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5章 符箓好比造桥铺砖
  • 厂公靠副业成圣人
  • 七宝擂茶
  • 4346字
  • 2021-10-20 19:56:31

靶子前。

众人仔细的查看这旗杆的断口,确认不是大风导致的后。

岳千刃激动的抓住杨悦的胳膊,恳求道:“这巴雷特难不难打造?我要把他们全部装配在我镇北军上,哈哈,有了这武器,什么狗屁的妖族,全都去死吧。”

屠三川惊叹不已:“我第一次知道,原来武器居然还可以这样打造,杨厂公,你是如何想到把石符压缩在枪管中爆炸的,这威力真的是太牛叉了。”

杨悦得意的嘴角上翘:“无他,善于观察生活罢了,要明白,道存在于我们生活中方方面面,只要善于发现,就能开拓一个崭新世界。”

“屠三川,这巴雷特呢,只适合于狙击,不合适在军队大面积装配,我这有一款AK47,很适合用于战场上单兵作战,暂时就弄这两款武器上前线顶着吧,看看效果,要不行,我就上机枪。”

“机枪?”

文相张君正和岳千刃吃惊问道:“还有比这更加厉害的武器?”

杨悦嗯哼一声:“当然有,武器军工也是一门很深奥的学科哦,如果研究透彻了,你们不是想千里之外取人首级嘛,我告诉你们,这不再只是一句口号,是真的可以哦。”

“不可能吧。”

屠三川第一个提出质疑:“除了一品圣人,普通人怎么可能真的千里之外取人首级,即便是施展飞剑,攻击范围也不过是在数里以内,再远的话,飞剑飞过去,对方也会有惊觉,根本就打不着。”

杨悦一脸自信问道:“屠三川,我问你,如果把昨晚发生的军器监爆炸,整个挪到敌军阵营,你觉得敌军会被炸死多少?”

屠三川顿了顿,回道:“少说可以炸死炸伤上万敌军,可这不现实,这么大的军械库,搬得了吗?”

杨悦拿树枝在地上画起来:“如果我们发明一种叫火箭的武器,可以将大量的石符荷载在箭头一端,在火箭尾部点火,可以让他飞行,从高空远程打击目标,就可以实行千里之外取人首级。”

“这!”

屠三川震惊叫道:“这叫火箭的玩意可能造出来吗?”

杨悦回道:“怎么不可能啊,一切皆有可能,不说火箭,就说你的瞬移符还给我一点启发,如果我们造出一种瞬移符,可以精准定位,比如就定位到文相身上,他人在千里之外,我们把瞬移符贴到神火石符上面,来个瞬移,然后……嘭!”

张君正脖子猛的一缩,浑身一个激灵,想想就不寒而栗,后背都惊出一身冷汗。

这偷袭招数实在是阴狠,狡诈,卑鄙,防不胜防。

必须让老师打消这该死的念头,不然回头自己搞不好会被拿来做试验。

“老师,你这设想也太荒诞了吧。”

屠三川摆手道:“不,这个设想不荒诞,很靠谱,我曾经也设想过这种事,不过精准定位某个人的瞬移符造不出来,所以我最终放弃了。”

杨悦脑洞大开道:“你可以造一种带定位追踪的瞬移符啊,比如这张符闻了目标的毛发气味,就可以千里追踪,不死不休。”

屠三川苦笑的摇头:“哪那么容易啊,这巫族倒是有靠人毛发千里诅咒的巫术,但是我符师可没这样的符术,不过这倒是一个很好的思路,可以试试,不过成功几率很低。”

岳千刃催促道:“我不管你们要研发什么,总之,我要这巴雷特,还有那啥AK的,总之我要前线大捷,该死的妖族,敢跑我京师来炸军器监,这次定要给他们一点颜色看看。”

“好,屠三川,带着你的人跟我去绣衣厂,全力打造灵能枪,咱们好好给妖族一点颜色看看,犯我大业者,虽远必诛!”

张君正立马大赞:“好一句犯我大业者,虽远必诛,说的对,必须给妖族一点颜色看看。”

……

文昌阁。

张君正回来办公,屁股还没捂热。

六部除了兵部以外,五部大臣,齐齐赶来,七嘴八舌的抗议。

“文相,你怎可让杨悦把军器监整个搬入绣衣厂,如此岂不是做大绣衣厂势力。”

“老夫听闻你们研发了一种新式武器,威力惊人,军器监如今纳入绣衣厂,如此绣衣厂岂非如虎添翼,养虎遗患啊,不得不防啊,文相。”

“文相,既然屠三川没死,这军器监就理应交还他打理,绣衣厂不该插手其中。”

“……”

张君正脸色越来越难看,气急的一巴掌拍在桌案上:“统统给老夫闭嘴!”

文昌阁内顿时鸦雀无声,众位大臣你看看我,我看看你,互相使眼色,想要让对方做出头鸟。

但是谁都不冒这个头。

张君正目光如电的扫过这些大臣,喝道:“你们不就是怕绣衣厂做大,有了实力监察百官后,查到你们头上吗?”

“别忘了,军器监监正现在是杨悦,杨悦想把军器监设立在哪,就设立在哪,你们管得着吗?”

“再者,老夫告诉你们,如今战事吃紧,军械库又被炸,前线急需武器供给,这时候谁再给老夫捣乱,贻误战机,老夫便以国法论处,炸毁军器监的元凶至今还没有落网,这勾结妖族,是什么罪行,自己好好掂量着办吧。”

五部大臣脸色齐齐一凝,这是要扣勾结妖族,图谋背叛人族的大帽子啊。

这帽子要扣下来,不但是满门抄斩,还连累九族。

太可怕了。

想想就不寒而栗。

一个个都不敢有异议了。

没办法,胳膊拗不过大腿,如今这朝廷,可是文相,东西宫两位太后说了算。

文相铁了心向着杨悦,谁又能说什么。

……

次日,操练场上。

文相,兵部尚书,还有屠三川,在检验新式武器AK47的威力。

咚~!咚~!咚~!

一通狂扫。

凡是所到之处,尽数被摧毁的支离破碎。

这破坏力实在是太惊人了。

“太可怕了。”

屠三川忍不住惊叹:“我打造武器一辈子,第一次见到威力如此惊人的武器,这要上了战场,绝对屠杀的刽子手,来一个妖族砍一个,来两个砍一双。”

岳千刃看着面前的一片狼藉,从震惊中回过神来,冲张君正看去,一脸佩服道:“文相,我现在终于知道你为何要拜杨悦做老师了,杨悦这人若是不为我人族所用,必成大祸。”

张君正嗯声,重重点头:“我真是好奇他脑子里都装了什么,居然能打造出这等利器来,还好,他是我人族,若为妖族,必为我人族灾厄,怕是会给我人族带来灭顶之灾。”

“老屠,这AK47打造了多少?”

屠三川回道:“这AK47好打造,给我些时日,数千把不成问题,就是这耗费的石符弹有些难打造,需要符师在灵石上画爆裂符,不过还好,这爆裂符不难画,大批量的打造还是可以的。”

张君正立马道:“三日内,我要你打造出十万枚石符弹来,还有AK47,我要一千把。”

屠三川脸色顿时惨白,惨白的,叫苦不迭:“文相,你是想我过劳猝死吗?这不行的,就算我军器监所有人都忙不迭的打造石符弹,也根本就不可能在三天内打造出十万枚的石符弹,不瞒您说,就刚刚这么一扫射,昨晚打造的二百枚石符弹就都扫完了。”

“什么?”

张君正和岳千刃大吃一惊:“如此耗损,也太过了吧。”

“不过不过。”

杨悦这时候悠哉的走过来:“AK47可是一分钟……就是差不多15息的时间内,它能扫射出600发子弹,这要是上了战场,不多备点子弹,你们是不够打的。”

岳千刃立马改口道:“我要一百万石符弹,三天内,务必打造出来。”

“你直接一枪毙了我吧。”

屠三川直接仰头就倒,在地上四肢抽搐,装死。

张君正老眉直皱起,冲杨悦问道:“老师,可有办法提高产能。”

杨悦嗯了声:“我来找你们就是想一起攻克这个难题的,是不是只有符师才能画出爆裂符?”

岳千刃回道:“当然啦,自古只有符师具备沟通天地之能。”

杨悦摇头道:“不对,我不是符师,但是昨天我就画出了符箓来。”

张君正皱起眉头:“老师此话何意?”

杨悦解释道:“在你们看来,符箓需要符师自己领悟,成功沟通天地,才能画出人生第一道符,可在我看来,这符其实是能量的运行轨迹,只需要掌握了他的运行轨迹,拓印轨迹下来,进行充能,便可以大批量的生产。”

“能量的运行轨迹?”

屠三川立马一个鲤鱼打挺,从地上翻身而起,追问道:“你把话说清楚了,符怎么就成了能量的运行轨迹,你所说的能量又是什么?还有什么进行充能。”

杨悦解释道:“在外面的自然界中,一切可以分解为微观粒子,而微观粒子又可以拆分为两样东西,正电子,负电子。”

“我说的能量,就是这两种粒子的运动轨迹,当正负点子碰撞,便可以产生放电效应,迸发出强大的能力。”

“就好像下雨天打雷,一个闪电劈下来,就能把人劈死,就是云层在放电,而大地在吸引他们放电,将能量释放出来。”

“现在你们明白,符是什么了吧。”

屠三川听的目瞪口呆,嘴巴大张开来。

从来没有听说过,符居然是放电?

不过好像还真是的哦,每次自己施展符箓时候,都会有些火花出现,看着好像还真和雷电相似,难不成真是如此。

文相和岳千刃深思起来,想要反驳杨悦的观念。

但是他们对符箓学说,实在是知道甚少,所以无从辩驳。

“所以,我尝试让小孩子按照我要求画的符箓进行绘制石符,你们看,画好了。”

杨悦从袖子里取出了一枚石符。

屠三川立马扑上去,感受上面的符力,随即摇头道:“这是小孩子涂鸦,并没有符力,所以这不是石符。”

杨悦笑了笑,冲张君正吩咐道:“文相,麻烦你将自身的浩然正气注入此符中,记住,不需要太多,只需要稍稍一点度入其中便可以。”

文相拿过这枚石符弹,指尖吐出一缕浩然正气。

微微的紫光在石符弹上面流动,上面的纹路好像有股液态流动一般,很快浩然正气尽数充入了符文中。

随后,这枚石符弹变成了一个带有紫色花纹的石符弹。

杨悦拿石符弹,装入转轮手枪中,对着远处的靶子。

砰!

子弹打了出去。

屠三川,张君正,岳千刃齐齐震惊呆了。

怎么可能?

这不过是一枚小孩子涂鸦的失败品,怎么就成石符了?

杨悦解释道:“我之前说过,符箓是一种能量运行轨迹,既然是轨迹,就该是有迹可循,所以不管是谁画,这轨迹都该一样,只需要再施加力量的引导,就是给它充满能,任何人画的空符都可以使用,所以,现在你们还觉得子弹不能量产吗?”

这是杨悦昨晚想到的。

他不是符师,什么沟通天地之力,杨悦是真不懂的。

但是自己的真元能绘制符箓,施展出符力。

另外便是。

据杨悦所知,蓝星的道家才是符箓的祖宗。

可这个世界,符师居然和道门是分开的两个体系。

这就叫杨悦冒出了一个大胆的想法。

或许此方世界的人还不懂符到底是何物。

道宫反馈信息来。

符是沟通天地的一道桥梁,符文是桥梁的架构,可以视作框架,而符力是桥梁上铺设的砖瓦。

二者缺一不可。

过去,此方世界的人知道,符师的符力可以度入其中,搭建完这道桥梁。

但是没想过,其他力量或许也可以。

只不过桥面花纹,坚韧度不一样。

但是只要桥搭好了,一样可以让行人过河。

所以,杨悦找了顽童进行试验。

事实证明,真的可行。

只要是修炼者,修出内气者,皆可画符。

不过过去因为符师太过神秘,没有完整传承道统,每一位符师的入门方式,都是靠个人领悟,这就好在教小学生几何数学,连个模型都没有,书本教材也没,你能教的通一群小学生。

都要靠符师自己去领悟符文的轨迹,就是要他们先去构想这座沟通之桥要如何搭建。

这也就是为何很多符师一辈子都摸不着符箓门槛,因为他们天生不是建筑师的材料,更别说把桥搭建好,再铺砖瓦了。

“好了,这里的事情就交给你们了,我去忙着拍戏了,今晚大家还等着更新呢。”

杨悦一个文娱神通,闪现消失在原地。

屠三川三人震惊了许久,方才回过神来。

“文相,杨厂公若为巧匠,若称当世第二,无人敢称第一。”

岳千刃也深表赞同的点头。

文相张君正嘴角勾起一抹弧度,果然能够开辟通天路的大贤者,这能力果然非凡。

当即吩咐道:“闲话少说,将爆裂符的图案绘制下来,我这便召集上京八院学子对符文进行……充能。”

文相一纸令下,八大学府读书人,齐齐开动马力,开始画符充能!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