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0章 传世诗作《明日歌》
  • 厂公靠副业成圣人
  • 七宝擂茶
  • 4301字
  • 2021-10-23 10:21:16

岳千刃紧紧抿住嘴巴,努力让自己不笑出来,感觉肚子都憋的抽筋了,他无奈揉了揉肚皮。

今天来凑热闹,真是凑对了。

这个瓜实在是太好吃了。

他怎么办到的,这么严肃的场合,居然还能睡着,还睡的如此香甜。

瞧的自己也想倒头大睡了。

岳千刃忍不住打了个哈气。

瞌睡虫是会传染的。

底下的读书人纷纷热议起来。

“这人谁啊,如此傲慢无礼。”

“嘘,你小点声,这位是绣衣厂督公。”

“杨悦!”

“哇塞,这就是发明灵能枪,助我人族大败妖族三王子的杨厂公?”

“可不就是,估计全天下也就他有这胆子,敢在文相眼皮子底下打呼噜。”

“为什么呀?”

“你忘了,上次文相为求解惑,可是当众拜师的。”

“哦哦,难怪了。”

“牛人啊!”

“可不就是,我都想学他了。”

“兄台,你学不来的。”

“为何学不来?”

“要想学他,先给自己一刀,你确定受得了?”

“谁要学他做个阉人,我若是进宫了,那追求我的那么多女弟子可怎么办?”

“那你还学屁啊?”

“我是说学他的才华,灵能枪多拽啊,还有他一肚子的奇怪问题,把亚圣都能问倒,你不觉得牛掰吗?”

“牛掰!”

“那不就是了,要学就学杨悦的学问,问倒儒师,多么惬意的事情啊。”

台上文相嘴角抽的频率越来越快。

岳千刃憋的肚子受不了了,立马提醒道:“赶紧宣布文心择主吧,早点完事,早点避免尴尬。”

“咳咳。”

张君正觉得此话有理,当即清了清嗓子,吸引回众学子的目光,朗声道:“下面进行文心择主,时间一柱香,各位学子各自作《劝学》诗,得文心认可,便为本次大典魁首。”

大袖一挥。

文心在台上展示,小小的紫檀木盒打开,顿时紫光大甚,将整个传道广场的上空点渲染成紫色,瑰丽磅礴。

众人沐浴在浩然正气之下,只觉得浑身暖洋洋的,体内的浩然正气似乎被点燃了,文章将要脱口而出。

点香。

众人开始沉思,谨慎落笔。

“呼~~~ZZzz……”

打呼声还在持续。

众人集体无视。

两耳不闻窗外事,一心只作劝学诗。

张巧云吹弹可破的粉脸上,微微陷入沉吟,片刻后,立马奋笔疾书。

诗成,笔下宣纸金光闪烁。

和头顶的浩然正气相呼应。

不过没有超过两息功夫,呼应就消失了。

她这首劝学未能得文心认可。

张巧云无奈重铺宣纸,再作新诗。

同样的事情陆续上演。

每个人的诗一成,都会被文心感应,然后便没有下文了。

无他,文心很高傲,瞧不上你的才学,不鸟你。

崔秉忠也作了两首诗,无奈都失败了。

搁笔,他选择放弃。

才学这种东西,强求不来的,做人要洒脱点,强求非己之物,只会徒增烦恼。

“呼~~~ZZzz……”

旁边的督公还在打呼。

崔秉忠脸上浮现一抹尴尬。

能在文心择主大典上睡的这么香的,督公你也是前无古人,后无来者。

不少读书人做不出诗,投来恼火的目光,认为是这个二货打扰了自己的才思,恨不得生啖其肉。

眼看信香也快燃尽了。

崔秉忠推了推杨悦。

“开饭了?”

杨悦迷糊的喊道。

所有人冲他投来恼火,讥讽的目光。

这货也太不上进了。

张君正拿手扶额。

无他,丢人耳。

自己怎么就糊涂到拜这种人为师呢。

崔秉忠急忙低声告诉道:“督公,还没结束呢,你要不作一首诗。”

杨悦擦了擦流出的口水,问道:“啥题啊?”

崔秉忠告知道:“劝学。”

“劝学啊,好作。”

杨悦执笔,蘸墨,落字。

天空的浩然正气洒下,一股无形之力拉扯着他的手腕,不让他落笔。

“嗤!合着杨厂公并非我辈读书人啊。”

“都没有浩然正气,来凑什么热闹啊。”

“难怪会呼呼大睡了,合着是知道自己会丢人,所以才睡的这么香甜。”

“你干脆一觉睡到大典完呗,何苦临了还要丢人现眼一番。”

“就是,就是。”

一股蓝星特有的鄙视文化气息扑面而来。

这群读书人,自以为拿了大专文凭,就可以鄙视一切低于他们文凭的人。

杨悦一脸不爽,老子好歹也是九年制义务教育,三年高考,四年正经演艺学院毕业的本科生。

怎么能被你们一群大专给鄙视了。

要鄙视也是老子鄙视你们。

“浩然正气,来!”

杨悦大喝一声。

道宫一阵轻鸣,一道浩然正气自识海涌出。

顺着经脉,汇入指尖,自笔尖吐出。

缠绕在手腕上的无形之力,立马如潮水一般退去。

杨悦提笔落字,奋笔疾书。

在场读书人全部瞪大了眼睛,满脸不敢置信。

“怎么可能?他没有通读天赋,如何能得文心认可,作诗的?”

“你们看见没,他的指尖紫气。”

“那是浩然正气。”

“怎么回事?”

“不是说杨悦是个修炼白丁吗?怎么会有浩然正气。”

“答案很明显,他刚刚觉醒了通读天赋。”

“不是吧,此时觉醒?”

“文心择主大典上觉醒通读天赋,闻所未闻。”

张君正和岳千刃齐齐惊的身子前倾,满脸不敢置信。

他们都是儒师,修为精湛,一眼就看出杨悦并没有通读天赋。

但是杨悦体内的确有股浩然正气在流淌,这又作何解释。

张君正和岳千刃扭头对视一眼,均从对方眼中看到了震撼。

这位大贤者怕是又创造了一项奇迹!

不少读书人扔下笔,围到杨悦的身边,阅读他笔下的劝说诗。

“《明日歌》”

“明日复明日,明日何其多。

我生待明日,万事成蹉跎。

世人苦被明日累,春去秋来老将至。

朝看水东流,暮看日西坠。

百年明日能几何?请君听我明日歌。

明日复明日,明日何其多!

日日待明日,万事成蹉跎。

世人皆被明日累,明日无穷老将至。

晨昏滚滚水东流,今古悠悠日西坠。

百年明日能几何?请君听我明日歌。”

“妈呀,怎么感觉内心一阵悲凉,懊悔。”

“我也是,内心好煎熬,感觉自己蹉跎了大把时光,太不应该了。”

“叩击心灵,此诗是首传世之诗。”

“难怪感觉浑身鸡皮疙瘩都出来了。”

“一个才觉醒通读天赋的人,居然就能作诗了?还做了首传世佳作,这……”

好多人感觉自己活到了狗身上了。

诗文最后一笔落成。

宣纸上的字,一个个金光闪动,和天空的浩然正气遥相呼应,彼此交融。

咚咚咚~!

台上的文心突然间在紫檀木盒内剧烈抖动。

震动声越来越大。

张君正端着茶盏,呆呆看着眼前发生的一幕,震惊的嘴巴一时间合不拢。

不是吧。

居然得文心共鸣了。

老师你这也太逆天了吧。

睡了一柱香,纯粹是来打酱油的。

可怎么打着打着,打成了王者呢?

啪!

紫檀木盒碎裂,文心破空而去。

直飞入了杨悦的胸膛内。

杨悦顿时被一阵紫光包裹,顿时成了一个蚕宝宝,不过是个紫色的宝宝,还挺有美感的。

围观的众人,被一股浩大的浩然正气,直接推出了五丈开外。

一众人齐齐酸了。

“卧槽,我三岁开始苦读,居然还不如一个才觉醒通读天赋的人。”

“我的书难不成都读到狗身上去了?”

“我的文心,哎呦,好心痛啊。”

“这杨厂公真乃不出世的奇才。”

“此子来日必成大器,可惜怎么是个阉人呢?”

“阉贼非我儒家中人,其心必异,这文心不该他得。“

“说的对,杀杨悦,夺文心!”

“沧浪!”

“谁敢对我家厂公不利,死!”

郭丰安长刀出鞘,急忙护到蚕宝宝身前。

崔秉忠也立马扑过来,护卫在一旁。

文相张君正喝道:“放肆。”

“既然文心认主,便说明它认可了杨悦读书人身份,岂可因为身份,职务,心生歧视,莫要忘了,史家司马迁也是宦官出身,身残又如何,只要一心为天下,便是我辈读书人楷模,尔等再敢胡言乱语,心生歹意,休怪本相国法论处。”

“弟子不敢!”

在场读书人,齐齐拜去,不敢再造次。

郭丰安和崔秉忠这才长长松了口气。

杨悦陷入了一个识海空间。

这是文心的主人临死前所缔造的虚拟空间。

四周一切,好像泡沫一般,流光溢彩。

杨悦想起身的,发现自己周身都被禁锢住了,想动却动不了。

“小子,你非我儒家中人,并未觉醒通读天赋,为何又能身怀浩然正气?”

一个浩大,沧桑的声音从四面八方涌来,好像溺水似的,水直往耳朵里钻。

同时探究他的内心,令杨悦生不出一丝杂念,撒谎欺瞒。

杨悦回道:“我得尸佼传承,算是杂家传人。”

“原来如此,难怪你所学似儒非儒,杂家兼容并蓄,博而不精,也算是我儒家分支。”

杨悦瘪嘴,还真是臭屁,我是不是也可以说你儒家是我杂家的一个分支。

不过这只是一个名分而已,杨悦懒得和一个死人去争,争来争去,有意思吗?

“小子,老夫乃人巫结合之后,巫族先天血脉强大,而我人族孱弱,老夫先天孱弱,并无巫族血脉,老夫自小遭巫族欺凌,老夫不甘,人巫两族同根同源,为何人族弱小。”

“老夫穷一生之力,终于叫老夫窥测到一丝人体奥秘,我人族并非无血脉之力,只是被无数代繁衍,无限稀释,这一丝血脉之力,便在本源之中,若得秘法开拓,便可返祖,觉醒先祖强大神力。”

“奈何这一丝血脉神力所在本源,竟是气海雪山第十七窍,丹田,开拓本源之力,需要强大的元气为依托。”

“丹田,古往今来,无一习武者能够打通丹田,吾虽然亏得奥秘,却无力开拓,悲呼!”

杨悦眼珠子下瞟自己的小腹,诧异问道:“丹田我打通啦,啊不,也不算打通吧,他现在就和个无底洞似,一个劲的在吸收我的元气,我都拿他没办法。”

“此话当真?”

老者的声音发颤,带着一丝激动,一丝希冀,一丝期待。

一股浩然正气探入杨悦的体内。

检查后。

老者欣喜若狂:“奇哉,妙哉!竟有人打通丹田,没有被本源吸干全身精气神,小子,你真乃是个怪才,快和老夫说说,为何你没有被吸成人干?”

“你问这个啊,那是因为我明白道是什么……”

杨悦把收割粉丝的理论大致说了一下。

老者震惊不已:“原来如此,原来如此,难怪要圣人要立教,开宗立派,竟是要集众生之力,为自己铺通天路,可惜,老夫明白的太晚了,太晚了。”

“小子,此道秘不可传于第三人,若人人效仿,汝道难成。”

杨悦嗯了声:“我晓得轻重。”

“小子,吾已身死,没什么好留给世人的,便将吾探究的人族修炼巫族秘法传授于汝,切忌,功法不全,谨慎尝试,不可乱修。”

杨悦翻了个白眼。

怎么和杂家一个尿性,都喜欢散养鸡呢。

一道神念传入杨悦的识海。

杨悦感觉脑子里多了一部残缺不全的功法,都是一些异想天开的法门。

什么换血大法,捉一大巫,割其血脉饮下。

杨悦直接吐了,太不科学了,不知道血液会在胃里凝固,最后会活活撑死你吗?

诸如此类的变态法门,很多很多。

杨悦都无语了。

就不能有个,能通过炼气,不断的强大自身血脉,最终达到觉醒巫族血脉的功法吗?

还真有。

可惜是残缺的。

没等杨悦详细翻阅,道宫大手一揽,将功法收了去,反馈一道信息,帮你补全功法,不过得交钱……啊不是,得交元气。

看来自己还得多多努力,努力收割粉丝。

紫色的蚕茧突然间豪光散去。

杨悦身影重新出现,躺平在蒲团上,手心里多了一颗温润的东西,摊开来看,是亚圣文心。

这文心流光溢彩,瞅着挺像个弹珠。

杨悦急忙收入袖中,这可事关自己复鸟,可不能丢了。

“厂公,你没事吧?”

郭丰安第一时间扑上去。

杨悦爬起身来,拍拍衣服上的尘土:“没事,我能有什么事。”

张君正和岳千刃走过来,拱手道喜。

杨悦嘴角乐的上翘,离复鸟有望跟进一步啦,当浮一大白。

“二位,走,喝酒去,今天我请客,找几个漂亮的行首,好好犒劳犒劳二位大人,辛苦两位大人了。”

杨悦一把勾住文相和兵部尚书的肩膀,施展文娱神通——疾如雷霆。

一个闪现,刷一下消失在原地。

一干学子愣在当场,眨巴眨巴眼睛,有人酸溜溜的要哭了,有人气的嘴角狂抽。

喝酒,还找几个行首好好犒劳大人。

怎么感觉这文心择主早早内定好了。

有内幕。

无耻之尤!

文人之耻!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