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7章 教会徒弟,师傅捡现成漏
  • 厂公靠副业成圣人
  • 七宝擂茶
  • 5472字
  • 2021-10-15 19:15:29

嗡~!

超重力术一经施展,席地跪坐的这些大儒,顿时个个感觉泰山压顶,一个个膝盖的感觉要爆了。

“啊!”

一个个大儒顿时惨嚎,痛苦的想要扑到地上,缓解一下膝盖的压力,可是发现自己连这小小的扑身动作,都完成不了。

超重力术压在自己身上,感觉好像有座山压在头顶,从脑袋到脖子,到脊椎,再到下肢,整个是快要成一坨翔了。

有人已经不堪重压,七窍出血。

再压下去,怕是要爆了。

杨悦急忙喝道:“快住手,你的超重力术超出了人体所能承受范围。”

文相张君正立马吓的收手。

一个个大儒,重重扑倒在地上,大口喘气,泪眼婆娑的苟延残喘。

卧槽!

刚刚差点就死了。

裤裆怎么湿热一片。

啊!

无耻文相。

你居然害的老夫……拉出翔了!

活不下去了,老脸丢尽了。

不行,老夫必须装出没事人一样,千万不能发现丢人了,否则这一生英明尽丧啊。

怪哉,这味不对,怎么一股蒜苗味,老夫今日没有吃大蒜啊。

看向四周扑街,不敢乱动的大儒,一个个老拳紧握,脸上羞愤欲死。

这位大儒的心情顿时大好。

一人耻是耻,众人耻那能叫耻吗?

这叫患难与共,读书人的事情,你不懂。

大儒集体拉翔!

千古第一奇闻,绝对能载入史册的光辉一刻。

绣衣卫们闻着这股味,顿时腰挺直了,腿也有劲了,脸上倍有光彩,雄赳赳气昂昂……

和绣衣卫吃瓜,瞧热闹的戏虐心情截然相反,一干大儒羞愤欲死,心里已经把文相祖宗十八代的大小老母都问候了个遍。

文相,文人之耻!

不过也就敢在心里骂骂,毕竟心中明白实力差距,被张君正当了试验品,认栽了,只恨自己技不如人。

谁叫自己的蚂蚁胳膊拗不过大象腿呢。

内阁大臣们此时是满脸满心更多是震撼,他们个个都是三品儒师,修为精湛,虽然没有文相的二品亚圣厉害。

但是加起来,实力也不惧。

可是刚刚他们直接被超重力术压的有口难开,疼的只剩下干嚎了。

还施展大儒神通,反击,根本就不可能。

这科技神通真的是太可怕了。

负责兵事的兵部尚书,岳千刃第一个联想到军事上。

立马强撑着身子,昂起头来,问道:“这超重力术,可否用于军事上,若我人族和妖族开战,施展此术,可能一举歼灭妖族大军。”

杨悦稀奇的看向他,满意道:“岳尚书,你果然是将才,居然想到将重力术用于战场上,理论上这是可以的,比如我们的骑兵,身上铠甲不是很重吗,如果每个人身上都施展一个小小的反重力,给马匹减重,便可以轻装上阵杀敌。”

“同样的,敌军来袭,我方给他们施展超重力术,虽然可能不至于立刻杀了他们,但是可以减缓他们的行军速度,这时候,我方再投掷长矛等强大攻击性武器,便可以有效杀伤。”

“岳尚书,我这番设想你可还满意?”

岳千刃追问道:“可否能够一次性解决战斗,直接用超重力术把他们全部碾成肉饼。”

杨悦回道:“理论上是可以的,不过这样的话,可能需要很多施术者一起施展神通,这应该是一项大工程。”

岳千刃激动的一挥拳:“好神通,妙哉……啊,痛痛痛。”

虽然很痛,但是岳千刃心里是火热的,这绝对是一种全新的战术,能够杀的妖族大军措手不及。

杨悦吩咐道:“郭丰安,快扶岳尚书坐下歇息。”

“是。”

郭丰安立马让绣衣卫拿了椅子,把他搀扶着入座。

一干大儒瞧的眼热,羡慕嫉妒的很。

杨悦,你个阉贼,居然敢搞差别对待,太欺负读书人了。

杨悦冲在场大儒看去,这模样有些惨,感觉刚经历了一场生死大战,老弱病残,满脸血污。

“各位大儒,我看你们也累了,这天色也不早了,要不早些回去歇息吧,我这庙小,除了内监有空房间外,其他都客满了,请恕招待不下。”

文相张君正误伤了众人,有些不好意思,立马恳求道:“还请老师差人送他们回府。”

“好。”

杨悦点点头,吩咐道:“崔秉忠,你安排一下。”

“是。”

绣衣卫召唤进院子,把一个个的大儒都搀扶出了绣衣厂。

岳千刃不肯走,跌跌撞撞的闯入正厅,冲杨悦恳求道:“杨厂公,过去我瞧不起你,但是今儿你让我大开眼界,岳某有一事相求。”

杨悦问道:“你说。”

岳千刃抱拳恳求道:“请传授我军重力术。”

杨悦有些犯难,老实回道:“神通怎么修炼我教不了你,我只能告诉你力学原理,至于怎么领悟神通,就看你们自己的造化了。”

岳千刃激动道:“这便够了,多谢杨厂公。”

杨悦立马道:“你有伤在身,先回去吧,我写好《经典力学》这本书,便亲自登门送去。”

岳千刃立马道:“不不,厂公你差人来传,我亲自来取便是。”

杨悦笑了笑,随便吧,你爱咋样咋样,我还乐的轻松呢。

让郭丰安送人出去。

杨悦冲文相张君正和高志远扫去:“说说吧,二位,当着一众大儒面,文人的体面都不要了,非要拜我为师,你们这是图什么呀?”

张君正立马拱手道:“弟子是真心实意求学的。”

高志远溜须拍马道:“弟子也是一样,老师胸有沟壑,值得我辈尊崇。”

杨悦浑身一个激灵,这两个老东西,一把年纪了,不要脸起来,比那些粉丝还肉麻。

实在受不了。

杨悦懒得继续深究他们那点小心思。

即便自己现在不认他们做弟子,外面的人也不会相信了。

如今三人可是绑在一条船上,一荣俱荣,一损俱损。

杨悦冲张君正问道:“刚刚你是如何施展超重力术的?”

张君正摇头道:“不知,适才我心中对老师传授的力学有了些许理解,再经过老师指点迷津,便心生感应,浩然正气一施展,便施展而出了超重力术。”

杨悦无语的瘪嘴。

别说张君正了,就连自己都搞不明白自己为什么就领悟了反重力术,就当是金手指开挂的缘故吧。

道这个东西呢,特别玄乎,你想琢磨透它时,他对你爱答不理,你对他弃若敝履,他却舔狗似的扑上来,总之,就是叫你捉摸不透。

所以杨悦也不强求了。

“弟子多谢老师传授力学知识。”

张君正恭敬一拜,长揖到底。

丢~!

一大波的星光投射入了杨悦的脑门内。

杨悦浑身一个激灵,灵识也被狠狠刺激了一下。

然后他脑子里顿时多了一套神通。

科技神通——超重力术!

杨悦愕然,随即笑了。

就说道这个玩意是个贱骨头吧,你还不承认。

这便是铁证。

哈哈。

人家是教会了徒弟,饿死师傅。

自己这是教会了徒弟,师傅多保命技能。

这漏捡的。

爽歪歪!

杨悦立马冲张君正问道:“徒儿,为师这儿还有很多你闻所未闻的知识,想不想学?”

杨悦此时的模样像极了邋遢的乞丐,变戏法的取出了好几本武学小册子:

“小朋友,我看你骨骼清奇,简直百年一见的练武奇才啊,将来拯救世界的重任就落在你的身上了,叔叔手里有几本武功秘籍,你如果想要的话,就拿手里的糖葫芦跟叔叔交换,你放心,叔叔绝对是个好人,肯定不会欺骗你的。”

张君正两眼直放光,激动问道:“老师,此言当真?”

杨悦拍着胸脯保证道:“我还能骗你不成。”

张君正激动的连连点头:“弟子愿学,弟子愿学。”

高志远慌忙也道:“弟子也愿学,求老师教我。”

杨悦很满意的嘴角上翘,有徒如此,深感安慰。

“杨悦,你个死兔崽子,给老娘我滚出来,别拦我,你们敢拦老娘,以后都别来我云楼耍棍,老娘的姑娘不伺候你们。”

门外传来陶三娘骂骂咧咧的声响。

杨悦顿时哭笑不得:“得,今天教不了学了,催债的来了。”

“催债?”

张君正和高志远齐齐一愣的。

陶三娘进门来,双手一叉杨柳细腰,满是粉底的老脸怼来:“死兔崽子,还敢拦着老娘不让进来,《笑傲江湖》第四集呢?拍好没?”

杨悦立马掏出两章留影玉符来:“第四和第五集。”

“哇!”

陶三娘欢喜立马扑上去一把抢走,两眼激动的直放光,金灿灿的,拿了玉符扭头就走。

“别,陶妈妈,能否容我二人先行观赏。”

高志远和张君正追上去,想来截胡。

杨悦眉头皱起,喝道:“去云楼看,观赏费不可免,若嫌云楼的初夜……啊呸,首播观赏费贵,可次日去白鹿书院传道广场,2两银子一人看复播。”

“谁要是敢坏我的规矩,尽管试试。”

两位儒师,顿时后衣领直灌冷风,冻的浑身一哆嗦。

急忙赔笑道:“弟子万万不敢,这便去云楼付银两。”

陶三娘出了大门,扭头冲屋内瞥了一眼,嗤一声嘲笑:“还儒师呢,简直和我院里养的大黄差不多!”

张君正:-_-||

高志远拿手扶额,声名扫地啊。

……

云楼。

客人陆续涌入。

大家都迫不及待看片。

不过今天掺杂了新的热门话题。

“兄台,听说了吗?”

“听说什么呀?”

“你还不知道啊,今天上京八大书院,天下大儒代表,文昌阁儒师齐齐去围攻绣衣厂了。”

“哇塞,什么时候这些读书人如此不顾脸面了,居然去围攻绣衣厂,他们就不怕天子震怒,血流成河?”

“什么围攻啊,你们没看留影吗?”

“什么,还有记录流出?”

“当然有,你们看吧。”

“我的个去,这是什么情况?一众博学多识的大儒,天下读书人的楷模,居然被杨悦这个阉贼给问倒了。”

“话说,他这么一问,我也好奇起来,你说为什么苹果熟了就会往地上掉呢?”

“这我也不知,这影片似乎不全,也没给我等解惑。”

“就是,谁留影的,就知道故弄玄虚。”

影片不全,是崔秉忠故意为之的。

杨悦施展的科技神通太过神奇,君子无罪,怀璧其罪。

为了保护杨悦的人身安全,有些东西还是别轻易泄露的好。

张君正也想到了这些,在他出了绣衣厂后,立马飞鹤传信,命在场的大儒纷纷管好自己的嘴巴。

若有人泄密科技神通的事情,全部以谋逆罪论处。

文相发话,谁还敢乱提科技神通的事情,再者,今日之事,传出去有辱斯文,为了自家脸面,他们自然是守口如瓶,讳莫如深,不愿再提。

只是谁都没想到,崔秉忠给他们狠狠“长脸”了。

突然大堂内灯光一黯。

《笑傲江湖》开始了。

众人屏息凝神,全神贯注在影片上。

酒楼。

一群华山弟子正在吃饭。

突然间杀进来一群尼姑,老尼姑口口声声要令狐冲交出自己的弟子依琳。

和华山派弟子发生冲突,岳灵珊被定逸师太一把擒去,去找岳不群归还自己的徒儿。

众多武林豪杰齐聚一堂。

当众质问一儒衫中年男子:“岳不群,你教的好徒弟,你还我徒儿来。”

岳不群被质问的一头雾水。

然后有人跳了出来,泰山派也跳出来指责岳不群教个好徒弟,居然勾结淫贼,要求他立即清理门户。

余沧海也跳出来刷存在感,指责令狐冲杀害自己徒弟。

定逸师太前来要人。

这下观众炸开锅了。

“岂有此理,真是岂有此理!”

“这定逸师太好不无礼,分明就是令狐冲救的人,怎么反倒说是令狐冲劫走了小尼姑,岂有此理。”

“果然这世道好人难为啊。”

“如此欺人太甚。”

就这时候,依琳小师傅现身了。

看到这里,众观众一阵欢喜,总算可以还依琳小师傅清白了。

忽的余沧海耳朵一动,喝道:“何人在外偷听。”

刷一下,抓出门去,抓了一个小驼背。

观众大吃一惊,居然是失踪许久的林平之。

余沧海不认得林平之,正要拷问,见他驼背,质问他和塞北明驼木高峰是什么关系。

这时候,木高峰出场,和余沧海打斗一场。

林平之成了斗气的靶子。

岳不群几时出手,要不然林平之非爆体而亡不可。

木高峰吃了大亏,一把拿住了林平之,施展轻功逃走。

林平之在破庙内被放下,恳求木高峰相救家人,取出了驼背内的金银财宝。

木高峰让他喊爷爷。

林平之欣然答应。

“无耻!”

“懦夫!”

“就为了报仇,连祖宗都不要了,面首无耻!”

“骂的好,林平之,天下第一无耻面首!”

电视剧继续。

画面一转,再道聚义厅内。

木高峰来时,将罗人杰打入厅内,罗人杰很漂亮的施展了一招屁股向后平沙落雁式。

木高峰走后,余沧海命弟子搀扶,顿时遭到了一个女童的嘲讽。

余沧海恼火,揪出女童,差点掐断女童的胳膊,幸得定逸师太维护。

众人还当这女童是华山派的。

女童去找依琳,问他想不想救自己的情郎,依琳被问的面红耳赤。

女童拉着依琳就跑。

众人要追赶。

一人把迷烟扫来,众人躲避不及,驱散迷烟,依琳已经不见。

花魁房内。

令狐冲安然活着,一头戴帷帽的女子正为他度气续命。

依琳赶来,掏出了门内秘药,白玉熊胆丸,喂令狐冲灌下。

令狐冲性命得保。

帷帽女子起身,拿起贴身短剑。

曲洋感激道:“多谢圣姑相救。”

圣姑回道:“我救他,不过是想你早日随我回黑木崖领罚。”

曲洋再度恳求,只待金盆洗手后,必定回去领罚。

圣姑看似冷漠无情,最终还是答应了。

衡山派,刘正风金盆洗手开始。

但是五岳盟主令突然而至。

左盟主有令,刘正风不得金盆洗手。

第四集,完!

“卧槽!这就完了。”

“正精彩地方,你没了,你个死太监。”

“太监和电视剧没了有什么关系?”

“一样没下面。”

“哈哈,骂的好,死太监无耻,文艺之耻,你还我第五集。”

“对,还我第五集。”

“第五集!”

陶妈妈立马笑盈盈招呼道:“各位莫要着急,第五集,这不是开始播放了吗?”

观众激昂的情绪立马平静下来,津津有味的继续追剧。

刘正风被逼不得金盆洗手,还被道出和曲洋结交一事。

正邪不两立,正派众人逼迫他诛杀曲洋。

刘正风不从,费彬便以其妻小进行要挟。

刘正风幺子懦弱,为求苟活,当众辱骂生父。

“不孝之子,无耻之尤!”

“想不到刘正风铮铮傲骨,居然生出这么个孬种儿子。”

“龙生九子,果然各有不同。”

“这就是个畜生。”

“好了,别骂了,没见到这还是个孩子吗?他只是为了活下来。”

“为活下来也不该如此为虎作伥,辱骂自己生父。”

“换你你当时又能怎么做?”

“我……”

“够了,别吵了,继续看剧。”

刘正风被逼急了,欲挥刀自刎。

曲洋现身相救,二人放手一战,可惜寡不敌众,双双重伤。

眼看不行了。

突然射来烟雾弹。

圣姑在屋顶施救,二人立刻施展轻功逃走。

众人追赶至青楼。

余沧海门徒罗人杰找到了令狐冲的藏匿地点。

讥讽令狐冲。

令狐冲伤重不敌,躲闪偶遇嫖客田伯光。

田伯光拜了依琳为师,不得已,出手相助,令狐冲和依琳从密道逃走。

二人在破庙歇息。

依琳为令狐冲不惜破戒,顺瓜解渴。

天色蒙蒙亮。

琴声起,箫声附和。

令狐冲和依琳,还有圣姑不约而同被《笑傲江湖曲》吸引到山脚。

嵩山派追兵至。

圣姑二话不说,为二人拦下追兵。

令狐冲和依琳上身,聆听了豪迈的《笑傲江湖曲》。

众人观众无不惊叹。

原来这一曲《笑傲江湖》竟是他二人所创。

一曲奏吧。

二人下山,和令狐冲道谢。

令狐冲不敢当。

费彬这时候来了,要求令狐冲诛杀魔教。

令狐冲不依,费彬亲自动手,竟将曲洋孙女曲非烟一剑扎死。

可怜十几岁女童,便这般香消玉殒。

曲洋和刘正风疯了,齐齐扑上来,奈何伤重不敌,眼看就要命丧费彬之手。

突然间鬼哭哀愁的二胡声在山涧响起,平添变数。

第五集,完!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