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8章 后宫也追剧
  • 厂公靠副业成圣人
  • 七宝擂茶
  • 4590字
  • 2021-10-16 15:07:25

堂下观众齐齐噎住了。

死了?

我可爱的萝莉美女,出场才不过两集,你给他拍死了。

“影月公子,你还我小美人。”

“就是,如此可爱的小美女,你居然敢把她拍死,我要和你单挑,决一生死。”

“你还我的非非小美女。”

“文艺之耻,你要下一集不把我的非非美女救活,我和你急。”

“影月公子,你还我的小美女,只要你肯还我的小美女,人家今晚就是你的人啦。”

“呕!”

无他,此话出自一位兔爷之口。

楼上雅阁。

文相和高志远齐齐唏嘘不已。

居然死了,不免心中惆怅万分,这么可爱一女娃,正是豆蔻年华,她的人生路还没开始,就因为所谓的正邪不两立,香消玉殒了。

“哇!”

一旁的郭丰安直接受不了,哭号起来了。

崔秉忠本来就心里添堵,被他这么一哭,气就更加不打一处来:“你哭什么?”

郭丰安一个身高七尺,长相凶恶的大男人,擦着眼泪,委屈的和深闺小媳妇:“我哭我的小美女,碍你什么事了。”

崔秉忠瞪着他,想骂两句的,可到嘴边的脏话,愣是被堵住了,心中一口郁结气息死死堵住了嗓子眼。

被他哭的,自己鼻子也跟着发酸了。

但是读书人的傲娇让他不能哭,扬起头来,傲娇的看向房梁。

男子汉大丈夫,流血不流……去他娘的,老子心里堵死了,不哭不快。

这一文一武,欢喜冤家,死对头,齐齐抱头痛哭起来。

文相和高志远对视一眼,二人眉目传情,惺惺相惜,不由自主的靠过去,拥抱在一起……hold,hold,君子绝不搞基!

张君正和高志远急忙背过身去,心中默想行首那吹弹可破的粉面,环肥燕瘦的妙曼身姿……谨防掰弯!

绣衣厂内。

杨悦正编写《经典力学》,成为仙侠世界的牛顿。

突然间一大波的星光凶猛砸来。

不行了,赶紧打坐。

一番调息后,杨悦吸收了粉丝反哺来的元气,幽幽睁开眼,就见到四颗核桃一般大小的眼正满是愤懑的盯着自己。

“你还我的非非小美女!”

“厂公,吃我一刀!”

“卧槽,我闪!”

文娱神通——疾如雷霆!

杨悦撒腿就跑。

跑的停下,这才注意到自己无意间跑进皇宫了。

打量四周,这好像是庆云殿。

洪太妃的寝殿。

寝殿内传出喊打喊杀声。

这是什么情况?

去瞅瞅。

闲来无事欣赏欣赏美女也不错哦。

杨悦立马蹑手蹑脚凑到寝殿门外,冲殿内张望。

寝殿内,

一张留影符漂浮在半空,正在播放影片,赫然是《笑傲江湖》。

看情况,应该是有人拿着留影符去白鹿书院传道广场盗摄的。

盗版无耻!

仙侠世界居然也搞盗版,太不尊重知识产权了。

必须严惩,没看见这盗摄的画面很模糊,都把我们可爱的洪太妃给看睡着了嘛。

咦?

洪太妃她怀里搂着什么呢……靠,那不是老子昨晚丢的金玉腰带嘛,合着在你这呢。

不知道拾金不昧吗?你堂堂一娘娘,还缺这点小钱,太没素质文化了,这届娘娘质量不行啊!

看我不给你抢回来。

文娱神通施展,脚下生电。

嗖!

一溜烟穿门而入。

洪太妃正搂着金玉腰带,沉浸在自己美妙的美梦中……梦中男子生的玉树临风,风流倜傥。

突然间怀里一空,洪太妃猛的惊醒过来,一瞧怀里宝贝丢了,心塞的崩溃大哭:“哪个挨千刀的贼啊,偷什么不好,居然偷人家宝贝,你偷着人家的宝贝,人家今后还怎么睡得着啊。”

嘎!

杨悦跑出门,听到这话,脚下一顿的,差点扑街,立马一个急刹车,竖起耳朵倾听屋内的哭诉。

自己金玉腰带居然还有催眠的功效,这还真是奇闻一件,我这个物主怎么不知道?

听了一嘴。

洪太妃就是个小怨妇,把小偷祖宗十八代都问候了一遍,然后抱着枕头在寝殿内嚎啕大哭。

这哭的好不可怜。

杨悦瞧明白了,感情是后宫的生活太过枯燥,都是缺个棍棍耍闹的。

看洪太妃如此伤心欲绝,都有些不忍了,咱可是好男人,好男人怎么能忍心看着这么一位如花似玉的美人心愿落空呢。

不能。

必须抚慰她受伤的心灵。

怎么弥补好呢。

金玉腰带是不能给了,这东西老贵了,自己不舍得,要不以身伺主,便宜你了……哎,可惜咱没鸟用,悲剧!

灵光一闪,有法子了。

嗯,就这么决定了,就当是开拓后宫新事业了。

银作局走起!

银作局,太监的大通铺。

十个人一个屋,屋内那酸爽可想而知。

摸到丁媛的通铺。

丁媛睡觉带着一脸傻笑,也不知道在做什么美梦呢。

杨悦轻轻推了推他的肩膀,想喊醒他。

丁媛一把拉住杨悦的手,一脸陶醉的蹭起来。

我的个去。

合着是做这种美梦呢。

我打!

啪!啪!

“谁打老子?”

丁媛咋呼一声的睁开眼,坏老子娶亲好梦,老子掐不死你。

可一见到面前的脸蛋,英俊潇洒,丰神俊朗,俊逸非凡……怎一个帅字能形容得了。

丁媛身子猛的一哆嗦,一道清泉倾巢而出。

他急忙赔笑道:“督公大人,您怎么来了?”

“嘘!”

杨悦小声告诫道:“我找你有事,穿上衣服,院里说话。”

吩咐完,杨悦一个闪现消失不见了。

出了院子,他直接吐了,味实在是太大了……

丁媛急忙起床,看看自己的被子,想也没想,立马把自己的被子和旁边的太监掉了个包。

然后换上衣服,蹑手蹑脚的出了门。

“督公,您深夜前来寻奴婢,可是有要事吩咐?”

丁媛不敢大意,小心翼翼的四下看着,深怕惊动了旁人。

杨悦吩咐道:“我找你制作点东西,作坊在哪,带我过去。”

丁媛愕然,就为这至于深夜寻人吗?

不对,督公如此神秘的寻自己,都没有惊动手下传唤,可见是了不得的大东西,自己可得管好自己的嘴巴。

一柱香后。

丁媛按照自己打造出来的东西,一脸天真无邪的问道:“督公,这些都是何物啊,为何造型如此奇特,不知是何用途?”

杨悦一脸傲娇告诉道:“这是妇女之友,可造福天下……不是,你小子管那么多干嘛,总之我叫你打造这个东西的事情,你给我烂肚子里,不许对外瞎说,否则当心尔的脑袋。”

丁媛吓的脖子一缩,急忙赔笑道:“不敢说,奴婢绝不敢乱说,厂公造福天下,真是我辈之楷模,奴婢佩服的五体投地,愿效犬马之劳。”

丢~!

一抹星光投来。

这马屁拍的够烂俗,不过我喜欢!

杨悦傲娇的嘴角微微上翘,关上盒子,抱起宝贝就走。

文娱神通——疾如雷霆。

一个闪现,回到了庆云殿内。

洪太妃已经抱着枕头睡下了。

今晚居然和衣而睡,差评!

留下盒子,潇洒而去。

洪太妃睡了一觉,翻身,脑袋磕在了木匣上。

“啊呦?谁啊,居然敢把木盒放本宫床上。”

洪太妃揉着脑袋,坐起身来。

等等。

洪太妃顿时一脸警觉的盯上木盒。

是谁,居然神不知鬼不觉的来到本宫身边,此人要是有歹心,那本宫岂不是……洪太妃急忙检查身上。

“该死的蠢贼,本宫如此花容月貌,你怎么就不知道占完便宜再走,现在的贼都这么不给力的吗?”

洪太妃真想给这个臭贼一个差评。

送什么礼啊,再多的礼,也改不了你在本宫心目中的没品位,没见识,没胆识的臭形象。

洪太妃气呼呼的拿起盒子,打开来,内附有信件一封,影月公子留。

十息后,洪太妃顿时激动的两眼放碧绿的水光。

影月公子,您真是人家贴心的小棉袄,爱你哦!

次日一早。

宫女伺候洪太妃起床洗漱。

发现洪太妃容光焕发,光彩照人,这脸颊上,不用上胭脂都红光满面。

这是什么情况?

娘娘怎么一夜过来大变活人啦?

从前她可是活死人一样,今天可真是美,美的太阳都害羞,躲云彩里不敢出来了。

不过这改变挺好,娘娘气色好,心情也跟着好,再也不动不动就乱发脾气了,奴婢们可享福啦。

就是废水,昨儿个才换的床褥,今天又换下来。

延福宫,给西宫刘太后请安。

“都平身吧。”

刘太后慵懒的招手,这宫里的日子真的是寡淡无趣,日复一日,淡出鸟来了。

咦?

这洪太妃怎么气色这么好,瞧着小脸开心的,笑容根本就藏不住。

怪了,她母家才倒台,不该正哀痛连连,怎么还笑的出来。

事出反常必有妖。

“洪妃,你今日遇到什么喜事了,居然如此开心?”

洪太妃笑盈盈回道:“没什么,就是昨晚睡的好,所以心情好。”

“哦?是吗?”

刘太后刨根问底:“本宫近日睡眠不好,洪妃可是有什么助眠好方子?不如分享给本宫。”

洪太妃敷衍回道:“没什么好方子,不过是睡前看会儿书,看着、看着自然就睡着了。”

这话谁信啊。

刘太后不满起来,连你个母家倒台的嫔妃如今也敢敷衍本宫。

反了你了。

“君子当以诚!”

大儒神通。

刘太后身上涌现一股磅礴的威压,直扑上洪太妃。

洪太妃脸色一白,想反抗的,无奈实力上不允许,老实承认道:“是因为影月公子新发明啦,有了它,人家睡的可香啦。”

“影月公子?新发明?”

刘太后一愣的。

影月公子现在可火热了,拍的《笑傲江湖》,后宫娘娘都变着法子弄盗版片子来观看。

虽然是盗影的,但是不得不说,这给无聊的后宫生活带来了一丝欣慰。

众太妃对影月公子那叫一个钦佩,爱他爱到骨子里了,要可以,真希望能和影月公子取得联系,不用再看盗版了。

刘太后也不免怦怦心动,诧异的脱口问道:“你居然认识影月公子?”

其他太妃也纷纷激动问道:“洪太妃,你真的认识影月公子吗?公子可是出了新片?”

“你能帮我和他问个好吗?我可爱看他拍的电视剧啦。”

“下一集呢,你帮我问问他,几时出啊。”

“洪太妃,能不能请你帮我联系他,我不要再看盗影了,一点都不清楚了。”

“我也是,看的我眼睛好累,好酸。”

“能不能请他在宫里放正片啊。”

“对啊,只要他肯给留影符,价钱咱们好商量。”

洪太妃一脸惊喜,傲娇的嘴角上翘到天上去了。

自打自己的母家被杨悦那阉贼给推倒了,自己就饱受欺凌,任谁都敢给自己白眼,风言风语的损上几句。

如今好了。

你们也有求本宫的时候。

真是太帅了。

影月公子,你真是人家的偶像,我爱你!

洪太妃傲娇的看向刘太后。

刘太后丢去一个白眼,小人得志。

不过若是不用再看盗版片,还能看首映,那自然是再好不过啦。

为了满足自己的观影需求。

刘太后纡尊降贵道:“洪妃,既然你和影月公子是故交,那不妨请你和他好好谈谈这桩买卖,此事若能成,本宫必有重赏。”

洪太妃傲娇的回道:“这事我可以和他谈谈,至于答应不答应,我就不知道了。”

刘太后点点头:“尽力便好,务必促成。”

“适才你说到影月公子发明了什么?”

洪太妃嘴角忍不住抽了抽,此物可说不得,这可是自己的宝贝,岂能白白便宜你这个老姑婆。

“这没什么,就是个不起眼的小玩意罢了。”

洪太妃想要隐瞒。

苏沐秋不客气道:“交出来。”

洪太妃委屈不甘心的瞪向苏沐秋。

苏沐秋不客气的上前,摊手索要。

洪太妃委屈的小嘴瓢的老高,都能挂油瓶了。

但是碍于刘太后的权势,自己又能怎么样,只能把东西老老实实的交了出去。

刘太后瞧了一眼,不屑嘲笑道:“不过是这么一个小玩意,瞧把你稀罕的,你若喜欢,我让银作局给你多打造些便是,沐秋,我记得上次给我打造眼镜的那巧匠叫什么来着?”

苏沐秋提醒道:“叫丁媛。”

刘太后当即道:“传丁媛。”

丁媛传召进延福宫,纳头便磕,面对这么多的先帝妃嫔,关键是个个貌美如花,正值青春,他不敢抬头看啊,深怕一不小心成猪哥,殿前失仪,会被杖毙。

“丁媛,此物你看看,可能打造?”

苏沐秋把小玩意递到丁媛面前。

丁媛一瞧,惊的差出叫出来,幸亏他及时hold住了喉咙,要不然今天非交代在这,即便是刘太后不杀自己,厂公那儿也绝对不会放过自己。

“回娘娘,此物,奴婢能打造。”

刘太后吩咐道:“既能打造,那便做一箱子出来吧,这是本宫赏洪太妃的。”

其他太妃道:“能助眠的好东西,我也要一匣子。”

“我也要。”

“刘太后,你不能厚此薄彼。”

刘太后一一答应道:“好,都有,大家都有,丁媛听清楚没?”

“奴婢遵旨。”

丁媛大气不敢喘的,急忙告退。

洪太妃心里那个委屈啊。

死太监打造的能和影月公子亲手打造的能一样吗?

这个该死的刘太后,你这分明是想要黑人家的宝贝。

可惜,洪太妃人微言轻,不敢有任何异议。

只能任由剥削。

老天爷啊,你怎么不降到天雷,把这老姑婆劈死啊?

嫔妃请安离去。

苏沐秋特意叫住洪太妃:“洪太妃,此物奴婢检查过,并无奇特之处,不知要如何助眠。”

洪太妃没好气丢去一个大白眼:“苏姑姑聪慧无双,自己定能研究出用法。”

苏沐秋一脸不爽,什么态度,不过是破落户,得意什么。

本姑奶奶还就不信了,区区此物,还能难倒本姑奶奶……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