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章 开创文娱神通
  • 厂公靠副业成圣人
  • 七宝擂茶
  • 4789字
  • 2021-10-12 19:27:52

风靡这个东西,是风,越刮越大,人哪最多,就爱往哪刮。

很快,朝堂,后宫都刮起了电视剧的靡靡之风。

早朝前,一般大臣在班房坐着无聊,闲话家常起来。

以往都是某某楼内出了新诗词,新曲子,今日一改常态,聊的最多的话题是《笑傲江湖》。

便连文相张君正听了几耳朵后,都忍不住好奇起来,发问道:“电视剧为何物?”

“回文相,这是影月公子发明的艺术片,类似于舞台上唱戏的,但是又不一样,他是找人拍戏,用留影符记录下演的戏,然后通过照影石再度呈现出来。”

文相听了这话,摇头道:“这不就是戏曲嘛,又何新鲜的?至于叫尔等议论纷纷?”

礼部左侍郎回道:“文相,不是单纯的戏曲,片子里的人和故事,就和咱们现在谈话做事一般,舞台上的戏曲,都是唱出来的戏,可比不了这个。”

“对对,这就好似是记录某些人的传记一样,十分有意思。”

“哦?”

文相被说动了,忍不住好奇问道:“那不知道这电视剧在哪可以观看?”

“文相,文昌阁的传道广场就能看,只需要缴纳2两银子的观影费,便可以入内观看电视剧的前两集。”

文相忍不住好奇,下朝后,更了衣,悄然打扮一番,去了白鹿书院。

缴纳了2两纹银,步入传道广场。

一个时辰不到,高志远的书房内。

文相一个闪现,一把揪住他的衣领,不客气道:“下面呢,下面呢?”

高志远被他揪的一头雾水,急忙放下端着的茶杯,问道:“文相,你问什么下面,可是要我下面给你吃?”

文相吼道:“什么下面吃,我是问你电视剧《笑傲江湖》的下面。”

高志远恍然大悟:“原来你是问电视剧下一集啊,我还当你要下面吃呢。”

“少废话,下一集在哪?老夫现在就要看。”

张君正急的不行,抓狂的很,着急对他身上动手动脚,搜留影符。

高志远急忙阻止:“没有,没有,这片子是杨悦拍的,我这没有第三集,得等他拍好了才能见到第三集。”

张君正脸色一愣,诧异把他揪到靠眼前,死死瞪向他的脸,皱眉质问道:“你说这电视剧是谁拍的?不是说是影月公子吗?何时变成他杨悦拍的了。”

高志远暗暗懊悔,自己怎么就说漏嘴了呢。

急忙赔笑道:“文相,你这么揪着我,我也说不了话,注意形象,您可是一国宰相,注意仪态,咱们有话坐下喝杯茶慢慢说。”

“哼!”

张君正一把放开他,气呼呼的坐下。

高志远长吁一口大气,不认识文相的,都以为他是高高在上,不食烟火的亚圣,威严不可侵犯。

文相平日里瞧着凡是不上心,满不在乎的样子,其实不然,他也是有七情六欲的,是个脾气暴躁的小老头,要是对什么着迷了,那就是绝对的一根筋,疯起来不是要你命,就是把你逼疯。

高志远捋了捋抓皱的衣服。

张君正嫌弃叫道:“再磨叽,我毁了你传道广场上的禁止,叫你赚不了观影费。”

高志远立马急了:“你可别,那可是我好不容易和陶三娘谈好的买卖,你要给我毁了,她还不拿着藤条满大街追杀我。”

张君正皱了皱眉头:“云楼的陶三娘,怎么这事和她还扯上关系了?”

高志远回道:“那是杨悦的养母,电视剧的版权发放现在都是她说了算。”

张君正催促道:“我不管这些,我就想知道,下面呢?”

高志远无奈摊手道:“杨悦拍的片子,还没拍好,所以你就是打死我,拆了我这白鹿书院,也是没有。”

张君正气煞的拍桌子:“岂有此理,此子无耻。”

高志远递上茶盏,赔笑道:“文相,消消气,我知道你现在恨不得打死这小子,我又何尝不是呢,不过打死他容易,这后面的剧集没得看了,岂不是更可惜。”

张君正气的咕噜一声,干了茶盏的茶水,恨声道:“这个杨悦,不好好打理绣衣厂,搞什么艺术片,不务正业。”

高志远哈哈大笑道:“文相,此乃好事,你当高兴才是。”

张君正皱眉怒道:“这有什么值得高兴的?”

高志远一边给他续杯,一边解释道:“您想啊,绣衣厂代天巡狩,监察天下百官,身为百官之首的人,免不了要和他发生冲突,难道你想见到一个野心家,和你成天争权夺利。”

“杨悦如今沉迷拍片,反倒对你是莫大的好处哦。”

文相张君正两眼顿时一放光,没错,杨悦荒废政务,反倒给自己省去麻烦,少一个政敌,多一个朋友,有益无害。

“好,算他办了一件对的事情。”

张君正脸色好转,喝茶也品出了味道:“这茶水不错,回头送我两斤,下集什么时候有,老夫要第一时间观赏。”

高志远忍不住白了这老货一眼,无耻老贼,就知道薅羊毛。

……

云楼。

今日是《笑傲江湖》电视剧更新夜。

云楼是高朋满座,差点就把整个楼给拆了。

文相张君正随高志远来此,见到人山人海情况,不由震惊。

“怎会如此热闹?”

高志远解释道:“文相大人诶,这么好的东西,自然受人追捧啦,你老不也来追剧了嘛。”

张君正老脸有些挂不住,遮掩道:“老夫此次是受你邀请来喝酒的,什么追剧,电视剧,老夫闻所未闻,你莫要胡诌。“

高志远翻了个白眼,你就装吧。

“文相,时辰尚早,你我二人手谈一局如何?”

“正有此意。”

大袖一挥,棋盘出现在茶几上。

高志远持白先行。

文相持黑子,一黑一白两条大龙厮杀。

白棋占据上风,眼看文相就要落败。

忽的楼下,影片开始了。

文相立马伸手糊了棋局:“不下了,不下了,看剧要紧。”

高志远可惜这盘棋,自己眼看就要胜了,就这么被搅和了,着实可恨。

不过比起这个,错过《笑傲江湖》电视剧,那才可惜呢。

凤羽阁内。

杨悦盘膝打坐。

星光反哺的太多,身体一时间吸收不过来,大量的元气一下子把经脉塞满了。

啊,不行了,不行了……要丢了!

轰!

杨悦感觉体内的元气一下子破开了许多东西。

因为后天浊气阻塞的经脉。

此刻居然被打通了正经三脉。

如此更加方便了元气体内游走,汇入膻中穴速度比以往快了三倍。

来吧,我受得了。

元气狂涌而来,一点都不讲先来后到,居然一起上,杨悦的经脉再度被塞满了。

这太残暴了。

轰!

杨悦感觉自己经脉又炸开了三条。

手法简单粗暴,直接用棍棍捅,这酸爽要你想象……给力!

每次经脉被打通,都是大汗淋漓,杨悦感受到前所未有的虚脱感。

超爽的。

这滋味……啊,不行了,又来。

一库~!

体内经脉剧烈震荡了足足九次后。

杨悦完成了正经十二脉,奇经八脉的打通。

体内元气循环往复,形成周天循环。

此刻,杨悦成功步入武修一徒,一举踏足开窍境。

“嗯?”

郭丰安是武修,敏锐的感受到厂公身上的气息不对劲,这似是武者才具备的真气,可又截然不同。

十分古怪。

杨悦继续修炼,尝试给自己周身穴道注入元气。

调动全身,尝试先给丹田注入元气。

丹田在蓝星修炼文化中,是重中之重。

杨悦想当然的从这里开始修炼,心念一动,一丝元气注入其中。

石沉大海。

就这么没了。

杨悦不由一阵惊奇,这世界的肉身有些古怪,丹田似乎大的出奇。

再多来点,依旧石沉大海。

不是吧。

这丹田难不成是个无底洞?

突然间,杨悦感觉自己的丹田猛的一颤。

好像是抽水泵插上了电源,一下子猛烈的发动起来。

嗡~!

丹田内顿时传出一股强大的吸力,这吸力犹如海中漩涡一般强劲。

瞬间,把杨悦经脉中的一切元气都给吸干了。

可这依旧还不够,归墟在五脏六腑的元气此刻都被倒吸出来,还有不断涌入身体内的星光。

尽数被丹田吸了进去。

杨悦感觉自己要被吸成人干了。

这太悲剧了。

现在他总算知道为什么此方世界的人修炼气海雪山,还不修炼丹田了。

无他,这丹田就是个黑洞,只进不出的,填不满啊。

谁修炼丹田,谁都会有性命之忧。

很快,杨悦五脏六腑储存的元气都被吸干了。

还要继续吸纳他的精气,不过被头顶没入的星光及时阻止了。

有了星光的投食,丹田这个无底洞放弃了对杨悦精气的吞噬。

杨悦的小命得保了。

不过杨悦好不容易成为一个武者,如今好了,体内一点气息都没了,再度被打回了修炼白丁。

郭丰安揉揉眼睛,仔细再看向厂公,发现厂公好像还是那个厂公,一如既往的修炼白丁,全身上下没有一点修为。

兴许是自己看错了,继续追剧。

这《笑傲江湖》真好看。

杨悦睁开眼,放弃了继续修炼。

反正现在自己现在修炼不修炼,粉丝反哺来的星光尽数进入了丹田,自己想阻止也阻止不了。

算了,你就尽情吸吧,我还就不信了,你能比我前前前……女友能吸。

杨悦不知道是,气海雪山十七窍穴,其中最后一个窍穴,无人能打开的窍穴,便是丹田。

这丹田中蕴含了什么秘密,自古以来,无人知晓。

因为凡是试图打开丹田的武者,最后都被吸成了干尸。

杨悦不知道此间凶险,又多亏他领悟此方世界道的本源便是收割气运,这才幸免于难。

云楼大堂。

令狐冲和田伯光酒楼坐斗,身中十七刀,最终智取田伯光,赢的田伯光。

观众为中摆手叫好。

可是还没好多久。

青城派的狗屎就又跳出来了,惹的天怒人怨。

更是连累令狐冲惨死。

啪!

桌子掀翻了,茶盏碎了一地。

“卧槽!老子不干了,该死的文艺之耻。”

“你居然把令狐冲这样的大丈夫给拍死了,我恨不得现在就拍死你。”

“影月公子,你给老子死出来,吃老夫十八剑。”

“文艺之耻,你还我大丈夫令狐冲。”

“对,文艺之耻,滚出来受死。”

“无耻东西,居然拍出这样的垃圾来,我要宰了你。”

“……”

雅阁内,高志远一脸郁闷,老脸嘿呦的比夜色还黑。

太无语了,怎么能把如此大丈夫给拍死呢。

杨悦,你无耻!

“狗东西,去死!”

文相发怒了,直接把棋盘从窗户扔下了楼,跟着要跳窗下楼,加入声讨大军。

“啊!”

某个倒霉的家伙,直接被棋盘给拍在了地上,起不来。

无他,此乃玄铁棋盘,其重无比!

高志远吓的连忙拉住暴怒要跳窗下去的文相。

“文相大人,淡定,淡定啊,这是演戏,假的,全是假的。”

张君正吼道:“胡扯,此间故事分明是真人真事,如何是假的,这该死的青城派,老夫要灭他满门。”

高志远死死的拉住,可不敢放手,堂堂文相,这要是跳窗下去,这还得了,有失国体啊。

“你们看,没死诶,令狐冲没死。”

观众突然指着电视剧叫道。

那些失去冷静的观众顿时怂了,一个个伸长脖子,眼巴巴的盯去。

死没死不知道,但是依琳一觉醒来,令狐冲的尸首没了。

依琳伤心欲绝,哭号着去找人求助。

第三集,完!

这令狐冲到底死还是没死?

观众们顿时热议不断。

“依我看,都断气了,肯定死了。”

“没那么容易吧,这样的大丈夫,这么容易就死了,那这故事岂不是无趣的很。”

“别忘了还有林平之,这笑傲江湖说不定他才是主角。”

“林平之,那个面首,油头粉面,半点本事都没有,还主角,你可拉倒吧。”

“都别吵了,看第四集不就知道了。”

“对对,看第四集。”

大家眼巴巴的看向陶三娘。

陶三娘一脸不好意思的往楼梯上后退:“那个啥,第四集还没拍好,还请改日再来……别砸我,我的妈呀!”

陶三娘早有准备,跑的比兔子还快,可也挡不住群情激奋的一群粉丝,楼道上各色刀剑,吓人死了!

“各位,影月公子好像就在二楼凤羽阁内。”

不知道是哪个伙计出卖了杨悦的所在。

欲求不满的粉丝们立马一个个红了眼。

“杀上楼去,活捉文艺之耻!”

“对对,杀啊,活捉文艺之耻,逼他交出下一集!”

文相也立马扑出门去:“算老夫一个!”

杨悦一脸懵逼。

谁啊,这么嘴碎,立马冲崔秉忠喊道:“小崔,赶紧施展儒家神通送我走。”

“文艺之耻!”

崔秉忠扭过头来,恨恨的咬着牙,那幽怨的小眼神,活脱就是一个天天喂不饱的留守小怨妇啊。

“老郭,咱们一起绑了他,不交出第四集来,今日绝不能放他走。”

“沧浪!”

郭丰安立马配合的拔刀。

卧槽,这两个家伙,平日里水火不容的,想不到这一刻居然统一战线了。

杨悦欲哭无泪,被手下反水的滋味真不好受。

不过更心疼的是手里的宝贝。

掏出神通书册来,这上面的神通,是用一张少一张,真不舍得浪费了。

可为了自己的小命着想,只能忍痛割爱了。

咦!

识海内道宫突然射来一道霞光。

杨悦灵识猛的一震。

文娱神通——万里独行!

自己这是开创了属于自己的神通流?

来不及细想,杨悦立马施展起来。

丹田一股元气涌出,气灌双腿经络。

脚下立马生风的感觉,刷刷,嗖一下,快如闪电,直窜出窗户。

“咦!”

郭丰安傻眼了,崔秉忠震惊了,这绝对不是武者的轻功,也不是儒家神通。

但是威力却不逊于儒家神通,身形如电,势如奔雷,这到底是何等神通?

轰隆!

天空与此同时出现了异象。

一股磅礴浩大无比的力量自万里虚空而来,透过屋顶,直灌入云楼内,除了三人外,整个云楼内的人瞬间被这股力量压的趴下,全身动弹不得,哪怕是呼吸都觉得胸口刺痛无比。

文相张君正调动全身浩然正气抵抗,强行稳住身形,即便是如此,双腿仍旧忍不住打颤,仿佛随时都要弯曲跪下。

他的老脸上满是震撼:“这竟是天威!”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