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章 儒修其实很烧钱
  • 厂公靠副业成圣人
  • 七宝擂茶
  • 4765字
  • 2021-10-09 07:55:33

白鹿书院,明伦堂。

“咳咳。”

姜文浩摸了摸被卡疼的脖子,幽幽瞄了堂上高坐的院长高志远一眼。

高志远眼观鼻,鼻观心,仿佛什么都没发生过一般,心里老高兴啦。

卡在四品君子境上二十余年,想不到如今一朝破境了,人生大喜事,值得浮一大白……淡定,淡定,我是院长,为人师表的,万不能叫人看了笑话去。

刘越夫子递上名单:“院长,这是今日传道广场上晋级的学子名单,共有108位学子,成功破镜。”

“哇!”

众夫子齐齐眼睛变电灯泡,居然有这么多。

刘越继续道:“另外,这237名学子虽然没有破镜,但是他们体内的浩然正气有了显著的提高,院长,我觉得这MV很神奇,应大力推广,若是推广得当,不出五年,我白鹿书院必定成为上京八大学府首席。”

夫子们齐齐奏议。

“刘夫子所言甚是,当推广。”

“MV实乃我辈读书人之幸,想不到区区一张留影符,居然能引发如此大的轰动。”

“话说,这MV到底是何物啊?”

“影像中的仙子为何人,仙姿妙曼,令人观之难忘,可惜不露真容,真想一睹仙子芳容。”

一直装泥塑的高志远院长动容了,立马盯上姜文浩,质问道:“仙子是何人?”

顿了顿,意识到好像问偏了问题,立马补充道:“何谓MV,这张留影符你从何寻来的?”

姜文浩顿时兴冲冲万分,激情四射的吹嘘道:“今日我休沐,偶然间在勾栏瓦肆听到一曲,名约《笑傲江湖曲》,只觉此曲甚妙,不由心驰神往……”

“讲重点!”

一干夫子齐齐吹胡子瞪眼,狠狠剜向他。

姜文浩回道:“这就是重点呀,听我徐徐道来。”

“我到了云楼,本来只是想听个小曲,谁成想,那灯火突然熄灭,大堂内一片漆黑,就在此时,铛铛铛……悠扬的琴声响起,伴随着箫声,令我不由油然而生一幅君子之交淡如水的画面。”

一众夫子气的直磨后槽牙,你丫的就不能简单,概述一下事情发展,不知道我们等的很捉急吗?

“忽然,大堂的照影石一亮,仙子跃然而出……剩下的你们也看见了,就是这MV。”

高志远强忍着扑上去再掐他脖子的冲动,追问道:“到底什么是MV,MV中仙子现在在何处,你依旧没说。”

夫子们也纷纷口诛笔伐:“就是,姜夫子,少卖关子,赶紧说重点。”

“姜夫子,您为学子寻来MV这样的宝物,大家会惦记你的功劳,你就别再卖关子了。”

“就是,莫要再老王卖瓜,自卖自夸,赶紧说。”

姜文浩被众人喷的里外不是人,脸上依旧金光灿灿的,金钟脸,铁脸皮的功夫早已练到家。

“咳咳。”

清清嗓子,姜文浩一本正经吹嘘道:“我们以往看歌舞,都是需要召唤歌姬,乐师,现场表演一番,浑然忘了其实可以事先用留影符录制下来,然后可以随时随地的尽情播放,这就是MV,一种全新的媒体模式,这叫艺术片,懂了吧。”

姜文浩一脸傲娇,洋洋得意的挥斥方遒。

仿佛面前坐着的不是大儒夫子,而是一群懵懂无知的儒生……瞧瞧你们那傻眼,没文化了吧,没见识了吧,今儿也叫你们开开眼,要知道,天外有天,人外有人。

众夫子都听蒙圈了,留影符时常记录一些要事,这是大家熟知的,可用来拍艺术片,这还是闻所未闻。

刘越惊叹道:“居然想到用留影符来拍这什么艺术片,能想出此法的人,还真是妙趣之人,这人是谁啊,老夫很想与他结交一番。”

“对对,此人奇思妙想,乃我辈中人楷模,实乃栋梁之材,应当结交。”

“姜夫子,他是何人,速速引荐来。”

迟迟没开口的高志远,猛的来一句:“此事不急,老夫且问你,这MV中仙子到底是何人?”

众人齐刷刷盯上院长,没想到你是这样的人。

文人之耻!

高志远老脸上微微有些尬红,轻轻咳嗽两声,强行挽尊:“今日天色已晚,不便登门造访。”

众夫子立马溜须拍马:“院长言之有理。”

“院长高瞻远瞩,想的周到。”

“姜夫子,还是先说一说这MV中仙子吧,这位仙子到底是何人?”

姜文浩回道:“这你们得去问MV作者,我也不知道。”

“什么?”

高志远立马逼问道:“这作者是谁?现在在何处,速速带我前去寻他。”

姜文浩诧异道:“院长,你刚刚不是说今夜天色已晚,不便登门造访。”

“欸,如此人才,实乃我读书人的福星,岂有不速速拉拢道理,速速带我去寻他。”

“一点浩然气,千里快哉风!”

高院长直接闪现到了姜文浩的身边,一把拿住他的手腕,拖着就往门外而。

姜文浩和风筝一样,被拖拽的要飞起来,心里苦啊,这院长平日里看着斯斯文文,成熟稳重,想不到你骨子里居然如此闷骚,我真是错看你了。

文人之耻啊!

……

云楼。

杨悦才沐浴好,穿上衣服。

哐当!

窗户陡然大开,一阵清风席面。

两个老不休的直接闯入了屋内。

姜文浩苦笑的拱手:“杨兄,又见了。”

杨悦急忙把衣服系好,没好气道:“有大门不走,你们就这么喜欢走后门吗?还爬窗户,还读书人呢,哼哼。”

姜文浩被挖苦的脸上尴尬不已,拿眼偷偷瞄向高院长。

高志远瞧见杨悦,皱起眉头:“杨公公,怎么会是你?”

公公二字,深深伤了杨悦的心。

杨悦没好气狠狠瞪了高志远一眼,要你个老货来提醒,胡子长了不起啊,看你眉毛都白了,肯定早就不中用了,咱们八斤八两……啊呸,谁像你个憨憨一样,等我炼出复阳丹,又是好汉一条!

姜文浩诧异看向杨悦,低头冲他某处扫了扫:“杨兄,想不到你竟是……”

“看什么看,我告诉你们,管好你的狗眼,要不然,别想找我来拍MV,小爷我宁死不屈。”

杨悦很火大,求人来办事,连点见面礼都不带,就知道戳人心窝子,老子不伺候了。

姜文浩急忙赔笑:“杨兄,我没有瞧不起你的意思,只是略感意外,我没想到您就是绣衣厂督公,之前多有失敬,还望海涵。”

“哼!”

杨悦斜过脑袋,扬起下巴,不接受你的虚情假意。

姜文浩尴尬了,无奈拉了拉高志远院长的衣袖,冲他急忙使眼色,努嘴。

高志远立马拱手赔笑道:“杨公公海涵,我等此来乃是有一事询问,不知这MV中仙子是何许人也?不瞒您说,此女与老夫有三世情缘,还望告知下落。”

杨悦立马一脸鄙夷:“咦,一把年纪了,还读书人呢,竟如此为老不尊,恬不知耻,人家小姑娘年方二八,怎么就和你有三世情缘了。”

“你个老不休的,想老牛吃嫩草呢,也不看看自己多大岁数了,这种大话说出来,谁信啊,你是要人家小姑娘守活寡吗?”

姜文浩立马挪步,离开高志远三尺远,佯装不熟。

高志远懵逼了,想不到自己清白一生,临了落个老牛吃嫩草的污名,声名一朝尽丧。

急忙挽尊道:“杨公公误会了……”

杨悦不客气打断:“叫我杨公子,再公公的乱叫,我告你诽谤。”

高志远急忙改口:“是,是,杨公子,不瞒您说,年少时,我曾得一位女侠相救,那女侠身姿与你MV中仙子一般无二,此女和我有缘。”

“老夫所言,句句属实,还望杨公子莫要误会。”

杨悦一副我信你我就是憨憨的模样,打了个哈气道:“这样啊,那MV的女主角今年才二八芳龄,你都七老八十的了,和你应该没啥干系,事情已经问清楚了,二位请回吧,天色不早,我要休息了。”

高志远急道:“还请告知仙子身份,若能相告,老夫必有重谢。”

姜文浩一脸鄙夷,还敢说你不是想老牛吃嫩草,这下露馅了吧,没话说了吧。

杨悦两眼顿时放光,有好处捞,可以啊,立马飞速搓起手指头来。

高志远脸色一呆,不太明白的看向一旁的姜文浩。

姜文浩诧异的看向杨悦,询问道:“杨兄,这是何意?”

“好处费啊。”

杨悦公然索贿:“不是想知道女主角是谁嘛,不给钱,我说个毛线啊。”

高志远立马从袖子里麻利的掏出一百两银票来,业务熟练的塞入杨悦的袖子里。

杨悦不屑的瞥了瞥,告知道:“欲知仙子真容,请看后续电视连续剧《笑傲江湖》,二位,天色不早了,这男男授受不亲,你二人一直逗留在我房内,不太合适吧。”

高志远郁闷的直吹胡子,自己的一百两,就换来一个请看后续,什么电视连续剧啊,闻所未闻。

气的他立即口宣道:“君子立世,当以诚示人!”

儒家神通,言出法随——君子当诚!

杨悦顿时感受到一股浩大力量加诸在身上,尤其是对他的内心,发动了前所未有的心灵攻击。

这攻击手法有些类似于催眠,但是比催眠可怕多了,催眠还循序渐进的偷偷摸进你心底,套取秘密。

儒家神通,卧槽,直接破门而入,明抢啊。

行迹与匪类无异!

强大的浩然攻击来,杨悦感觉胸口郁结,有口气不吐不快,嘴皮子哆嗦动了动,忍不住脱口而出苏若梅的姓名。

杨悦死咬着嘴唇,想要阻止商业机密的泄露,可是根本就hold不住。

“她叫苏……苏……”

突然间识海道宫发出一声轻颤,一道浩然正气涌出,直奔胸膛,杨悦顿时身上的压力一轻,被绑架的心灵顿时得到了施放,浑身一轻松。

“哼!”

杨悦脸色陡然一沉。

高志远脸色微微一惊,杨悦居然抵抗住了自己的儒家神通。

他是怎么做到的,莫不是身上有什么异宝护体?

杨悦不满呵斥道:“儒家修君子之道,这便是你的君子之风?君子行事,竟无异于强盗匪类,伪君子!”

“杨兄,我们改日再来拜访。”

姜文浩见杨悦一脸不高兴了,知道事不可为,再待下去,怕是要闹出事来,急忙拉高志远闪现出云楼。

“你拉我做什么?”

云楼外,大街上,高志远气的甩开姜文浩拉扯的手。

姜文浩回道:“院长,稍安勿躁,有一事我尚未来得及和你细说,还请您听完,再去骚扰……啊不是,是叨扰杨悦。”

高志远眯细着老眼斜扫向他,不悦的甩袖:“有事快说,有屁……咳咳!”

姜文浩立马汇报道:“是这样的,之前在云楼,我见MV有助人破境的奇效,便邀请杨悦为咱们书院单独拍一份MV,希望相助咱们学子破镜,还承诺会投资于他,如今咱们双手空空的上门……”

高志远气急的踢他屁股:“老匹夫,此等大事,你为何不早说,若是早说,老夫声名也不会一朝尽丧,丢人啊,走走,改日备足银两再来拜访。”

“这拍MV,所需银两多吗?”

姜文浩揉着屁股回道:“不多,也就八九万两吧。”

“八九万两,这还叫不多。”

高志远目光犀利的瞪向他,眼神要吃人。

姜文浩急忙为自己辩白:“院长,这和买儒家经典相助破镜,简直不值一提啊,您想啊,这笑傲江湖MV,乃是为武修所拍,便能叫咱们书院108位学子晋级,若是儒家经典拍成的MV,那效果肯定比这还要好。”

高志远的脸上一怔,心中盘算一番,顿时惊喜万分。

一个儒生,想要破镜,买儒家经典朗读,相助破镜,最是便捷,可是儒家经典太过名贵了。

一本儒修经典,非万两不可得。

所谓一字千金,便是由此而来。

十个人破镜,便是十万两花销。

百人破镜,便是百万两之重。

这些经典都是大儒用浩然气所书,阅后即焚,想保持都难。

而书中真义,每个人的体悟都不同,无法套用在其他学子身上。

所以,儒修其实很烧钱!

这些费用,对书香世家不算什么,人家家底厚,随便霍霍。

可对于寒门子弟而来,就是天文数字,根本就无力求得真经,只能困于境界,一生碌碌无为。

现在有了MV,一切就不一样了。

此物,无论贫富贵贱,皆可观赏,观之效果比朗读上万两儒家经典还要给力。

而且还便宜,不过区区十万,便有108人破镜。

若真的是专门为儒家拍摄一部MV,那效果必定比现在还要非凡。

学子轻松破镜,书院必定声名远播,来日,求学的学子必定络绎不绝,破镜的大儒还可以抄录经典,万两一本对外兜售。

MV可以大大的开源节流,培育人才,这些都是源源不断的钱。

高志远的眼帘上顿时镀上了满满的金元宝,激动的拉上姜文浩手腕:“走,速速随我回书院,备上厚礼,咱们明日一早再来拜访。”

……

云楼凤羽阁内。

杨悦在塌上休息,灵识进入了道宫内。

道宫内此刻有了一层氤氲紫气环绕。

这是浩然正气。

不过还不够浓郁,暂时使用不了。

等到足够多的时候,自己就可以走一走儒修路子,装个文艺范,成为儒家遮羞布。

此事不急,来日方长,自己有的是时间。

杨悦现在更加关心的是:“灌溉一下桃树,帮我找一找有关于复阳丹的典籍?”

道宫宫门打开,一颗蟠桃飞来,化作霞光进入灵识。

一篇丹方在脑海内展开。

读取完。

杨悦气的直骂娘。

这复阳丹确有其事,但是制作方式很蛋疼。

不说药引子稀缺珍贵无比。

其中有个苛刻条件,需要以亚圣文心淬火炼丹。

就这一条就够坑死人不偿命的。

亚圣,二品儒师,那是文人的楷模。

在其陨落后,留下的一颗坚定不移的道心,便是文心。

这玩意说白了和佛门舍利子一样,只不过叫法不同。

儒家中流传着一句话,叫得一文心,三品有望。

可见文心的重要性,珍贵性。

亚圣的文心,居然用来生炉点火,要是叫天下读书人知道自己这么糟践他们的至宝,那还不得声讨死自己,估计亚圣的棺材盖都压不住。

这丹方实在是太坑了!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