哇大叫道:“陶姨,你轻点揪,再揪我这耳朵可就成你的下酒菜啦。”

陶三娘一阵心软,恨恨撒手,气的拨开珠帘,到罗汉塌上气鼓鼓坐下,想喝茶的,茶盏撒了,气的一拍茶几,骂道:“兔崽子,如今你有出息了,没事就来薅老娘羊毛。”

“老娘我攒那点棺材本容易吗?都叫你赔光了,祖宗诶,我求你了,别再来祸害我了成不,满朝那么多狼心狗肺的大儒,你去祸害这些挨千刀的噻?”

杨悦被训的俊脸扁扁的,一脸的无奈。

这都是原主造的孽,现在却要自己这个穿越者来背锅,何苦哦。

算了,谁叫自己现在是他呢,继承了他的人生,这一切自己没得选。

拨开珠帘,进屋坐下。

杨悦全然不把自己当外人,抓起茶几上瓜子就磕。

啪!

陶三娘拍手来:“亏空我那么多银两,你还好意思磕我瓜子,我问你,啥时候抄个贪官,弥补我损失。”

“近来我捞到了一条肥鱼,户部司务洪邦修这人你可有印象。”

杨悦提前预判,麻溜的躲开,一边愉快的嗑瓜子,一边说道:“司务就负责掌管本衙门内抄目、文书收发、呈递拆件、保管监督使用印信等内部杂务,不过是个从九品的小官,能有啥油水可捞。”

陶三娘丢来大大的白眼:“这得你去查啊,反正他这些日子,是夜夜宿在我这,这一碴又一碴的茶水钱,少说也打赏了四五百两了,你说他一个从九品的小官,奉银每月不过才十两,哪来这么多银钱逛青楼。”

杨悦嗯了声,答应道:“行,回头我叫底下人去查一查,不过我不保证有结果哈,陶姨,咱们赶紧谈谈正事吧,你侄子我偶得妙计,这次准保您赚的锅满瓢满。”

陶三娘想也没想,立马弯腰翻罗汉塌底。

杨悦疑惑的问道:“陶姨,你找什么呢?”

陶三娘没好气道:“我狼牙棒呢,卧槽,谁给老娘收起来了?”

杨悦:-_-||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