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7章 妖怪都是感性动物?
  • 厂公靠副业成圣人
  • 七宝擂茶
  • 4695字
  • 2021-10-27 17:02:12

龙宫清华池。

此间泉水灵气充沛,在此疗伤,事半功倍。

杨悦躺在其中,任由灵气冲刷经脉,施展真龙法身,对身体的负担不小。

以自己孱弱的修为,这破法身以后还是尽量少施展,没办法,完全hold不住,一不小心就会被反噬,到时候可就要变成丑陋的龙头了。

这可不美。

美女们在一旁伺候。

凝霜对凝露偷偷说道:“姐姐,你看,好一条大鱼哦。”

凝月也激动道:“可不就是,在水里游来游去,可给力了。”

凝霜纳闷问道:“清华池内怎会有鱼?”

“姐姐,你瞅瞅不就知道了。”

凝霜凑近了一瞄,顿时明白是什么了。

羞红脸回道:“什么大鱼,这分明就是主公的绝世鞭法嘛。”

凝霜振振有词回道:“这哪里是鞭法,鞭法从来只有上下甩动,主公的还能左右摇摆,只有鱼的尾巴才能这样左右游来游去嘛。”

凝露仔细瞅了瞅,还真是诶。

好厉害。

“这只能说主公鞭法奇特,与众不同。”

凝霜众美女齐齐点头:“果然是匠心独运,与众不同。”

丢~!丢~!

众美女又贡献了一大波星光。

杨悦疗伤完毕,收功,睁开双眼,瞧见美女们一个个脸色红润,好像熟透的苹果,说道:“这温泉挺热啊,你们别围着了,小心热坏自己。”

“是很热,不过我们不怕热。”

温泉再热,也没主公您的鞭法更让人眼热,心热。

“进去!”

凝玉押着美女……不,是一个妖女进门来。

她长的很美,这张脸,放蓝星说法,就是标准的高级脸,不去演戏做大明星可惜了。

美女的发色很古怪,居然是碧蓝色的,眼瞳也是碧蓝色的,身上衣衫也是碧蓝色的,整体给人一种静谧气质美,十分的安静。

这薄薄的衣衫,腰间一束,小蛮腰盈盈不堪一握啊。

蜂腰翘臀,身材真好。

美女摔倒在地上,裙摆倾洒,露出一双迷人的玉腿,不肥不瘦,恰到好处的修长,宛如玉藕一般。

杨悦瞧着怦怦心动。

乖乖,难怪那么多神话小说喜欢搞人妖恋。

这长的也太祸国殃民了吧。

就这么一摔倒,自己就差点把持不住,想扑上去搀扶一把了。

更何况像许仙那种闷骚的读书人了,见到白娘子哪有的水蛇腰美人,那还不猴急的凑上去……夫人,被你吸干阳气,为夫也是愿意的,快点来吧,多吸点。

还好自己前世也阅历不俗,见过不少年轻嫩模,要不然,今天非出洋相不可。

杨悦冲凝玉看去,询问道:“这是怎么回事?”

凝玉禀告道:“回主公,她是龙宫的丞相,蓝珊瑚,此次蛟龙之死,肯定是她泄密的,还请主公处死这吃里扒外的东西。”

“我没有。”

蓝珊瑚眼泪汪汪,美脸满是惶恐不安,委屈的直摇头。

凝玉踹了她一脚:“还敢狡辩,龙宫上下,除了你,还有谁能走漏消息,定是你勾结三头电鳗,图谋龙宫,我打死你这小妖女。”

凝玉抬手就要打。

杨悦急忙喊住道:“慢慢,别错杀了好人……啊不,是好妖,办案呢,要讲究证据,万一这要杀错了好妖,你良心难安啊。”

凝玉甩手,恨恨瞪向地上的蓝珊瑚:“宁可错杀,也绝不放过。”

杨悦脸色一沉,呵斥道:“你放肆!”

无形的龙威从杨悦身上扫出。

强大的威压,加上契约的威慑力。

凝玉当场色变,噗通一声,重重的跪到地上,急忙磕头恳求道:“主公,凝玉该死,求主公饶命。”

凝露等美女也纷纷跪下恳求:“求主公饶过凝玉。”

杨悦诧异的看了看自己身上,乖乖,这难道就是传闻中的虎躯一震,王八之气侧漏?

啊呸,我这是真龙之气,谁要做千年王八,被戴绿帽。

龙威好像融入自己体内了,自己现在的一言一行,都具备强大的威慑力。

屌!

爽!

杨悦嘴角得意的微微上翘。

“咳咳。”

清一清嗓子,威严霸气道:“既然众人为你求情,凝玉,死罪可免,但是活罪难逃,罚你……罚什么好呢?”

大家都眼巴巴的瞧着杨悦,凝玉精致的美脸上,一对杏花美眸更是梨花带雨,都快吓哭了。

杨悦嘴角勾起勾起一抹戏谑:“有了,就罚您今晚侍寝。”

“真的?”

凝玉快哭的小脸顿时破涕为笑,欢喜的和吃了棒棒糖一样,开心极了。

杨悦眉头挑挑:“我还能骗你不成,起来吧,蓝珊瑚,你也起来吧。”

凝玉欢喜的谢过主公,开心的起身。

姐妹们纷纷投去羡慕的眼神,这哪里是惩罚,分明就是奖励嘛。

蓝珊瑚感激涕零的起身,冲杨悦拱手一拜:“多谢主公明察秋毫,小妖感激不尽。”

“主公,若要查明谁是通风报信的内奸,只需要您唤三头电鳗来问话,便可查明内奸身份。”

杨悦脸色一愣,诧异问道:“不是吧,唤他来问话,他能老实说吗,再说了,我要怎么唤他啊?”

蓝珊瑚立马摊开玉手,手上凭空出现一海螺。

“主公,此乃龙宫传令号,只需要吹响,便可即刻唤他前来问话。”

凝玉不满的瘪嘴,嘟囔道:“有这好宝贝,你干嘛不早点拿出来。”

蓝珊瑚回道:“我也是今日方才见到主公。”

她这是在埋怨,众位美女把消息瞒的死死的,害得她不能及时讨好献媚新主人。

杨悦吩咐道:“你即刻召唤他前来问话。”

“是。”

蓝珊瑚即刻吹响海螺。

三头电鳗妖王洞府内。

电鳗妖王吓的屁滚尿流,催促着手下:“赶紧装财宝,赶紧的,迟了送去龙宫,你我小命可都不保啦,我叫你们去寻的美女呢,怎么还没寻来。”

“大人,十八名,又要国色天香,还没被碰过的,实在难找啊。”

小妖无奈回报。

啪!

电鳗妖王一鞭子抽的小妖在地上打了三个滚。

“再敢找借口,本王一鞭子抽的你魂飞魄散,去给我找来,不管是再苦再难,也给我找来。”

“是。”

小妖不敢迟疑,急忙爬出了洞府。

嗡~!嗡~!

海螺声传来。

声音洞穿了洞府门口的结界。

蓝珊瑚声音从海螺中传来,厉声呵斥道:“三头电鳗,龙王有令,还不速速龙宫见驾!”

噗通!

三头电鳗一屁股跌到地上,从石阶上一路滑到底,尾椎骨惨遭蹂躏。

疼的他眼泪汪汪的,可是身上的疼哪里比得了心底涌出的恐惧。

龙王传召了,这是要自己立马送财宝,美人去啊。

迟了,小命不保啊。

“啊!别清点了,通通装箱,即刻送去龙宫,要快,快,快。”

“还有美人,啊呀,凑不齐十八人怎么办,传本王令,立刻叫后宫那些美人全部大殿集合,随本王去觐见龙王陛下。”

……

龙宫。

龙神殿。

杨悦身穿龙鳞披挂。

这是众美人要求的,要从气场上碾压对手。

对于这一身披挂,杨悦虽然有些不太喜欢,但是当得知这上面的每一片鳞片都是蛟龙蜕皮,炼制而成的。

穿此披挂,刀枪不入,水火不惧,可以说是一件保命符。

杨悦立马就爱不释手。

三头电鳗随着宫女,小心翼翼,低着头,惶惶不安的进入宫殿内。

在他身后,跟着一众美人,美人之后,跟着的是抬箱子的小妖。

小妖抬着沉重的箱子,腰板都要累折了,一放下箱子,他们就被驱逐出了龙宫,深怕他们玷污了龙宫圣洁的气息。

三头电鳗噗通一声跪到地上,纳头就拜:“小妖三头电鳗,拜见龙王陛下。”

“奴家拜见龙王陛下。”

一众美女,也跟着跪拜在地,头低在叠好的双手手背上,没有吩咐,不敢起身。

三头电鳗声音吓的发颤,瑟瑟发抖继续道:“这是我府内一半珍宝,还有我为龙王您准备的美人,还望龙王笑纳。”

蓝珊瑚立马去检查起箱子里的珍宝。

检查完珍宝,再把美人的下颚抬起,一一检查后。

凑到杨悦耳边,低声汇报道:“主公,珍宝数目倒是没有只多不少,不过这美人嘛,就差了些,好多都是三头电鳗后宫中人。”

杨悦稀奇问道:“你怎么知道这么多?”

蓝珊瑚回道:“回主公,小妖本体乃是一株万年蓝珊瑚,这水系中,但凡有植被的地方,都是我的耳目,我自然知道这三头电鳗水府中一切事宜。”

杨悦嗯了声,挥手道:“既然如此,便由你来主持惩处吧,日后这水域中的大大小小事情,除非是龙宫生死大事,无须过问我,一切事宜,就全交给你处理了吧。”

蓝珊瑚惊艳的看向杨悦,惊喜的蓝色美眸瞪的大大的,两滴晶莹剔透的蓝色眼泪都感动下来了。

这个主公真好,比那该死,恋权的蛟龙强一万倍。

“奴婢遵旨。”

蓝珊瑚欢喜的拱手。

丢~!

一抹星光从蓝珊瑚头顶涌出,窜入了杨悦体内。

杨悦纳闷的很,怎么就成自己小粉丝了?

他哪里晓得,蛟龙夜辰是多疑的性格,从来都不会将大权旁落。

蓝珊瑚说是府内丞相,其实就是个宫女领头,她唯一的用处,就是帮助打探情报,还用来打探哪里又出色的美女。

其实,蛟龙不知道的是,蓝珊瑚还有一项神奇的本领。

她的智慧远超同水族任何妖族。

杨悦给了她极大的权利,她自然要对杨悦感激涕零,投怀送抱……啊不是,是投桃报李。

“大胆三头电鳗,先是忤逆犯上,如今居然又敢欺瞒君上,你该当何罪?”

蓝珊瑚一声娇叱,威风凛凛的,颇有些巾帼不让须眉的气势。

咚~!咚~!咚~!

三头电鳗吓的连连磕头:“饶命啊,小妖再也不敢忤逆犯上了。”

蓝珊瑚鄙夷骂道:“蠢妖,龙王已经免了你忤逆犯上死罪,可你还不知死活,竟敢滥竽充数,用这等劣货女子敬献,你该当何罪?”

三头电鳗立马意识到自己错哪了,急忙恳求道:“小妖知错,实在是时间太紧,十八名美女,一时间凑不齐,才想着把后宫美人拉来,供龙王您挑选,小妖知错了,回头定会重新挑选十八名,不,二十八名美女孝敬龙王。”

“三十八名美女,三日内敬献龙宫,一个都不能少,少一个,提头来见!”

蓝珊瑚威胁的再加了十名。

三头电鳗不敢迟疑,立马磕头遵命:“是,是,小妖遵命,三日内必定敬献来三十八名美女。”

杨悦愕然的看向蓝珊瑚,想问一句的,你这是什么怪癖,帮自己养鱼呢。

不过他最终没问出口。

无他,现在是蓝珊瑚立威的时刻,万不可打断。

想想也能理解,之前自己被蛟龙神识反噬,要求敬献美女,这蓝珊瑚肯定是依照蛟龙的喜好行事啦,人家这都是一心为自己,何错之有。

蓝珊瑚再狠狠敲打了三头电鳗一番。

更是逼着他吐出妖丹,当场消了他三百年修为,以儆效尤。

杨悦在一旁的佩服不已,要自己,绝对做不到这么游刃有余。

自己也就适合听听歌,喝喝酒,醉生梦死的过点小日子,什么权谋大事,自己其实一概不想过问的。

无奈穿越来是个大太监,不想进入权利漩涡都不行。

不过如今好了,守得云开见月明,终于又有棍棍耍了。

今晚先拿凝玉开刀,小妖精,你踹人的腿这么有力,盘起来肯定也特别给力吧。

想想杨悦嘴角就忍不住勾起一抹弧度,陷入无限遐想中。

“龙王,龙王!”

蓝珊瑚轻轻唤道。

杨悦“啊”的一声,回过神来,抬头看向她。

“叫我什么事?”

蓝珊瑚低声禀告道:“奴婢已经查明了,消息走漏,是来自于春华宫。”

“春华宫?”

杨悦纳闷的看向蓝珊瑚。

蓝珊瑚急忙解释道:“春华宫的燕妃,好鸟雀,她在宫中的养了很多鸟类,消息必定是靠这些鸟雀走漏的,也就是这些飞禽传播消息,奴婢才会毫无察觉。”

杨悦哦了一声,手指在龙椅上弹了弹,随即喝道:“大胆三头电鳗,还不速速从实招来。”

龙威扫荡而出,大殿内顿时烈风鼓荡,威严的气场压的三头电鳗直接趴地上了。

他惶恐不安极了,立马老实了:“龙王饶命,小妖知错了,小妖老实承认。”

蓝珊瑚脸色大变,气急怒吼:“三头电鳗,你好大的胆子,竟敢欺骗于我。”

三头电鳗吓的咚咚咚直磕头,眼泪狂撒,恳求道:“小妖知错了,求龙王饶命啊,龙王饶命啊。”

蓝珊瑚喝道:“还不速速从实招来。”

“是,小妖必定知无不言言无不尽。”

杨悦不客气道:“把各妖王在我宫中安插的细作,一一列出个清单来,别说你不知情,你们这些狗东西,我平日里就是太纵着呢,真当本王好糊弄不成。”

“是,是,小妖这就写。”

三头电鳗老实写下了自己所知的一切。

各宫基本上都有奸细,不过呢,不过他并不知道具体的人名。

这燕妃养的鸟雀,的确是暗通款曲用的,而她本人也是奸细。

三头电鳗本来想要用燕妃来保全自己的细作,没成想杨悦可是绣衣厂出身,什么细作的勾当不知道。

一瞧他供出的这么爽快,便知道这其中有鬼。

燕妃的鸟雀很明显是和陆地上的妖王通信用的,他一个水妖,不找个水底的妖怪通风报信,这么麻烦周章,不是舍近求远嘛。

这不,直接诈出来了,还是个王炸。

蓝珊瑚拿了名单给杨悦过目。

杨悦扫了一眼,便挥手吩咐道:“我说过,若非龙宫生死存亡大事,都交给你处置了,不需要过问我。”

蓝珊瑚感动坏了,这位主公好开明哦。

“奴婢遵命,奴婢愿为主公赴汤蹈火,在所不辞。”

丢~!

又一大波星光投来。

杨悦很纳闷,怎么这么容易感动呢。

难道妖怪都是感性动物?

要不试试。

嗯,试试。

啪!

“好好干,我看好你哦。”

杨悦大手冲着蓝珊瑚性感的小蛮腰下拍了拍,以兹鼓励。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