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章 电视剧《笑傲江湖》上映啦
  • 厂公靠副业成圣人
  • 七宝擂茶
  • 4604字
  • 2021-10-13 15:45:48

杨悦鄙夷的摇头:“私造假银票,扰乱市场,罪同谋逆,属罪大恶极,罪不可赦,这样的罪行,文昌阁内的诸位内阁大臣,怎么可能还保你们,还不赶紧能撇多干净就多干净。”

“哦,对了,忘记说了,你们这次可是连累自己家族不轻啊,洪家,凡12岁以上成年男子,一律秋后处置。”

“十二岁以下,徒刑三千里,发配北原充军为奴,至于妻女嘛,出嫁的就算了,待字闺中的,一律充入教坊司为贱籍,现在上京胭脂胡同的老鸨子们已经在筹措银两,就准备拍卖那日哄抢呢。”

“我听说洪家有个才女,年芳十八,自恃才高,一直没肯嫁人,可怜啊,卿本佳人,这下要沦为娼妓,真是可怜,她叫什么名字来着,改日我定带着手下一班绣衣卫去好好捧她的场。”

“啧啧,一代才女,听说生的花容月貌,身姿妙曼,定是十分水润,正好给我这班兄弟解解馋!”

“杨悦你个畜生,你不得好死。”

洪世昌气急破口大骂,气急的冲杨悦奋力吐口水。

可惜,他们的文心被废了,吐口水也软弱无力,软绵绵的抛物线,还没飞起来,直接落在了他们的胡须上。

杨悦瘪嘴,鄙夷的摇摇头:“诅咒我有个屁用啊,这判决又不是我下的,要怪就只能怪你们自己作死,赚钱的路子千千万万,干嘛非要作死的去造假银票。”

“被人发现造假,都湮灭了罪证,还不知道收手,居然还要做人家手里的枪,给我设套,猪都知道遇到危险,跑的远远的,你们倒好,上赶着凑上来送死。”

啪!

“啊!”

崔秉忠狠狠一鞭子抽在洪世荣身上。

洪世荣疼的老泪纵横,干嚎道:“别打了,不再打我了,我受不了了,求你给我点体面,我好歹是个读书人,你不能这么对我。”

崔秉忠呵斥道:“想要体面,可以啊,老实交代幕后主使,我便给你体面,要不然,直到死前那一刻,你都休想逃离我的魔爪。”

洪家两兄弟顿时紧闭嘴巴,此事牵连太大,他们不敢说。

崔秉忠还要严刑拷打。

杨悦挥手道:“不用再拷打了,幕后主使,我已经知道是谁了?”

“什么?”

洪世荣两兄弟震惊的瞪向杨悦,不相信的叫道:“你不可能知道,你一定是在诈我兄弟二人,我兄弟二人绝不上当。”

杨悦冷笑道:“适才宫里传出消息,某位娘娘呢,可是脱簪散发,一袭素衣,在延福宫门口跪求了一个时辰,可惜啊,某些人太过无情了,没用的卒子,她可不会怜惜半分。”

洪家两兄弟脸色顿时大变,心头一阵冰凉,不住往冰窖坠去。

完了,这下彻底完了。

崔秉忠震惊的看向杨悦,开口要询问幕后之人是不是……

杨悦微微摇头,眼神示意他闭嘴。

崔秉忠嘴巴张了张,最后无奈闭嘴。

真要是那位做的,还真是无人可以定她的罪,除非孟圣人重生。

“我们走吧。”

杨悦招呼崔秉忠离开刑房。

洪世昌大声质问道:“杨贼,你来找我兄弟二人,到底所图为何,难道就单单为了来言语羞辱我二人吗?”

杨悦出牢门的脚顿住了,扭头,冲他二人不屑的一声嘲笑。

“羞辱你们?很快你们就会知道,什么才是真正的羞辱。”

洪世昌两兄弟心头一沉,这话是什么意思?

……

次日。

判决书正式下来。

洪世昌,洪世荣,制造假银票,罪同谋逆,依大业律,斩立决,即刻押赴两人至刑场行刑。

杨悦亲自监斩。

洪世荣,洪世昌两兄弟在刑场上高呼冤枉。

“阉狗,你巧立名目,栽赃陷害,不得好死。”

“阉贼误国,诛杀忠良,祸国殃民。”

“冤枉啊。”

“有心杀贼,无力回天,呜呼,天理何在,国法何在,阉贼,本官就是做鬼也不会放过你。”

“乱臣贼子,人人得而诛之,今日我洪世昌虽身死,但是将会有千千万万的洪世昌站出来,阉贼,你的死期不远啦,哈哈。”

围观的百姓们纷纷指责叫嚣。

“绣衣厂真不是东西。”

“杨阉狗,祸国殃民,畜生不如。”

“狗贼,你陷害忠良,罪该万死。”

“我诅咒这狗贼生儿子没屁眼。”

“不用你诅咒了,太监,都没个棍棍,怎么耍,还生儿子,想的美。”

“哈哈,现世报啊。”

百姓被乱带节奏,越骂越起劲,各种污言秽语钻入百户崔秉忠耳朵内。

崔秉忠受不了了,立马喝道:“给我把这两个混蛋的臭嘴堵上。”

监斩官杨悦立马喊道:“堵什么堵,防民之口,甚于防川,堵是堵不住的,堵了反倒让世人觉得咱们心虚。”

崔秉忠气急叫道:“难不成就任由他这么污蔑督公?”

杨悦冷笑一声,自己早有准备,挥挥手,绣衣卫立马捧着木匣子登台,打开匣子,一张留影符飞出。

画面开始播放。

“为官者当修身为民,岂可为一己之私,胡作非为,上欺君王,下辱百姓!”

大儒神通——良心谴责!

咚!

洪世荣顿时扑跪到地上,啪啪狠狠扇起自己耳光,嚎啕大哭起来:“我该死,我有罪,我不对,我枉为人,我枉为大理寺卿……”

“是我和二弟洪世昌一起做局,我们一起私造假银票,但是谁成想被洪邦修那兔崽子给露了底,为了保密,我们合谋请了个江湖术士弄死了他,又怕杨悦继续追查下去,于是设局,把制造作坊秘密转移了,然后让洪学鹏去下鱼饵,诱骗杨悦出手。”

洪世荣当堂供认不讳的罪行当场播放出来,映入百姓眼中。

刑场四周一片哗然。

“这老贼无耻!”

“我竟险些被这种小人给骗了。”

“无耻之徒,也好意思替自己喊冤,我呸!”

“呸,狗贼该死,老夫恨不得将他千刀万剐了。”

“想不到杨悦此次居然办了一件大好事。”

“听你这意思杨悦就没干过什么好事,他以前劣迹斑斑吗?”

“那倒没有,只是绣衣厂到底名声不好,他虽无劣迹,但是难保他日不为非作歹。”

“偏见,陋见,哼!”

“这位兄台,你怎么心向着阉贼啊,哦,我知道了,你和阉贼是一党的。”

“放肆,我乃史官司马鉴之子司马睿,史官春秋笔,只记事实,绝无可能弄虚作假。”

众人一惊,想不到今日行刑居然迎来了小司马来围观。

司马睿取出竹简,当即奋笔疾书:

“大业宝庆二年,六月十六日,大理寺卿妄动国法,强行羁押绣衣厂厂公杨悦,企图杀人灭口,幸得白鹿书院三品儒师高志远相救,揭露洪世昌,洪世荣两兄弟,借户部职务之便,谋取私利,私造假币,罪同谋逆。”

“二人押赴刑场之际,竟想混肴视听,口出狂言,高呼冤枉,栽赃陷害忠良杨悦,愚昧百姓,其行为可耻,可怜忠臣杨悦,因绣衣厂官身声名所累,为百姓所曲解,一代忠臣惨遭污名。”

“今有司马睿,司马家第十八代传人,不忍忠臣为后世误解唾骂,今以血注春秋笔,书写在册,万世不可更改!”

“以此警示后人,谣言止于智者!”

写完,司马睿一拳咬破舌尖,喷出一口鲜血,喷溅在手中竹简上。

儒家浩然正气滋养心头血,注入史书,史书立时血光闪烁,漂浮在半空中。

嗖!

史书化作流光,汇入了历史长河中。

刑场上的洪世昌两兄弟,突然间齐齐口喷鲜血,失去文心的他们,再遭史家神通——秉笔直书攻击,被成功钉在了历史的耻辱柱上,如今是奄奄一息,再无力喊冤。

丢~!

杨悦发现,从司马睿的身上飞来老大一片星光,投入自己体内。

司马睿的儒家浩然正气似乎有所不同。

道宫吸收后,立马欢快轻鸣示意,一道神念传来。

杨悦不由一喜的。

史家所修的浩然气中居然有岁月之力,有岁月之力的加持,竟可以催熟蟠桃园的桃子。

这次真是赚大发了。

“时辰到,斩!”

咔嚓!咔嚓!

刽子手手起刀落,两个血淋淋的人头落地。

百姓纷纷叫砍的好!

……

上京城外,官道旁的茶寮。

杨悦花100两把这租下来拍戏。

崔秉忠在一旁看了半天,十分不明白:“督公,你这是做什么呀?”

杨悦回道:“说多少次了,直接叫我名字,你干嘛老叫这么生分啊,咱们都是兄弟。”

崔秉忠抱拳道:“礼不可废。”

杨悦无语的翻了个白眼,真搞不懂陶姨怎么养出这么一个小古董来。

算了,懒得掰正他了。

杨悦解释道:“这是拍戏,拍戏呢,是为了吸引观众用的,有了观众,咱们就能赚银子啦。”

崔秉忠立马道:“督公若是为银两发愁,咱们可以巧立名目,横征暴敛。”

杨悦翻了个白眼:“我怕遭雷劈。”

崔秉忠抬头看看天空,万里无云,晴空万里,何来的雷劫?

经过三天紧急拍摄,《笑傲江湖》第一集第二集终于面世了。

说来很奇葩。

前世蓝星拍戏,一集的进度,嘴快的差不多要三四天,想不到在仙侠世界,这效率提高了一倍。

想想也是,蓝星拍戏,打戏要吊威亚,但是仙侠世界不需要,这里人人都有些武术底子,纵身一跃,三四丈不成问题。

另外就是演员素质问题,蓝星现在的演员素质不敢恭维,到剧组报道,台词都没背过,都需要现场导演进行沟通,恨不得就露个脸,剩下都交给替身来拍摄,后期补上台词,所以拍戏后期工作反倒成了重点。

但是仙侠世界的人很淳朴,早早就把台词背熟了,一字不差。

无他,此方世界人经过修炼,早已经耳聪目明,记忆力惊人,常人要背诵许久的台词,他们只看一遍,便能尽数记下来。

只是缺乏点演戏技巧,但是这在现场手把手一教,也就能成了,实在不行,就换人呗,反正不缺人手。

杨悦看着这拍戏进度,乐的口水都要下来了。

“这可比写小说舒坦啊,闲书证道,做文抄公多累啊,还不如拍戏爽呢,看小说有影视剧有视觉冲击力吗?”

“答案很显然,嘿嘿,各位观众等的很捉急吧,今晚就给你开开荤。”

……

云楼。

昨日就开始宣传,今夜《笑傲江湖》电视剧即将上映。

天还没黑呢。

急不可耐的观众便早早来抢位置,云楼的门槛快要挤爆了。

大堂,上二三楼的楼梯上,二楼,三楼的雅间早早就被人预订爆了。

白鹿书院夫子,还有不少学子都来捧场,他们早早占据了二楼两个顶好的包厢。

这可还是不够座位,楼外还聚了一大票的观众,他们因为无钱进门,只能在楼外驻足,不舍得离去。

无他,都等着一睹仙子芳容。

崔秉忠纳闷的看着楼下这人山人海,嘀咕道:“这些人怎么回事啊?”

郭丰安抓住机会嘲笑道:“没文化了吧,告诉你,这可是厂公发明的艺术片,一会儿准叫你惊的眼珠子都要抠出来。”

“哼!”

崔秉忠懒得搭理这货,疑惑的看向杨悦。

杨悦手指放到嘴边,做了个嘘声。

大堂内灯光顿时一黑。

留影符飞出,在半空泛起七彩流光,打在了舞台两侧的照影石上。

栩栩的山林官道画面印入了眼帘。

官道一旁,一间茶寮,一对父女招呼来往过客用茶。

那少女长的姿色一般,身段却是极美的,玲珑有致,尤其是屁股蛋子,扭动起来,格外的诱人。

“哇!”

不少人惊呼起来。

“这小腰扭的,好像是云楼的宜妈妈。”

宜春娘没好气白了这群起哄的臭小子一眼:“少贫嘴,看戏看戏。”

一鲜衣怒马少年,驾马而来,下了马鞍,露出一张清秀面庞来,生的是丰神俊朗,好个玉面郎君。

不少人立马赞道:“此子似我少年时,当浮一大白。”

“此子不如我帅气。”

“若是此子是戏中男主,倒是勉强也能配上我的仙子。”

“我呸,仙子是何等仙姿,一介凡夫俗子岂可配得上。”

眼看就要吵起来了。

“啪!啪!”

陶妈妈拿着藤条抽打两声,喝道:“安静,再敢吵闹,影响他人观影,立刻逐出云楼!”

这些吵闹的观众立马老实的闭嘴了。

画面继续播放。

有青城派两弟子,一余姓弟子,操着地方口音,借着上酒的机会,调戏茶寮老板女儿。

鲜衣怒马少年林平之瞧不过眼,仗义执言,英雄救美,惨遭讥讽。

江湖人,一言不合,便是刀剑相向。

观众纷纷点头,心中无不对林平之的英勇行为表示赞同。

男子汉大丈夫,就该如何!

砰!

林平之落败,惨遭余人彦羞辱。

这一幕看的不少人不忍目睹,此子也太外强中干了吧。

果然长的好看的,都是绣花枕头一包草,银枪蜡头。

楼内小姐不少目光不满的扫向那几个熟识的老顾客,都是一些贵公子,鲜衣怒马,仪表堂堂。

感受到小姐不满的目光,他们纷纷拿扇子这脸,自惭形秽的低头,寻思着回去后定要找些坊间秘药,好好重拾男人雄风,莫要叫这些行首小觑了去。

电视剧继续。

林平之余人彦羞辱,假意要从其胯下爬过。

“不可!”

有观众愤怒起身嚎叫:“男子汉大丈夫,岂可受人胯下之辱!”

“就是,此举实在不妥。”

“这挨千刀的姓余的混蛋,他是何门何派,老子要去灭他满门。”

“算上我一个。”

“我也去。”

“啊!”

“你鬼叫什么?”

“杀人啦。”

“啊?”

大家心头纷纷一惊,抬头一看,原来是电视剧内,林平之用匕首偷袭,一刀戳在余人彦心窝上。

余人彦当场毙命!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