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1章 军器监炸了!
  • 厂公靠副业成圣人
  • 七宝擂茶
  • 4565字
  • 2021-10-20 15:27:21

“一个洞,影月公子这是又送什么惊喜啊?”

“你想不到的,想了也是白费脑子。”

“死太监。”

“老子生平最恨太监了,以后见到太监,杀无赦。”

“文艺之耻,老子要打的他成为祖宗之耻。”

“听说影月公子都不来云楼了,就是怕咱们找他晦气。”

“啊?这影月公子到底真名叫什么,我要堵他家门口去,我愿意悬赏一万两……黄金!”

“别叫我这够贼真名,要叫我知道了,我一定杀到他家,把他全家都变成死太监!”

“记得叫上我,我这就回去多订几把钢刀。”

“同订,同订!”

凤羽阁内,杨悦苦笑,果然是无情寄刀片……啊不,是抡刀片。

还好今天有第七集。

第七集《笑傲江湖》徐徐播放啦。

闹着要抡刀片,阉割杨悦全家的粉丝们,终于消停了。

令狐冲进入了神秘闪动,一进门就见到神秘骸骨,吓了众人一跳。

导演你这回脑洞挺大啊,吓死人你可得赔钱。

令狐冲发现刻字,壁画。

“哇塞,武林绝学诶,大家快点用心记录。”

“对对,这绝对是无上剑诀,领悟一招半式,绝对够咱们纵横江湖的了。”

“喂喂,你们看清楚了,上面写了什么,尽破五岳剑招于此,一群被破了招数,有什么可稀罕的。”

“什么?五岳剑法尽数被人破了,这怎么可能?”

“不信你们自己看。”

观众看完了记载,顿时惊的面无血色。

当真是尽数破解了。

令狐冲也和观众的表情如出一辙,满脸不敢置信,不愿意相信,潜心研究,想要把破解招数化解掉。

可最终心力交瘁,崩溃一病不起。

岳不群和夫人宁中则上山探望。

试探令狐冲的武学造诣是否提高。

只要令狐冲武功有所进步,就准许他下山,前去捉拿田伯光。

宁中则和令狐冲比武。

令狐冲心神恍惚,各种招数在眼前划过,可都觉得招数被破,根本就无招可用。

危机关头,他随手施展出了石壁上的破解招数,以剑鞘夺了宁中则的长剑,再一个杀招。

逼的宁中则险些丧命。

危急关头,岳不群出手相助,狠狠给了令狐冲一个耳光。

打的令狐冲当场醒悟过来,立马跪地磕头认错。

岳不群大骂令狐冲误入歧途,道出了华山派一段辛密。

原来华山派出现了剑气二宗争斗,最终剑宗不敌,纷纷自刎,只有零星弟子从此隐退江湖。

刚刚令狐冲施展的剑法,就是剑宗一路,他误入了歧途。

岳不群本来还想传授本门最高气功心法,紫霞神功,如今看来只能让他继续呆山上思过。

还露了一手绝活,以气驭剑,摘花飞叶皆可伤敌。

十来枚绿叶,顿时被打入了岩壁之中。

观众顿时沸腾了。

“以气驭剑,摘花飞叶,这招我要学。”

“好酷的招数,这绝对是四品武者才具有的神通。”

“还四品武者呢,自打独孤九剑出现,四品才能施展神通的观念已经过时了,只要功夫深,便是八品也能施展御剑术。”

“没错,这摘花飞叶的功夫,七八品我觉得就能施展。”

凤羽阁内。

崔秉忠冲郭丰安问道:“你觉得能吗?”

郭丰安摇头道:“八品不可能,七品我不知道,但是我肯定能。”

他摘下盆栽内一片花叶子,运气于指尖。

嗖!

树叶飞射而出,打在了立柱上,嵌入立柱当中。

“好厉害。”

小皇帝佩服的拍手掌。

郭丰安赔笑道:“哪里,这都是厂公教的好。”

小皇帝立马冲杨悦看去:“杨伴伴,想不到你还会教人武功啊,回头也教教朕呗。”

杨悦回道:“陛下,这个学武的事情,你还是问问文相意思吧。”

文相张君正威严道:“陛下你该学的是治国之道,武夫粗鄙,难登大雅之堂。”

“是吗?”

小皇帝对文相的话不赞同,饶有兴致的紧紧盯上电视剧《笑傲江湖》,这江湖中的人,哪里粗鄙了。

像令狐冲,多潇洒啊,好喜欢他啊。

电视剧继续。

令狐冲得师傅点拨,只觉得自己只钻研剑招,是误入歧途了。

就要动手把石壁上的武学招数都毁了。

洞外突然间传来一声呼喊:“令狐兄弟,我田伯光来请你喝酒啦。”

令狐冲一惊,诧异田伯光怎么跑我华山禁地思过崖来了。

立马奔出洞外。

真是田伯光,他还拿了两坛子好酒,闻见酒香,令狐冲当然是当仁不让,大口喝酒起来。

喝完,哐当一声,砸了酒坛子,和田伯光对峙起来。

田伯光和令狐冲约斗三十招,三十招如果拿不下他,就自己乖乖下山去。

令狐冲可不和他客气,立马赌斗起来,结果十几招就败下阵来。

令狐冲使诈,说自己没休息好,要回洞内歇息。

田伯光上当,让他回山洞内休息。

令狐冲偷师石壁,和田伯光对垒。

可不管施展五岳剑派任何一派剑法,都会落的惨白。

令狐冲很是纳闷,终于叫他想明白了,自己一心念着剑招,心有挂碍,自然是打不过田伯光。

再战,这次令狐冲施展出了各派的武功,是拿起就用。

打的田伯光措手不及,险些命丧剑下。

观众见了,都为之惊呼,精神大振。

“这么屌?”

“你屌个屁,那是人家令狐冲屌。”

“啊呀,还是败了,到底是临时抱佛脚,不顶用啊。”

田伯光惊出一身冷汗,威逼令狐冲下山。

令狐冲再使诈,田伯光惊觉不妙,洞内定有高人相助。

令狐冲想到了石壁上风清扬的大名,立马咋呼他。

田伯光震惊,言道风清扬乃当世剑法第一人。

令狐冲满脸不敢置信,如此人物,是华山派的太师叔,自己怎么不知道。

田伯光要进洞查看,可是又不敢,最后拿住令狐冲,要胁迫他下山,和依琳小师傅成亲。

令狐冲不从,还警告道自己太师叔绝不会轻饶他。

田伯光不惧,说风清扬年事已高,肯定不敢与之对敌。

突然间一根枯枝袭来。

田伯光背心遭到袭击,被打了个趔趄。

扭头一看,一垂垂老矣的老者出现在洞口。

风清扬现身。

第七集,完!

“卧槽,这就完了?”

“又卡剧情。”

“这个死太监,我真想把他变成真太监。”

“文艺之耻,可耻至极!”

凤羽阁内。

除了小皇帝,大家都抿嘴憋笑的偷瞄杨悦某处,肩膀一个劲的抖动,“库库库”……

杨悦脸黑如碳,这该死的粉丝,没事就喜欢戳人家心窝子。

不行,自己非得想个办法。

杨悦立马把目光贼溜溜打到了文相身上。

张君正被杨悦的眼神盯的浑身毛毛的,这家伙眼神太邪恶了。

“陛下,夜已深,微臣送你回宫吧。”

文相立马找了个借口,拉着陛下的小肉手,一个大儒神通,闪现回宫。

杨悦立马看向了高志远。

高志远浑身一个激灵,感觉自己好像被饥渴的行首盯上了似的,心里七上八下的,大口咽了口唾沫,小心翼翼问道:“老师,你这么看我做什么?”

杨悦冲高志远招招手。

高志远小心翼翼的凑过附耳去。

杨悦询问完,高志远“啊”的一声,立马摇头道:“不成的,老师,这绝对不成的。”

杨悦不满问道:“为什么不成?儒家言出法随可是很厉害的,我知道这法子绝对可行。”

高志远回道:“是可以,但是也只是一时的,这一时的变化,并不能持久啊,再者,老师,法术催生出来的,是银枪蜡头,中看不中用啊,而且没了就是没了,再掩耳盗铃也不顶用啊。”

当!

杨悦的脑袋顿时无力垂下,幽怨道:“我要你这徒儿有何用。”

高志远一张老脸顿时满才羞愧的潮红,心里感觉很憋屈。

老师你要做真男人,关我什么事啊,这又不是害你成为太监了。

都是这该死的粉丝啦,哪壶不开提哪壶,非要给老师伤口上撒盐巴,现在好了,连累我被老师训斥无能。

轰!

突然间,一声惊天爆炸声响起。

强大的爆破声袭来,惊天动地,强大的音波席卷而来。

窗户都被扫荡开来,屋内的酒杯,花瓶,碗碟,等等,这一刻尽数被这超强的音波给震碎了。

“啊!”

云楼大堂顿时乱成了一锅粥,所有人都忙着四下躲避,争先恐后的出门,互相推搡,踩踏事件袭来。

杨悦震惊无比,这爆炸威力堪比原子弹吧,立马奔到窗口,冲窗外看去。

上京城西北角,冲天的烟火将整个天空照的通红。

崔秉忠立马断出:“那个位置,似乎是兵部的军器监,该死的,何人如此大胆,竟敢炸毁我大爷的军器监。”

“军器监?”

那可是储备了我朝大量军械。

杨悦的脸色顿时一沉,风雨欲来啊,今晚注定是个不眠之夜了……

……

清晨,早朝。

殿上,东西两宫太后,小皇帝,满朝文武,尽数到齐,一个个面色凝重,听着羽林卫的汇报情况。

“兵部军器监,库存军械,大量能工巧匠,尽数毁于爆炸。”

“爆炸波及范围太广,西北城墙一角坍塌,百姓房屋坍塌多达5000户。”

“爆炸余波更是波及大半个上京城,引发百姓骚乱,砸伤,踩踏伤亡,具体伤亡百姓目前尚未统计出来。”

啪!

“混账至极!”

垂帘听政的刘太后在帘子后面突然一拍椅子,怒斥道:“天子脚下,居然发生如此大的爆炸案件,绣衣厂何在,杨悦何在,本宫倒要问问,他是如何保卫皇城的,本宫要治他渎职之罪。”

小皇帝立马为杨悦鸣不平:“母后,此事怨不得杨悦吧,他绣衣厂只负责查办贪污,拱卫京师安全,这都是羽林卫的指责。”

这些是上朝前,惠太后特意叮嘱小皇帝说的。

有些话,她不方便直接掀桌子,要不然,后宫失和,会造成朝廷不稳的。

文相瞄了一眼帘子后面的惠太后,心里暗暗佩服的笑了笑,惠太后借皇帝手堵刘太后的嘴,这招实在是高。

刘太后没料到皇帝居然开口替杨悦求情,立马道:“陛下,切莫被小人蒙蔽,轻信奸佞。”

皇帝很天真无邪回道:“母后,难道不是羽林卫负责保护皇城安全的吗?”

这话反将刘太后一军。

刘太后顿时无言以对。

文相立马道:“太后,陛下,当务之急是救助百姓,调查爆炸起因,如此大祸,若是人为,绝不可姑息纵容,请陛下下旨彻查。”

刘太后立马道:“不用请旨意了,昨夜出事后,本宫就已经命掌印太监刘仲贤亲率羽林卫调查此事。”

“传刘仲贤上殿,一问便知此案是何人所为。”

文相张君正嘴角猛的一抽,这刘太后,好快的手脚。

刘仲贤去查案子,他就是个只会搬弄是非的阉贼,案发距今才不过三个时辰,他能查出个锤子来。

刘仲贤手持浮尘,缓缓上殿来,跪下磕头,扯着傲娇的公鸭嗓子:“奴婢刘仲贤,拜见太后娘娘,太后娘娘千岁千岁千千岁,皇上万岁万岁万万岁。”

居然先叩见太后,再叩见天子,可见刘仲贤的野心有多大。

这是坚决紧紧拥抱刘太后的大腿,真是个好狗腿子!

众大臣不满这够贼,但是此刻国难当头,也不好揪着此事和他论纲常。

刘太后得意冷哼一声,开口询问:“刘仲贤,本宫命你去查案,你可有查到什么线索?”

刘仲贤回禀道:“奴婢幸不辱命,在案发现场发现一名幸存者,此人是军器监监正屠三川的助手张顺。”

“案发时,他正好如厕,侥幸保住一条小命,据他供述,军器监发生大爆炸,乃是因为屠三川在研发新式武器时发生意外,这才造成的大爆炸,这是新式武器的设计草图。”

刘仲贤取出了草图,双手奉上。

兵部尚书岳千刃见到草图,心头猛的一跳,不对,这事是个阴谋。

文相拿了草图过目,看见这管子一样的设计图,眉头皱起,询问道:“此乃何物?”

刘仲贤回道:“此物名曰大炮,乃是兵部尚书岳大人命屠三川打造的。”

刘太后立马喝道:“岳千刃!”

岳千刃立马出列,拱手一拜,喊冤道:“大炮事关北境战事,微臣找屠三川设计新式武器,并无过错,还请太后明察。”

刘太后冷哼道:“你说你没过错,那本宫倒要问问你,这大炮是何人设计的?如此危险物品,分明就是蓄意炸毁我军器监,毁我军械库内武器。”

岳千刃不由一叹,这绝对是欲加之罪。

摆明了就是想把军器监炸毁的罪责,完全扣在杨悦的头上。

刘仲贤冷冷看向岳千刃,冷笑道:“岳大人,怎么?你不敢说,还是说,你想把这炸毁军器监的罪行自己一个人抗下来?”

“岳大人,这么大的罪行,你一个人可抗不下来,谋逆大罪,当满门抄斩!”

“你!”

岳千刃气的牙根直痒痒,恶狠狠瞪向他。

文相冲岳千刃询问道:“此物到底是何人所绘?岳大人放心,是非曲直,老夫定会了解清楚,查个明白,绝对不会冤枉一个好人,也绝不会放过任何一个奸佞。”

岳千刃得文相这句话保障,顿时胆气足了,恭敬回道:“是绣衣厂杨厂公相赠。”

刘太后当即发难:“好个杨悦,竟敢蓄意炸毁我朝军器监,罪同谋逆,羽林卫何在,给我速速拿下这逆贼,如有反抗,就地正法,提头来见!”

刘仲贤立马欢喜领命:“奴婢这便领兵前去捉拿叛贼。”

“大胆刘仲贤,你敢动杨悦一根手指头试试?”

一声爆喝在大殿内猛的炸开!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