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9章 文心择主大典
  • 厂公靠副业成圣人
  • 七宝擂茶
  • 4310字
  • 2021-10-23 08:10:02

令狐冲感激婆婆相助,还自己清白,向往笑傲江湖的豪迈,决心向她学琴。

婆婆很用心教导,不知不觉,产生了莫名情愫。

令狐冲学习有所思,心中突然悲愤,琴音发生变化。

婆婆询问缘由,令狐冲道出和小师妹从小青梅竹马,但是如今小师妹移情别恋。

婆婆不忿,以圣姑身份出面,为令狐冲出头,结果反而受伤。

令狐冲不知此事,反倒认清了自己和小师妹情断于此,心中凄凉。

婆婆受伤,授琴声身体抱恙。

观众心中无不堵了一口闷气。

“这个岳灵珊真的太不是东西了。”

“就是,放着大丈夫不要,偏偏喜欢面首林平之,如此见异思迁女子,当真可恨,可耻。”

“妈的八字的,狗男女,要叫老子看见,我非砍死他们。”

“算我一个。”

“狗男女,人人得而诛之。”

“还是圣姑好,如此有情有义女子,世间罕见啊。”

“哪里有情有义了?”

“你看啊,听了令狐冲的凄苦爱情故事,她立马为他打抱不平,想帮他圆梦,如此行为,难道还不够有情有义吗?”

“说的极是,的确是有情有义圣姑,当浮一大白。”

“越看岳灵珊越不顺眼,真想劈了这臭婊子。”

“可耻可恨,贱货该死。”

“呜呜。”

“兄台,何苦痛哭流涕,可是感同身受,看来你也是受到过情伤啊,兄台,奉劝你一句,情深不寿,天下好女子何其多,何必一棵树上吊死呢,太不划算了。”

“不是,你太激动,踩到我的脚了。”

“啊?抱歉,抱歉,兄台,没伤到你吧。”

转眼要分别之际,令狐冲琴还没学全,无奈和婆婆道别。

码头上,令狐冲怅然若失。

突然间有一老者捧着东西追船而来。

是绿竹翁,他奉上了礼物和令狐冲告别。

令狐冲感激不尽。

绿竹翁要离去。

金刀王家暗中出手,想要叫绿竹翁难堪。

不料反而被算计落入水中。

令狐冲哈哈大笑。

船开了。

令狐冲打开了礼物,原来是瑶琴,还有婆婆连夜写的乐谱。

令狐冲感谢婆婆大恩。

岳不群质问绿竹翁身份,告诉他会武功,让令狐冲别再交往。

船靠岸了。

岳不群和宁中则前去拜访杀人名医平一指。

不想遇到桃谷四仙也在求医。

平一指察觉门外有人偷听,追出门去,得知对方是华山派,立马追问华山派大弟子令狐冲下落,一听令狐冲不在,立马变脸,闭门谢客。

岳不群脸上无光,悻悻离去。

没想到杀人名医居然主动拜访,主动给令狐冲治伤。

令狐冲不愿意为了救自己性命,而去害了另一条性命,婉言谢绝好意。

“好!”

“好个大丈夫。”

“宁可自己身死,也不愿意害他人行为,此乃君子之风,佩服,佩服。”

“嘘,安静看剧。”

杀人名医表示自有人替他杀人,另外告知,医不好他的病,他的病乃真气所伤,药石无效,一时间无能为力。

杀人名医命桃谷四仙好生照顾令狐冲,离去寻医治方式。

船开了。

令狐冲遇到黄河老祖,被骗吃了女子大补药,割血救人,导致气血两亏。

在船上奄奄一息,突然间来了一条船,船上尽是奇装异服的女子。

“这女子似是巫族中人。”

“没错,巫族非我人族,其心必异。”

蓝凤凰登船拜访令狐冲,为令狐冲用水蛭输血。

“果然是巫族手段。”

“令狐冲不该和巫族勾结。”

“白痴,你哪只眼看就他和巫族勾结了吗?”

“再说,麻烦看仔细了,这不是巫族,说是苗族女子。”

“苗族是什么族?是不是巫族后裔?”

凤羽阁内。

文相也忍不住吐槽道:“老师,此处拍的不好,巫族和我人族可是宿敌……”

杨悦开口道:“不,你错了,我人族出自巫族,和巫族本就是同根同源,所不同的是,巫先天有强大的血脉,而我人族并没有,人族弱小,遭同族欺凌,这才从巫族中划自立门户的。”

此方世界的上古历史和蓝星不同。

没有女娲。

而人族是巫族的分支,不同的是,人族繁殖力强,但是却没有强大血脉,巫族则先天血脉强大,但是没有强大繁殖力。

当一个种群中,出现两个极端的繁衍走向,就会爆发矛盾。

人族和巫族便是由此产生了隔阂,矛盾,最终无法调和。

人族和巫族自此决裂,从此互相看不顺眼。

这也就是为何,巫族和妖族齐齐被人族驱逐,妖族去了苦寒的北荒,而巫族,却是去了南疆。

南疆虽然是瘴气弥漫,但是物产丰富,是无上乐土,很适合繁衍生息。

因为人巫本是一家,人族不会断绝了巫族的传承。

岳千刃嚷嚷道:“杨厂公说的对,巫族和我人族本就是一脉,只不过他们瞧不起我们人族,我们人族才和他们不对付,好了,这个没争议头,继续看电视剧。”

文相张君正想想也是,的确没有什么争论的必要。

争来争去,最终又能得到什么呢。

蓝凤凰请令狐冲喝五仙酒,乃是五种剧毒之物炼制的毒酒。

就问令狐冲有没有胆子喝。

令狐冲哈哈一笑,仰头便喝。

蓝凤凰赞道令狐冲果然是那人看中的人。

令狐冲追问那人是谁,蓝凤凰笑而不语,潇洒而去。

船上的人突然呕吐不止。

原来,蓝凤凰带来的香风有毒,只有令狐冲喝了五仙酒才没事。

岳不群越发不满令狐冲勾结邪魔外道。

第十集,完!

第十一集继续播放。

令狐冲受邀上五霸岗喝酒,众人为他医治伤患。

遭到杀人名医训斥,要令狐冲不得饮酒,不得再与人动武,可保他三年性命。

但是遭到令狐冲拒绝,人生在世,图的就是任性洒脱,继续大口吃肉,畅快喝酒,喝的伶仃大醉。

一觉醒来,人都没了。

令狐冲内伤发作,琴音响起,他见到了婆婆。

婆婆为他弹琴疗伤。

有僧人上山来。

要伤害婆婆。

令狐冲不得不动手。

施展独孤九剑。

方生大师认出这是独孤九剑,不敌,敬佩风清扬,言明令狐冲的内伤只有少林易筋经能医治。

给了令狐冲两颗疗伤圣药,飘然离去。

令狐冲保护婆婆回洛阳。

不想发生意外,意外滚下山坡,发现婆婆居然是妙龄少女,忍不住调戏,亲吻了一口。

“哈哈!”

“叫了这么久的婆婆,这次真是赚到了。”

“想不到圣姑居然是如此漂亮的女子,真是大赚到了。”

“这莫非就是MV中的仙子吧。”

“哇塞,终于得见仙子真容了,美啊。”

“不知此女子是何方人士,姓甚名谁……”

陶三娘笑而不语。

圣姑性格古怪。

居然要祖千秋他们去杀令狐冲,其用意要令狐冲一辈子不离不弃自己。

令狐冲伤重,难以为继。

圣姑弹琴,为他疗伤,但是已经不管用了。

而此时,来了一批蒙面高手,要求交出《辟邪剑法》。

圣姑为保护令狐冲,和敌人缠斗,渐渐不敌。

令狐冲眼见圣姑要命丧敌手。

愤然施出最后力气,施展独孤九剑,杀光敌人,但是也油尽灯枯,昏迷不醒。

圣姑痛哭流涕,千辛万苦,背负令狐冲前往少林寺求医。

第十一集,完!

“卧槽,这就没了。”

“死太监,又留悬念。”

“太监可耻!”

“妈的对,太监可耻!”

“我现在不想知道令狐冲死没死,我就想知道,圣姑的扮演者是谁?”

“对对,我的仙子是谁啊?”

大家眼巴巴的盯上陶三娘。

陶三娘笑道:“各位,想知道答案,去妙音坊走一遭便知道了。”

“走走,咱们快些去妙音坊。”

杨悦在楼上看的直扶额,无语叫道:“我的陶姨,你也太沉不住气了吧。”

岳千刃好奇问道:“杨厂公,此话何意?”

文相猜测道:“想必这位是妙音坊的某位花魁吧,客人都去会花魁了,谁还来看电视剧啊。”

岳千刃恍然大悟:“原来如此。”

崔秉忠告诉道:“督公莫要担忧,干娘早就和妙音坊签了契约,在《笑傲江湖》播完前,是不会泄露花魁真实身份的。”

杨悦嗯了声:“那还差不多,好了,今天电视剧也看完了,咱们走吧,回去睡觉觉,明天起个大早,咱们去文心择主。”

张君正看着杨悦他们离去,忍不住嗤一声嘲笑道:“这小子难不成还真想文心择他为主,这可能吗?”

岳千刃逗他道:“文相,当面老师,背后这小子,你小心老师戒尺打你手心哦。”

“去你的!”

张君正没好气的瞪了他一眼。

……

次日。

早起,沐浴斋衣。

杨悦穿了一身儒衫,前往红袖书院。

下马车。

杨悦看见不少学子兴冲冲而来,脸上都涂脂抹粉。

“不是吧!”

杨悦很是吃惊,这不是蓝星特有的文化,娘炮嘛。

崔秉忠一脸淡然解释道:“督公,莫要奇怪,正所谓窈窕淑女,君子好逑,为博佳人芳心,自然是要好好打扮一番。”

杨悦冲崔秉忠问道:“那你怎么不化妆?”

崔秉忠双手背于身后,昂起下巴,傲娇道:“督公未娶,何以为家。”

“酸儒!”

郭丰安怀抱长刀,鄙夷道:“没有碰到心仪的,就说没有呗,非要拿厂公搪塞,你好意思哦。”

“厂公,干脆你一辈子不娶妻,急死这小子。”

“滚!”

杨悦和崔秉忠齐齐丢去白眼。

“你个饱汉子不知饿汉饥的东西,自己有了媳妇,就不顾别人了,你信不信我阉了你。”

郭丰安吓的双手急忙捂向胯下,急忙赔笑:“使不得,使不得。”

“哼!”

杨悦和崔秉忠齐齐扭头,不甩这小子,大踏步的入红袖书院。

红袖书院。

传道广场上,此刻排满了长桌,上面整齐排列着文房四宝,就等焚香祷告,开始择主大典。

不过很多人志不在此,而是在那瞄妹子。

聚在一起,探头探脑的。

“文相之女张巧云怎么还不现身啊?”

“对啊,我准备了一首诗要送给她。”

“走开,张小姐岂会看上你的诗词,她肯定会喜欢我为他画的这幅秋日菊花图。”

秋日菊花图。

我看你是想菊花残吧。

杨悦心里狠狠吐槽一句。

说什么,对张巧云一见倾心,一见钟情。

其实其中又有多少真心实意,爱张君正手里的权势才是真。

崔秉忠说道:“听闻文相千金张巧云貌美如花,长的亭亭玉立,不少王孙贵族追求,她都不屑一顾,只求一心人,一生一世一双人,白首不相离。”

杨悦立马道:“这么傲娇啊,不适合我,我呢,不喜欢女人太黏人。”

开玩笑,一生一世一双人,那自己还怎么养鱼。

“来了,来了,张小姐来了。”

人群骚动。

迎面走来了一队白衣飘飘的女学子。

为首一人,生的端庄秀丽,吹弹可破的粉脸,眼若水杏,唇不点而红,眉不画而翠,文静典雅的绝色娇靥上不苟言笑,格外的冷清,连大气都不敢喘一声。

每一步都好像计算好了步距,小心翼翼的迈出,昂首挺胸,端正身板,身姿不偏不倚。

“库库库……”

杨悦瞧了,忍不住抿嘴,双肩直抖。

这也太压抑天性了吧。

如此美女,若真娶回家,怕是晨昏定省,能烦死你,在房中歇息,怕是都要算着时辰,草草了事,寡淡无趣极了。

但是就算是这样,所有人还是看的口水直咽。

只有杨悦是个另类。

张巧云注意到了杨悦的反常,秀眉微微蹙起,随即恢复常态,继续目视前方,目空一切,似一口古井一般波澜不惊。

张巧云领红袖书院女弟子入席。

男学子们,纷纷要凑上去,讨好张巧云。

就在此事,一道浩然正气席卷广场。

压抑的众人心头一凛。

文相张君正,以及岳千刃一道出现在台上。

“见过文相,见过尚书大人。”

所有人都见礼。

独独杨悦没有拜见。

无他,你有见过老师拜弟子的吗?

再者,杨悦也不是这个体系的人,拜什么拜。

张君正注意到杨悦,纳闷他还真敢来啊,就不怕丢人现眼吗?

张君正收了浩然正气,朗声道:“都入席吧。”

读书人纷纷入席。

杨悦也随着崔秉忠一道入席,不过在末位入席。

无他,两人不是八大学府的人,好位置轮不到他们。

张君正在台上洋洋洒洒,说了一大堆的勉励话音,这像极了开学典礼上校长的谆谆教导。

杨悦听的直接趴桌上睡着了。

没办法,太催眠了,今早又起的早,困啊。

“呼~~~ZZzz……”

轻微的鼾声在广场上响起,由后向前,好像涟漪一样荡漾传开,一路传到了台上。

众学子诧异至极,今日何等重要的场合,居然有人胆敢打瞌睡,还打呼噜,此举实在有辱斯文,胆大包天!

谁啊,这么牛掰。

张君正瞧着砸场子的杨悦,嘴角狂抽!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