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章 夜闯后妃寝宫
  • 厂公靠副业成圣人
  • 七宝擂茶
  • 4248字
  • 2021-10-26 15:34:29

嘎嘣!

“我的獠牙!”

赤焰鬼蛇崩溃要哭了,自己赖以生存的两颗獠牙,居然咬崩了。

嘴好痛,心更痛,你们联起手来欺负蛇,太不人道了。

郭丰安一把将脖子上的赤焰鬼蛇揪下来,当空狠狠甩了两下,叫他筋骨尽折,嘲笑道:“老子堂堂六品武师,一身铜皮铁骨,还怕你个小东西咬我,不自量力。”

崔秉忠补刀道:“也不知道刚刚谁怕钟馗,怕的尿裤子了。”

郭丰安下意识的一掏裤裆,顿时意识到上当,老脸刷的一下羞的通红,气的吼道:“吊死鬼,谁怕钟馗了,谁尿裤子了,你才吓的尿裤子呢,老子可是堂堂六品武师,我会怕他,他怕老子还差不多,你再敢胡说八道,老子一刀剁你成两半。”

“哼!”

崔秉忠双手抱胸,把头一昂,面朝皎月,懒得和一介武夫逞口舌。

郭丰安那个气哦,右手握住刀柄,恨不得立刻拔刀。

杨悦上前喊道:“回来啦,小崔,你脑袋好使,帮我分析分析,接二连三的毒蛇事件,到底是谁要害我。”

崔秉忠扭回脑袋,脸色严肃问道:“上次是怎么被毒蛇攻击的?”

杨悦读档记忆,发现这段记忆居然缺失了。

好像是创伤后遗症,导致的记忆逆行,俗称的现场记忆丢失,潜意识保护。

杨悦看向郭丰安:“你说。”

郭丰安指了指卧房:“就是一进卧房,就被潜伏在门口的毒蛇给咬了,厂公,这次毒蛇潜伏在哪了?”

杨悦无奈回道:“爬我床上了,差点就被咬了,幸亏我觉醒了文娱神通。”

“文娱神通?”

崔秉忠和郭丰安一脸好奇宝宝的惊奇盯上他,求科普!

杨悦简单解释道:“就是拍片子让我觉醒了文娱大道,这和儒道什么的,相辅相成,你们可以理解为儒家的全新解读模式。”

娱乐是文化的衍生物,随意说文娱是儒家的全新解读模式,这话也没错,都是丰富人民的精神物质嘛。

崔秉忠纳闷问道:“可我在你身上怎么看不到任何的修为,你现在几品,怎么会施展神通?”

杨悦估摸道:“按照武者的划分,我现在是七品注气境。”

郭丰安:(ΩДΩ)

啪嗒!

配刀惊的掉在地上。

崔秉忠不厚道的抿嘴,双肩潇洒的直抖,“库库库”……

郭丰安急的伸手抓在杨悦的肩头:“厂公,请恕属下得罪了。”

一股真气自郭丰安的手掌上吐出,进入杨悦的体内,顺着经脉一阵游走。

正经十二脉,通!

奇经八脉,也通!

气海雪山,嗯?不通!

怎么可能?

怎么可能气海雪山不通,却能引天地元气入体的。

这绝无可能啊。

“厂公,您的气海雪山只通了膻中一窍,敢问您是如何做到引天地之气入体的,这不合理啊?还是说你在哄我呢,您这情况根本就不可能施展是七品注气境。”

“气海雪山就通了一窍?”

这下连崔秉忠也动容了。

常人练武,气海雪山,不通十窍,根本就无法注气成功。

杨悦是如何做到在不通十窍,便纳气入体的。

杨悦扫视了自己身上一下:“我的气海雪山就通了膻中穴一处吗?也是哦,之前我就打通了这一处,那个郭丰安啊,你指点我一下,告诉我其余十六窍分别是哪些,我这就打通他们。”

“啊?”

郭丰安瞪大了眼珠子,傻惊死了。

厂公你当练武是牛饮水呢,随便喝喝就饱了,这气海雪山的十七处窍穴哪那么容易就打通。

崔秉忠也是无语的摇头。

他虽然是儒修,但是武修也是了解一些的,这武道入门容易,但是想要大成十分困难,更别说是通窍了。

古往今来的武者,能通十窍修行已经是勉强,更别说有人能够通十七窍了,那根本就是从来没有……什么情况?

杨悦的身体突然间气息大变。

院内的天地元气开始剧烈波动,好像鼓风机一样吹动,形成一股小型旋风,一股脑的钻入了杨悦的体内。

元气纳入杨悦的经脉内,经过震荡炼化。

眼看要被丹田吸收。

杨悦灵识强行截流住,然后打入任督二脉中。

气海雪山,说白了,就是任督二脉上的十七处重要穴道。

其中有丹田,膻中两处大穴,不难猜,其他十五处,也必定是这任督二脉上的几处大穴。

杨悦也不管是哪个穴道了,先从膻中开始,分两路运气,一路上冲,玉堂,紫宫,璇玑,天突,印堂……再至百汇穴,转至督脉诸穴。

一路过五关斩六将,将任督上的大大小小奇穴尽数打通了个遍。

一路下探,走丹田会阴,最终至后腰上,两股气急合二为一。

轰。

气海雪山,十七窍穴,至此全部打通。

这一刻,天地元气好像疯了似的,一股脑的往杨悦的体内涌来。

他的身体就好像是一个永动的抽水机,把水尽数都抽入了丹田中,永远吃不饱似的。

杨悦灵识回体,耸耸肩,摊开手道:“现在都通了,其实气海雪山不止十七处穴道的,别太局限在前人的认知范围内,前人的认知有限,时代在进步,武学也是需要不断革新的。”

“不是吧。”

郭丰安惊讶的不行,立马再探查,结果这次他懵逼了。

气海雪山,十七处窍穴,尽数通了。

就连那最神秘,武者不敢触碰的丹田,此刻居然也通了。

“厂公,你居然连第十七处窍穴,丹田都打通了?”

郭丰安震惊的下巴要掉地上。

“什么?”

崔秉忠也震惊了:“丹田窍穴居然也通了,这怎么可能,古往今来,任何人试图打通丹田,最后都会力竭而亡,你人没事吧。”

杨悦回道:“我没事啊,现在特别的给力,你看,我闪!”

文娱神通——疾如雷霆。

一下子绕到了崔秉忠的身后,冲他脑门上轻轻一拍。

崔秉忠趔趄的冲前晃了两步,惊的额头冷汗直渗。

刚刚杨悦若是有心杀自己,悄无声息一闷棍,自己绝对性命不保。

这文娱神通,竟恐怖如斯,当真可怕!

这就是打通气海雪山第十七窍,丹田的强大威力吗?

不过才七品武者,便已经能发动神通威力,若是修炼到四品武者,那威力……崔秉忠额头冷汗直滚,不敢想象了。

郭丰安已经在一旁眼珠子都要抠出来了。

丹田居然可以打通,这怎么可能?

这可是气海雪山的阻隔处,是一处不可逾越的大山。

居然打通了,前无古人后无来者啊。

这是怎么回事啊。

厂公,你不要太颠覆人家的认知啊,这么玩,人家感觉修炼到狗身上去啦,好悲催啊。

崔秉忠从震撼中回过神来,立马拱手深深一拜:“恭贺督公。”

郭丰安也从震撼中回过味来,有些发酸,羡慕嫉妒的拜道:“恭喜厂公。”

杨悦摆摆手道:“这没什么,小事一桩,继续谈刚刚的话题,你们说谁会放蛇害我,我基本可以确定,咱们绣衣厂有内奸,郭丰安,去调一下今天白日里和夜晚的值班表。”

“是。”

郭丰安很快取来值班名单。

负责厂公院内安全的值班绣衣卫,共有10人,5人一班。

崔秉忠立马禀告道:“督公,那人若要带蛇入内,必定沾过雄黄酒,否则赤焰鬼蛇凶悍,定会咬上触碰他的人,唯有雄黄酒可克。”

雄黄酒?

有破案思路了,杨悦立马吩咐道:“去买一筐蛇来,然后把这十个人请到正厅内,放蛇咬他们。”

“是,卑职这就去买。”

……

绣衣厂正厅。

十个值班的绣衣卫被叫进来,分列两排,他们心里直犯嘀咕,大晚上的不让人睡觉,突然叫自己来做什么。

其中一位之前,就是先前被杨悦的小旋风扒了衣服的绣衣卫,内心一阵惴惴不安,暗道难不成厂公为了掩饰自己的独特癖好,要把自己杀了灭口。

完了,完了,早知道自己就从了厂公了,也省得现在伸头是一刀,缩头也是一刀。

十个人各怀心思。

突然间,门关上了。

他们诧异的扭头看去,见到地上好多的蛇正四下游走。

十个人立马慌了神,急忙驱蛇。

其中一位绣衣卫皱着眉头,紧紧盯着地上的毒蛇,纳闷这是什么用意。

忽的见到一条毒蛇本来想咬他的脚的,可一闻见他身上那味,顿时退避三舍。

赵志立马意识到这是个局,是专门针对自己的。

想也没想,立马破门而出。

“哪里走!”

一刀劈来,强劲的气劲震的赵志一身绣衣服“噗”一声炸裂,瞬间成了一个风骚裸奔男。

赵志胸口中刀,一道从肩胛骨直贯穿腹部的可怕伤口瞬间崩裂开来,鲜血狂涌。

噗通!

赵志重重栽跪到地上,口中鲜血狂涌而出,重伤,命不久矣。

“还敢逃,你逃得掉吗?”

郭丰安长刀入鞘,双手抱刀,一脸傲娇的对月摆造型,怎么样,我酷不……

啪!

杨悦没好气给了他后脑勺一记爆栗。

“你个蠢货,这家伙死了,我还怎么逼问他幕后真凶?”

郭丰安顿时和个委屈的孩子,缩着脑袋,咬着嘴唇,一副宝宝知错的可怜模样。

厂公,我错了。

“莽夫粗鄙!”

崔秉忠丢来一个大大的白眼。

郭丰安那个气哦,恶狠狠瞪了他一眼。

崔秉忠懒得搭理这货,冲着跪在地上的赵志口宣道:“君子当以诚示人,说,是何人指使放蛇的。”

赵志已是气血溃散,命不久矣之人,哪里还扛得住大儒神通逼问。

“是洪太……噗!”

一口鲜血喷溅而出,赵志咚一声,赤条条的扑在了地上,魂归九幽。

杨悦踹了这死尸一脚:“哼,洪太妃的背后是刘太后,这个贱货,看来我不给他点颜色看看,她真当我是HelloKitty好欺负呢。”

“郭丰安,给你个将功补过的机会,拿麻袋去把正厅的毒蛇都给我抓了,要敢捏死一条,我叫你媳妇从此守活寡。”

郭丰安吓的双手急忙护向自己宝贝,这可捏不得,还指着他叫家里家里臭娘们跪下唱征服呢。

麻溜的进厅内抓毒蛇。

“哇,臭蛇,你竟敢咬我,操蛋的,看我不拔了你满嘴牙。”

杨悦和崔秉忠在门外瞅着,两人不厚道的“库库库”直抖肩……

……

四更天。

打更的太监打了个哈气,回班房就寝了,后宫恢复一片寂静。

安静的可怕。

缺少阳刚气的漫漫长夜,最是难熬了。

刷!

一道鬼魅一般的身影,带着一抹电流,窜入了延福宫内。

啪嗒!啪嗒~!

悉悉索索倒东西的声音在寝殿内响起。

然后一道身影迅速穿墙而出,仿佛一切都没有发生过一般。

洪太妃所在的庆云殿。

同样的事情也在上演着。

杨悦恶作剧完,正打算离去。

突然间云罗帐内内传出一声娇喘声。

杨悦要溜走的脚步顿时怔住了,身上止不住的热血沸腾。

莫非这洪太妃深夜一个人太寂寞,睡不着觉……

杨悦浑身一个激灵,画面太美,不敢想象下去。

忍不住好奇,大着胆子垫着脚步,蹑手蹑脚凑到罗帐前。

伸手掀起了鲛人纱云帘,月光下,一张倾城美脸清晰的映入眼帘,恬静酣睡的小美人,吹弹可破的小脸是那么的可爱,长长性感的眼睫毛紧闭着,性感小檀口微微张开,一张一合,好像金鱼的小嘴在水里吐泡泡,十分撩人。

这张小嘴迷死人了,自己非得……哎。

杨悦心塞十秒钟!

“不要啦。”

洪太妃突然一声撒娇,被子被她的玉足一脚踹翻开。

“噗!”

杨悦鼻息猛的一重。

我的个去!

洪太妃居然有裸睡的习惯。

这也太……不能看,不能看啊。

杨悦心里努力告诫自己,千万不能被诱惑。

可是身体是诚实的,穿越过来,好久没尝到腥了。

自己就亲一口,绝对就亲一口,我保证亲完就跑,绝对不会被发现的。

杨悦大口咽着唾沫,缓缓俯下身去。

咕噜!

该死的口水,你能不能少分泌些,这时候添什么乱啊。

近了,近了,近在咫尺啦,杨悦欢喜的闭上眼,撅起嘴唇。

有杀气!

杨悦猛的睁开眼,扭头看去。

洪太妃睁开了清冷的美眸,黑夜中,她的眸子犹如冷焰一般,冰冷刺骨。

但是不得不说,真美,别有一番风味。

两人四目相对,近在咫尺!

杨悦立马下意识的捂脸……啊不对,捂脸不如跑路要紧。

文娱神通——疾如雷霆!

“休走!”

洪太妃立马扑上去,可惜扑了个空……等等,好像也不是一无所获哦。

金玉腰带,质地很不错哦。

啪!

洪太妃素手随手一甩,金玉腰带狠狠抽在自己身上,一声吃痛的嘤咛划破深宫大院内的寂静。

今晚注定是个不眠之夜!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