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2章 射瞎妖龙一只眼
  • 厂公靠副业成圣人
  • 七宝擂茶
  • 4264字
  • 2021-10-24 17:30:51

某人后颈汗毛瞬间炸开,脖子缩了缩,急忙道:“小命重要,命都不在了,什么江山美人,都是空谈,不过兄弟,如此一来,文相的女儿岂不是真要嫁给一介蛟龙?”

“咸吃萝卜淡操心,他的女儿,又不是你家媳妇,你管那么宽干什么?”

“说的也是。”

……

文相张君正,自古都是男方请媒婆到女方家说亲。

如今他家反过来,结果媒婆去了一茬又一茬,最后都把银两退还了。

无他,无人敢娶相府千金!

现在的张巧云就是个烫手山芋。

张君正急的要在厅堂内团团转。

突然一道飞书袭来。

张君正拿起,看见落款夜辰,脸色顿时阴沉如水。

不用看也知道这信中内容,肯定是警告呗。

“爹爹。”

张巧云进厅堂来。

张君正呵斥道:“谁让你出房的,回去。”

张巧云被喝的眼眶一红,噗通一声跪下道:“爹爹,女儿是来拜别您的,我已决意出家。”

张君正哀叹一声,痛心疾首告诉道:“你以为这事是出家便能解决的吗?即便是出了家,你也逃不了蛟龙的魔爪啊。”

张巧云脸上闪过决绝神色:“那我便一死了之。”

蹭!

一把匕首从袖子里取出,出鞘。

张君正一瞧,急的立马扑上去阻止:“使不得,使不得。”

张巧云痛哭流涕:“爹爹,你就让女儿一死百了吧,女儿就是宁死也不便宜无耻蛟龙。”

宁死不从。

突然间灵光一闪。

张君正有办法了,开心的拍手:“有主意了,女儿,你去死吧。”

“啊?”

张巧云面色大骇,父亲竟真舍得自己去死!

……

杨悦正拍电视剧呢。

崔秉忠来报:“回督公,相府在操办丧事,张巧云似乎自尽身亡了。”

“自尽?”

杨悦疑惑的看向崔秉忠:“不能够吧,这么有勇气的事情,张家人干得出来?读书人我是了解的,口口声声把风骨挂在嘴边,可真要遇到生死大事,退缩的比谁都快,他张巧云二八年纪,大好青春,还没活够呢,舍得自尽?”

“这……属下不知。”

崔秉忠不敢妄下断言。

杨悦立马结束拍摄:“走,吊唁去。”

文相府邸,一片素镐,全府上下充斥着浓浓的哀愁气息。

不少大臣前来吊唁。

杨悦一行三人来此,下了马车,进府上香,哀悼。

张君正呆呆站着,面容枯槁,生无可恋。

杨悦仔细打量一下,发现自己这便宜徒弟,还真是演戏的好料子,早知道,自己就请他去演岳不群了。

估计到时候文相就要被彻底打上伪君子的烙印了。

前来吊唁的大臣们纷纷表示节哀。

家属忍着哀痛,一一道谢。

轰隆!

突然间一声惊雷在外炸响,风起云涌,电闪雷鸣。

一条乌黑的蛟龙在云中翻滚,飞驰而来,狂风暴雨随时倾泻而下,仿佛要将整个上京城给摧垮一般。

众人瞧的面色大骇。

杨悦仔细盯着天空云中翻滚的蛟龙,不由一惊的。

这蛟龙乌黑的鳞片居然隐隐散发着金光。

这是要度雷劫,化龙啊。

蛟龙万年才度雷劫,一旦度过雷劫,便可化做真龙,破碎虚空而去。

崔秉忠也注意到了蛟龙体态的不同寻常,低声在杨悦耳边道:“督公,此蛟龙非比寻常,怕是咱们难以拿下。”

杨悦冷笑一声,丝毫不惧:“不就是快化真龙了嘛,这要入了药,绝对的顶呱呱。”

“额?”

崔秉忠被杨悦豪气干云的气场彻底征服了。

杀吧,大不了就是一死嘛。

要成了,自己和督公可就是人族首屈一指的屠龙勇士,人族将不再受蛟龙欺压。

夜辰在半空中翻滚,吼道:“张君正,你敢欺骗本尊,我看你是活的不耐烦了。”

龙尾突然从天空扫下了,足足有十丈来长,直接抽在了屋顶上。

轰隆!

相府花厅的屋顶,全部被扫塌了。

张君正立马冲出正厅,冲着天上的蛟龙吼道:“小女已经被你逼的自尽了,你还要咋样?难不成连她尸首都要抢回去吗?”

蛟龙在半空喝道:“胡扯,不过是一颗敛息丹,休想骗过本尊。”

一道龙息从蛟龙口中吐出,直喷入灵堂内。

灵台内众人全部抵挡不住,尽数被吹飞。

杨悦抓着郭丰安,急忙施展疾如雷霆躲避开来,这才避免了狼狈。

崔秉忠也施展神通,闪现到了院内。

灵台的棺材直接被龙息给吹的炸开。

张巧云被龙息吹的身体挺起,咳嗽两声,幽幽醒来。

杨悦瞧见这一幕,直接摇头笑了,多么愚蠢,俗套的烂法子。

“好岳父,您千金我便带走了。”

龙息卷着张巧云飞天而去。

张君正急了,立马喝道:“超重力术!”

顿时满院子的重力增加了十倍。

要将张巧云从天空拉下来。

铿!

郭丰安的长刀拄地,刀刃直插入了青砖内。

崔秉忠也在苦苦支撑,不过支撑不了多久。

杨悦此刻开口:“反重力术!”

以他为重心,三丈内,反重力术抵消了超重力术的影响。

“我的妈呀,差点屎冒裤裆里。”

郭丰安长长吐了口浊气。

“闭嘴,莽夫!”

崔秉忠没好气瞪了他一眼。

郭丰安想斗嘴的,但是一见到杨悦苦苦支撑神通,立马老实了。

杨悦郁闷的。

做老师的居然不如徒弟,真是丢人丢大发了。

不过这也是没办法的事情,毕竟自己才七品修为,张君正已经是二品亚圣,差了足足五个境界,能勉强抗住他的神通,已经是很不容易了。

半空的蛟龙飞舞着庞大的身躯,感受到了张君正的反抗。

气急怒吼一声。

“昂~!”

“区区蝼蚁,也敢妄图反抗本尊,张君正,今日本尊要你知道何为神威。”

轰隆!

从蛟龙口中,一道闪电劈出,足足有水牛一般粗壮,直劈入院内。

这要是砸下来,余波都能把人砸死,整个院内的人都活不了。

杨悦目眦欲裂,怒吼道:“30倍反重力术!”

丢~!

杨悦三人,直接弹飞上了天空。

至于其他人,杨悦就顾不了了。

没办法,修为所限,无瑕顾忌他人。

杨悦,崔秉忠,郭丰安三人就好像是被人用投石机砸上天空的,身子越飞越高,越飞越慢。

都和天上的蛟龙持平了。

杨悦从腰上掏出了手枪,对着蛟龙喝道:“妖龙,休得欺我人族,看枪!”

蛟龙夜辰诧异的扭头看过来,惊讶这三个人怎么会飞的。

还没等他想明白。

突然间暗器打来,正中他的右眼。

“昂~!”

蛟龙右眼被射瞎,顿时鲜血狂喷。

上京城上空下去了腥臭的血雨,整个天空,大地都被染成了血红色。

蛟龙庞大的身躯痛苦的在黑云中翻滚,天崩地裂,暴雨倾盆而下。

“人族,尔等给我等着,今日之仇,七月初七,龙神节,本尊必定十万生灵性命讨还!”

黑云裹着蛟龙庞大的身躯,迅速退去。

风雨停了,血水染红的街道,触目惊心。

神圣不可侵犯的蛟龙居然被打伤了。

而打伤的人居然是——杨悦。

那个阉人。

所有人看向漂浮在半空的杨悦三人。

我人族从未有人敢对蛟龙出手。

杨悦是第一人。

人族的脊梁骨终于硬起来了。

偶像啊!

丢~!丢~!

无数的星光从百姓头顶飞出,直扑向半空的杨悦。

杨悦真元无以为继科技神通,眼看就要摔下去砸成肉饼,成为人族历史上死的最快的狗熊。

突然间漫天星光投怀送抱而来。

杨悦两眼直放光,仿佛看见了无数要身材有身材,要颜值有颜值,要青春有青春,要清纯有清纯的泳池妹子向自己飞奔而来。

啊!求温柔扑倒,别猴急,一个个来。

杨悦立马得到大补,丹田涌出真元来。

带着两名手下,威风凛凛,踩着罡风,御风而落。

文相家的院子,已经被炸成的黑漆漆一片,房屋塌陷了一大半,烈火在熊熊燃烧。

文相张君正护着自己的宝贝千金,在爆炸的中心点,体内浩然正气撑起一道罡气保护。

即便如此,他的头发,胡子还是被炸的根根竖起。

无他,静电反应而已。

此刻的文相狼狈不堪。

和杨悦翩若惊龙,潇洒御风落地,比都不能比。

杨悦很是傲娇的嘴角微微上翘。

这才有当人老师的高人范儿嘛。

杨悦双手背于身后,一脸高人范儿的询问道:“徒儿,可又大碍?”

张君正呆呆看着杨悦伤妖龙,潇洒落地,这高人一等的气场,这范儿。

心里忍不住有些酸溜溜的。

自己堂堂二品,居然不如一个七品杂修。

这脸真是丢大发了,真是活狗身上去了。

被他护住的张巧云在张君正怀里,呆呆偷瞄着杨悦,惊讶的目瞪口呆,一双性感的樱桃小口微微张开着,想说些什么,但是被惊艳堵了回去,满脸不敢置信。

丢~!丢~!

一大波的星光从张巧云的脑门上飞出,欢快的投入杨悦怀抱。

咦!

妹子,这元气反馈也忒多了吧,你该不会是想对我以身相许吧。

可是我对你没兴趣,这可怎么办呢?

要不我勉强收了你。

人家师徒虐恋,我们来一场爷孙恋,貌似也不错哦,必定能成为一段千古佳话。

文昌阁的大臣们集体闪现到了案发现场。

见到这狼藉一片,集体抓狂叫道:“到底是何人伤了蛟龙?”

杨悦大拇指冲自己鼻子一指:“你爷爷我伤的。”

自从开枪的那一刻起。

杨悦就知道,自己注定站在百官的对立面。

无他,有些人跪的太久了,已经不知道如何站起来了。

他们只想跪着求太平。

可他杨悦不答应。

我要屠龙!

六部大臣集体抓狂:“杨悦,你混蛋,你闯下大祸啦。”

杨悦嘴角一瓢,不屑嘲讽道:“一群尸位素餐的狗屎东西,尔等效忠的是陛下,不是妖龙,竟敢替无耻妖龙说话,我要进宫参你们一本。”

张希泽跳出来指责,大骂道:“蛟龙和我人族有和平之约,你胆敢撕毁约定,罪当满门抄斩。”

杨悦举起转轮手枪,出口要挟:“刚刚我就是用手里这把枪,一枪崩了妖龙的右眼的,不知道张大人您的脑壳有没有妖龙的眼珠子硬。”

嗖!

张希泽立马龟缩到一众大臣身后。

杨悦鄙夷喝道:“尔等食君之禄,不知忠君报国,还敢替妖龙说话,你们可知,这妖龙每年要吃我人族多少童难童女,要糟蹋我人族多少良家妇女,多少家庭因为它家破人亡,你们还好意思在这声讨我,谁再敢替妖龙申辩一句,绣衣厂即刻拿下,查抄满门,谋逆罪论处。”

“沧浪!”

郭丰安长刀立马出鞘,满脸横肉,杀气凛然,目眦欲裂的瞪向这些大臣。

一干大臣集体懵了。

果然军器监不能入绣衣厂,看看如今这绣衣厂牛气成什么样了,眼高于顶,眼里都没有天下读书人了。

“杨悦,你好大的官威啊。”

一袭十六人的轿子突然出现在了院内。

是西宫太后的凤辇!

太好了,主心骨来了。

“拜见西宫太后,太后千岁千岁千千岁。”

杨悦也不得不下跪参拜。

凤辇云帘后的刘太后唤道:“都平身吧。”

“谢太后。”

众位大臣起身。

杨悦才要起身,刘太后喝道:“杨悦,本宫不曾许你起身。”

杨悦身子一顿的,随后还是直起了腰板。

“大胆杨悦,太后面前,你竟敢目无君主!”

张希泽直接喝道。

砰!

杨悦一枪打了出去。

张希泽的官帽直接飞了。

落地,帽子上了多了一个洞,徐徐燃烧起来。

张希泽吓的一屁股跌坐在地上,地上一摊水迹蔓延看来,直接吓的尿裤子了。

一干大臣嫌弃的纷纷避开。

刘太后大怒:“杨悦,胆敢擅杀朝廷大臣,你想谋反不成?”

“谋反?”

杨悦不屑一声嘲笑:“请问人死了吗?我不过是练练枪法,准备来日屠龙之用,如果练枪也算谋反的话,那娘娘你算怎么回事,始祖先皇曾立下宫规,后宫妃嫔,无旨不得离宫半步,您如今擅自出宫,这又算怎么回事,公然违背始皇帝遗诏,你是要谋反,自立为皇,做我大业的女皇陛下吗?”

“刚刚我那一枪就是对你的警告,还不速速回宫,否则别怪我以宫规处置了你这妖后!”

“放肆,竟敢顶撞本宫为妖后,反了你了,给本宫跪下!”

刘太后大怒。

大儒神通——君臣纲常!

一股浩大的浩然从云帘中飞出,疯狂的压到杨悦身上,要将杨悦压的当场跪下。

杨悦当即施展科技神通——反重力术!

浩然正气也是气,此刻加诸在他身上,立马变得软绵绵的,没有着力点。

杨悦和没事人一样的安然站着。

“你!”

刘太后面色大惊失色。

杨悦居然也成为了修行者。

这怎么可能?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