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章 假银票案
  • 厂公靠副业成圣人
  • 七宝擂茶
  • 4685字
  • 2021-10-11 08:03:00

“怎么了,厂公?”

郭丰安诧异的看向一脸惊讶的杨悦。

杨悦没有回答,而是立马拿过银票,仔细的辨认起来,另外还拿自己怀里的银票进行比对。

结果他发现了秘密。

“原来是这样。”

杨悦立马冲郭丰安道:“洪邦修家中的这些银票,全部都是伪造的。”

“啊?”

郭丰安惊讶至极,连忙拿了对比,可看了半天。

该有的防伪标志,水印,一个都不少。

郭丰安纳闷了:“厂公,我瞅着不假呀?您是如何断定是假的?”

“这个嘛。”

杨悦忍不住摸了摸鼻尖,那是不堪回首的一段囧事。

很偶然的一次机会,前前前……女友请自己吃鲍鱼,酒到深处,情意正浓时,本可以……结果自己浑身突然起红疹子,被送进医院。

杨悦这才知道,是前女友啦,为了有一个热烈,激情四射的夜晚,居然在红酒里加了点西地那非,结果红酒加西地那非,产生了很严重的副作用,我被送入了急救室。

打那后,别说吃了,对海里的东西都会有应激反应,一碰到,哪怕是闻到点腥味,自己都会起鸡皮疙瘩。

倒不是过敏,就是本能的怕死,创伤后遗症。

当然了,现在穿越过来,这身体是不会有应激反应的,毕竟不是原来那个。

但是灵魂深处对海鲜的抵触还在。

刚刚郭丰安递来银票的时候,自己一摸上面,熟悉的鸡皮疙瘩感觉顿时涌上心头。

读档原主记忆,杨悦发现,银票的水印是可以伪造的。

用深海幻彩鱼鳞研磨成粉末,混入颜料做的鱼胶颜料,便可以刷出银票上的水印,从而伪造。

杨悦回过神来,冲郭丰安没好气道:“你管我怎么知道这是假银票,你去查一查城中最近有没有人大量收购深海幻彩鱼鳞,假银票就是用这鱼鳞做的鱼胶颜料,刷出的假水印。”

“户部掌管天下钱粮,洪邦修身为户部司务,不过从九品,这制假肯定不是他一手操办的,在这背后……哼!这案子通天了。”

郭丰安立马领命。

……

晚上,云楼歌舞升平,靡靡之音飞入耳中。

杨悦倒是想搂两个清倌人,好好醉生梦死一番,可惜啊,没有鸟用,也就不去自讨没趣。

没事书桌上写写《笑傲江湖》的剧本。

咚咚!

敲门声响起。

郭丰安进门来,禀告道:“厂公,查到了,最近洪世昌幺子派人在城东的吴记收购了不少的海幻彩鱼鳞。”

“另外,卑职还查到洪学鹏在另外一家宣纸铺子里收购了大量的蜀州锦纸,这种纸采用的楮树皮为料,生产出来的纸张质感细腻洁白,经得起长期使用,柔韧抗磨,朝廷发行的银票都是采用的蜀州锦纸,这是账本,您请过目。”

杨悦嗯了声,吩咐道:“继续查,先找到造假窝点,但是按兵别动,给我蹲点,发现洪学鹏进入窝点后,立马行动,捉贼拿赃,这样洪世昌想抵赖都不成。”

郭丰安抱拳:“属下明白,早已经命人安排蹲点了,就等鱼儿上钩了。”

杨悦抬眼笑看了他一眼:“不错哦,言归正传,我叫你找的人你给找了吗?”

郭丰安回道:“部下听闻有钱赚,还不需要把脑袋提在裤腰带上讨生活,十分的高兴,都眼巴巴的报名演戏呢。”

“这是我筛选下来的名单。”

杨悦接过查看,郭丰安这份名单都是按照杨悦列出的角色外貌筛选出来的。

“行吧,这是我写好的剧本,你挑一下,然后让人誊抄,交到他们手里,让他们明天都抽空背一下台词,后天咱们就开拍。”

“拍什么拍啊?”

陶三娘这时候闯进门来,没好气叫道:“我问你,这女一你打算找谁演,这任盈盈如今可是众人心心念念的仙子,你要找个姿色差的,到时候楼下这群王八羔子要闹起来,还不把我这云楼给拆了。”

杨悦一阵泛苦,郁闷道:“陶姨,我也在发愁呢,咱们云楼就没出色点的好姑娘了?”

陶三娘没好气白了他一眼:“早前有的,不过还不是你小子坑了老娘一笔,害的我只能缩减开支用度,把好姑娘都发卖了。”

杨悦脑袋一耷拉,都是原主挖的坑,却要自己来填坑,还有这残缺的身体,自己上辈子真是太渣了,这一世才会这么苦逼。

郭丰安有些凶的大眼睛提溜一转,自告奋勇提意见:“咱们云楼没好妞,不代表其他地方没有,近日我听闻妙音坊来了一个新花魁,叫柳素燕,很是动人,嗓音和黄鹂鸟似的,清脆动人。”

郭丰安说的眼睛都直了,喉结直耸动,口水直流。

杨悦打趣道:“瞅瞅,馋啦,想去妙音坊就直说,我又不拦着,男人嘛,有些需求很理解的,只要别耽误正事就行,去吧。”

郭丰安老脸顿时憋的通红,一时间说不出话来。

杨悦纳闷了:“你小子不是都讨媳妇了嘛,怎么还怕逛窑子,咋的,怕家里媳妇有意见?”

郭丰安直摇头,脸色更加红了。

陶三娘替他说了:“你就别取笑他了,他一介武夫,文墨不通,别说去会花魁了,就连妙音坊的门都进不去。”

杨悦拍拍额头,倒是忘了这茬。

这上京有些档次的青楼,基本上都不招待武夫。

无他,武夫一介莽夫,粗鄙不堪!

这是职业歧视。

在大业,万般皆下品惟有读书高。

文人走在路上,隔了十里地都能闻见身上那股子王八酸臭味。

像郭丰安这样的,别看是个当官的,但骨子里还是个武夫。

妙音坊这种高档会所,根本就不招呼。

“陶姨,你说要是郭丰安穿上一袭儒衫,大袖飘飘的,像个读书人吗?”

杨悦打量起郭丰安上下,摸着下巴寻思起来。

陶三娘美眸白了他一眼,回道:“别傻了,就这一身疙瘩肉,那还不得把儒衫给撑爆了,兔崽子,你是不是想带郭丰安去逛妙音坊?”

杨悦回道:“我是不想动,这还不是为您去找合适的女主嘛。”

陶三娘回道:“那还不简单,我写个帖子,请她过来弹奏一曲《笑傲江湖曲》,不信不能把她诓骗来。”

郭丰安吃惊问道:“陶妈妈,就这么简单?”

陶三娘嗯哼一声,得意洋洋道:“你家厂公如今可是声名在外哦,若有他亲手誊抄的乐曲相赠,这柳素燕还不眼巴巴的赶来,而且是免费的呦。”

郭丰安激动的跟个猴似的,连连点头道:“如此,便有劳陶妈妈辛苦走一趟了。”

陶三娘回道:“我不辛苦,写封帖子的事情,倒是你,记住别唐突了人家,还有,别曝光你家公子身份。”

“卑职明白。”

“等着吧,我这就去请人过来。”

约莫一柱香后。

一撵花轿徐徐抬来。

轿子落地,一袭素衣,头戴帷帽的小娘子从轿子内走出,杨柳细腰,步态生莲,十分惹人。

进入云楼的宾客见到这一身打扮,顿时激动的高呼:“你是《笑傲江湖曲》里的仙子吗?一定是的,我是你忠诚的粉丝,求给我签个名吧。”

“仙子,我愿出千两黄金,只求能与您秉烛夜谈一宿。”

“小生有礼了,敢问仙子尊姓大名。”

惊现仙子。

云楼顿时炸了。

无数的粉丝从门内涌出,还有从四面八方赶来。

伙计急忙围出个人墙来,保护佳人,可这粉丝太热情了,根本就拦不住啊。

柳素燕惊的有些不知所措,一时间不知道如何是好。

杨悦在飞桥上正吹凉风,放松放松双眼,见到这一幕,不由咋舌。

立马冲身边的郭丰安笑道:“你出风头的时候到了,此刻,你飞身而去,来个英雄救美,我保证美人定对你另眼相待,感激不尽,惺惺相惜,然后来一个主动献吻,投怀送抱,此生非君不嫁。”

“真的?”

郭丰安激动的口水都撒出来了。

杨悦胸有成竹道:“相信我,这可是经典桥段,美女都爱狗……啊不是,美女都爱英雄,赶紧去救吧。”

“好嘞。”

郭丰安立马抽刀,便要飞刀而去,准备来个凌空踏刀,潇洒出场。

“一点浩然气,千里快哉风……走起!”

突然间,一股浩然清风将柳素燕妙曼轻姿裹挟住。

柳素燕立马飞腾而起,和敦煌女仙一般,仙衣飘飘,向着飞桥上的杨悦飞来。

“这什么情况?”

郭丰安诧异问道。

杨悦眉头皱起。

一道清风拂面,一儒生闪现来到杨悦身边,面容枯瘦,憔悴的很,仿佛经历风吹雨打的帕子,皱巴巴的,模样倒是清秀。

拱手拜道:“绣衣厂理刑百户崔秉忠参见督公。”

“沧浪!”

郭丰安气急的收刀,嘴都气歪了,冲着崔秉忠骂道:“原来是你这个吊死鬼在坏我好事,你还我的英雄救美。”

崔秉忠把头一昂,懒得搭理他,文人的傲娇,让他不屑于和匹夫逞口舌。

杨悦见到这人,心中不免激动,诧异自己这是怎么了,难不成被掰弯了,好这口了?

不要啊,咱内心可是粗老爷们,货真价值的那种!

一读档原主记忆。

才知道,自己是自己误会了,原主和崔秉忠是过命的交情。

小时候,崔秉忠流落街头,差点饿死。

是杨悦把他捡回了云楼。

当时云楼的老板还不是陶三娘。

老鸨对于多养一个人,浪费一份口粮,很是不满,要把他们其中一人卖宫里去,让两人抓阄决定。

杨悦偷偷把阄给掉包了,自己顶替了崔秉忠进宫。

此事后来被崔秉忠知道了,崔秉忠发誓一定要帮杨悦重拾男人雄风。

所以他时不时的会游离在外,为杨悦寻偏方。

杨悦掌权后,也没亏待他,破格纳他入绣衣厂,升为理刑百户,这职务相当于军师,而郭丰安是掌刑千户,两人一文一武,拱卫自己。

不得不承认,原主是个讲义气的小滑头,自己托他的福,丢了个亲兄弟,又捡了一个好兄弟。

貌似也不亏……呸,不亏什么呀,很亏,超级亏的,做男人的好,那些没体验过的菜鸟才不懂呢,我好念自己的亲兄弟啊,呜呜!

柳素燕落到飞桥上,对着杨悦欠身一拜:“奴家多谢三位恩公搭救。”

这声音脆泠泠,好像叮咚泉水一般清脆悦耳。

“不谢、不谢哈!”

郭丰安一见到美女,就闹脸红,尴尬的挠脖子,不知道说什么好,

崔秉忠冷着一张清秀脸,冷不丁道:“救你的是家兄,你该谢的是家兄。”

杨悦嫩脸不由有些尴尬,这个崔秉忠,这不是把自己往火炉上架嘛。

自己又不是儒修的,这要深究起来,还不露馅,骂自己沽名钓誉。

杨悦急忙解释:“出手的是我兄弟,不是我,你要谢就谢他好了。”

崔秉忠冷酷回道:“我只是奉命行事。”

幕后流高手啊。

杨悦没什么话好说了,再说下去,搞不好小崔要拿把匕首架在自己脖子上,逼自己领功了。

柳素燕再度深深一拜:“奴家拜谢公子大恩,不知公子尊姓大名,奴家来日必定重谢。”

“柳行首,这位便是影月公子。”

陶三娘拎着裙摆,缓缓走来。

柳素燕惊愕的看向杨悦,俏脸早已经惊的绯红,还好戴着帷帽,瞧不出来,要不然,她真的不知道如何自处了。

崔秉忠见到陶三娘,立马拱手一拜:“孩儿见过干娘。”

陶三娘见到他,嗯了声,关切道:“回来啦,又瘦了,回头我让厨房给你炖些补品,记得喝。”

崔秉忠点头嗯了声。

陶三娘上前一把拉住柳素燕的纤纤玉手,熟络的好像一家人:“柳行首,今日叫你受惊了,哎,都是这臭小子惹的祸,没事弄什么MV啊,搞的我这云楼生意都没法做了。”

杨悦翻个白眼,数钱的时候怎么没见你嫌弃。

拉着入屋歇息。

招呼用茶。

柳素燕致歉道:“出来的时候,妈妈不让摘帷帽,还望海涵。”

杨悦回道:“不妨事,我见姑娘你不像是个扭捏人,我就和你直说找你的意思了,我想请你拍戏,扮演《笑傲江湖》电视剧的女一号,任盈盈。”

“陶姨,具体的你和柳行首谈谈吧,我先回书房收拾一下剧本,若姑娘有意,你派丫鬟知应一声,取走剧本回去先研读。”

杨悦说完便告退了。

门口的郭丰安眼巴巴的瞅着,羡慕的要死,见到杨悦居然主动出来,纳闷极了,酸溜溜问道:“公子,你怎么自己出来了?”

崔秉忠白了他一眼,吐槽道:“粗鄙不堪!”

郭丰安气的鼻子一哼,和个老黄牛一样要发飙。

杨悦忙解释道:“这你都看不明白吗?人家是不想在男子跟前摘帷帽,怕泄露了芳容,有损身价,我要是还在那死皮赖脸的呆着,那不是热脸去贴人家冷屁股嘛,还是识趣点的好。”

郭丰安愕然,合着是这个意思啊。

崔秉忠再度丢来一个白眼,鄙夷:“愚不可及!”

“你!”

郭丰安抓狂的很。

杨悦一把揽住崔秉忠的肩膀,拉着就往凤羽阁走去:“小崔,我告诉你个好消息啊,我找到复阳的法子啦……”

凤羽阁书房。

杨悦把复阳丹写下来。

崔秉忠瞧完上面索性的材料药引,倒吸一口凉气。

抬起头来,皱眉问道:“这丹方你从何寻来的,这不是有人在寻咱们开心,这丹方上的材料要真凑齐了,天下读书人那还不视咱们做眼中钉,肉中刺。”

杨悦拿了方子到烛火跟前点燃:“放心,这丹方不会有问题的,这事你别多想了,我自有主意,你回来的正好,我手头正好有一个案子,假银票案。”

案子大致和崔秉忠说了下。

崔秉忠立马阻止道:“此案查不得。”

杨悦一愣:“为什么不能查?”

郭丰安这时候进门来,手里捏着一只纸鹤:“刚刚飞鹤来信,洪学鹏被当场拿获了,但是现场没有发现任何假银票。”

咚!

崔秉忠气的一拳砸在桌上:“我就知道这是个陷阱!”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