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章 自挂东南枝
  • 厂公靠副业成圣人
  • 七宝擂茶
  • 3726字
  • 2021-10-13 15:45:36

走出宫门,丁媛扶着杨悦上马车。

“督公,奴婢有一事求教,还望督公指点迷津。”

杨悦一心扑在自己怎么悟道的,心不在焉的回道:“什么事,说。”

丁媛恳求道:“奴婢因为常年打造宫中首饰,这双眼被真火灼伤,看不清楚东西,不知您可有法子医治?”

杨悦回过神来,打量他双眼,的确无神。

今天的事情多亏了他,理应投桃报李,问道:“之前给太后打造好眼镜,你也试戴过,感觉咋样?”

丁媛摇头无奈道:“不是很清楚。”

杨悦问道:“那比不戴的时候清楚吧。”

丁媛点点头:“是的,还请督公解惑,为何此物对我无用?”

杨悦解释道:“不是对你没用,而是配镜是要量身定制的,每个人的眼疾轻重程度不一,所需要的度数也不同。”

“什么叫度数,我慢慢和你解释啊,简单的说,就是这镜片的厚度,折射率不一样……”

丁媛听了杨悦的指点,茅塞顿开。

在马车上,立马给自己量身打造了一副厚眼镜。

眼镜一戴上,他的世界顿时清明了。

丁媛眨巴眼睛,痴呆的看向杨悦,大人英明神武,帅气不凡,貌若潘安的矫健英姿清晰的印入眼帘。

看的真真的,比真金都真。

丁媛瞬间感动的稀里哗啦,眼泪汩汩直涌。

真是太好了,以后偷看宫女洗澡,可算是能一睹陡峭壮丽,白雪皑皑的峰峦啦。

杨悦瞧他这和中了五百万彩票的激动模样,忍不住笑道:“大男人哭哭啼啼的,也不怕被人笑话了。”

丁媛激动道:“督公,我能看清楚了,多谢督公指点迷津,让奴婢从此可以偷窥宫女洗澡……啊不,是从此看清楚人脸,分辨美丑。”

“多谢督公再生双眼之恩,奴婢此生愿为督公效犬马之劳,报答督公大恩大德,督公德比天高,奴婢此生不足以报答万一。”

咚!

咚!

咚!

三个结实的响头磕下。

一道星光突然从丁媛脑门上飞出,欢快的飞到杨悦脑门上,buling一下,潇洒的钻进去。

咕咚!

这次,杨悦明显感觉自己的体内发生一丢丢的小小变化。

经脉中,好像有什么东西受到了挤压。

一股霸道的毒气盘踞在体内,耀武扬威,这次遇到敌手了。

被星光抢占了一个小山头,然后不得不内卷,开始互相攻伐,重新分配山头。

一小搓的战败者,开始上下左右突围,想要开辟全XJ土,安身立命,最终,他们往下寻到了一个圆圆的,貌似菊花的存在,那地方未经开辟过,正是好去处。

弟兄们,抢山头啦。

噗!

一个穿天炮响起,杨悦顿时神清气爽许多,忍不住发出一声舒坦到骨子里的轻吟声。

“嗯~!”

五谷轮回一场,顿时浑身都轻快了许久,饱受毒气摧残的身子顿时舒坦多了,腰腿有劲了,鸟也……滚,有个鸟反应。

想到骨肉分离的兄弟,杨悦的好心情顿时没了。

丁媛听到动静,脸色一僵,随即立马笑容可掬,谄媚拍马屁道:“督公真乃神人,这惊天动地的,非常人所能及也。”

“额?”

杨悦一阵错愕,这也能拍马屁。

丢~!

又一抹星光从丁媛脑门上窜出来,一溜烟的钻进了杨悦的脑门内。

这次识海内的道宫也跟着产生感应,一道灵气从道宫涌出,相助星光一路攻城拔寨。

杨悦一愣的,心中顿时有了一丝明悟,难不成自己的道是马屁道?

不是吧,古今第一奇闻,马屁也能成道?

咕噜噜!

杨悦猛的感觉肚子要炸裂了,体内星光和浩然正气上演起盘肉大战。

乖乖你个隆冬!

这酸爽也太爆了吧。

噗!

丁媛:(⊙_⊙)?

马车内气氛有些尴尬。

丁媛读书少,都词穷了,不知道这马屁该怎么拍下去。

杨悦脸皮比较厚,倒是没什么,毕竟人吃五谷杂粮,有些动静可以理解的。

再说这排出毒素,一身轻松,盘龙云海……啊呸,串广告词了。

毒气排出少许,杨悦明显感受到身体轻快了很多,浑身没那么大的寒意了,摸摸额头,烧也退了不少。

奇迹啊。

不用儒家浩然正气,自己居然也得救了。

这星光到底是什么,这么给力。

之前太后也冒了一道给自己,让自己瞬间悟道。

难不成太后是个口嫌体正直的傲娇女王,嘴上要杀自己,心里因为近视眼镜,狂拍自己马屁。

拍马屁真能成仙了道?

别逗了,真要这样,拍马屁直接改名叫拍仙得了,一巴掌拍你上西天。

遇事不明,问度娘……啊呸,问道宫啦。

杨悦佯装疲乏,在马车内闭目养神。

灵识立马钻入了识海中,白玉宫门前,烫金大字还在。

“圣人之道,无异于百姓日用。”

可是宫门的匾额上还是空的。

道宫发来一道神念。

杨悦明白了,自己不过是半步悟道,还差一丢丢才能立道。

可这最后半步,要如何跨出去呢,前路迷茫。

不怕,万事开头难,如今头都开好了,还怕啥,好好总结,总能想明白的。

首先,考究这句“圣人之道,无异于百姓日用”的出处。

此句出自于明代王艮语录,意思是百姓日用即为道。

之前给太后打造近视眼镜,用科技的力量帮近视患者复明,这便是道用于民生,科技大道亦是道。

而后,从太后身上涌出了一抹星光,进入自己体内,然后自己便悟了。

是太后帮助自己悟道的,这点毋庸置疑。

要说是因为眼镜的缘故,好像说的通,可丁媛拍马屁居然也有星光溢出,这又是什么缘由?

丁媛刚刚的马屁拍的极舒服,他这忠心狂热劲,倒是像极了自己前前前……女友追星时的疯狂样。

她不但日日夜夜在网上应援偶像,自讨腰包打榜投票,更是在飞机场排队3小时,千辛万苦求来偶像一张签名照,然后发癫的和自己说了三天三夜“凡凡冲我笑了”“我的凡凡超帅的”“凡凡,我爱你”……

自己忍无可忍,最终宣布分手……实她技术还挺让人怀念的,分手后,自己还约过几次,可惜是个脑残粉。

等等,脑残粉,自讨腰包,打榜投票,流量,明星,偶像。

这些关键词猛的串联起来。

轰!

杨悦脑子如有洪钟大吕狠狠敲了一记,一下子豁然开朗。

道有千千万万,但是有些道留存于世,有些道则消亡于历史潮流中。

这是为什么呢?

因为只有众生信仰的道,才会万古长存,否则就如百家学派一般,尽数淹没在历史滚滚大势中。

儒家的成功,在于他播种了“万般皆下品惟有读书”的思想观念。

只要你读书识字,那便入了儒家的门槛,便是坚持的拥护者,即便是皇朝更迭,也不会撼动他的超然地位。

透过现象看本质。

儒家这立世的套路,不就是把自己包装成明星偶像,而天下的读书人,不就是对他疯狂着迷的万千粉丝吗?

书中自有千钟粟,书中自有黄金屋,书中自有颜如玉……完美的洗脑术。

儒家能够长久不衰,正是靠着收割粉丝的信仰,集天下众生愿力,屹立长存。

原来道的本质,根本就是割粉丝韭菜。

明白了这些,杨悦抬头看向虚空烫金大字,双眸不再迷茫,而是深邃如星辰。

这十一个大字,陡然金光大涨,脚下的道宫也发出颤抖轻鸣声,似是在兴奋……

丢~!

十一个大字,化作流星,投入宫门匾额中,云海中的道宫,顿时紫气升腾,霞光普照,祥云万里。

匾额上随即浮现三个大字。

极乐宫。

这便是杨悦的道。

不求有功于世人,但求岁月静好,生生欢颜。

别误会,杨悦可没和你儒家抢饭碗的意思。

不就是收割粉丝嘛,多的是办法,没必要非得学儒家得到官方授权,来一出罢黜百家,独尊儒术。

人活着又不是只有读书这一件事可做,还是需要其他精神娱乐的。

比如说眼前的丁媛,你叫他捧起书本来,别说读儒家经典了,怕是闲书都看不进去。

有那闲工夫看闲书意淫,他还不如直接奔澡堂子里偷看宫女洗澡呢。

他的精神娱乐其实很简单,偷窥宫女洗澡时候不用再迷迷糊糊,看不真切,那便心满意足了。

这就是他的精神食粮。

多么朴实的古人,人生追求就这么低配。

要是叫他见到蓝星满大街的层峦叠嶂,性感包臀裙,丝袜美腿……不用,光写真集杂志,就够他成猪哥的了。

此方世界的人精神娱乐,都被读书二字限制的太死了,是时候给他们开条新路,洗洗脑了。

搞点蓝星科技,娱乐文化来此方世界发扬光大,貌似挺不错哦。

嗡!

道宫轻颤示警。

杨悦立马意识回归肉体。

马车在距离绣衣厂大门还有百步的距离,被郭丰安给拦住了。

郭丰安满脸捉急劝说道:“厂公,您还是赶紧避避吧。”

杨悦掀开车帘,注意到绣衣厂大门口聚集了一大群人在叫嚣。

“杨阉狗死出来。”

“杨贼,欠债不还,你畜生不如。”

“阉狗,死之前,还我钱来。”

“狗贼,今日你若不还我钱,我便一头撞死在你大门口。”

“……”

杨悦懵逼的看着眼前一切。

卧槽,坑穿越者啊。

这才解了毒,敷衍了太后这个找碴的,现在又来一波讨债的。

一波不平,一波又起啊。

这是什么开局,也忒抓狂人了吧。

读档原主记忆。

杨悦顿时气的脑阔疼。

有种人天生喜欢作死。

原主就是这样的,放着养尊处优的好日子不过,非要以权谋私,经商下海。

结果可好,贩茶叶,船在江上被大风吹翻了,12万两血本无归。

贩生丝,仓库莫名遭到天雷轰炸,27万两生丝付之一炬。

搞军医药材,结果遇到奸商卖假药,不但投进去的16万两本钱飞了,还要缴罚款填坑。

……

这也不行,那也不行,索性干点无本买卖,去北边猎杀妖族,炼制血气丹吧。

结果派出的人马一出境外,直接宣告失联。

杨悦总结自己这一生。

是干啥啥不行,没富二代的命,偏偏得了富二代的病,典型的败家子。

这做买卖的本钱,一部分是挪用的绣衣厂公款,还有一部分……啰,就眼前这情况,债台高筑。

完了。

整整245万两的亏空,自己上哪补去。

“郭丰安,哪有槐树。”

郭丰安诧异问道:“厂公,您找槐树作甚?”

杨悦无奈道:“人生尽是不如意,不如自挂东南枝。”

郭丰安傻眼了,急忙的大声劝道:“厂公,莫要想不开啊。”

这家伙是六品武师,一口内气浑练,早已经是铜皮铁骨,中气十足,这一声的嗷和藏獒似的,百步穿杨,振聋发聩。

“是杨阉狗的马车,阉贼,休走!”

“抓住阉狗,还我血汗钱。”

债主们一个个顿时红了眼,像斗鸡一样扑上来。

“卧槽!”

杨悦吓的懵逼了,顾不上教训郭丰安的大嗓门,立马拉上车帘,催促道:“调头,赶紧调头,去云楼。”

“狗贼,哪里逃。”

“无耻阉狗,吃我一靴!”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