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3章 仙侠世界也可以搞热武器
  • 厂公靠副业成圣人
  • 七宝擂茶
  • 5025字
  • 2021-10-20 19:56:10

群臣激奋,嚷嚷着要去灭了这帮无耻的羽林卫。

刘太后脸色很难看,她怎么也没想到,刘仲贤居然混账到这步田地,居然敢在国难当头的时候,浑水摸鱼,大发国难财。

完了,这次想扳倒杨悦已经是不可能了。

搞不好刘仲贤还保不住。

他若垮了,自己将失去最大的宫廷势力,将会被惠贱人彻底碾压下去。

不行,绝不能坐以待毙。

“刘仲贤,你好大的狗蛋!”

刘太后一拍椅子,大声呵斥。

咚!

刘仲贤和个青蛙一样,猛的窜跪到地上,吓的浑身瑟瑟发抖。

“你可知罪?”

刘仲贤立马磕头如葱倒:“奴婢知罪,奴婢知罪。”

刘太后当即下旨道:“刘仲贤御下不严,罚俸禄一年,杖责一百,回家闭门思过一月。”

“谢太后隆恩,谢太后隆恩。”

刘仲贤感激涕零,不用革职查办了,真是太万幸了。

一干大臣看着,知道刘太后是在保自己的亲信,不过没有人出面说判罚轻了。

无他,后宫的势力需要平衡,若是叫惠太后一方独大,对朝廷百害无一利。

所有人都选择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拖下去,施刑。”

两个太监进殿来,要将刘仲贤架走了。

“慢!”

文相张君正阻止道:“陛下,刘仲贤无才无德,亚圣文心不该由此等小人保管,他身上文心必须收回,择日举行文心择主大典,亚圣文心,当有德者居之。”

“不,这是我的宝贝,怎么能便宜别人。”

刘仲贤紧张的一把捂住胸口。

杨悦惊讶的盯上他。

真是瞌睡来枕头。

自己正愁上哪去寻颗亚圣文心炼制复阳丹呢。

想不到这就主动送上门来了。

可是文心择主大典是什么?

杨悦读档原主记忆。

这才明白过来。

文心一般都收藏于各世家中,都是先辈大儒过世后所化,说白了,就是私有产物。

但是也有些例外,比如这位大儒没有后人,或者死后,不认可自己的家人,这文心就成了无主之物,再或者,死在野外的大儒,连身份都不清楚,自然就成无主文心啦。

按照大业惯例,凡是当地出的无主文心,都要进行文心择主大典。

凡当地读书人,皆可参与考校,其才学被认可,文心将会自动择其为主。

这算是大儒死后对后世子孙的一种认可,提携。

若是择主失败,这文心就会被收入大业文庙中,镇压人族气运。

群臣也纷纷奏议。

“我观这亚圣文心根本就没有认可刘公公,这颗文心不该他得。”

“说的没错,亚圣文心,何等重要,岂可被这种无耻小人占为己有,必须交出来。”

“刘公公,你说这文心是你的,那便请他出来择主,公开认你为主,若他愿意择你为主,我等自然不会再有异议。”

刘仲贤叫苦不迭。

文心根本就没有认可自己为主,自己不过是仗着亚圣文心来抵抗大儒神通,免得被逼问出自己栽赃陷害的真相。

哪里晓得栽赃不成,反而要被薅羊毛。

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这买卖做的真是亏大发了。

惠太后冲刘太后看去,语气看似平和询问:“依姐姐看,此事该当如何?”

刘太后很不满的瞪了一眼刘仲贤。

无他,这颗亚圣文心,便是她都不知情。

如此宝物,若是早叫她知晓了,她肯定会先拿来炼化,在日成为三品儒师,那她还愁不称霸前朝后宫。

这该死的老阉狗,居然敢藏私,坏我大事。

眼下群臣激愤,这颗文心肯定是保不住了。

刘太后无奈道:“按照祖制办事。”

“拿来吧。”

张君正手一招,亚圣文心就不受刘仲贤控制,自动从胸口飞出,落入了他的袖子中。

刘仲贤眼泪汪汪的,心塞的想撞墙。

“还不拖下去。”

大臣纷纷嫌弃的甩袖。

太监立马拖刘仲贤下去。

“啊呦,啊呜,疼啊,妈呀……”

殿外传来刘仲贤受刑的惨嚎声。

一殿大臣听的极舒心,这老阉狗,活该有此报应。

刘太后一脸幽怨的瞪向杨悦,心生一计,开口道:“杨悦,命你着手调查军器监爆炸一案,你如此精明能干,三日内想必必能破获此案吧。”

杨悦暗骂老姑婆黑心肝,又挖坑给自己跳,自己可不顶这破缸。

“回西宫太后,这案子不用查都知道,除了妖族,还能有谁会惦记我朝军器监。”

刘太后喉头猛的一噎,绝美的容颜为之气急,该死的东西,你倒是会推诿。

文相张君正也赞同道:“杨厂公所言极是,妖族亡我人族之心不死,此事必定是妖族所为。”

群臣也纷纷奏议:“文相所言极是。”

“这很显然是妖族所为。”

“查了也不顶用啊,炸都炸了,哎。”

“可怜我镇北军,没有兵器供给,只能要赤手空拳和敌军作战,真是可恨,卑鄙无耻妖族!”

惠太后开口道:“此刻当务之急是重建军器监,北方战事可耽误不得。”

“杨悦,本宫命你为军器监新监正,负责重建军器监,务必保证北方战事用兵武器供应。”

杨悦立马跪下:“奴婢领旨。”

刘太后想阻止的,军器监可是个肥水衙门,要落到杨悦手里,可是给惠贱人增添筹码,如此对自己不利。

可刚刚要开口。

群臣立马拜道:“东宫太后英明!”

刘太后头疼的拿手扶额,这次真是偷鸡不着蚀把米,白白丢了一块大蛋糕。

……

下朝后。

杨悦去了慈宁宫,面见东宫太后。

惠太后长的姿色一般,不过她运气好,当年先帝服用丹药,一时间浑身燥热,难以自制。

正好惠太后到御前奉茶,被先帝临幸,生下了皇子,这才上位成功。

好熟悉的剧本,好多皇帝都是这么呱呱落地的。

“平身,赐座。”

杨悦回过神来,叩谢太后恩典,起身落座。

这是后宫,可不是市井,一切自当小心翼翼,马虎不得。

惠太后用了口茶,哀叹道:“这刘太后是越发嚣张跋扈了,上次借着假银票案,想要先斩后奏,如今更是借着军器监爆炸一案,栽赃陷害,不过她这般胡闹,反倒是给了咱们不少好处,大理寺如今已经不受她控制,军器监这块肥肉也落本宫手中。”

杨悦拱手道:“这一切都是托太后洪福齐天。”

惠太后得意一笑,嗯了声:“杨悦,此次你受了委屈,本宫可不能委屈了你,说吧,想要些什么赏赐?”

杨悦立马下跪,回道:“太后这话严重了,这些都是奴婢分内之事,奴婢不觉得委屈。”

惠太后嗯了声,满意道:“本宫就是喜欢你的这份忠诚,听闻你之前中了蛇毒,如今身体怎么样了?可有大碍。”

杨悦心里无语的鄙夷,之前还在那说要赏赐自己呢。

合着就是一句试探,画饼呢。

女人啊,果然是嘴上都抹了蜜的,亲第一口的时候,觉得甜蜜蜜,再亲一口,味道就淡了,再亲……就不给亲了,拔针翻脸无情了。

分手还要嫌弃你一句,你一点都不懂人家,人家心里永远是爱你的,转脸就愉快的投入其他男人怀抱。

杨悦现在有严重的危机感。

这个惠太后就是这样的心机婊。

自己可不能被这婊婊的糖衣炮弹给迷惑了。

“谢谢太后的关心,奴婢身体已无大碍,若没其他事,奴婢告退了,这军器监还需重建,耽误不得。”

“去吧。”

惠太后挥挥手。

杨悦立马告退。

一出门,惠太后和颜悦色的脸色陡然一寒,若杨悦恃宠而骄,此人决不能留,今日算他识相,还知道谨守本分。

……

出了后宫。

直奔军器监。

文相张君正和兵部尚书岳千刃都在。

三人打个照面。

岳千刃分析道:“这爆炸是从军械库发生的,军械库内又大量的神火石符,只需要一件被引爆,就可以造成整个军械库发生爆炸,妖族这次摆明了就是有备而来,存心要炸毁我镇北军的供给,我怀疑此事有内奸,否则对方不可能如此轻易得手。”

杨悦叹了口气:“很明显,的确有内奸,不过当务之急,与其费力吧唧的挖这个内奸出来,还不见得有结果,当务之急,是想办法解决武器供给问题,要不然镇北军那儿非出大事不可。”

文相张君正满面愁苦道:“难啊,军械并不同于民间武夫用的兵刃,这些兵刃上面都是要加诸符文,才可抗击妖族血污之力侵袭,否则一场拼杀下来,妖族妖血染刀,下次作战便不能再用了。”

岳千刃苦涩道:“就算是如此,一把能克妖血的符刀,也仅仅能够作战十次,上面的符文之力,还是会遭到血污之力腐蚀,不能持久。”

文相接着补充道:“符刃在北境的用途还是很小的,关键还是石符的打造,石符具有爆炸性,在战场上克制妖族,完全就靠他们了,可如今军械库内的符师都被炸死了,一时间根本就找不到符师应急。”

杨悦明白了,这就是为什么军器监如此重要的缘故。

战场上这武器淘汰太快,这仗打的就是烧钱。

再者,工匠不难找,但是要能在兵刃上加诸符文的符师更难寻。

符师,十分冷僻的行业。

符师的诞生,就和觉醒通读能力的读书人一样,要看天赋。

师傅领进门,修行靠个人,有些符师,可能一辈子都悟不到符箓的门槛,有些人,他哪怕是随手画个叉,嘿,就这么神奇的沟通天地,注入了符力,成为符师了。

符是个玄之又玄的东西,在此方世界比成为读书人还难。

而能画石符的符师,少说也得是六品的修为。

此方世界关于符师如何修炼,没有一个统一标准,这就是个靠悟性的东西,你的领悟力逆天,可以瞬间通神,成为一品神符师。

也可能一辈子寻寻觅觅,都摸不到符箓的门槛。

就是这么的奇葩,这就跟一朝悟道,百日飞升是一个尿性,没有任何的道理和你讲,就是这么的豪横不讲理。

杨悦发现自己好像接手了一个烂摊子,什么肥水衙门,根本就烂坑衙门嘛。

不成,必须解决符师短缺的问题。

闭上眼,灵识进入识海。

对道宫吩咐道:“有没有什么法子,可以催生符师的?”

一道霞光破开宫门,飞入杨悦的灵识。

杨悦脑子里顿时多了好多枪械的构造图。

灵能枪!

不用子弹,但是可以击发石符弹,威力不比蓝星热武器差。

完美适用于仙侠世界的一款仙侠热武器。

“老师,老师!”

杨悦被文相张君正喊醒。

杨悦问道:“有什么事吗?”

张君正无奈递上一张纸条:“刚刚来的千里符传信,妖族在胡马关都关集结军队,看样子,是准备攻打胡马关。”

胡马关。

杨悦读档记忆,才了解到此次关隘的重要性。

但使龙城飞将在,不教胡马度阴山。

这便是胡马关之名的由来。

不过他的重要性,更关键在于军事方面。

此地是大业一处门户所在,关城所在的峡谷,西山夹峙,下有巨涧,悬崖峭壁,地形极为险要,在此地固收,易守难攻,但是一旦失守,妖族大军便可以越过北境,长驱直入。

所以,决不能失守。

杨悦寻思了一下,立马道:“画石符用的灵石能给我几块不?”

岳千刃诧异问道:“杨厂公,你要灵石做什么?”

杨悦催促道:“给我就是。”

岳千刃问道:“灵石分下中上三品,品质再好的便不再是石,而是灵玉,你是要哪种品级的灵石。”

杨悦回道:“最下品的就可以。”

岳千刃指了指脚下:“你脚下的踩着就是。”

“啊?”

杨悦猛低头,挪开双脚,在右脚下,还真有一块灵石,应该是余波炸到此处的碎石。

灵石的品质有些像蓝星的水晶石,不过又有些不同,想来是两方世界的灵气不同所致。

灵石内蕴含天地灵气,于道门,可以辅助修炼,于人间,高档的人家,可以用符文火炉,生火造饭,取暖之用。

但是灵石要想完全释放内里的天地灵气,需要使用符文诱发。

简单的来说,灵石就是火药桶,而火药桶要想点燃,需要一个引线,而符文就是这根引线。

杨悦捡起灵石,石符弹的符文轨迹在脑海中一闪而过。

丹田猛的一热。

一道真元吐出,迸于指尖。

杨悦在灵石上绘制起来。

运气不错,一次性就成了。

“这是符文?”

岳千刃和张君正齐齐震惊的盯着灵石上绘制的符文,满脸不敢置信,杨厂公何时成为符师了。

一个人怎么可能身兼多种能力呢。

先有重力神通,现在又是符师能力,他是如何做到的?

他二人纳闷的时候。

杨悦已经把绘制好的石符弹固定在了地面上,没办法,缺少枪支击打,只能采用最原始的法子试验火力。

就和小时候把鞭炮拆了,一个个夹在石缝里,用香点燃一个样。

所不同的是,杨悦这次采用撞击的方式。

避开远远的,十步开外,拿石子去砸。

咚!

偏了,再来。

咚!

短了,再来。

咚!

这次射远了。

咚!

射歪了。

咚!

……

杨悦的投射能力不行啊。

一连试验了N多次,都没中。

无奈把石子交给了岳千刃:“你来扔,就对准了灵石的屁股,狠狠的砸过去,一定要砸准点。”

“就这?”

岳千刃不屑的随手一抛:“这有何难的,厂公你看……”

砰!

一声巨响。

石符弹爆炸开来了,地上被炸出了一个小坑洞来。

岳千刃震惊的叫道:“这是爆裂符?”

文相张君正皱起眉头,打量了一下爆炸的威力:“威力好像小了点,若论品级的话,这也就八品的水准。”

杨悦得意的嘴角翘起:“八品是吧,好,看我一会儿给你变个戏法,看我如何提升他的威力,等着,丁媛,丁媛,你个家伙死哪去了。”

杨悦骂骂咧咧的去寻人。

半个时辰后。

杨悦回来了。

手里多了一把手枪,这是转轮手枪,共有六发子弹。

杨悦拿了手枪过来,对张君正和岳千刃指了指远处:“看见那没,五百步外的靶子。”

张君正和岳千刃齐齐看去,远处与其说是靶子,不如说是木桩。

杨悦抬手就射。

砰!

一枪激发,子弹擦着剧烈的火星,直扑上了木桩。

轰!

木桩直接被炸开了一个大口子,这要是人脑袋,那脑袋还不得当场炸掉半个。

“这……”

张君正和岳千刃齐齐看惊了。

箭羽可伤敌,可五百步外,也就仅仅能命中目标,形成贯穿伤,根本就不可能形成爆炸威力。

想要五百步外,造成这么大的威力,只有神通飞剑可以,或者是在箭羽上绑定爆裂符,才能具备如此大的威力。

“二位,别太吃惊哦,这是我研发出的灵能枪中的其中一款武器,这叫手枪,威力也是最小的一款哦。”

杨悦得意的吹了吹冒烟火枪口。

岳千刃和张君正齐齐震惊的瞪向他:“什么?还有比这威力更大的?”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