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9章 清心神咒的隐藏buff
  • 厂公靠副业成圣人
  • 七宝擂茶
  • 4401字
  • 2021-10-29 13:00:32

次日,龙神殿偏殿用早餐。

杨悦精神抖擞,胃口好的出奇。

吞噬了蛟龙就是爽,这身体素质好到出奇,一晚上折腾,居然没有半点疲惫感,还精力充沛的很,这让杨悦想到了生产队的驴,永不知疲倦啊。

不过也叫杨悦见识到了妖族强大血脉带来的利弊。

强大血脉,可以让你拥有长久的寿命,超强的力量,但是带来的后遗症就是子嗣的稀薄,再有就是……不尽兴啊。

杨悦现在感觉自己身上有用不完的精力,他都有些体谅为啥蛟龙性淫了。

不是他想霍霍,而是身上精力太充沛,都过头了,要不找点乐子宣泄宣泄,怕是会憋疯的。

不过管他呢,精力充沛好啊,身体是革命的本钱嘛,男人就的本钱厚实才得女人欢心。

杂家这复阳丹真不是吹的,牛叉极了,自己终于是给穿越者长脸啦!

正用着餐。

蓝珊瑚进殿,一身肃穆杀气。

杨悦瞅了眼,皱了皱剑眉:“你身上怎么会有这么重的煞气?”

蓝珊瑚回禀道:“刚刚去把最后一个内奸杀了,未来得及沐浴焚香,清除身上煞气,奴婢该死。”

杨悦哦了一声,挥手。

文娱神通——清心神咒!

一股清凉气息笼罩向蓝珊瑚,沁入肌肤,沁人心脾。

蓝珊瑚胸中的烦闷,杀意,顿时荡然无存,整个人心境变得无比通明,舒坦,忍不住闭上双眼,体内妖力和外界元气产生强烈气感,气机交融。

四周的灵气顿时变得活跃起来,欢呼雀跃的往蓝珊瑚体内钻去。

轰!

蓝珊瑚体内苏醒的妖祖元灵这一刻,竟飞速的生长起来。

很快,破体而出,在蓝珊瑚身后显形。

一棵巨大的珊瑚,其枝蔓,根系,向着四面八方延伸。

蓝珊瑚猛的一惊的,急忙收了妖祖元灵,诧异叫道:“我居然晋级五品唤灵境了。”

妖祖修炼,也分九品,其中九品精血境,褪去自身杂质血脉,唤醒祖血。

八品觉醒境,自身血脉彻底净化,觉醒妖力。

七品精魄境,吸收日月精华,滋养妖力,壮大自身血脉精魄。

六品觉灵境,唤醒体内沉睡的妖祖真灵,观想觉醒妖祖真灵,引导修习更多妖祖神通。

五品唤灵境,召唤妖祖灵体,可远程攻击,也可附身攻击,就是加buff,施展妖族秘术。

蓝珊瑚虽然是万年珊瑚。

但是觉醒灵智不过区区的三百年。

三百年,对于妖族而言,不过是弹指一挥间,刹那芳华。

三百年来日夜苦修。

蓝珊瑚也不过才到六品境界,没办法,珊瑚成精的本来就少之又少。

可以这么说,蓝珊瑚是古往今来第一个珊瑚化形,修炼到六品的妖怪,所以她体内觉醒的妖祖真灵就是她自己。

人家妖族,观想妖祖真灵,可以获得强大的血脉神通。

可她什么都没有,一切只能靠自己领悟。

所以蓝珊瑚的修为一直止步不前。

今天居然奇迹般的踏足了五品唤灵境,这让蓝珊瑚很是惊喜,十分难以置信。

“主公,您是怎么帮我晋级的呀?”

杨悦无奈耸肩,摊开双手:“你别问我,我自己也不清楚,可能是我刚刚的清心神咒帮你平复了一下心境,这修道就是修心,心境到了,自然而然道就成了吧。”

本来以为清心神咒没什么大用处,就是让人心不生尘垢,心境通明。

但是现在看来,心境空明是可以帮助体悟,加速修炼的,这也算是一个隐藏的buff,不错的发现哦。

刷!

蓝珊瑚两眼顿时冒蓝光,激动的扑向杨悦,噗通一声跪下……

杨悦愕然,妹子,你这是想干嘛,不用这么猴急吧,你要注意形象啊,注意淑女气质……去他娘的淑女气质,老子忍不住了。

杨悦激动的去摸自己腰带。

蓝珊瑚一把紧紧抱住杨悦大腿,抬头,两眼水汪汪,激动恳求道:“求主公传我清心神咒。”

“啊?”

杨悦要解腰带的手顿时僵住了,丢人了,居然是求这事啊,亏我还以为你要……还好,还好,披挂的腰带比较难解,要不然今天这脸非丢大发了。

“咳咳。”

杨悦尴尬的清清嗓子,挽尊道:“那啥,我也不知道这怎么传你,神通要靠自己领悟。”

蓝珊瑚哦了一声,精致的美脸上掩盖不住的失望。

杨悦及时补充道:“不过你也别灰心,我有办法帮你领悟神通。”

“真的?”

蓝珊瑚激动的两眼放光。

杨悦立马从乾坤一气袋中取出了留影玉符。

“这叫电视剧,是我拍摄的《笑傲江湖》,你带着大伙一起好好看看,看明白了,自然就能领悟神通。”

“嗯嗯,谢谢主公赏赐。”

蓝珊瑚一把拿过玉符,激动的起身,想也没想,开心的冲杨悦脸颊上亲吻一口,然后飞一般的奔出殿门。

杨悦呆呆看着门口,半晌方才回过神来,揉了揉脸颊,冲一旁宫女问道:“我这是被吃豆腐了?”

宫女捂嘴轻笑,这样憨憨的龙王,还真逗!

……

上京城,朝堂上。

杨悦下江屠龙,一去不返,群臣纷纷上书弹劾。

“陛下,两位太后,杨悦此贼胆大包天,竟妄图屠龙,如今身死江底,那是他咎由自取,实属活该,但是绣衣厂不可一日无主,请陛下,太后圣裁,择贤臣执掌绣衣厂。”

小皇帝红着眼睛,倔强叫道:“朕不相信杨伴伴已经死了,你们别想骗朕,朕不傻。”

群臣继续奏议。

“陛下,杨悦已经失踪八日,他的属下多次下江寻人,可都一无所获,常人,如何能在江底存活八日,他肯定已经被蛟龙吃了。”

“对啊,他死就死了,这朝堂不能乱,绣衣厂必须有人重新执掌,羽林卫指挥使刘仲贤颇具才干,微臣建议他兼掌绣衣厂督公一职。”

“臣附议。”

“臣也附议。”

满朝大臣,居然有三分之一的人跪下附议。

文相眉头皱起。

这些都是西宫太太的死党。

真是落井下石比谁都快,杨悦生死未卜,就先惦记他手中权利了。

西宫太后在云帘后,倾国倾城的美脸上,性感嘴角得意的微微上翘,扭头看了一眼惠太后。

假仁假义问道:“妹妹,你看这满朝文武都提议刘仲贤兼任绣衣厂督公一职,如今杨悦已经身死,逝者已矣,可朝堂不能乱,下诏吧。”

惠太后阴沉着脸扫了她一眼,心里恨不得骂臭贱人的祖宗十八代。

羽林卫,绣衣卫,若是全落入他手中,那整个皇城还不得变天啊。

不行。

此事绝对不能促成。

惠太后急的看向文相,努力沉住气问道:“文相,此事你如何看?”

大家的目光齐刷刷看向了文相张君正。

张君正其实不想掺活两位太后之争的。

倒不是他没资本搅和进去,而是这次屠龙事件,引线是蛟龙求婚他女儿闹的。

这要是搅和了,稍有不慎,便会引火烧身。

别忘了蛟龙可是扬言,要在七月初七龙神节当日,屠杀十万百姓报复人族。

朝廷说不定会为了平息龙神之怒,逼自己把女儿嫁给蛟龙。

所以文相对惠太后踢皮球,要自己出面硬刚刘太后的行为很不爽。

他不爽的结果就是。

“臣近日偶感风寒,身体不大爽利,想要告几日病假,还请太后稳准。”

踢皮球谁不会啊,我踢,我踢,踢,踢……

惠太后气的直磨后槽牙,暗骂老狐狸。

刘太后欢喜极了,立马道:“准奏,文相既然身体不好,便早早退下吧。”

文相拜了拜:“臣谢太后体恤。”

即刻要躬身告退。

惠太后立马急道:“要回家休养,也不急于一时,来人啊,赐座,文相,等朝会结束,你再回家慢慢休养,休养个一年半载也无妨。”

张君正嘴角一抽,好狠的女人,居然要挟自己罢免自己的相位。

果然最毒妇人心。

这个惠太后,以前真是小瞧她了,她可比明火执仗的刘太后难对付多了。

刘太后立马道:“文相病了,就该好好回府养病,怎么能让他操劳呢,他可是国之栋梁,这要是病垮了,岂非国家之殇。”

惠太后回击:“我这不是赐座了嘛。”

文相知道自己躲不过这一遭了,立马拜谢:“臣谢太后赐座。”

刘太后气急的跺脚。

这个该死的贱人,又成功拖文相下水。

文相就坐。

惠太后开口问道:“文相,不知您对刘仲贤兼任一职,是何看法。”

张君正顾左右而言他:“当务之急是先找到杨悦吧。”

“嗤!”

礼部左侍郎张希泽一声轻蔑嘲笑:“找的到吗?怕是早就已经进了蛟龙肚子,五谷轮回去了。”

“哈哈,张大人此言有理。”

“想那杨悦,胆大妄为,居然妄想屠龙,就他也配。”

“他这一屠,自取灭亡不打紧,苦的是我人族百姓啊。”

“可不就是,蛟龙曾言,七月初七,龙神节要要十万百姓偿还血债,这可如何是好?”

文相张君正嘴角一抽,暗道不妙。

果不其然。

“想要平息龙王之怒,有何之难。”

“哦,不知何解?”

“此事皆有文相之女张巧云而起,龙王既然倾心于她,此乃她的福气,七月初七,咱们为其和龙王操办婚事便可。”

嘎吱!

文相咬的钢牙好像磨刀子一样响亮。

一股无形杀气在殿内弥漫,礼部还有不少官员想要落井下石的,顿时吓的噤若寒蝉。

朝堂上顿时鸦雀无声,落针可闻。

气氛变得很压抑。

压抑的人心惶惶。

刘太后眉头皱起,这个该死的张希泽,真是成事不足败事有余,立刻喝道:“今日论的是绣衣厂督公由谁担任,蛟龙之祸,容后再议。”

惠太后立马道:“绣衣厂职务由谁担任是小事,我人族十万人性命才是大事,姐姐莫要主次不分,若真叫蛟龙屠了我人族十万人,那可是要青史留名,遗臭万年的。”

刘太后身子猛的一震,她满脸不敢置信的瞪向惠太后。

这个贱人,想不到她的心机如毒蝎一般,藏的好深啊!

“哼!”

刘太后反击怒问道:“那妹妹你说说,此次大祸,要如何化解才好。”

惠太后眼皮子一跳,这皮球踢的太坏了。

要是顺着群臣奏议,那就是在逼文相和自己决裂。

可若是不顺着,又该如何是好。

这根本就是个两难的抉择。

惠太后发现,自己没得选了,只能转移话题,重新回归绣衣厂督公职务的任免上。

沉默片刻后,惠太后开口道:“此事,不妨听听羽林卫指挥使的意见,若他有办法退敌,可见其才干,可堪大用,可擢升兼任绣衣厂督公一职。”

刘太后得意的轻哼一声,嘴角翘起:“宣刘仲贤进殿。”

“宣刘仲贤进殿~!”

“宣刘仲贤进殿~!”

随着小太监传唤声此起彼伏响起。

刘仲贤傲娇的步入殿内。

今日他早早就起来打扮了,刘太后让他准备一下,精神饱满的接受绣衣厂职务。

为此,他早早起来沐浴,熏香,脸上施粉,就差给脸上画个京剧的大花脸了。

这模样,看的不少大臣一脸鄙夷,嫌弃的挥手。

你这条臭咸鱼,想熏死人呢。

刘仲贤进殿,跪下跪拜,照旧眼里只有刘太后,再有君,最后才是惠太后。

惠太后开口道:“刘仲贤,群臣上谏你兼任绣衣厂督公一职,不过对你的能力有些不够放心,所以我与姐姐商议,若你能退了蛟龙之祸,便许你绣衣厂之职,但是前提是,不能祸害忠良,文相乃我朝栋梁,其女更不可嫁妖族,你可明白?”

刘仲贤嘴角勾起一抹弧度,拜道:“奴婢谢太后考验,此事不难,奴婢已经准备了一千美女,只待献祭邕江,便可保我人族太平。”

“等一下,你这一千美女从何而来?”

大家都看向了出声人。

出声的是兵部尚书岳千刃。

刘仲贤扭头看向他,回道:“此等小事,岳大人就不必过问了吧。”

岳千刃气急咬牙,肯定是巧取豪夺来的美人。

这个刘仲贤,居然祸害百姓,真是该死。

惠太后问道:“刘仲贤,你如何确定献祭后,蛟龙会承诺不屠我人族十万百姓?”

刘仲贤回道:“回太后,可先书信到龙宫沟通,书信奴婢已经准备好了,各位大人请过目。”

刘仲贤掏出了书信。

在殿内一一传阅。

岳千刃看完,直接怒哼一声:“无耻之尤!”

群臣也纷纷热议。

“如此卑躬屈膝,讨好蛟龙,岂非堕了我大业朝威名。”

“此信送不得。”

“是啊,这是降书,送了就是和蛟龙俯首称臣。”

刘仲贤立马回道:“抱歉,今日早朝前,我已经飞信去了龙宫,龙宫此时应该已经在着手回信了。”

“你竟敢先斩后奏!”

岳千刃大怒:“无耻佞臣,你坏我人族气节,其罪当诛,陛下,臣请旨诛杀此獠,以振朝纲。”

“臣附议。”

“臣也附议。”

兵部的大臣大多数都跪下来了。

礼部的人倒是没有怎么动。

按说这种辱没气节的事情,他们最该跳出来一振朝纲。

但是他们可都是刘太后的人,和刘仲贤是一条船上的人,怎么可能自己去凿穿船呢。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