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1章 蛟龙求婚文相
  • 厂公靠副业成圣人
  • 七宝擂茶
  • 4083字
  • 2021-10-24 13:40:57

喝完酒,杨悦回绣衣厂。

崔秉忠立马找来,激动恭贺道:“恭贺督公,复阳有望。”

杨悦摆手道:“还早呢,别忘了丹方中还需要蛟龙鞭做药引,蛟龙诶,我人族好像还没有出过一位屠龙战士吧。”

崔秉忠嘴角狂抽。

蛟龙,是最强大的妖族,不过蛟龙不喜欢群居,和妖族众妖不对付。

无他,性孤傲,看不起妖族那群蝼蚁。

但是蛟龙有他高冷的资本。

蛟龙若发威,翻江倒海起来,可令江河翻滚,水淹千里。

邕江一脉,沿岸百姓多有供奉蛟龙。

怎么供奉呢?

有供奉三生的。

也有供奉童男童女为食的。

还有供奉新娘子的。

没办法。

邕江是大业三大水系之一。

老百姓都靠着他吃饭呢。

就连上京城的用水,都是邕江提供的。

此方世界虽然是仙侠世界。

但还是农耕社会,老百姓就靠着田地里那点微薄收入,勉强维持一年生计。

所以供奉蛟龙是每年的大事。

朝廷更是将每年的七月初七,定为龙神节,祭祀蛟龙。

算算日子,龙神节快了。

礼部现在应该都在忙着准备祭品呢。

杨悦瘪嘴,什么龙神,我呸,根本就是妖怪要吃小孩,要娶新娘子嘛。

蛟龙性淫,特别好色,有时候不满足洞府中美女,还跑岸上,化身俊男,去月老庙勾搭期盼美好婚姻的年轻貌美女子。

不少年轻貌美女子,因为贪婪俊男美色,而娘家更是贪图珠宝彩礼,就稀里糊涂的把女儿嫁了。

等到发现真相时,女儿已经陷入火坑。

对此,朝廷是管不了了。

不是不想管,而是根本就无能为力。

打是肯定打不过的,没必要为了几个女人,小孩,得罪强悍的蛟龙,这无疑是不智。

而且昔年人族为和妖族作战,为了稳住蛟龙一族,和人族签订了互不侵犯协议。

人族供奉蛟龙,蛟龙保佑人族风调雨顺。

所以千年来,两族都是相安无事。

杨悦想要去割了蛟龙的龙鞭,难度比拿到亚圣文心还要难。

不过再难,杨悦也得去割了,对不起了,龙宝宝,为了我的幸福人生,就委屈你做个太监龙吧。

再说阉了你,对我人族万千妇女那是绝对的福音,你就委屈一下下啦,我保证手法干净利索,保证不疼。

崔秉忠想破脑袋,也想不到如何屠龙。

没办法,此事前无古人后无来者,没有任何参考资料供参详。

“督公,要不咱们再寻寻其他丹方吧,我总感觉这丹方是个局,若是真屠了蛟龙,怕是蛟龙一族要水淹上京城了。”

杨悦忍不住咦了一声。

水淹上京城,怎么听着那么耳熟呢,自己这走的是哪吒三太子剧本?

郭丰安此时进门来:“禀厂公,文相请您过府议事。”

杨悦一愣:“不是才喝完酒吗?怎么这会儿又找我?走,去看看。”

郭丰安回道:“来人没有明说,只道文相有急事请您务必去一趟。”

杨悦哦了一声,立马道:“走,闪现去。”

文娱神通——疾如雷霆。

“一点浩然气,千里快哉风!”

三人来到了文相府邸外。

门房见到杨悦,立马恭敬上前拜道:“杨厂公,快快里面请,我家老爷已经等候多时了。”

杨悦眉头皱起,这是出了什么大事,如此着急。

杨悦被下人请入了正厅。

正厅内,满屋子的彩礼。

一口口的大箱子,巷子里全是亮晶晶的珠宝首饰。

千年夜明珠,万年珊瑚,有婴儿拳头大小的东珠,紫兰水晶……这些东西,都是稀世珍宝。

“哇!”

郭丰安瞧的眼睛都直了。

这巷子里的东西,任何一件拿去典当了,自己还干什么绣衣卫啊,可以颐养天年了。

崔秉忠也不由有些心动,不过他很快正了正心神。

君子不为外物所动。

立马言行合一,对这些稀世珍宝,不假辞色。

杨悦一点都不隐藏自己对珠宝的喜好。

哇的一声惊喜叫唤道:“文相,你这个徒弟真是太懂得尊师重道了,得了这么多好宝贝,第一时间想到和老师分赃……啊不是,是孝敬为师,为师深感安慰,孺子可教也。”

啪!

郭丰安手里的长刀掉到了地上。

崔秉忠直接仰头看房梁,胸膛急速起伏。

无他,丢人耳。

文相张君正一脸生无可恋模样,挥手道:“你要喜欢这些,尽管拿去,不过你搬不走的。”

“这话什么意思?”

杨悦嘀咕的去拿珠宝:“你白送我的东西,还能烫手不成,回头你要被人检举了,追赃过来,不有你这个好徒儿替为师顶着……啊!”

手才要碰到珠宝。

突然间一股无形之力弹来,杨悦猝不及防,手被狠狠弹了一下。

这感觉很不好,像小时候被无良老师给打了手心一样。

杨悦眉头深深拧起,上下打量这一地的珠宝首饰。

这些珠宝上面,居然被下了高深的神通禁制,无人可以挪动。

崔秉忠也发现了不对劲地方,追问道:“文相,这是怎么回事?”

张君正欲哭无泪道:“今日我回府,便见到这些,还有这封信。”

信件递来。

杨悦伸手要接。

崔秉忠谨防危险,第一时间抢过,拆开阅读。

“督公,是蛟龙夜辰的求亲信,说是今日在文心择主大典上对张府千金一见倾心,将在龙神节上前来迎娶。”

杨悦愕然:“这条龙宝宝挺上道的嘛,还知道下聘,文相啊,恭喜你啦,招了个乘龙快婿。”

张君正急的都要哭了:“老师,这都什么时候了,你就别开老夫玩笑了,快帮老夫想想办法,我的女儿,绝不嫁蛟龙。”

杨悦继续调侃道:“不嫁你就回了呗,就说八字不合。”

张君正苦涩道:“我又不是没传书邕江龙宫,可是回信……哎,你自己看吧。”

又是一封回信。

杨悦拿过阅读,嗤一声嘲笑:“好大的狗蛋,居然敢要挟水淹上京城,他还真把自己当根蒜了。”

“张君正,立刻给他写封信,便说我这个师公说的,这婚事我不许,命他即刻自宫,奉上龙根谢罪,否则我定屠他龙命。”

崔秉忠眼皮一挑,厂公这是要借机谋夺龙鞭啊。

张君正惶恐不安,急忙阻止:“老师,此举万万不可,擅自挑起人龙之争,会成为我人族千古罪人的,老师切不可为小女冒险。”

杨悦鄙夷的盯上他:“我说张君正,你找我来,不就是想我帮你退婚嘛,咋的,现在这缸我都愿意帮你顶了,你怎么反倒怂了,咋的,很想招个乘龙快婿?”

张君正急忙摆手,仓皇摇头:“不不,弟子没有这意思,只是我怕擅自挑起人龙之争,会惹来满朝非议,朝堂若是不稳,社稷动荡啊,还请老师三思,寻些妥帖的法子将这婚事退了吧。”

杨悦嘴角扯起一抹嘲笑。

什么满朝非议,朝堂不稳。

还不就是怕真的开打起来,会被钉在历史的耻辱柱上,到时候遗臭万年。

读书人就是爱惜羽毛。

自己可没这么多顾忌。

既然这个夜辰这么爱送龙鞭孝敬老子,这孝心可嘉,我要不收,岂不是白白糟蹋了人家一片好心。

杨悦眼珠子提溜一转,出馊主意道:“好徒儿,你要寻个温吞的法子,逼蛟龙一族把彩礼都收回去是吧,行,也不是没办法,不过这法子呢,有些伤您老颜面,就怕你不肯。”

张君正立马道:“老夫颜面无碍,不知老师有何妙计退婚?”

杨悦指着满堂的彩礼说道:“我看这夜辰也是个知书达理的好龙,想来也不会做夺人所爱这样卑劣的事情,不然你就赶紧给你女儿定一门婚事,你把婚书寄给夜辰,让他死了这条心不就成了。”

“此计甚好。”

张君正老眼顿时放光,可随即又黯淡下去:“不成,谁人敢和蛟龙一族争风吃醋,还有,那夜辰若是软的不行,来硬的,上门抢亲,小女可要如何是好?”

杨悦立马把崔秉忠推到跟前:“小崔就不错,我看好他,让他做你家女婿,您老不亏吧,再说了,他可是我兄弟,你是我徒弟,你女儿嫁给我兄弟,可是一下子抬高了段位哦,你占大便宜啰。”

“督公,此事万万不可。”

崔秉忠急忙推辞:“我配不上相府千金。”

张君正也道:“老师莫要说笑,这婚事还是得从长计议。”

杨悦瘪嘴,瞧不上就直说呢,非要搞这么多弯弯绕绕。

“行了,法子我也出了,你自己慢慢去找好女婿吧,记得请我喝喜酒,小崔,小郭,咱们走。”

杨悦抓着他们胳膊,立马闪现离开相府。

出了门。

杨悦收了神通,三人走在街市上。

崔秉忠询问道:“督公,你觉得文相能躲得过此劫吗?”

杨悦摇头道:“躲不过,甚至我觉得他会卖女求荣。”

“啊?”

郭丰安吃惊叫道:“不能够吧,他好歹是一朝文相,岂会做出这等没脸没皮的丑事,他不想要脸面啦。”

杨悦冷笑道:“脸面?从他当众下跪,拜我为师那一刻起,就已经彻底抛弃了,这老东西贼精呢。”

“你们记住,这世上的人,谁要真是为了个脸而活着,那他就是天字第一号大傻子。”

“可谁要是连脸面都可以抛弃,能够忍胯下之辱的人,那都是具备大才干的狠人,哼,能做文相的人,肚子里可都是城府,是随便下跪拜师的主吗?他在算计我呢。”

郭丰安和崔秉忠齐齐震惊对视一眼,觉得此话深有道理。

崔秉忠立马问道:“督公,既然明知道老贼居心不良,那您为何要收下他呢?”

杨悦笑道:“天下熙熙攘攘皆为利也,他想从我身上捞好处,我也可以从他身上捞好处,这次的亚圣文心,不就是好处得来,要不然咱们怕是连红袖书院的门槛都进不去,还文心认主,认个鸟啊。”

崔秉忠明白了,拱手佩服道:“督公思虑深渊,秉忠佩服。”

杨悦摆手道:“别拍我马屁了,你们去帮我做件事,放出风声去,就说张君正女儿被蛟龙夜辰瞧上了,谁要敢取,夜辰必定屠他满门,若是文相不许此桩婚事,更是会水淹上京城,颠覆我大业王朝。”

郭丰安听的一脸懵逼,憨憨问道:“督公,咱们这是落井下石,不太好吧。”

崔秉忠没好气白了这货一眼:“莽夫!”

“死酸儒!”

郭丰安就要拔刀。

崔秉忠告诉道:“愚蠢,督公这是在救人好不,你也不想想,文相为女儿求亲,可能说真话吗?若是你家稀里糊涂的被蛟龙灭了门,你做鬼都是个糊涂鬼。”

郭丰安脸色一呆,想想还真是个道理,握刀柄的手不禁松开。

杨悦和崔秉忠对视一眼,二人眼里均是一阵笑意。

这个郭丰安还真是好骗。

散播谣言,的确是有救人的一层意思,但是往深了想,其实是在逼文相和杨悦联手。

张君正的女儿无人敢娶,最后肯定要求到绣衣厂来,到时候不想和崔秉忠联姻都不行。

张巧云要入了绣衣厂的门,那杨悦就可以正大光明的屠蛟龙,取龙鞭了。

此乃一箭三雕之计!

……

街头巷尾,勾栏瓦肆,青楼楚馆。

“听说了吗?”

“什么呀?”

“蛟龙族的夜辰看上了文相千金。”

“不是吧。”

“都下聘了,听说下聘的夜明珠有这么大,东珠有婴儿拳头那么粗,还有珊瑚都是万年……”

“哎,可惜张巧云一代才女,要命丧蛟龙之手了。”

“错了,不是命丧之手,是命丧龙鞭。”

“你个猥琐鬼。”

“这亲事怕是成不了,文相正四处给自己闺女说亲事呢。”

“这是想要抢在蛟龙前成婚,断了那夜辰的心思。”

“哼,文相也不怕连累人,此举是在把人往火坑推。”

“可不就是,和蛟龙抢美女,谁敢啊。”

“或许还真又那不怕死的呢,毕竟文相可是当朝宰相,权倾朝野,攀上他女儿,日后飞黄腾达,指日可待。”

“做你的春秋大梦吧,怕是这块肥肉还没吃到嘴里,就先被蛟龙给吞了吧。”

“我可听说了,夜辰发出话了,谁敢坏自己良缘,便灭他满门,是命重要,还是文相千金,权倾朝野重要?”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