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8章 文娱神通——清心神咒!
  • 厂公靠副业成圣人
  • 七宝擂茶
  • 4546字
  • 2021-10-22 10:16:25

泡在澡盆内一番调息过后,杨悦眨巴眼睛看看自己的丹田,不是吧,吞了这么多元气,居然还没把你喂饱,你怎么这么能吃呢,我前前前……女友加起来都没你这么能吃。

杨悦很气馁。

无他,这丹田吃的多,吐出的真元少的可怜。

肯定是藏私房钱了。

不行。

自己不能任由丹田这么胡闹下去,要不然,自己永远都在注气境这么徘徊不前,很伤穿越者颜面。

想我堂堂穿越者,大男主,主角光环照亮整个异界,拳打反派,脚踹仙二代,虎躯一震,无数艳冠三界仙女放声尖叫,主动……啊呸,瞎想什么呢,有个鸟用。

对啰,亚圣文心不是要择主嘛。

怎么还没回通知日期呢?

问问张君正那便宜徒弟去。

快点搓澡,卧槽,今天身上怎么这么脏,我搓,搓,搓……

文昌阁。

杨悦登门拜访。

一进门,气氛有些不对劲,很多人都警惕,愤恨,仇视的盯着自己。

杨悦嘀咕起来:“我是拱了他家白菜,怎么一个个都这么盯我?”

“什么是拱了他家白菜?”

文相张君正耳朵不聋,好奇的多嘴一问。

杨悦问道:“文相可有女儿?今年芳龄多少?”

张君正脱口回道:“有一女,年方二八,已到出阁年纪。”

杨悦拍拍他肩膀,告诉道:“那你可要看紧点,要不然自己辛苦种的好白菜,可就要被人偷偷拱了。”

张君正再傻,也听明白这话内涵了,老脸尴尬的讪笑。

自己这位便宜老师还真是语不惊人死不休。

杨悦言归正传:“我今儿来找你,是想问问文心择主的事情?”

张君正疑惑的盯上他:“你关心文心择主做什么,此事你最好还是不要过多参与的好,要知道,如今你可是被某些人视作眼中钉。”

文相扫了一下六部的某些官员。

某些人啊,自己没本事,就会嫉妒贤能。

杨悦托词道:“文心择主这么大的事情,我辈读书人岂能不关心。”

“嗤!”

嘲笑声传来:“一介阉人,也敢枉称读书人,也不怕笑掉天下人大牙。”

杨悦扭头扫向出声人。

出言讥讽的是礼部左侍郎张希泽。

杨悦冷笑一声,朗声道:“红绿锦衣满身披,能言人语世上知。劝君莫照猫画虎,学舌效鸣笑谈资。”

“你!”

张希泽气的拍桌子大怒。

“好诗,好诗!”

岳千刃进门来,拍手叫好道:“杨厂公,想不到你竟有如此才情,这首诗可有名?”

杨悦摇头:“即兴所作,尚未取名。”

岳千刃立马道:“那不如就叫劝诫礼部左侍郎张希泽向善诗吧。”

杨悦满意的点头:“此名甚好。”

张希泽气的脸都绿了。

这哪里是劝诫人向善,分明就是要把自己钉在耻辱柱上,让自己遗臭万年。

决不能如此坐以待毙。

“岳大人,此诗分明就是送给您的,老夫怎敢鸠占鹊巢,还是改名叫劝诫兵部尚书岳千刃向善诗的好,诸位大人,你们觉得如何?”

“甚好,甚好。”

一众大臣纷纷迎合,溜须拍马。

岳千刃脸色一冷,真想抡起AK47,把这帮恬不知耻的东西脑袋全部给打爆了。

杨悦开口道:“张大人,我自有诗句送给岳大人,就不劳您转增了,这首劝诫礼部左侍郎张希泽向善诗,你还是留着慢慢回味欣赏吧。”

岳千刃惊喜问道:“杨厂公,还有诗送我,不知是何大作?”

张希泽立即嘲讽道:“一介断尾蛤蟆,还学我辈读书人作诗,也不怕被人戳脊梁骨。”

“哞!”

岳千刃鼻腔发出一声闷响,老黄牛发飙啦,死死怒瞪向这些人。

杨悦高高昂起下巴,朗声诵道:“水调歌头·天地钟奇秀,山泽有儒仙。”

“天地锺奇秀,山泽有儒仙。

词锋前驱万马,三度奏捷菊花天。

信是文场敏手,如把枭卢对掷,高叱便回旋。

一点英雄气,四顾浩无边。

长羡君,先我著,祖生鞭。

今朝尊酒持劝,岂特颂长年。

要入兰宫妙选,共向集英殿里,玉陛听胪传。

姓字标黄甲,香墨照人鲜。”

啪嗒!

某位大臣手里的毛笔惊的掉在宣纸上。

在场大臣齐齐震住了,满脸不敢置信的盯上杨悦。

这真的只是一介阉人?

怎会有如此才情。

这首可是传世名作,必定流芳百世,为我人族歌颂。

真是可惜,这样好的诗词,居然是从一个阉贼口中说出,大煞风景,大煞风景!

“妙啊。”

张君正忍不住拍手叫好:“好一个一点英雄气,四顾浩无边,君子英雄气概,无须太多,只需要一点点,四散开来,便是浩渺无边,好句,好词,可惜此处无酒,不然当浮一大白。”

岳千刃得意笑道:“要喝酒还不容易,走,云楼去,今日老夫做东,杨厂公,文相,请。”

“好好,同去,同去。”

张君正欢喜的立马起身。

大臣急忙道:“文相,公文还未批完。”

张君正朗声欢喜道:“今日老夫偶感风寒,告假一日。”

大臣:(°ー°〃)

……

云楼。

酒过三巡,杨悦套起话来。

亚圣文心择主,便择定在明日,至于仪式的举办地,抽签选定,由八大书院的红袖书院拔得头筹。

岳千刃笑道:“在红袖书院择主最好不过了。”

杨悦问道:“岳大人,此话何意?”

岳千刃解释道:“无他,红袖书院只招女弟子,那的女学子个个貌美如花,才情宜人,对了,文相,令千金不是也在那求学嘛。”

张君正苦笑道:“我家那丫头,自视甚高,连夫子都敢顶撞,没被退学算客气的了。”

岳千刃笑道:“退学,他们才不舍得,十六岁的六品书海境,来日我人族必定又要多一位女亚圣。”

张君正摆手道:“成亚圣哪会那般容易,我倒希望她无病无灾,一生平淡顺遂,女子要什么尽忠为国啊,就该在家好好绣绣花,种种花。”

杨悦翻了个白眼,这个张君正,也太礼教了吧。

不过我喜欢,女孩子还是养在深闺的好,不然见多了外面的花花世界,心野了,男人hold不住啊。

岳千刃询问道:“今晚《笑傲江湖》可有更新?”

杨悦回道:“有的。”

岳千刃开心的搓手:“妙啊,打了个大胜仗,还有剧追,快哉,杨厂公,我敬你一杯。”

杨悦回礼。

文相冲杨悦警惕看去:“你莫不是又要将陛下拐出宫吧。”

杨悦摆手道:“那倒不必,我和洪太妃合作,今晚宫中也有同步首播更新。”

“额?”

张君正一阵吃惊:“洪太妃,洪世昌之女?”

杨悦嗯了声。

岳千刃吃惊问道:“杨厂公,你和她可是有杀父,灭家之仇,她如何肯与你这杀父仇人合作?”

杨悦得意的吹嘘:“自然是看我玉树临风,英俊潇洒,才高八斗,帅气逼人……”

“说重点!”

两位大人强忍住爆捶他的冲动,太不要脸了。

杨悦回道:“我用的化名,宫中人可不知道我就是影月公子。”

张君正两人恍然大悟:“原来是这样,如此也好,省得陛下老是溜出宫来,这要闹出个好歹,动摇社稷,有伤国本。”

杨悦笑了笑,觉得他太紧张了。

不过也能理解,毕竟那是皇帝,身家性命系着天下,容不得一点马虎。

门枝桠一声推开了。

陶三娘端着一壶好酒进门来。

岳千刃鼻子嗅了嗅,激动问道:“这壶中可是大梦三生。”

陶三娘笑盈盈的斟满酒:“岳大人好鼻子,不错,这正是大梦三生,今日我请三位好好尝尝,庆祝胡马关大捷。”

岳千刃和张君正小心翼翼的伸手端起酒杯,深怕撒了。

最后他们齐齐缩回手,脖子伸的长长的,和个鸭子一样,扑上去小口的吮吸酒盏。

这模样看的杨悦一阵错愕。

这也太馋酒了吧。

这大梦三生有这么好吗?

读档原主记忆。

杨悦才知道自己错了。

这大梦三生,醇厚无比,常人喝上三杯,必定醉倒。

这倒是和三碗不过岗有些相似。

相传,喝下此酒,醉梦之中,可领悟三世人生,大彻大悟。

杨悦不信,端起酒杯,一口饮下。

“牛嚼牡丹,暴遣天物!”

张君正瞧见杨悦这般喝酒,直接摇头,一脸的嫌弃。

岳千刃也是直摇头,小心翼翼的再滋了一口小酒,闭上双眼,一脸的陶醉享受。

杨悦不以为然,这酒妙是妙。

不过还不如蓝星的茅台烈呢。

就是口感不错,入口一线天,妙。

再来两杯。

“臭小子,你少喝点,哪有你这样猛饮的,你小心喝醉了。”

陶三娘瞧见杨悦喝酒太猛,太急,忍不住有些担心。

杨悦回道:“没事,这酒不错,陶姨,再来一壶呗。”

咚!

“啊呦,你打我干嘛?”

杨悦无辜的揉揉后脑勺。

陶三娘双手叉腰训斥道:“你想的美,这大梦三生金贵者呢,一壶要三千两呢,我不管,这酒钱记你账上,从你分红中扣。”

“不是吧!”

杨悦叫苦不迭,说好的请客庆功,怎么又从我分红里扣,陶姨,我给你吐回去成不?

张君正消化完酒力,冲陶三娘拱手问道:“陶妈妈,不知拿出这样的好酒款待我等,可是有事想托?”

陶三娘笑盈盈道:“文相真是个爽快人,那奴家也不藏私了,是这样的,我干儿子崔秉忠啦,你看他也是个读书人,但是就因为进了绣衣厂,被某个人连累了名声,不招读书人待见,不知明日可否破格让他参加文心择主?”

张君正笑道:“我当是何事,陶妈妈尽管放心让前去红袖书院便可,我朝祖制,文心择主,只要是当地读书人,皆可参选,不会因为职务身份便差别对待。”

杨悦立马指着自己叫道:“我能去吗?”

张君正皱起眉头:“老师你要去参加文心择主?”

岳千刃嘲笑道:“杨厂公,怕是你明日连一个字都写不出来,就莫要去丢人现眼了。”

陶三娘也劝说道:“文心择主,是需要通读天赋的,你没有天赋,就莫要去献丑了。”

杨悦不服道:“不去试试怎么知道不行,我还就要去试试,张君正,我是不是你老师,老师要你给我一张通行证,你敢不给,你这是忤逆尊长,不忠不孝,大逆不道。”

“好好,你要去便去吧,不过我丑话说前头,明日台上丢人,你可莫要怪老夫。”

张君正苦涩的答应,老脸尴尬的发红,真是一朝不慎,一世英名尽丧。

早知道就不拜他为师了。

可是若不在新的通天路上寻求机缘,自己这一辈子都只能止步在亚圣。

哎,算了,这老脸早就丢了,又何必强自挽尊呢。

崔秉忠和郭丰安这时候进门来了。

陶三娘立马附耳告诉崔秉忠这个好消息。

崔秉忠立马冲陶三娘一拜:“多谢干娘。”

再冲文相一拜:“多谢文相。”

张君正摇头笑道:“不必谢我,你本就有资格,祝你明日好运。”

“你是我儿子,还和我客气啥,坐下吃酒吧,是大梦三生,快去多喝点,别叫那兔崽子都喝……杨悦!”

杨悦掰着酒壶往嘴里直灌,气的陶三娘直哼哼。

……

楼下大堂。

《笑傲江湖》第十集开播啦。

铛!铛!铛~!

一曲笑傲江湖从竹屋中传出。

观众听的如痴如醉。

令狐冲得以还了清白,但是岳不群依旧不给他好脸色。

众人散去,令狐冲留下来,决心把曲谱赠送。

帘子后面的姑姑很是意外,询问他为何赠送。

令狐冲说这曲子只送有缘人,像魔教一个凶巴巴的恶毒女人,许诺万千好处,自己是坚决不能送的。

“哈哈,这大傻子啊。”

“当着本尊的面,抨击人家是恶毒女人,令狐冲,我看你是皮痒痒了。”

“这下有好戏看了。”

“剥皮拆骨少不了的。”

“咦,这剧情怎么我看不懂啦。”

姑姑并没有因为令狐冲的辱骂而生气,反倒见他身体不适,给把脉,还给弹奏《清心普善咒》,帮助疗伤。

“这一首《清心普善咒》真好听,听的我都想睡觉了。”

“怪了,我近日因为练功太过躁进,气息有些不稳,今日听得此曲后,气息居然调和了。”

“何止,我刚刚酒水喝多了,有些醉意,此刻居然也清醒了。”

“我的天呐,这《清心普善咒》是无上的静心诀,大家快用心记录。”

“迟了,都弹完了。”

“不怕,明日我便去白鹿书院看复播,抄录一遍。”

“你还不知道吗?明日白鹿书院关门。”

“为何关门?”

“明日亚圣文心择主,这等大事,谁还有功夫给你放电视剧啊。”

“哎,看来只能多等一日抄录了。”

丢~!丢~!

杨悦一脸桃花红晕,坐在椅子上都东倒西歪。

大梦三生虽然入口香醇,但是这酒后颈猛,杨悦现在醉的不轻,做起美梦。

梦中,他发现自己没有穿越。

依旧是在蓝星,好兄弟还在,没有骨肉分离,真是天大的喜事。

更大的喜事来了,自己还得一款神豪系统,化身高富帅。

曾经的前前前……女友们,纷纷回来了,自己在大别墅里,开了一个超级奢华热闹的泳池派对,美死了。

元气入体。

一股清凉之意在经脉中流转,激荡,识海中,随之响起一首妙曲,令人心如止水,心境通明。

杨悦浑身一个激灵。

美梦醒来,酒醒了。

一切都只是南柯一梦。

文娱神通——清心神咒!

出现在了识海内。

杨悦睁开眼,呆了呆片刻,气的想砸人。

一群没见地的武夫,你还我妹子,还我美梦!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