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7章 杨悦实乃我辈楷模
  • 厂公靠副业成圣人
  • 七宝擂茶
  • 4781字
  • 2021-10-21 15:08:33

韩飞立马质疑:“岳大人,现在战事吃紧,生死存亡之际,你莫要和我开玩笑好不?”

“谁和你开玩笑,这是AK47,威力可大着呢。”

“所有人拿起枪来,看我如何用此枪杀敌。”

岳千刃抄起一把AK47,装上弹夹,拉开保险,对着半空的飞鹰队就是一通乱扫。

哒~!哒~!哒~!

众士兵无不摇头,脸上写满了两个大字,失望!

朝廷就是这么支援前线的,太令人失望了,为这样的朝廷卖命,值吗?

很多士兵心中生出了厌战情绪,这股情绪在人群中迅速蔓延开来。

哀莫大于心死!

“你们快看,飞鹰队掉下来了。”

某个小兵卒突然一声大叫。

大家齐齐抬头看去。

领头飞行的五个鸟人,大头朝下,很潇洒的扎入了土坑内。

这死的太诡异了。

哒~!哒~!哒~!

扫射还在继续,鸟人持续落下,天上下起了血雨。

没错。

这些都是鸟人的血。

韩飞震惊的眼珠子要抠出来,这怎么可能?

妖族第一空军力量,飞鹰队居然如此不堪一击。

这怎么可能?

这AK47到底是什么武器,也太猛了吧。

岳千刃一边疯狂扫射,一边喝道:“还愣着干嘛,拿起AK47,和我一道守卫胡马关。”

“属下领命。”

韩飞回过神来,立马领命,抄起武器,有样学样的上弹夹,拉开保险,对着楼下攻城车的妖兵扫射去。

哒~!哒~!哒~!

操控攻城车的妖兵被一通乱扫,身子直哆嗦的倒下。

身上被炸开了一个个窟窿,血肉模糊。

“我的天呐!”

韩飞惊的目瞪口呆,这AK47的威力也太恐怖了吧,堪比飞剑啊。

“所有士兵,拿起AK47,给我杀!”

韩飞当即下令。

“是。”

士兵立马扔下手里的守城石,纷纷去捡起AK47,对着天上地下一通狂扫。

战局立马扭转了。

妖族传令兵一身血污,拖着折了的一条腿咬牙奔回来,对着虎背上先锋将军厉胤禀告道:“三王子,人族大军得了武器支援,我军伤亡惨重,还请你下令撤军。”

厉胤一掌拍爆了传令兵的脑袋,鲜血混着脑浆崩的他满脸都是。

厉胤残酷吼道:“扰我军心者,死!”

“给本王继续杀,今日务必拿下胡马关。”

“杀!”

妖族先锋军,2万余人,齐齐开拔。

“来的正好。”

岳千刃杀的兴起,把官袍一扯,赤膊上半身,抡着AK47就是一通狂扫。

妖族大军别说靠近城池了。

就连五百步内都无法靠近。

一个个前仆后继的倒在了城墙之下。

镇北军杀的眼红,一个个都拼了命的扫射。

“三王子,不能再冲杀了,我军死伤惨重。”

“三王子,人族的武器太过厉害,再冲下去,这2万先锋军就得要全军覆没了。”

“三王子,求求你了,快些下令撤军吧,不能再攻了。”

厉胤看着妖族大军一个个毫无抵抗力的倒在血泊中,脸色惨淡无比。

寸功未立,还损失了一万多名妖族先锋。

这次损失大发了。

他的心在滴血,攥紧的拳头掐破了手心,气急怒吼:“人族,我厉胤与你不死不休。”

“撤军!”

虽然不想承认失败,但是若是打的全军覆没,回去后,势必受到妖王处罚,自己也将无力争夺妖王宝座。

哞~!哞~!

鸣金收兵。

妖族先锋军早就失去了斗志,谁都怕死,妖也不例外。

看见自己的战友,同伴,兄弟,一个个在自己眼前被无情屠杀。

他们一开始会被激发出血性,想要复仇,不顾一切的冲杀。

可当看见一次次的冲杀,换来的是无情的屠杀。

自己的战友,同族,一个个的无情倒在血泊中。

死亡的恐惧在心中笼罩,迅速蔓延。

妖族先锋军被杀怕了。

原来人族也并不是软弱好欺的。

听到收兵号角声,他们心里感动的热泪狂涌,谢天谢地,结束了这该死的战斗,一个个撒腿就跑,丢盔弃甲,狼狈不堪。

没有什么比保命还重要的了。

三王子厉胤看见自己的先锋军溃不成军,气的脸色铁青,牙齿紧咬,磨的嘎吱响,恨不得生吞活剥了韩飞。

“人族,你给本王子等着,他日本王定要……”

砰!

突然间一颗子弹悄无声息而来。

事先没有一点征兆。

厉胤就觉得自己胸口一顿,跟着好像有热乎乎的东西涌出来。

他低头看去,就见到自己的胸口正在汩汩往外拼命喷血。

咚!

厉胤从虎背上栽倒下去,浑身抽搐,金色的瞳孔在不住的扩散。

一个妖族小卒从他英俊的脸上狠狠踏过去,仓皇逃命去。

胡马关城楼上。

岳千刃架着巴雷特M82,瞄准了地上的厉胤,给他脑门上狠狠补了一枪。

确认他死定后,得意的直起身来。

“杨厂公发明的这巴雷特M82真是不错。”

韩飞诧异的凑上去,询问道:“岳大人,您刚刚做了什么?”

“自己看吧。”

岳千刃压着韩飞的脑袋往瞄准镜上瞄去。

透过瞄准镜,韩飞看见被无数妖兵践踏的厉胤尸首。

“这是妖族三皇子厉胤!他怎么死了?”

韩飞抬起头来,满脸震惊的盯上岳千刃。

岳千刃得意的拍拍巴雷特M82:“多亏了这杆狙击枪,厉害吧。”

韩飞震惊的不得了:“岳大人,这些神兵利器到底是何人打造的,也太厉害了吧,此人为我人族立下不世功勋,我要当面拜谢他,叩谢他的大恩大德。”

满城的士兵,此刻也是满脸赤诚。

如此英雄,必须跪谢!

岳千刃嘴角勾起一抹得意:“这是一个你们绝对想不到的人打造的……”

……

上京城。

杨悦早起洗漱,正刷着牙呢。

突然间,天空异象。

一条华丽丽的银河从北边天空而起,划破天际,直灌而来。

杨悦心生感应,下意识的抬头一看。

轰!

杨悦被漫天的星光砸的扑街了,强大的元气,快把他压成肉饼了。

不要啊,虽然人家已经是过来人了,但还是求温柔对待!

杨悦花了一上午的时间,才把这些星光给吸纳了。

不过丹田还是像前前前……女友,饥渴的很,怎么喂也喂不饱。

哎,男人命苦啊。

岳千刃返回了上京城,带着妖族三王子厉胤的人头回来的。

一身是血的他突然出现在文昌阁,吓的文昌阁大臣一个个心头暗道不好。

“岳大人,胡马关可是危矣?”

“胡马关破了,完了,我人族完了。”

“去你的胡马关破了。”

岳千刃把人头往会议桌上一砸,抄起茶壶,直接大口灌起来。

一口气喝完了整壶茶水,畅快无比。

“我人族大捷,此役斩妖族先锋军一万三千余人,并且……嘿嘿,你们自己看吧。”

文相手一挥。

包裹着人头的血布解开。

厉胤瞪着一双金瞳孔眼睛,到死都不瞑目。

他的脸上满是疑惑,震惊,不解,还有不甘心。

“妖族三王子厉胤!”

满朝大臣震惊的眼珠子都要抠出来。

居然把妖族三王子斩杀了,这次真是大捷,前所未有的大捷。

“好,很好,非常好,干的漂亮。”

文相张君正拍手叫好:“岳大人,你这次干的漂亮,本相这就为你请功。”

岳千刃急忙摆手,谦虚道:“这次的功劳不在我,都是杨厂公研发的灵能枪功劳,你是不知道,我到的时候,胡马关守军已经是强弩之末,妖族出动了飞鹰队,城门眼看要失守了,我要是再晚去一步,胡马关可就真要失守了。”

众人听的身临其境,仿佛看见了战场上的惨烈,心脏砰砰乱跳,整个心都提到了嗓子眼。

岳千刃接着说道:“还好,我赶去的及时,拿出AK47,带着守城士兵一通天上地下的乱扫,这才打退了妖军。”

“这厉胤一见不妙,撒腿就要跑,我哪能叫他跑了,立马掏出了杨悦交给我的巴雷特M82,给他胸口上来了一枪,他倒地后,还没死透,我又给他脑门上补了一枪,你们看,这个窟窿就是子弹打进去造成的。”

大家忍着肚子翻江倒海的恶心感,顺着岳千刃指着的窟窿查看。

这窟窿脑袋上有两个,是贯穿伤。

“好可怕的武器,这杨悦到底研发了什么啊?”

“是啊,妖族一身铜皮铁骨,居然都能被打穿了脑袋,这武器竟比飞剑还要厉害。”

“文相,我还是那句话,军器监不能交由杨悦打理,养虎为患啊。”

“说的对,阉贼狼子野心,不得不防。”

“我建议将一切危险扼杀在摇篮中。”

“张大人,您的意思是……”

“赐杨悦一杯鸩酒,此人绝不能留,留下来,日后必成我人族大患。”

咔嚓!

大家听到奇怪的声音,扭头看去。

岳千刃手里突然多了一把奇怪的武器。

对准了他们的脚下。

哒~!哒~!哒~!

一通扫射。

“妈呀!”

“岳千刃,你想谋杀朝廷命官。”

“岳千刃,你大胆。”

“罪该万死。”

岳千刃冷酷道:“我罪该万死,你们才该死。”

“这才打退了妖族第一波攻击,你们不想着为我人族英雄杨悦邀功,却在那儿搬弄是非,想着把他弄死,一个个想干嘛?”

众位大臣立马反驳:“他是阉人,你为一个阉人如此动怒,值得吗?”

“就是,非我读书人,其心必异。”

“留着这样的祸害,难道想要养虎遗患?”

“必须扼杀危险于摇篮中。”

“还杀!”

岳千刃恼火无比,举起AK47就对准他们的脑袋:“我先杀了你们这帮目光短浅,愚昧无知的蠢东西,我人族和妖族对抗千年,若非是仗着圣人之威,驱妖族于北荒。”

“如今,我人族根本就无天险可守,近年来对敌,更是胜少败多,好不容易看到了一丝彻底战胜妖族的希望,你们居然要毒杀这抹希望,你们的脑袋是猪吗?”

“猪都比你们好点,至少猪还能宰了上桌,杀了你们,能给我前线将领吃顿饱饭吗?”

“知道不知道,这次若是胡马关失守,是什么后果,妖族将一路挥师南下,到时候,哼,你们还能坐在这商讨杀杨悦以绝后患。”

“告诉你们,你们现在能安然的坐在这享受高官厚禄,那都是杨悦的功劳,要没他发明的武器,你们的好日子都他妈的到头了,还想杀杨悦,你们要敢杀,我第一个不答应,镇北军第二个不答应。”

“哼,你们是想激起兵变,就尽管去送鸩酒,去啊,有种去啊!”

哒!哒!哒!

岳千刃又扫了一枪子弹。

满屋子的五部大臣,吓的冷汗直滚,一个个哪还敢出声,连呼吸都是谨小慎微,深怕出声大了,惹到这位煞星。

竟如此怂包。

无他,一群衣冠禽兽,欺软怕硬惯了!

文相张君正冲岳千刃偷偷挑起大拇哥,给力哦。

看看这帮尸位素餐的狗东西吓成啥样了,真想留影下来,回头失眠的时候看看,准保乐的睡好觉。

“咳咳。”

身为领导人,张君正还是要象征性的批判两句:“好了,岳尚书,把枪收起来,你吓到人了,本是同根生,相煎何太急。”

“杨悦乃我人族英雄,各位,我知道你们在担忧什么,不就是害怕他手里掌握着绣衣厂,监察百官,有了实力后,上门抄了你们的家嘛。”

“在此我可以打包票,只要其身正,杨悦绝不会无故构陷任何一位朝廷忠良。”

“老夫言尽于此,各位好自为之。”

咕噜!

一个个喉结耸动,这是在敲打自己。

差点忘了,这个老匹夫早早就投靠了杨悦,当众拜他为师。

文人之耻,恬不知耻!

不行,绝对不能坐以待毙,或许可以请那两位大人出山。

那两位任何一位若能出马,看你文相还如何继续嚣张跋扈。

……

“最新邸报,胡马关大捷,斩妖族先锋军一万三千余人,更是将妖族三王子厉胤斩杀马下,如今人头就悬挂于东阳门城楼上。”

街头传来宣传官的叫嚷声。

百姓们纷纷和打了鸡血一样,一下子亢奋起来。

一个个齐齐奔赴东阳门外。

人头挂着,死不瞑目,妖族皇族标志性的金色眼眸,身份错不了。

“我的个去,真的是妖族三王子。”

“我人族此次大捷,真是厉害啊。”

“多少年了,自从始皇帝病故后,我人族已经多少年没有扬眉吐气了。”

“三百年啦,我人族终于是再度兴旺了。”

“听说这次大捷是因为新式武器的投入,才杀的妖族溃不成军,连领军的王子都被打死了。”

“哦,什么武器。”

“灵能枪,邸报说,此物乃是绣衣厂厂公杨悦研发,威力惊人,堪比飞剑,可千步之外取人首级。”

“真的假的?”

“看看你头顶悬挂的是什么,你便知道是真是假了。”

“想不到啊,真是万万想不到啊,一介阉人,居然有精忠报国之心。”

“可不是,我以前就以为绣衣厂就是个狗腿子,只知道溜须拍马,献媚主上,想不到这任厂公倒是个人才。”

“阉人又如何,那也是我人族,不管内斗多么严重,人族生死存亡之际,都是要为我人族出力的。”

“说的对,杨悦能在国家危难之际出头,就冲这一点,我佩服他。”

“做人就该学杨悦,为陛下分忧,为国尽忠,千万别去学那刘仲贤,军器监被妖族炸了后,第一个想到的不是捉拿真凶,反而让羽林卫去趁火打劫,借机敛财,还把军器监的罪责扣到杨悦头上。”

“说的对,阉人又如何,阉人也是可以干大事的,阉人也是有好人,也是有精忠报国之辈的。”

“杨悦不是阉人,乃伟丈夫也,比某些只会耍嘴皮子的懦夫读书人强多了。”

“我辈楷模,值得我辈学习,我敬杨厂公一杯。”

“真想见识一下这灵能枪的威力。”

“这是朝廷机密,只有从军才能看见。”

“我要从军,哪里可以报名?”

……

丢~!丢~!

一大波的星光从人群头顶飞出,将整个天空点缀成了星河。

这星河横贯半个上京城,直扑向了绣衣厂内。

杨悦正脱衣服沐浴。

天气太热,吃完午饭,洗个凉水澡,最是惬意了。

突然间屋内大亮,无数的星光前仆后继的涌入体内,经脉瞬间被撑爆了。

噗!

杨悦一口血夺口而出。

卧槽,这是要爆机啊!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