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0章 拐个小皇帝逛青楼
  • 厂公靠副业成圣人
  • 七宝擂茶
  • 4639字
  • 2021-10-18 12:53:25

云楼,今夜上演《笑傲江湖》第六集,第七集。

杨悦没去现场。

无他,怕被扔刀片。

现在就连云楼那些行首,伙计,见到自己都一脸幽怨,恨的牙根痒痒。

自己就不去凑那热闹,做人眼中钉,肉中刺了。

有那闲功夫,自己还不如去后宫养养鱼,多滋润。

文娱神通——疾如雷霆!

一个闪现,出现在了庆云殿宫门外。

一个推车,直接顶翻了面前的宫女,宫女扑在青石砖的地面上,大头朝下,屁股举高高。

杨悦一见自己闯祸了,下意识的一咬拳头……咦,这动作怎么这么娘啊?

淦!

这是原主的肌肉记忆,这个死太监,真是无时无刻不在作妖,死了都不消停,居然还想着我掰弯。

爷可是纯爷们,从内到外,身心一致,坚定的大老爷们,你休想作妖成功!

“谁啊你,踹你菲姐屁股。”

宫女爬起身来,气急的寻找凶手,可是人呢?

杨悦一个闪身,飞快的钻入了宫门内。

这什么情况?

庆云殿广场上,聚满了太监宫女,那叫一个锣鼓喧天,鞭炮……啊呸,你们这么搞,不是破坏我和洪楚玉的二人美好世界嘛。

差评!

广场被划分了两区域,一块是群众区域,聚集的都是太监,宫女。

而另一块,划分成为了VIP区域,最前排,最好的观影地位,有桌有椅,还有丫鬟伺候,茶水点心,一样不少。

大家的目的都只有一个,欣赏正殿门口照影石播放的《笑傲江湖》。

杨悦一瞧瞬间明白了,原来是洪楚玉把自家院子当露天观影场了,这还有些八九十年的风格。

不过就是缺少点买卖铺子,要是旁边再来两个小商贩,一边吃着烤肉,炸鸡翅,一边就着小酒,那观影效果滋溜、滋溜的。

“得,你们慢慢看吧,我先回吧,美女,我改天再来与你一会。”

杨悦打算要走。

忽的瞄见一个小身影,穿着太监服,模样很是清秀可人,这要是在蓝星泰国,努力打针吃药,将来绝对的第一人妖皇后。

小不点个头不高,为了能够看的更清楚些,努力在人堆里蹦跶,无奈人太豆丁了,怎么蹦跶都不顶用。

“小皇帝!?”

杨悦脸色一凝,不是吧,自己没看错吧。

揉揉眼睛,定睛再仔细一瞧,还真没看错,那小太监真的是小皇帝。

不是吧,你一个皇帝诶,看剧还需要穿成这样。

你在宫里扮微服私访呢?

也不怕被哪个不开眼,学韦小宝一样不认得您,一把揪住,来个查净,误以为你不干不净,瞬间手起刀落,等到那时候,你可就成为千古第一太监皇帝啦。

可怜的娃,你这是在玩火自焚啊。

可不能任由你这么胡闹下去。

杨悦麻溜的钻到了小皇帝的身后,问了句:“是不是看不见啊,要不要我托你起来看啊?”

小皇帝想也没想,嗯嗯道:“好啊。”

回答完,小皇帝听着话音很熟,惊讶的扭头一看。

见到杨悦,吓的要叫出声来,杨悦急忙拿手捂住他的嘴巴,食指放到嘴巴。

“嘘!”

小皇帝小眼睛瞪的大大的,黑白分明的提溜直转,然后很聪慧的点点头。

杨悦护着小皇帝往庆云殿的后花园而去。

大家都在正殿看剧,后花园反倒没人。

杨悦放开小皇帝,恭敬的拜见:“奴婢拜见皇上,愿吾皇千秋万代,一统江湖……啊不是,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

小皇帝嘻嘻得意笑道:“杨悦,原来你也是《笑傲江湖》粉啊,起来吧,朕今日微服追剧的事情,你可千万别和母后提起,母后最反感朕不好好读书了。”

杨悦起身,出鬼主意道:“陛下,我见西宫太后也在看电视剧,你不如向她求助,坐她身边去看剧好了。”

小皇帝吓的脸色发白,拼命摇头摇手道:“这可不行,母后最恨嫡母了,要是知道朕和嫡母走的近,会打死我的。”

杨悦可怜兮兮看向小皇帝。

这位爷绝对是最悲剧的存在。

爹爹死的早,妈咪又那么强势,身处后宫权利斗争的漩涡中,没被毒死算客气的了。

现在即便是做了皇帝,可好日子还在遥远的招手,睡的比狗晚,起的比鸡早,成天就是读书,读书,这绝对不利于身心健康发展。

表忠心,做个大大的奸佞的时刻到了……啊呸,什么奸佞,我可是大大的忠臣。

“皇上,这《笑傲江湖》你看到第几集啦?奴婢不才,愿意帮你搞到最新的剧集,保证量大管饱。”

“真的吗?”

小皇帝的眼睛顿时亮成了绿豆王八,激动的抓住杨悦的袖子:“杨伴伴,你真的可以给我弄来《笑傲江湖》吗?朕已经偷看……啊不,是已经看到最新的第五集了,我好想看第六集,第七集。”

杨悦立马提议道:“陛下,要不我带您出宫吧,今晚云楼正要播放第六,第七集的《笑傲江湖》。”

“出宫?”

小皇帝两眼顿时一放光,随后又黯淡下去,苦恼的摇头道:“不行,这事要叫母后知道了,她肯定会打烂我屁股的。”

杨悦怂恿道:“我的好陛下,你不说,我不说,咱们偷偷出去,把电视剧看完了,然后再偷偷溜回来,我想你肯定在寝殿内都安排好了,要不然,你也不会出现在庆云殿了,这第一第二集,你都看过了,还看有意思吗?”

“没意思,朕决定了,杨伴伴,带朕出宫。”

“OK。”

杨悦比了个OK手势。

小皇帝好奇问道:“这什么意思呀?”

杨悦回道:“就是没问题,陛下,请恕奴婢冒犯之罪。”

“什么冒犯……啊!”

小皇帝还没问完呢,腋下一紧,就被杨悦给一把夹在了胳肢窝。

文娱神通——疾如雷霆!

刷一下。

四周的景物飞速倒转。

眨眼间,来到了云楼,凤羽阁中。

小皇帝被放下,整个脑袋还宕机中,清秀可爱的小脸还处于懵逼样。

凤羽阁内。

文相和高志远正在对弈,崔秉忠和郭丰安在一旁大眼瞪小眼,也不知道两人为啥有拌嘴上了。

这两个人一刻不吵架,就浑身痒痒。

杨悦的突然出现,顿时引起了四人的瞩目。

怎么身边还带了个小太监,这是打算收干儿子?

文相一瞧小太监清秀面孔,顿时大吃一惊,顺势把要输的棋盘给弄糊了。

“皇上,你怎么来了?杨悦,你好大的胆,竟敢诱拐天子出宫,你该当何罪?”

小皇帝吓的回过神来,急的往杨悦身后猫去:“朕不是皇帝,文相你看错了,朕一直在寝殿内读书,才没有出宫。”

杨悦哭笑不得,祖宗,你这撒谎的水准,我五岁就赶超了。

不会撒谎的皇帝,不是好皇帝,看来咱们这位天子,心理素质欠佳啊,得练。

果然,自己带他出来见世面的决定是明智的,再关在深宫大院内,绝对教不出一位合格的皇帝来。

杨悦冲文相喝道:“张君正,你大胆,别忘了你可是三跪九叩,拜我为师的,敢质疑老师,你是想欺师灭祖吗?”

张君正的嘴角抽了抽,立马狡辩道:“朝堂之上无父子,老夫这也是为了江山社稷着想,您私自带天子出宫,此举大大不妥啊。”

“哼!”

杨悦不满的哼了声,耍无赖道:“这人我已经带出来了,你要杀我,可以啊,他日青史留名,史书定会好好记你是如何欺师灭祖的。”

小样,和我耍横,你还愣了点,也不看看谁是老师,谁是孙子。

张君正的脸上泛起苦涩,这杨悦也忒大胆了。

高志远劝说道:“莫要恼了,有我二人在此保护陛下,还怕宵小趁机作祟吗?”

张君正想想也是,自己可是二品亚圣,除非是半步圣人出手,否则谁能在自己眼皮底下要了皇帝的小命。

再者,还有三品儒师高志远在旁协助,自信天下无人能够伤得了龙体分毫。

崔秉忠从惊讶中回过神,询问道:“督公,你这是要做什么呀?”

杨悦回道:“陛下要来看剧,我便带他来看啦,放心吧,出不了什么事的,别太紧张了,来,陛下,咱们举高高,坐高高看电视剧啰。”

杨悦把小皇帝高高抱起,坐到窗户口的椅子上。

小皇帝扒拉在窗口,好奇的冲楼下张望,看什么都新鲜。

行首们迎来送往,各展风骚妩媚,恩客们纸醉金迷,沉迷温柔乡。

在深宫大院,小皇帝哪里见过青楼是啥样。

稀奇的指着问道:“咦,那个大哥哥他还不知羞,我二岁就断奶了,他胡子都一大把了,怎么还没断奶呀?”

“噗!”

文相才喝的一口压惊茶,全喷了。

这都什么跟什么呀。

幽怨的瞪了杨悦一眼,你这是要陛下早熟,早日成为一代暴君,昏君,淫君吗?

不行了,我得喝口酒壮壮胆。

杨悦无视文相的幽怨小眼神,一本正经的对小皇帝解惑道:“陛下,喝奶有益身心健康,您要多喝点,才能快快长高长大。”

“噗!”

文相张君正又喷泉了,这次他彻底服了。

喝奶有益身心健康,你也不怕教坏小朋友。

“喝奶能快点长大吗?那朕也要喝。”

嘎嘣!

张君正抓狂的捏碎了手里的杯盏。

“老……师!

杨悦冲崔秉忠吩咐道:“你去弄一碗奶来。”

崔秉忠哭笑不得:“督公,君子有所为,有所不为,此事着实为难下属,我还没讨媳妇呢。”

意思是,我没媳妇,没娃娃,所以弄不来。

“杨悦!”

文相抓狂了,他现在不是什么学生,而是当朝宰相,必须对陛下的未来发展负责。

“你再敢胡言乱语,休怪老夫不念师徒情分,以国法治你。”

杨悦瘪瘪嘴:“瞧你们那点出息,陛下要喝奶,要快点长高长大有错吗?我还不是一样早晚都喝的好不?”

崔秉忠直接翻白眼,看房梁了,佯装什么都没听见。

郭丰安努力捂嘴,肩膀直抖动,就差“库库库”啦。

高志远拿手扶额。

无他,丢人耳!

自己堂堂白鹿书院院长,三品儒师,居然拜了这么一个丧德败行的无耻之徒为师。

真是丢尽了颜面,辱没读书人的脸面,无颜面对天下苍生啊。

张君正嘴角狂抽,胡子都要根根竖起来了。

他真想一剑把杨悦给劈了。

能不能不要带坏小孩子呀。

“你们不去弄奶,我自己去,真是的,一群吃干饭的,一碗奶都弄不来,我闪!”

文娱神通——疾如雷霆!

张君正脸色一惊的,这是何等神通。

快如闪电,怎会如此迅捷!

果然是大贤者,身上花样就是多。

杨悦很快回来了,手里端了一碗热腾腾的新鲜……

羊膻味扑鼻,这是羊奶!

大家都一怔,合着杨悦说的早晚一杯,是羊奶啊,自己想什么呢,居然想成人……真是丢尽颜面了。

文相跟着高志远做沉思者造型了。

“陛下,快喝吧。”

“嗯嗯。”

陛下在庆云殿蹦跶那么久,早就渴了,见到羊奶,咕咕一口气直灌下。

刚喝下。

云楼大堂猛的一黑。

电视剧开播啦。

嫖客扔下了手里的行首,行首也顾不得整理凌乱的衣衫,大家都聚精会神,目不转睛的盯上舞台上。

费彬正要杀刘正风和曲洋。

突然间愁断肠的二胡声响起。

刘正风惊呼一声:“掌门师兄。”

一老者,手里拉着二胡,出现在山涧上。

费彬拱手道:“原来是衡山掌门莫大先生,久违了。”

费彬要求莫大自己清理模糊。

莫大欣然接受。

众人心头一紧的,这位不会是个禽兽,连自己同门师弟都杀。

莫大和费彬擦肩而过。

大家只觉得寒光一闪,镜头一转,就见到莫大的二胡收起了一把细剑。

“好杀招,琴中藏剑,剑发琴音。”

“这真是杀人于无形的绝技!”

“此人不去做杀手可惜了。”

观众一片叫绝。

费彬倒下了。

莫大逍遥而去,一曲《潇湘夜雨》渐渐远去。

刘正风和曲洋临终托付令狐冲,希望能为他们的乐谱找个传人,令狐冲欣然领命。

令狐冲安葬了二老,又捣烂了费彬的伤口伪装。

被依琳搀扶着下山。

突然间剑气纵横,剥开密林,原来是岳不群和余沧海在争斗,二人剑法奇高,剑气纵横。

余沧海不敌,岳不群追赶,希望余沧海交还徒儿林平之的父母。

依琳询问林平之何时入的华山派。

令狐冲不知道。

想要去和华山派汇合。

途径一破庙,听见屋内有拷问声。

令狐冲发现是木高峰在逼问辟邪剑谱的下落,以恩师来此,吓唬走了木高峰,进破庙救人。

林震南夫妇交代遗言,希望令狐冲转达后,撒手人寰。

华山派众人来此。

令狐冲拜见师傅,和依琳告别。

返回华山,得知当日众人青楼追曲洋,木高峰带着林平之和余沧海争斗,林平之险些丧命,是岳不群出手。

林平之看透人心险恶,拜师岳不群,恳求相助营救父母,这才有了后续的争斗。

众人返回华山。

祖师面前,林平之正式拜师,但是随后令狐冲被岳不群罚背华山戒律,因为和田伯光出言不逊,辱没佛门,被判罚思过崖关禁闭一年。

“卧槽!这岳不群吃屎的吧,这么好的徒弟,不知道好好嘉奖,居然还罚禁闭。”

“真是天下第一伪君子。”

“就是啊,无耻至极。”

“这么垃圾的师傅,不要也罢。”

“滚犊子,一日为师终身为父,你是想做个不孝子吗?”

“额?看剧,继续看剧。”

令狐冲,岳灵珊,林平之,三人的感情发生微妙变化。

很快,林平之追求上岳灵珊,岳灵珊得母亲传授剑法,宝剑。

可却被令狐冲失手打入了悬崖。

自此,对令狐冲失望透顶,投入林平之怀抱。

令狐冲为此大受情伤,一蹶不振。

刷刷!

拿剑乱舞,砍石,不慎打穿了墙壁,惊现神秘洞穴。

第六集,完!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