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章 天师钟馗在此
  • 厂公靠副业成圣人
  • 七宝擂茶
  • 4578字
  • 2021-10-10 14:26:41

“臣钟馗遵旨。”

钟馗抬起头来,露出一张惊世骇俗之脸。

豹头环眼,铁面虬鬓,相貌奇异!

吓的皇帝立马从龙椅上滑到地上,尾椎骨狠狠和石阶来了次亲密接触,惊的大叫:“有鬼,有鬼。”

群臣也纷纷指指点点。

“想不到世间居然有如此丑陋之人。”

“此等丑恶之人,如何能被钦点为状元郎。”

“就是,观此人面貌丑陋,定是个奸诈小人。”

“陛下,钟馗面貌丑恶,难以委以重任,岂可被钦点为状元。”

“请陛下罢免钟馗状元头衔!”

“请陛下罢免钟馗状元头衔!”

啪!

姜文浩拍案而起,当众怒斥:“岂有此理,岂可以貌取人,如此糊涂,怎配在朝为官?”

钟馗跪地恳求陛下莫要剥夺自己状元头衔。

无奈陛下见了他和见了鬼似的,命人锁链拿他,要将他脱出殿外。

钟馗不堪受辱,挣脱锁链,悲呼报国无门,舍生取义,愤然撞殿柱亡!

影片到此结束。

“欲知后事如何,请看下回分解!”

高志远看的唏嘘不已,想不到饱读诗书之人,竟落得如此悲催下场。

实在可气可恨。

“哎!”

高志远不由为钟馗鸣一声不平,如此良才,可惜了。

“啊!公理何在!”

姜文浩指着半空,破口大骂:“如此良才,竟落得如此下场,可叹,可悲,可恨……噗!”

一口鲜血夺口而出。

姜文浩居然郁结的吐血了。

杨悦惊讶的看着,这心理素质也太林妹妹了吧,这可不赖我,我可是在契约里写明了,有任何观后不适,都和咱无关……咦!你这脑后什么情况?

姜文浩吐血完,脑后居然浮现了一副异象。

紫气冲顶,幻出书山辞海,山路崎岖,难于上青天,辞海之阔,波涛汹涌,不见彼岸。

可山路再难,海上再多风波,终究路有尽头,风平浪静,船到彼岸时。

姜文浩上岸了。

这一刻,他奇迹般的越过了书山辞海。

一小人在脑后慢慢变大,凌驾于书山辞海,手持书卷,青衫儒衣,一身浩然气,天地敬畏。

“君子无惧无畏,头可断,血可流,大义不可抛!”

高志远在一旁朗声鼓掌:“恭喜姜夫子一举越过书海境,进入五品不朽境,一跃跨过七重书海,你可谓是当世第一人,妙哉。”

书海境共有九重书海需要翻越,一重难过一重,这基本上是大儒的生死劫。

无他,九重书海,实在太难翻了。

非大毅力者,越不过此境。

姜文浩砸吧一下嘴巴,有些不敢置信。

自己就这么悟了?

太草率了吧。

怎么悟的。

自己一点体悟都没有。

就觉得看钟馗死的憋屈,可又觉得当时那种情况,受此奇耻大辱,换成是自己,也会选择慷慨就义。

君子傲然立于世间,头可断,血可流,气节不可丢。

高志远冲杨悦拱手感谢:“杨公子,这《钟馗》小短片当真是妙不可言,居然可以让我辈读书人越境提升修为,老夫多谢赐宝。”

生怕杨悦反悔,高志远急忙掏出了50万两的银票,急忙拍在桌上,然后大手一挥,把玉符收走了。

“一点浩然气,千里快哉风……走起!”

啪嗒!

窗户开了。

高志远又爬窗闪现了。

姜文浩瞅着微微咋舌。

杨悦嘀咕道:“我靠,又做贼似的爬窗,也不怕摔死你个老骨头。”

姜文浩惭愧的拿手扶额。

文人之耻啊!

……

绣衣厂。

郭丰安咕咕灌了一大壶的凉茶,还是觉得口渴,这洪家人真是难缠,不过总算有惊无险的糊弄过去了。

累死人了。

郭丰安坐在椅子上,累的直打瞌睡,昏昏欲睡。

迷糊中见到一人影走进屋内,他正要起身询问是你是何人。

那人突然化作青面獠牙的恶鬼,凶狠的向自己扑来。

郭丰安吓了一跳,下意识就要取刀劈砍。

可身子特别的重,连手指头都抬不起来。

胸闷气短,难受的他快窒息了。

眼看就要被恶鬼扑死在椅子上。

突然间。

一道红光从郭丰安的身后涌起,红光在身前凝聚,转眼间凝聚出一个丑恶大汉,一袭红色朝服,头戴状元帽,豹头环眼,铁面虬鬓,面目狰狞。

“天师钟馗在此,小鬼休得造次。”

恶鬼见到钟馗,本能的意识到危险,吓的立马折返飞扑向门外。

“小鬼哪里跑!”

钟馗大手一抓,手臂瞬间化出十尺来长,一把将恶鬼拿在了手心里,张口就咬其脑袋。

咔嚓!咔嚓!

只三五口,一只恶鬼便被钟馗给生吞活剥了。

生吃恶鬼!

郭丰安看的五脏六腑齐齐翻滚,要吐了。

呕!

郭丰安冲椅子上翻起来,狂吐大吐。

吐完了。

他才发现自己这是做了个梦,哪有什么恶鬼扑食自己,更没有钟馗。

“怪了,我怎么会做这样的怪梦?”

“汝非在做梦,适才若非本天师出手,您早已命丧恶鬼之手。”

钟馗再度从身后转出。

一入噩梦中的造型,凶神恶煞急了。

“你……你……呕!”

郭丰安又吐了。

钟馗一双大眼,没好气翻了翻白眼,露出黑白分明的大眼球。

“鬼啊,厂公救我……”

郭丰安一口气跑回了云楼。

杨悦瞅着纳闷不已:“我说你小子跑什么呀?”

“钟……钟……”

郭丰安跑的是上气不接下气,气喘吁吁话都不清楚。

杨悦大胆猜测:“种菜?咱们绣衣厂虽然欠了不少债,可还没穷到要种菜吧,这是30两银子,你先拿去填了公账,给弟兄们发发粮饷。”

郭丰安急的狠狠给了自己一耳光,大叫道:“不是啦,是钟馗啦,他从电视剧里跑出来啦,成精啦。”

“吾非精怪,乃玉帝亲封驱魔大神天师钟馗是也。”

钟馗的身影再度冲郭丰安身后冒了出来。

郭丰安吓的一跃到了立柱上,刷刷,一口气爬到了房梁上面,身子缩成一团,在上面瑟瑟发抖。

杨悦诧异的盯着面前显灵的钟馗。

惊讶极了:“还真是天师钟馗啊,怪了,你怎么缠上我的属下了?”

钟馗回道:“非吾纠缠于他,而是吾感应此方世界有人族开始信奉于吾,此人身具香火之气,又有鬼怪作祟,欲加害于他,故分身显灵相救。”

杨悦明白了,一定是《钟馗》小短片的缘故。

郭丰安在片中扮演的是钟馗,这就等同于庙宇里的钟馗泥塑金身,只要世人膜拜片子里的郭丰安。

便可以请神,让钟馗在他身上显灵。

简单的来说,郭丰安现在就是个人肉通讯器。

好家伙,居然把天师钟馗给召唤来了。

杨悦立马拱手一拜:“拜见驱魔大神,敢问大神,您能出现多久,下凡来,能施展的能力有多少?”

钟馗回道:“吾分身只要不被斩灭,可一直在此,不过此方世界天道有异,压制吾之力量,吾之战力,十不存一,似乎与此人相差无多,可能略次于他,不过吾感受到,此方世界香火真在凝聚,假以时日,吾分身当有真身八成战力。”

钟馗看向了房梁上吓的快哭的郭丰安。

杨悦明白了。

郭丰安是连通器,他多少实力,这钟馗借他肉身显灵,所以暂时只能发挥出杨悦那么多的战力。

虽然现在还个战五渣,但是来日信徒越多,实力越强,一个天神的八成战力,绝对可怕。

以后自己走路螃蟹味更加浓了。

“厂公,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啊,你快点让他走啊,别再缠着我了。”

郭丰安在房梁上急的快尿裤子了。

杨悦冲他丢去鄙夷的白眼:“你小子人高马大的,胆子怎么比兔子还小,这是天神,是我拍片给你请的神,你该谢我才对,还想把人家赶走,你是不是傻?”

“以后他可是你的保护伞,以后谁要敢弄死你,先得问问天神答不答应,你小子这辈子,想死都死不了啦,就没事偷着乐吧。”

“啊?”

郭丰安吓的满脸惊愕的瞪向钟馗,吓的脖子一缩,紧闭双眼,摇头叫苦道:“哪有这么丑的天神啊,厂公,你别把我当三岁小孩,我可不上当。”

杨悦无语的翻了个白眼,小孩子家家的,怎么就那么难哄呢。

钟馗冲杨悦拱手道:“此子胆怯,吾还是暂时不要现身了,汝帮我吾转告,有人驱伥鬼害人,似与洪邦修一案有关,具体的吾也不是很清楚。”

话音落,钟馗身影消失不见。

来无影去无踪,果然有神仙范!

杨悦眉头皱了皱,回味着钟馗的警告。

洪邦修的案子有蹊跷,这点毋庸置疑,可钟馗怎么知道的。

什么时候天师钟馗也管起凡人案子来了。

这事得问问郭丰安。

抬头。

郭丰安还和个猫咪似的蜷缩在房梁上。

杨悦没好气呵斥道:“下来。”

郭丰安担心问道:“那个钟馗走了吗?”

杨悦没好气道:“不走难不成还留下来陪你吃午饭啊?给我下来,我有话问你。”

咚!

郭丰安立马跳下来。

咔!

“啊!”

地板直接被踩裂了,郭丰安左脚直接陷了进去,最可怜的是楼下房间内的恩客。

正把流莺压在餐桌上,尽情放肆呢,结果头顶一阵炸响,下意识的一台头,一只脚挂了下来,瞬间心理阴影面积无限大,吓的裤子都不要了,撒腿就跑。

“鬼,有鬼啊,救命啊……”

“客官,你别跑啊,你还没给钱呢,奴家赚两个钱不容易,你可不能赖账啊。”

……

这事少不了被陶三娘一通训斥。

赔了钱,了了事。

杨悦冲郭丰安追问道:“钟馗说有恶鬼要害你,这是怎么回事,和我仔细说说,我靠,我和你说话呢,你吐什么呀。”

“呕!”

郭丰安直接吐了。

杨悦瞅着一脸无语……这模样怎么像极了自己的前前前……女友,第一次用她那可爱的小嘴……

浑身一个激灵,太恶心了,怎么对着个大男人回想起这事来,好好的美好回忆,都叫你给糟蹋了。

太衰了,难不成是太监做久了,这心态变化了。

不行,咱是爷们,货真价实的大老爷们!

男子汉,大丈夫,头可断,取向不能丢。

我是爷们,纯爷们!

我爱妹子,漂亮的软妹子,性感的夜店女,冷艳的女白领……

郭丰安吐的苦胆水都要出来了,吐无可吐,才勉强把事情大致说了出来。

杨悦听完了,分析道:“看来是钟馗吞噬了恶鬼,读取了恶鬼记忆,得知了其中一些辛密,不过恶鬼被人奴役,记忆不全,所以不能尽知前因后果。”

“洪邦修的案子,不简单啊,郭丰安,你从他家中都查出了什么来?”

郭丰安回道:“都是一些银票。”

杨悦皱眉:“银票,可有查到来历?”

郭丰安摇头。

杨悦吩咐道:“回头把银票拿来我瞧一瞧。”

郭丰安立马抱拳:“卑职这便回去取。”

杨悦喊道:“急什么,晌午了,先吃饭,吃完饭再去取。”

“吃饭啦。”

说曹操,曹操到。

陶三娘领着丫鬟端着菜盘子进屋。

郭丰安吐的前胸贴后背,一听开饭,肚子里咕咕抗议起来,馋的口水要流出来。

“陶妈妈,今天咱们吃什么?”

“鸭血粉丝汤怎么样?这鸭血可新鲜了,你看,多鲜艳。”

“呕!”

郭丰安捂着嘴巴,一头扎出了门。

陶三娘诧异问道:“怎么了这是?鸭血粉丝汤不香吗?”

杨悦无奈耸肩,这心理素质,欠练。

吐吧,吐着、吐着就习惯了!

……

白鹿书院。

几位书海境的大儒,在观看《钟馗》后。

义愤填膺,捶胸顿足,抚膺顿足,呼天抢地,痛心疾首,椎心泣血,吐血三升……

最后一个个都越过了书海境,成功晋身五品不朽境。

刘越夫子惊讶的感受到体内浩然正气的奔流不息,惊讶不已:“这《钟馗》居然令我省了足足十年苦功,这太不可思议了。”

其他夫子也道:“是啊,我还当此生要永困书海境呢,想不到,如今居然一跃晋级了,这太不可思议了,难以置信,恍如在梦中。”

“你们说这杨悦到底是如何想到此法,助人破境的?”

大家不约而同看向了姜文浩。

姜文浩立马摇头:“别看我,我就是个牵头的,这事还得问他。”

泥塑的高志远院长开口道:“应是人间七情六欲,助我等破镜成功,七情之力可撼天地。”

刘越不禁问道:“我承认,是人就有七情六欲,可我们也算是看扁世态炎凉,怎么也未见破境成功,单单看了他拍的东西就能破镜呢?”

高志远解惑道:“你所见世态炎凉,可有这钟馗之苦,钟馗之冤?”

刘越摇头道:“没有,这钟馗家中贫苦,十年寒窗苦读,小妹更是自卖为娼,只为供他上京赴考,金榜题名时,本该是人生一大喜事,眼看就要时来运转,岂料在此时遭逢大难,常人哪里能经历如此人生大悲大喜,依我看,这钟馗可谓是当世第一凄苦人。”

高志远点点头:“正是,这杨悦拍的片,直扣我辈读书人心门,红尘炼心,不入世,不阅尽红尘六苦,何来的超脱,读书万卷,不如行万里路,过往是我等狭隘了,自以为书中可尽揽人情冷暖世态炎凉,殊不知这世道远比书中描绘险恶的多。”

“受教了。”

夫子们齐齐和高志远拱手见礼。

高志远摆手道:“别谢我,我也不过是受人点化的顽愚罢了,我有一想法,想聘杨悦我书院客座教习,各位觉得如何?可有异议?”

“甚好!”

众夫子一致称赞这决定高明。

……

吃过午饭。

杨悦本想小憩一下,郭丰安带来了证物,洪邦修家中搜出的十万多两银票。

杨悦接过银票,顿时咦了一声。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