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章 如此短小,文艺之耻!
  • 厂公靠副业成圣人
  • 七宝擂茶
  • 4815字
  • 2021-10-12 11:10:05

峰回路转啊。

就是手段有些不地道,偷袭,非君子所为。

但是情理之中,可以谅解。

无耻恶贼该死!

杀了人,林平之慌了神,余人彦的师兄也仓皇而逃,一边跑,嘴里还不清不楚的嚷着:“你杀了师傅的爱子,福威镖局,你们等着青城派余观主的报复吧。”

观众心中一凛的。

虽然不知道剧情走向,但是也深刻意识到,除恶务尽,斩草除根的道理。

必须截下这小子。

可惜,林平之没那意识,他已经被杀人给吓懵逼了。

这胆小,仓皇不安的模样,像极了被猫咪戏弄的小老鼠,软弱无力极了。

行首们又忍不住鄙夷的瞄向那几位贵公子。

这几位空虚公子,举扇子的手更加高了。

电视剧还在继续播放。

观众被这出人意料,但是又合情合理的剧情深深吸引住了,很想知道后续发展。

凤羽阁内。

起初崔秉忠对这电视剧还不屑一顾,此刻已经端起小板凳,趴在了窗户上,头伸的长长的,恨不得倒挂在窗户上,冲楼下大堂看去。

杨悦瞅着忍不住好笑,这小模样像极了一个小小的电视机迷。

史镖头江湖经验老道,给了银两,买通茶寮父女闭嘴,动手把尸首掩埋了,然后回福威镖局,一切仿佛没有发生似的。

但是当夜,三个趟子手来报,镖头白二死了,身上没有任何伤口,也不像害了疾病。

林平之惊呼:“是他们来报仇……”

林震南意识到儿子有所隐瞒,当即质问,得知儿子杀了人,极有可能是余沧海的爱子,匆匆赶去茶寮,那卖酒的父女已经不见踪影。

掘尸查看,可是尸首居然被偷偷掉包成了史镖头,搜查茶寮,捡到一放绿色罗帕,质地上乘,绝非寻常女子拥有。

林震南大惊,意识到大祸临头。

回镖局,岂料次日居然被人在门口竖了牌子,出大门十步者死,镖局一时间人人自危。

观众看到这里,忍不住拍桌子拍椅子叫骂道:“这还有没有王法了?”

“这帮贼子该杀!”

“官差呢,官差都死那去了,怎么可以眼睁睁的看着草芥人命呢。”

啪!啪!

陶三娘立马抽打藤条:“都安静看戏!”

众人耐着性子,继续看下去。

林震南剖尸,检查镖头尸首,发现他们都是中了摧心掌而死,这是青城派的独门武学。

又传来死讯,买菜的阿婆都未能幸免于难。

这是要把所有人活活饿死在镖局内。

林震南为保儿子,决心让大伙趁着夜色掩人耳目,四下逃窜。

子夜时分,夜黑风高夜,林威镖局大门大开,所有人掩住口鼻,四下逃窜。

林震南夫妇护着儿子逃离福建,自以为聪明,可半道还是遭到了伏击,寡不敌众,林平之被父母逼着先行逃走。

一路被追赶,眼看就要陷入敌手。

这时候,从天而降一位女子……

第一集完。

观众立马叫嚷起来:“这就没了?”

“后续呢?”

“就是啊,这女子是不是我们期待的仙子,还有林平之怎么样了,你也没和我们交代啊。”

“我要看后续。”

“就是,正精彩的地方,怎么能断了呢,无耻至极。”

“这片子也太短了吧,就和影月公子那话儿一样短。”

“影月公子短小无力啊。”

“说的太对,短小无力!”

“短小无力!”

“……”

凤羽阁内。

郭丰安忍不住想笑,努力抿着嘴巴,可哪里忍得住,“库库库”直抖双肩。

崔秉忠扭头,冲杨悦投去可怜,又生气焦急的幽怨眼神。

短小无力!

“卧槽!”

杨悦怒了,谁短小无力了,想当年老子可是一条龙,阅尽五湖四海,搅的风卷残云,那叫一个威风凛凛,傲气凌云。

居然敢说我短小无力,你们才短小无力!

你们这是在嫉妒哥曾经的潇洒。

第二集,上映。

观众吵闹不休的情绪得到了极大的安抚。

神秘女子现身,一梭子飞镖打出去,相助林平之脱困,没等林平之答谢,女子便一溜烟纵身离去。

连面都没落,就一阵香风飘过。

林平之一路逃亡,沦为乞丐,赶到分局求助,结果发现,福威镖局已经被敌人拿下,旗杆更是被人插上了女子的肚兜羞辱。

“奇耻大辱!简直是奇耻大辱!”

观众纷纷怒不可遏:“这青城派欺人太甚。”

“这林平之也够窝囊的,若我是他,定一把火烧了这镖局,他倒好,居然偷窃财务,还扮成个驼背逃之夭夭。”

“这本来就是他家的财务,何来偷窃之说。”

“那也不该如此毫无尊严的活着,男子汉大丈夫,岂可苟活于世。”

“有时候活着比尊严更重要。”

包厢内的高志远扶着胡须发话了:“书中只会教我等君子当傲然于世,可这世上又有多少人能做到君子之风,不堕名节。”

“这才是真正的人,尔等记住了,尊严不是别人施舍来的,而是自己争取来的,没有才学,没有自保能力,谁会给你尊严,施舍来的尊严,不叫尊严,那叫嗟来之食,是在践踏尔等尊严。”

“弟子受教了。”

一干夫子也跟着受教了。

看了电视剧,他们才知道,人性远比书本上描绘的黑暗多。

杨悦还原给了他们一个真正的世道。

画面一转。

清脆悦耳的琴声在林间响起,琴声悠扬,饱含沧桑之感。

一老者于树上抚琴。

而一头驴,载着一醉汉,晃晃悠悠而来,最终栽在了树下,树上的猴儿偷酒喝。

酒水洒下,醉汉抿嘴,馋酒。

突然间,惊起一片乌鸦,十来个异教徒杀来,口中呼喊:“日月神教,一统江湖,千秋万代。”

“这是什么呀?”

观众纳闷叫起来。

怎么不放林平之了,却放一抚琴老者,还有一醉鬼,这都哪跟哪啊。

“好酒!”

那醉汉突然间翻身而起,一章拍地,身子一跃五六丈高,瞬间攀上了大树,一把拿了猴子的酒水,仰头喝了起来。

“是华山派,杀!”

日月神教教徒围攻而上。

醉汉拔剑回击,杀的昏天黑地。

一教徒指责抚琴老者:“大胆曲洋,你竟敢勾结华山派,背叛本教,还不速速束手就擒。”

醉汉听到老者名讳,手中长剑一惊,杀退了敌寇,立马翻身上树,长剑对准了曲洋。

这一刻,正邪对立,泾渭分明。

下一刻。

魔教妖人安放飞镖偷袭,曲洋舍身相救。

令狐冲恩怨分明,决心报答他救命之恩,待恩怨明了后,再行诛杀魔教妖人。

“好个恩怨分明,大丈夫就该如此!”

高志远瞧到兴致浓烈处,猛的一拍茶桌,意识到自己孟浪了,立马咳嗽两声,对看呆的学子谆谆教导:“大丈夫行事,就该恩怨分明,受人滴水之恩,必当涌泉相报,尔等当以令狐冲为楷模,明白吗?”

“子弟明白了。”

令狐冲受曲洋托付,背负瑶琴,前往衡山,参加刘正风师叔的金盆洗手大典。

画面再转。

一心善小尼姑,救下落巢的小鸟,反倒弄的自己灰头土脸,去溪边清洗。

怎料见到一对野鸳鸯,正在草窝中昏天黑地,好不知羞。

这野战画面,看的不少观众热血沸腾,旗杆鲜明的高高竖起。

自己怎么想不到这玩法,新鲜,刺激,给力哦!

依琳吓的要逃跑,岂料踩中了树枝,惊动了采花大盗田伯光。

田伯光见到如此花容月貌的小尼姑,立马舍弃了草窝女子,出言调戏,要轻薄于她。

路过的令狐冲见到,立马仗剑来救,可惜技不如人,身上被砍数刀,不过这一耽误时辰,给了小尼姑逃跑的时间。

田伯光意识到上当受骗,气的赶忙施展轻功追赶。

令狐冲一身是血,杵着长剑,慢慢踱步而行。

镜头在此,给了一个长长的镜头,一身是血的孤胆英雄,很是令人敬畏。

“这才对嘛!”

观众立马赞叹:“大丈夫就该如此行事,那林平之和这令狐冲一比,根本就是云泥之别。”

“没错,大丈夫便是死也不能服软,他林平之就是个软骨头。”

“好样的令狐冲,这样的男人才配得上大丈夫。”

“哇塞,这令狐冲怎么一个帅字形容。”

“令狐冲,人家爱你,你来我房间做客,奴家分文不取。”

“我的个去,这是电视剧,是艺术片,里面的人都不是真的。”

“人家知道,奴家说的是这令狐冲的扮演者。”

“……”

凤羽阁。

杨悦立马冲郭丰安吩咐道:“回头你让扮演令狐冲的小张子躲一躲,这要是被青楼行首给扒了裤子,不知道多少粉丝得哭死。”

郭丰安憋笑的拱手:“卑职晓得。”

电视剧继续播放。

衡山脚下,酒楼。

令狐冲拖着伤重的身子来喝酒,只要一沾酒,他立马精神抖擞。

正喝的痛快呢。

一男子推搡着一小尼姑进门来。

小尼姑眼泪擒满眼眶,委屈的都快哭了,躲避着淫贼的贼手,一不小心跌撞到了令狐冲的酒桌。

“又是你,你怎么又给擒了?”

令狐冲郁闷的,自己这身伤白挨了。

“小子,又是你,是不是又想挨本大爷的快刀啊?”

蹭!

短刀扎入了酒桌上,不少酒客吓的落荒而逃。

第二集,完!

“这就完了?”

观众怨念极大。

无他,短小无力!

不够看啊。

侠客和采花大盗的二次相逢,结局如何,你居然在这断片。

实在是可耻。

“影月公子,第三集呢?”

“对啊,我们要看侠客英勇二救小尼姑。”

“对啊,令狐冲一身的伤,肯定打不过淫贼,他要如何才能自保,还要同时才能救下小尼姑。”

“这小尼姑不会被淫贼给凌辱了吧,要是那样,倒是符合本大爷胃口,嘿嘿。”

“淫贼粗鄙!”

“我就想想也不行吗?”

“淫贼,你若真敢去佛门挑衅,老娘我倒是佩服你的胆气,问题是你敢吗?”

“我怎么就……我还真没那胆子,佛门惹不起。”

“哼!”

“少废话,我们要看下一集。”

“怎么男人关键时刻都不行啊,就没有给力点的,这也太短小无力了吧。”

“对啊,短小无力,可耻!”

“影月公子,关键时刻你居然没有下面了,你简直是文艺之耻!”

“好个文艺之耻,骂的好!”

“文艺之耻!”

“……”

高志远和一干夫子也是怨念极大。

“这个杨悦,真是无耻至极。”

“活该被骂为文艺之耻!”

“不行,老夫要去寻他要下一集,否则今夜寝食难安。”

“同去,同去!”

凤羽阁。

崔秉忠的小眼神,和王八绿豆似的,幽怨的紧紧盯着杨悦。

杨悦冲他回道:“你别这么看我,我拍片的时候,你也看见了,就拍了两集,没第三集,时间上来不及。”

崔秉忠催促道:“我不管,你必须立马给我拍好第三集,明晚我就要见到第三集。”

砰!

“杨悦!”

房门破开,一帮夫子,学子一个个脸红脖子粗,杀红眼的闯入。

“第三集呢,速速交出来。”

杨悦无奈摊手:“没拍呢。”

“什么?居然没有,你个死太监,关键时刻你居然没有了!”

“兄弟们,抄板凳,揍死这该死的文艺之耻,我让你下面没有,上啊!”

“卧槽!”

杨悦吓的立马从袖子里掏出一本书来,撕了一页。

无火自燃。

“一点浩然气,千里快哉风……走你!”

哐当!

窗户开了。

杨悦一个闪现,跳窗跑了。

跑了人,高志远怨念极大,冲姜文浩吼道:“谁让你给他的神通书册?”

姜文浩弱弱抗议:“不是您说他现在是我白鹿书院的宝贝,不容有半点损失,我这才把从左怀清那缴获的神通书册交给了他自保。”

“我有说过吗?”

高志远咬字极重,目光森森的紧紧盯上他,眼中饱满杀气。

咕噜!

姜文浩很识趣的立马闭嘴,很委屈的摇头表示没有。

……

次日,街头巷尾,茶馆酒楼,勾栏瓦肆。

热议不断。

“听说了吗?昨晚云楼炸了。”

“嗯,听说了,云楼大堂昨儿个差点被人拆了。”

“怎么回事,好端端的怎么就给人拆了?”

“我的个去,这事你居然不知道,《笑傲江湖》电视剧上映啊。”

“你是不知道,昨天的电视剧上映有多火热,我这辈子还是第一次见到比说书唱戏还要有意思的东西。”

“是啊,这影月公子拍摄的文艺片真的是太棒了,要不是云楼事先说明这是虚构的故事,我几乎都当真了。”

“对啊,我昨儿个差点拔剑去去找那劳什子的青城派报仇雪恨了,青城派当真可耻,枉为正派人士。”

“话说,不是说是去一睹仙子芳容的吗?怎么反倒出了个青城派啊。”

“这事说来话长,话说……”

《笑傲江湖》电视剧前两集剧情梗概大致说了一下。

没亲眼目睹电视剧的人不屑一顾:“这有什么,一点意思都没有。”

“我呸!那是我嘴笨,说不出其中精彩,你要亲眼看见电视剧里的打斗画面,绝对叫好。”

“真的假的?真有这么精彩?”

“我还能骗你不成,对了,在新的集数没出来前,今晚云楼会重播前两集,你去瞧一瞧就会相信我说的话了,我今晚打算去重温一遍,这电视剧真的是太好看了。”

“真的假的,我也去看看。”

“还用今晚去,听说白鹿书院和云楼合作,正在传道广场重播呢,只要交2两银子,都可以去观看。”

“真的吗?我这就去,这早饭不吃也罢,省下银子去看《笑傲江湖》。”

白鹿书院,学子们大清早不做早课。

齐齐在观看完了《笑傲江湖》第一,第二集,一个个昏睡打架的眼皮子睁的大大的,腰也不酸了,腿也有劲了,气也足了。

怎么还握起拳头呢。

文艺之耻,速速交出第三集电视剧来。

夫子们在办公室内,一个个面色憔悴,顶着乌青的眼圈,心中郁结无比。

昨夜一个个都没能睡好觉,满脑子都是《笑傲江湖》的剧情走向。

可惜怎么想,也猜不透杨悦那脑瓜子里的构想,实在想不到在敌我实力悬殊,孤立无援的情况下,令狐冲要如何营救小尼姑。

好烦啊。

该死的文艺之耻。

别叫老夫逮住你,逮住了,定叫你碎尸万段……啊不,打死了,岂不是没得看了,逼着你赶紧拍下集。

啊!

没得看。

折磨人死啊。

求电视剧更新!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