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6章 胡马关危机
  • 厂公靠副业成圣人
  • 七宝擂茶
  • 4802字
  • 2021-10-21 12:13:27

“怎么样?怎么样?是否充能成功。”

岳千刃看着文相心中拿的飞鹤传书,捉急的追问道。

文相老成持重的点点头:“成了。”

“好,真是太好了。”

岳千刃激动的双手紧握,言语已经无法形容他此刻内心的激动。

张君正抹了把胡须,赞道:“看来我们以前对符师的认知太过狭隘了,以为符道一途很神秘,可剖析开表面现象,还原其本质,原来不过是一场充能。”

很是滑稽,这么简单的一个你画符文,我来充能的事情,居然到现在才被发现。

过去,居然没有一个人对符师这行业提出质疑,只知道一个劲的神秘化这个职业。

符道的发展,迟迟没有进益,很大一部分原因,在于固步自封,前人怎么教的,后人就怎么学,从没想过这么教法是对是错。

如此传道授业,不刨根问底,探究本源,真的是没失传算客气的了。

岳千刃立马对屠三川要求道:“三天内,造出一百万的石符弹,可有问题?”

屠三川拍拍胸口,立下军令状:“三日后,完成不了任务,我愿提头来见。”

“好,我等你的一百万石符弹。”

……

晚上。

云楼。

今晚第八集《笑傲江湖》上映。

军器监虽然被炸了,但是丝毫不影响上层社会寻花问柳。

无他,死的又不是自己,自己干嘛要为不相干人耽误享乐。

这就是仙侠世界的生存之道。

哪怕前线正在浴血奋战,后方大本营依旧可以歌舞升平,夜夜笙歌。

杨悦甚至感觉自己穿越的不是仙侠世界,而是大宋朝,大宋亡不就亡在醉生梦死的享乐上吗?

岳千刃被文相拉来一道观影。

岳千刃回道:“文相,我对此道不感兴趣,您就放过我吧。”

张君正劝说道:“来都来了,喝杯水酒再走。”

“郭丰安,你家厂公人呢?我们特意来捧他的场,他怎么反倒迟迟未到。”

郭丰安摇头表示不知。

嗖!

一道劲风袭来。

杨悦闪现来到了凤羽阁内,放下一个身着太监服的小娃娃。

砰!

岳千刃惊一屁股从椅子上滑下去,急忙爬起来,拜见道:“微臣拜见陛下。”

小皇帝甩手道:“这里没有君臣,只有观众,快来看电视剧吧。”

说着小皇帝就爬上了椅子,扒拉在窗户上看热闹,想起什么来,喊道:“杨伴伴,朕渴了,朕要喝奶。”

岳千刃:(ΩДΩ)

“陛下,此举有辱斯文。”

文相拍拍他肩膀,瞧笑话道:“岳大人莫要胡思乱想,此奶非彼奶,而是羊奶。”

“啊?”

岳千刃急忙拿手扶额。

丢人死了,怎么就想到那方面去了,羞臊死老夫了。

郭丰安,杨悦齐齐丢去白眼。

合着您老是个大闷骚啊,以前真是小瞧您嘞。

崔秉忠麻溜的奉上羊奶,小皇帝滋补一番后,电视剧开始了。

第八集。

风清扬登场,好一个仙风道骨的老者。

指点令狐冲剑法,只一指头就把田伯光给点的仰头倒下。

一夜传授《独孤九剑》中的破刀式。

剑法总诀一道出口,在场所有武夫齐齐惊了。

“什么情况,我之前看MV领悟的剑法难不成都是错的?”

“很显然,MV里的剑法只是皮毛,根本就不是剑法真谛。”

“影月公子,你坑人啊,这残缺的剑法,如何习得?”

“习不得吗?就算是皮毛也是高深剑诀,你不一样领悟的御剑术嘛。”

“极是,极是。”

“你们少废话,安静观影,别打扰我领悟无上剑诀。”

一夜修行的令狐冲,次日一早再和田伯光决斗。

一夕之间,令狐冲剑法大成,将田伯光杀的毫无招架之力。

田伯光满脸苦涩,言明此生将再难打败他。

令狐冲恳求风清扬放田伯光下山去,跪地叩谢太师叔传授高深剑法。

风清扬嗤之以鼻,言他连高深剑法的皮毛都没有学到。

令狐冲恳求传授整套独孤九剑。

风清扬要他立下誓言,不得将他传授剑诀一事泄露,包括他师傅都不可以知道,这才答应将独孤九剑传下。

画面一转。

田伯光下山后,遭遇四个怪人逼问令狐冲是谁,结果被整了一番,滚下山崖去。

而华山派也面临了大敌,封不平带领同门,得嵩山派撑腰,上华山要求岳不**还掌门之位。

陆猴儿担心,上思过崖请令狐冲下山。

令狐冲下山,结果遇到了桃谷四仙,被拿住,他无计可施,只能哄骗他们一道前去华山派。

令狐冲和成不忧打斗,用一把扫帚,便将成不忧长剑夺走。

成不忧恼羞成怒偷袭,令狐冲被一掌击伤。

桃谷四仙发飙,当场把成不忧大卸八块,然后抬着令狐冲逃之夭夭。

第八集,完!

“这就完了?”

“不是吧,令狐冲武功不是大成了嘛,怎么还这么弱鸡?”

“这个成不忧,实在是可耻,居然搞偷袭。”

“也不知道我的男神他伤的咋样了?”

“哎,这所谓的正派怎么尽出阿猫阿狗。”

“我怎么感觉这电视剧是在讽刺朝廷呢。”

岳千刃嘀咕道:“还真是如此,尽是一些道貌岸然之辈,文相,我知道你带我来看此剧的用意了,这实在是不可多得的一部好剧。”

文相嘴角忍不住扯了扯,你想多了,我可没这么深的用意。

但是这话不能说。

为了维护自己的逼格,张君正拿手抚须,一脸欣慰笑道:“岳大人能领悟其中真谛,幸甚!幸甚!”

第九集开始。

桃谷四仙开始对令狐冲进行诊断,然后四个人各自灌注真气到他体内。

令狐冲当场吐血,奄奄一息,不得已哄骗他们自己师傅岳不群能救自己。

桃谷四仙送令狐冲回山门,宁中则气急,一剑刺伤桃谷四仙之一。

岳不群施救令狐冲,震惊他的伤势古怪,言明只有本门的《紫霞秘籍》才能施救。

但是他不能救,此举耗损太多真气,深恐这时候敌袭。

岳不群决心带着众弟子避难。

令狐冲被留在山门内,交由陆大有照顾。

深夜,岳灵珊偷了《紫霞秘籍》回来,令狐冲拒绝学武,把陆猴儿点了,然后自己撑着伤重的身子下山。

结果走到半道,被爬上山的田伯光一脚给拉回了山坡下。

两个人成了难兄难弟,患难见真情。

而此刻,依琳带着她爹爹不戒和尚来华山派。

原来田伯光,桃谷四仙都是他差遣来,目的是要令狐冲娶自己闺女依琳。

两人遇到了令狐冲,不戒和尚救治令狐冲,又给他体内灌注了两道真气。

令狐冲伤势痊愈,但是全身无力。

岳不群押着女儿回来,要求令狐冲杀了田伯光。

令狐冲不肯,宁可自刺一剑。

田伯光侥幸逃走。

岳不群心生不满,追问秘籍。

回山,发现陆猴儿命丧当场,秘籍不翼而飞。

岳不群质疑令狐冲偷取秘籍,令狐冲想要自尽谢罪,但是被阻止。

令狐冲立誓要寻回秘籍。

下山。

令狐冲遭到众师兄弟猜忌,落后于人,他终日买醉。

深夜,破庙中,来一玄衣女子,要求追讨《笑傲江湖》曲谱。

二人激斗,最终惊动华山派弟子。

岳不群追来,只见到醉酒不醒的令狐冲,现场有打斗痕迹,令他对令狐冲更加怀疑。

“这个岳不群,居然怀疑自己的大弟子,真是该死。”

“闭嘴,好好看剧,再废话,我剁了你的舌头。”

雨夜。

华山派进入破庙避雨。

令狐冲心情郁结,在庙门口淋雨。

忽的来了一群响马,要求借阅林家的《辟邪剑法》,令狐冲阻止,结果被一掌打飞出庙。

庙宇内发生激斗。

华山派众人不敌,纷纷被点穴拿下。

成不忧也随之感到,要猥琐的搜查宁中则和岳灵珊全身。

“恶贼住手!”

一声爆喝,跟着一声剑鸣声破雨而来。

独孤九剑施展而来。

“哇!”

观众齐齐一声惊呼。

这才是真正的独孤九剑,威力无穷啊。

成不忧被打的节节败退。

众人惊叹华山派二代弟子剑法居然比师傅还高。

成不忧甘拜下风,临走前,还挑唆令狐冲和岳不群关系。

十五名响马围攻令狐冲。

令狐冲长剑一甩,破箭式一出,十五人眼睛一举被刺瞎。

岳不群命令令狐冲跳断他们脚筋,慢慢拷问。

无奈令狐冲伤势复发,重伤倒地,只能眼睁睁看着这些歹徒离去。

次日醒来。

岳不群口口声声唤令狐大侠,质疑他剑法从何学来。

令狐冲不敢透露,岳不群大为不满。

一行人来到了洛阳,拜访洛阳金刀王家。

众弟子都行叩拜礼,只有令狐冲拿了红包就去喝酒,对此,岳不群很是没面子。

令狐冲赌场喝酒,闹事,被混混欺负。

王家人和林平之怀疑他偷窃林家《辟邪剑法》,将他双臂卸了,拿去质问,搜出《笑傲江湖曲》冤枉令狐冲。

一众人前去拜访绿竹翁,希望他能明辨曲谱。

绿竹翁看了一下曲谱,说撰写此曲者故弄玄虚。

王家人不信。

令狐冲再三恳求,绿竹翁决心让他姑姑帮忙验证。

第九集,完!

“卧槽,这眼看能听到《笑傲江湖曲》了,怎么就没了呢。”

“太监可耻。”

“就是,该死的文艺之耻,老子和你没完。”

“我刀呢,陶妈妈,影月公子到底是何许人也,你告诉我,我给你一千两。”

“我出两千,告诉我这该死的太监是谁。”

“同去,同去。”

凤羽阁内。

一众人齐齐偷笑的瞄向杨悦下面。

杨悦翻了个白眼,一个闪现,扔下小皇帝跑了。

小皇帝看看文相,打了个哈气道:“文相,朕要睡觉觉。”

文相一阵无语,怎么善后的事情总是交给自己,这该死的太监!

……

杨悦进宫啦。

庆云殿内。

洪楚玉正开心的趴在凤床上,踢着白玉藕一般的小嫩腿,开心的数着银票。

“一万,两万,三万……”

杨悦在窗口偷瞄,也不由惊呆了。

这也太赚了吧。

这起码有二十多万两。

重播都这么受欢迎,要是首播,那还不赚翻了。

“影月公子,你真是人家的心肝宝贝,爱死你了。”

洪楚玉开心的亲吻手里的银票。

杨悦偷看笑了,这哪里是爱人家,分明就是爱人家的银子嘛,在蓝星这不就是典型的有面包才有爱情嘛。

“咳咳!”

一声咳嗽。

洪楚玉立马警觉:“谁在外面?”

“是我,影月公子。”

洪楚玉激动的两眼放绿光,就要扑下床,开门。

杨悦粗着嗓子警告道:“不可,你我男女有别。”

洪楚玉顿时满脸失望,有气无力的趴回床头。

杨悦开口道:“我来是收银票的,另外,这是余下七集的《笑傲江湖》。”

洪楚玉立马点出银票来。

“这是二十万两,还请公子点收……”

呼!

一道劲风袭来。

洪楚玉感觉手上一空,胸前更是一凉的。

低头一看,二十万两银票没了,胸前的赤色鸳鸯肚兜也没了,留下是七张一次性留影符。

“呀!”

洪楚玉羞的急忙拿手遮掩,无奈遮不住,急忙拉被子卷到身上。

这个影月公子真是太坏了。

杨悦回了绣衣厂,躺下,掏出洪楚玉的贴身亵衣,狠狠嗅了嗅……啊,女人的味道,久违了。

想死哥了!

……

三日后。

军器监,交货。

一千把AK47,一百万发石符弹。

岳千刃不敢迟疑,立马用乾坤一气袋装了,然后施展大儒神通,千里跬步,前往支援胡马关。

胡马关守将,韩飞。

是岳千刃一手提拔起来的飞骑将军。

连日来,他寸步不离的守在城墙上。

妖族此次大举进攻,先锋军将领是三皇子厉胤。

厉胤此妖有勇有谋,对胡马关城墙是水火夹攻。

城墙不时遭到烈火攻击,再是寒冷彻底的霜雪攻势,摇摇欲坠。

再打下去,不需要妖族大军攻击来,城墙就先被水火攻势给摧垮了。

哞~!哞~!

清晨,韩飞困的实在不行了,靠在城墙上,闭上双眼准备小憩一会儿。

还没睡着,突然间号角声响起。

这是妖族大军的攻击号角。

韩飞立马爬起身来,冲着城楼下看去。

妖族大军发动了总攻。

攻城车在妖族弓箭手的掩护下,向着城墙攻击而来。

韩飞当即下令:“传令,给我死守城门。”

传令兵焦急汇报道:“将军,守不住了,城墙连日遭受水火夹攻,早已经脆弱不堪,现在别说是抵挡攻城车了,就是随便一个孩童拿着铜锤那么一砸,都能砸出一个窟窿。”

“将军,胡马关肯定守不住了,咱们撤吧,日后再图……”

“沧浪!”

没等传令兵的提议说完。

韩飞马刀出窍,一刀宰了这混蛋。

扬起带血的刀刃,朗声道:“谁敢再言撤退,斩立决,城在人在,城亡人亡,我韩飞誓与胡马关同在,杀!”

“杀!”

守城的镇北军顿时士气大振,射箭的射箭,箭羽空了的,就拿城墙的石头往下拼命砸。

砸死一个赚够本,砸死两个赚到了。

这场战争,他们做好了和敌人同归于尽的必死决心。

妖族先锋军中。

在一头猛虎背上的厉胤看见人族守军还在拼命死守,冷笑道:“韩飞,还负隅顽抗呢,行吧,看本王子如何收拾你。”

“传令飞鹰队,空袭!”

“遵命!”

一袭妖兵从大队伍中脱离而出,共有二百来人,他们肋生双翅,翅膀一展,尘烟四起,带着阵阵鹰啸声,向着胡马关上空飞掠去。

韩飞见到头顶飞掠而来的飞鹰队,脸色惨白。

完了,若是弓箭手还有足够的箭羽在,或许还能抵御住空袭。

可是如今弹尽粮绝,如何能抵抗住妖族的飞鹰队。

守城士兵见到飞鹰队扑来,心中生起阵阵绝望,这简直是给老鹰送口粮啊。

完了,完了,这场仗输定了,胡马关完了。

“韩飞!”

岳千刃一个闪现,出现在了城墙上。

“岳大人!”

韩飞见到岳千刃,惊喜万分,追问道:“大人,可带了箭羽,妖族出动了飞鹰队,若是不能打下他们来,咱们就只有被敌人空袭蚕食的份。”

岳千刃注意到了飞掠来的飞鹰队,嘴角勾起一抹不屑的嘲讽:“来的正好,叫这群鸟人好好看看我大业新式武器AK47的厉害。”

刷!

AK47被岳千刃从乾坤一气袋中一股脑放出。

在城墙上堆成了一做小山。

这不就是一堆破铜烂铁吗,我要的箭羽呢?

韩飞:( ̄△ ̄;)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