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章 伥鬼作祟
  • 厂公靠副业成圣人
  • 七宝擂茶
  • 4360字
  • 2021-10-10 06:54:56

杨悦端起茶盏,悠哉的呷了口茶水,今天的茶水格外不错,苦中带了一点回甘。

饶有兴趣的看着三个人眉目传情的互相勾搭。

不着急,等你们协商出个结果来,少不了自己的横财。

想套咱做免费劳工,给你们学院拉指标,搞绩效,哼,天底下哪有这么便宜的事。

高志远三人用大儒神通,协商好了之后。

姜文浩做代表:“杨兄,这版权费不知你打算收取多少?”

杨悦不回答,反问道:“那得问贵学院有多大诚意了,我呢,是个生意人,如果和你们谈不拢,我不介意去找其他书院,反正上京八大书院,有的是合作伙伴。”

高志远坐不住了,立马道:“一口价,50万两。”

杨悦也爽快道:“可以,50万两版权费,加20万两的拍摄费,总计70万两,这份MV拍好后,将被白鹿书院独有,享有终生播放权,来人,笔墨伺候。”

丫鬟奉上笔墨。

杨悦草拟好契约,交给三人过目。

高志远看完后,皱眉询问道:“什么叫该片仅供艺术参考,不附加其他任何功能,若是阅后,观看者感到不适,制作方概不负责,不得要求退货。”

杨悦回道:“很简单,这是成品买卖,总不能我拍好了片子,你们说要先看看片子,然后看完后自己就占为己有,还来一句,这片子不符合我们预期,就不付款了。”

“要这样,我岂不是很亏,所以这条款是个保障,免得你们耍赖皮,过河拆桥。”

刘越脸上浮现一抹愠怒,气急叫道:“我辈读书人,岂会行这过河拆桥的无耻之举。”

杨悦不屑声嘲笑:“也不知道谁大晚上的爬我的窗。”

刘越和姜文浩齐齐瞪向他。

文人之耻!

可耻、可恨!

要不是你急着找你的仙子,这买卖至于谈的如此被动吗?

老匹夫!

高志远嘴角抽了抽,尴尬拿手扶额。

杨悦喊话道:“喂,这契约你们到底要不要签,不签就算了,我很忙的,可没工夫陪你们在这瞎耗。”

高志远立马道:“我签,我签。”

高志远立马提笔落字,然后交付了20万两的制作费,一个闪现,灰溜溜的跑了。

再呆下去,高志远担心自己会被嘲讽死。

这兔崽子太会揪着尾巴不放了。

姜文浩和刘越也急忙拱手告辞。

无他,丢人耳!

杨悦瞅着这些落荒而逃的大儒,忍不住好笑:“你们是蠢吗?居然都不问我要拍什么小短片,也不怕拍出的东西很垃圾,这届投资人不行啊,不过给了我自由发挥的空间。”

“郭千户,拍戏啦,恭喜你啦,你是这部戏的大男主,你要一炮而红啦。”

……

梅香苑。

苏若梅很生气,一个阉人,连根都没有的东西,居然敢对自己指手画脚,还敢嫌弃自己耍剑耍的难看,有本事你自己耍去。

现在还要本小姐去拍什么戏,扮演丑八怪的妹妹,那面目可憎的臭东西,自己对着就倒胃口。

本小姐要罢工,谁喜欢伺候阉人,谁伺候去,本小姐反正不伺候了。

“翠娥,翠娥,收拾东西,咱们搬出云楼,本小姐又不是卖身给他云楼的,来去自由。”

苏若梅喊贴身丫鬟收拾东西。

喊了半晌,丫鬟才奔进门来。

苏若梅生气的砸碗碟:“小贱蹄子,你皮痒痒啦,喊你半天都不应。”

翠娥惶恐的跪下,汇报道:“小姐,我是去打听事情了,您还不知道吧,您出大名了,现在满大街都在议论您呢。”

苏若梅一怔,追问道:“我出什么名?你给我仔细说来,要敢信口胡诌,我撕烂你的臭嘴。”

翠娥不敢隐瞒,把MV的事情一一汇报。

苏若梅顿时惊了,一夜过来,自己成了人人都趋之若鹜的神秘仙子。

太好了,身价水涨船高了。

立马冲翠娥吩咐道:“你快去和陶妈妈汇报,就说我愿意拍戏了,不就是扮个村姑嘛,谁不会呀。”

翠娥急忙起身去寻陶妈妈。

结果回来时,一脸委屈的快哭了。

“小姐,完了,陶妈妈说让您自便,女主的戏份已经有人担当了,再也不用您屈就拍戏了。”

“什么?”

苏若梅急道:“我可是《笑傲江湖曲》MV的女主角,她敢不用我?她就不怕我振臂一呼,恩客把她云楼都给拆了。”

翠娥眼泪婆娑道:“小姐,这些我都和陶妈妈说了,可她说,这MV里的女主角谁也没瞧见过真容,用谁不是用,何必要请一尊大佛来伺候,您不累,她搬着还累呢,还是省点力气的好。”

苏若梅懵逼了,急道:“你就没多替我说些好话?”

这时候,宜春娘进门来,对苏若梅冷冷下逐客令:“陶姐发话了,苏若梅并非是我云楼的人,请即刻搬走。”

“另外,请苏小姐您管好自己的嘴,若是叫她听见任何一点关于《笑傲江湖》MV的闲言碎语,小心尔的狗头。”

苏若梅一屁股跌坐在春凳上,这下全完了。

她终于是为自己的傲慢,无礼,付出了毕生难忘的惨痛代价。

……

杨悦一连忙碌了三天。

终于是把白鹿书院的戏份都拍好了。

这三日,每晚慕名而来观赏《笑傲江湖曲》的顾客,是夜夜爆满。

杨悦兑现了自己的承诺,赚的是锅满瓢满。

“陶姨,可以分账了吧。”

杨悦开心的搓起手指头。

陶三娘打着算盘,拍掉他的贼手:“去你的,想什么呢,这几天赚的,也就勉强抵你欠我的棺材本,想分红,门都没有。”

杨悦心里窃喜,等的就是陶姨这句话,谄媚笑道:“陶姨,这么说,我欠你的债都清了?”

陶三娘嗯哼一声,继续打算盘。

猛的意识到不对,急忙抬起头,美眸没好气白了他一眼,妩媚勾人极了。

“臭小子,小滑头,居然学会套路老娘了。”

杨悦嘿嘿得意笑道:“打名儿起,看MV的分红,你可不能少我的。”

“明白,明白,你现在可是我的财神爷,哪能少了你那一份啊。”

陶三娘开心的拍拍杨悦的俊小脸,问道:“话说,你什么时候拍电视剧啊,这几天络绎不绝的客人,大手笔打赏可都是为了给你集资拍戏用的,你可不能辜负大家的期望,要不然,他们非拆了我这云楼不可。”

杨悦一脸胸有成竹的摆手道:“安啦,安啦,我心中有数,这不答应白鹿书院的小短片已经拍好了,就等他们来拿走,然后我就开始筹拍《笑傲江湖》。”

“你心里有数就好。”

陶三娘开心的继续闷头算账。

杨悦哭笑不得,合着自己就是棵摇钱树,你也不关心人家一下,我这几天夜以继夜的加班加点,为了谁操劳,还不是为了您的棺材本,瞅瞅,我嘴里都起泡了。

郭丰安来进门拜见:“厂公。”

杨悦问道:“可是白鹿书院来人了?”

郭丰安面露急切:“厂公,您让我查的户部司务洪邦修出事了。”

陶三娘立马抬起头来:“那头肥羊咋了?”

杨悦哭笑不得,陶姨,你能不能别什么都向钱看啊,谈钱多伤感情。

“出了何事?”

郭丰安禀告道:“属下查到他家中藏有大量的银票,足足有十多万两,来路不明,于是将他押入绣衣厂內监,没成想,今早去提审他,此人已在牢中断气多时。”

杨悦皱眉问道:“你们对他动用大刑了?”

郭丰安苦涩道:“这洪邦修的叔父是户部右侍郎洪世昌,那是六品大儒,我们哪敢对他下黑手啊,这要是传到朝堂上,吃罪不起的,就是请来协助调查,在牢里,可是好酒好菜伺候着,就差给他找个行首伺候了。”

这个世界,绣衣厂作用相当于蓝星明朝的东厂,可是在权利上面,受到了极大的限制。

无他,这是仙侠世界,大儒乃是修仙正统,你一介阉贼,还敢和我正统对抗。

螳臂当车,不自量力!

所以绣衣厂权利被压制的死死的,你有监察职权,但是真正行使缉捕,调查取证的权利,形同虚设。

杨悦起身,在堂内踱步两圈,随即问道:“死因可查明?”

郭丰安回道:“仵作回,无外伤,疑似是被人夺魂,怀疑是伥鬼所伤。”

人死后留魂魄,若有执念滞留阳间,不肯入轮回,久而久之,便会化为恶灵,若被有法力者拿下,驱使作恶,便为伥鬼。

陶三娘头也不抬,一边打算盘,一边说道:“看来是有人想要杀人灭口啊,得,这案子不简单,你们还是别查了,小心自己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丫鬟这时候进门来:“陶妈妈,白鹿书院来人了。”

杨悦立马吩咐道:“郭丰安,你回一趟绣衣厂,通知洪家来领尸体。”

郭丰安脸色泛苦问道:“厂公,若洪家要闹事,要咱们给个说法,这可如何是好?”

杨悦冷哼一声:“要说法是吧,你回去把洪邦修的舌头给我割了,便说他在牢里畏罪自杀,这便是交代。”

“额?”

郭丰安错愕的看向杨悦。

陶三娘惊疑的抬起头来,深深看了杨悦一眼。

这小子怎么突然开窍了似的,这种倒打一把的法子都想的出来,可以啊。

这下洪家哪还敢要说法哦,遮掩还来不及呢。

杨悦没理会他们吃惊的目光,抬走出门。

临出门前想到:“记住,舌头别用刀子割,扯出他的舌头,拍他下颚,让他自己咬断,再有,身上多撒点血,没血瞧着可不像是咬舌自尽。”

郭丰安看着厂公消失在门口,佩服的竖起大拇指。

高,实在是高。

丢~!

又一大波的星光飞出脑门,直追出门。

陶三娘怔怔瞧着,随即会心一笑,低头,继续啪啪打算盘。

……

听雨阁。

杨悦接见了姜文浩和高志远。

这次刘越没来。

无他,丢人耳。

不想跟着文人之耻,一起受人冷眼嘲讽。

寒暄入座,高志远继续眼观鼻,鼻观心,装泥塑人。

姜文浩激动问道:“杨兄,收到你的来信,MV拍好了,可是真的?”

杨悦嗯了声,取出一张玉符来。

玉符做留影符,只要不破碎,上面的灵气不失,可以永久保留记录的影像。

姜文浩激动的上前,躬身,双手要接过玉符。

杨悦将玉符扣在了桌上,端起茶盏,喝了一口后,茶盏放在了玉符上面。

姜文浩看的肉疼死了,担心道:“杨兄,小心,这玉符可磕不得啊。”

杨悦回道:“磕不得,那你早早花钱买去啊。”

姜文浩神色一愣,方才想到,还差五十万两版权没付呢。

惭愧啊,居然把这茬忘了。

眼巴巴的看向高院长。

高志远半眯着眼睛,开口道:“可否容我等一观MV?”

大手一挥。

啪!

这听雨阁的大门就合上了,屋内也布上了一层禁制,除非有人修为超过三品儒师,否则是断然不会被人偷听了此间秘密。

读书人最好个脸面,杨悦晾他也不敢明抢,爽快的把他玉符交到姜文浩手中。

姜文浩立马催动浩然正气在玉符上。

玉符漂浮到半空,七彩流光闪动。

画面被投射到了半空,因为没有照影石的关系,所以画质一般。

像个全息2D显示屏似的,播放着杨悦拍摄的内容。

青山绿水间,山坳田野中,三间茅庐。

一粗布麻衣,姿色出众的二八少女,在菜园子里辛勤劳作。

而草庐内传出郎朗的读书时。

“古之欲明明德于天下者,先治其国;欲治其国者,先齐其家;欲齐其家者,先修其身;欲修其身者,先正其心;欲正其心者,先诚其意;欲诚其意者……”

姜文浩立马脱口而出:“这不是MV,杨兄,你是不是拿出玉符了?”

杨悦嘴角微微上翘,一脸胸有成竹:“没有啊,我只是说拍片,可没说一定拍摄MV,慢慢看片吧。”

画面一转,科举在即。

落寞的背影面对朝廷榜文,却是无奈摇头。

京城太过遥远,奈何家中凑不齐盘窜。

一个高大的背影和小妹作别。

小妹泪眼婆娑,虽然不舍兄长,但是强忍着泪花没有落下,鼓励告别兄长莫要挂念家中,让她安心赴考。

当兄长离去,小妹终于是止不住的泪水滚落。

而此时,老鸨带人来,原来兄长上京赴考的钱,居然是小妹偷偷卖身青楼凑齐的。

看到这里。

高志远和姜文浩心中纷纷莫名一酸,眼眶发涩。

寒门子弟求学不易啊。

姜文浩忍不住叫道:“太虐心了,别放了,老夫看不下去了。”

杨悦鄙视,就这心理素质,欠练。

画面一转。

京城繁华。

寒门子弟住不起客房,只能委屈在破庙,和乞丐为伍。

其中辛酸,外人难以想象。

“啊!”

姜文浩看的胸中郁结,一口气上下不得,气的拳头紧握。

终于放榜了,金榜题名。

天子召见三甲。

寒门子弟喜不自禁,终于是出人头地,光宗耀祖了。

“哈哈,好,这个好。”

姜文浩忍不住拍案叫好。

上得金銮殿。

拜见陛下。

天子道:“新科状元,抬起头来,让朕好好看看你。”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