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章 文人之耻!
  • 厂公靠副业成圣人
  • 七宝擂茶
  • 4657字
  • 2021-10-08 07:48:48

丢~!

好大一抹星光从姜文浩脑门上冒出,屋内整个屋内都被星光点的璀璨夺目。

杨悦整个人都惊呆了。

卧槽,这是要爆机啊。

无数的星光飞入体内,杨悦的小经脉遭到承受了他所不能承受之重。

澎湃的元气在体内横冲直撞一番后,最后海纳百川,归入膻中穴,导气归虚。

只留下一部分的浩然正气在经脉中,一一被道宫给吸收了。

杨悦嘿嘿一喜的,原来被读书人蹭个名分,自己这么攒。

这元气赚的爽。

要不再做首诗,让他蹭个名?

“杨兄,有件事我想与您商讨一下,不过在下实在是难以启齿,不知道如何说起。”

姜文浩惭愧的拱手。

丢~!

一抹惭愧激发的星光投怀送抱来。

杨悦当即回礼:“咱们可是一起逛过青楼的交情,还有什么不能说的,有话直说!”

啪!

姜文浩猛的一拍桌子,大吼一声:“说的太对了,咱们可是一起逛过青楼的交情,没什么不好意思的。”

“杨兄,你这MV拍的实在是太好了,楼下好多武者都因为MV快晋级了,敢问杨兄一句,这MV可能助我辈读书人晋级。”

杨悦被问的愣住了。

这事他还真不清楚,没办法,自己修炼的是杂家的道,杂家之路,很乱,每个完整提醒传承,一切都靠自己摸石头过河。

自己还顾不来呢,怎么顾及得了旁人。

一旁的郭丰安一脸傲娇道:“你这问的不是废话嘛,我家厂……公子拍MV内的独孤剑诀,那可是无上剑诀,内涵剑道精髓,观之可悟剑道,就楼下那些废物,若不是天资太差,此刻应该都已经领悟剑道无上神通。”

“对对,这话的确是我问傻了,多此一举,当罚一杯。”

姜文浩立马罚酒,冲杨悦敬酒道:“杨兄,我想请你为我白鹿书院单独拍一份MV,相助那些困境迟迟无法突破的莘莘学子。”

这是煤老板来投资拍片啦。

杨悦惊喜万分,内心一阵小激动。

自己之前还发愁用留影符拍片太烧钱了,才拍个三分多钟的MV,自己就烧了八万两银子。

这要是拍电视剧,那还不烧出个无底洞啊。

但是现在不一样了。

只要有了白鹿书院的助力,资金不是问题,自己想怎么拍就怎么拍,绝对一本万利。

这才是理想的商业模式。

拉赞助,搞投资,投广告,自己从中揩油水,顺顺利利收割粉丝,顺带把债务还清。

何止是还清债务,绝对是可以三年买房,五年买车,六年进入大辉煌,迎娶白富美,走上人生……hold,hold,想多了,先拿下这位财神爷再说。

杨悦当下作出一副为难的模样来,沉吟道:“拍新的MV啊,怕是不成啊,不瞒杨兄,我正筹拍电视剧呢,这精力,财力都十分有限。”

“若要为白鹿书院单独拍MV,这MV的性质绝对不能商业化,怎么也不能走楼下那种,这种得是高大上的艺术片,是公益短片,要拍摄的话,我一个人实在难以承担费用啊,不瞒您说,为了拍这《笑傲江湖》MV,我可是背负了不少债务,现在是……哎,一言难尽啊。”

姜文浩立马道:“杨兄,资金方面您尽管放心,我回去学院,必定劝说院长,全力资助,钱绝对不是问题。”

杨悦哦的一声,询问道:“姜兄如此有信心,贵院院长当真愿意资助?”

姜文浩沉吟片刻,随即抬头道:“这我尽力,只要真能帮助学子晋级,高院长必定鼎力相助,这点你不用担心。”

杨悦弄明白了,感情这MV是他临时起意的,并没有得到大老板拍板。

说白了,这位就是个策划者,制定了一个小小计划,最终能不能行,还懂董事长拍案而定。

看来自己得拿出点诚意来,这些读书人,可都是不见兔子不撒鹰的主。

“姜兄,可是需要我给些助力,好去说服高院长?”

等的就是这句话,姜文浩激动的点头:“如此最好。”

杨悦想了想,说道:“这样吧,这《笑傲江湖曲》MV呢,我可以给你一张一次性的留影符,你拿回去,给贵府学子观摩,若是能对他们晋级有用,高院长有意投资,我愿意出一则公益MV,专门拍好送给白鹿书院。”

“此话当真?”

姜文浩听的眼睛都直了,此曲甚妙,关键是还能再见一次仙子妙曼仙姿,人生何其有幸。

当浮一大白。

姜文浩激动的敬酒:“如此多谢杨兄了。”

杨悦嫩脸上露出不属于他这个年龄段的成熟笑容:“哪里话,丁媛,取符。”

丁媛进门来,立马将留影符奉上。

不同于楼下大堂展示的留影符,这是阅后即焚符,目的就是为了确保影视版权不旁落。

姜文浩立马起身,双手恭恭敬敬接过递来的留影符。

感激不尽道:“如此在下便先行回去,明日咱们云楼再会,我定会为杨兄带来好消息。”

“有劳。”

杨悦客气的拱手送别。

姜文浩拿了留影符,事不宜迟,施展起大儒神通。

“一点浩然气,千里快哉风……走起!”

刷一下,一道清风载着他飘窗而去。

还读书人,居然学起梁上君子,不爱走正门。

郭丰安忍不住冲杨悦询问道:“厂公,你是要和白鹿书院合作吗?咱们绣衣厂和天下读书人可是死敌啊。”

杨悦笑道:“郭千户,你要明白一个道理,天下熙熙,皆为利来;天下攘攘,皆为利往,这世上就没有永远的敌人,只要能对自身有利可寻的大好事,就算是读书人,也会舔着脸找上门来示好的。”

“好了,今天你们也累了,早点休息吧,晚安。”

……

白鹿书院。

姜文浩闪现在书院的传道广场上。

传道广场,唯有大儒开坛做法……啊不是,是开讲授业,才会升起。

但是今夜的长鸣钟突然炸响,把无数学子从宿舍内轰了出来。

那些挑灯夜读的,从容不迫的,缓缓奔出。

那些早早入睡的,可就惨了,被扰了美梦,提着衣服,仓皇窜出宿舍。

最惨的是女学子,女子素来爱干净,不少都在沐浴呢,结果一个个秀发湿漉漉的,衣衫勾勒出妙曼身段。

不少男学子大饱眼福。

熙熙攘攘的传道广场上,狼嚎声此起彼伏。

“到底是谁敲响了长鸣钟,害的人家沐浴到一半,都来不及擦干身子,便急匆匆赶来了。”

“谁说不是呢,这该死的东西,挨千刀的。”

“嘘,小点声,是姜夫子敲响了,深夜敲响长鸣钟,必有大事,咱们赶紧烘干衣服,莫要在夫子面前失仪。”

“浩然正气,吾心赤热!”

浩然正气发功,女学子身上,纷纷涌出一股水汽,散发于周身,月色下,散发着氤氲光华,朦朦胧,反倒更添几分韵味,犹抱琵琶半遮面。

“岂有此理,何人大半夜敲响的长鸣钟。”

诸多夫子闪现来到传道广场。

高志远院长见到姜文浩做的妖,白眉不悦的根根竖起,呵斥道:“姜文浩,你要做什么?”

姜文浩冲诸位夫子深深一拜:“抱歉,深夜打搅了,还请看完这则MV,再行定姜某的罪责不迟。”

姜文浩取出了留影符,打在了传道广场上的照影石前。

传道广场的两块照影石,足足有捂丈宽,三丈来高。

MV一打出,印入眼帘的画面,顿时呈现出了影院大屏幕效果。

铛!铛!铛铛~!

琴音起,铿锵有力。

瞬间将众人的耳朵揪的竖起,无不侧耳倾听。

词曲不俗,清丽脱俗,和以往所听乐曲截然不同。

甚妙。

画面起。

一袭素衣罩体,头戴帷帽,手持三尺青锋,傲然而立。

充满了神秘气息,冷淡,孤傲,身材还特别好!

一群学子顿时惊艳到了。

世间还有如此美艳动人的仙子。

此女是何人?

剑起,一柄三尺青锋在仙子纤纤玉手上飞舞,宛如谪仙下凡,身姿妙曼,轻疾高飞,洒脱自然。

夫子们看的眉头皱起。

哗众取宠,这不过青楼楚馆的艳俗之曲。

这画中女子,头戴帷帽,不过青楼故作神秘手段,不过尔尔。

迷惑的了众人,决计迷惑不了老夫。

这姜文浩竟敢蛊惑学子,当真该罚,此人书院端端不能留了。

大家纷纷偷瞄向高院长。

高院长皱着眉头,紧盯画面中的仙子,神色似乎波澜不惊,可仔细一瞧,便会发现,他的老眉下,眼角忍不住跳动。

铿!

一声宝剑龙吟,仙女的身姿翩若惊鸿,矫若游龙,美的人哈喇子都流出来了。

“独孤九剑,荡剑式!”

轰!

剑锋所指,面前的假山轰然一劈为二。

“嗯?”

夫子们瞬间眼珠子都抠出来,怎么回事?

这女子竟不是一般的青楼行首,竟是个武修。

可惜,可惜,卿本佳人,奈何做一介莽夫。

武夫粗鄙!

夫子们不由为此女子感到惋惜。

高院长的呼吸猛的一沉。

昏花老眼顿时精光暴涨,死死盯上MV中的仙子。

看见这仙子,高院长尘封的一段少年记忆,不由复苏了。

曾经少年时,他不愿读书,只愿一人一剑,一伴侣,仗剑天涯。

奈何武夫粗鄙!

家里人严重反对,曾经的少侠江湖梦,戛然而断。

数十年了,高院长一直将此事埋藏于心中,即便是娶妻生子后,他心中一直都不曾忘怀那个一身劲装,不着粉黛,仗剑相救自己的女侠。

可惜往事不可追!

“离剑式!”

三尺青锋离手,一丈之内,尽是剑气纵横。

镜头特写。

剑尖所过之处,剑气交错,一切都被绞的支离破碎。

“啊!”

满堂观众都惊呆了,仙子剑法精妙绝伦,又仙姿灼灼,完美符合自己心目中梦中情人形象。

粉了,粉了,爱死仙子啦!

“四品武者!”

夫子们瞬间眼瞳收缩,内心被狠狠震撼到了。

四品武者,身具神通,已非粗鄙武夫。

而四品的女武修,更是世所罕见。

这影像中的女子,到底是何人?

“哇塞,好美的曲,好美的仙子。”

“仙子,我为你醉了,你是我梦中情人,我愿为你赋诗一首,啊,美人哉……”

传道广场的学子们,此刻如喝醉酒一般,纷纷沉静在了仙子的剑舞之中,不能自已。

一曲罢!

仙子收剑,傲然而立,威风吹拂,帷帽的白纱吹起一角,露出一张如玫瑰似的唇瓣,芬芳馥郁,柔润而又性感。

微微一笑倾城,再笑……怎么瞧不着啦。

“卧槽,怎么没了,还我仙子。”

“说的对,姜夫子,为何没有下文,你还我仙子。”

“我的仙子,你别走。”

“姜夫子,你当真可耻,你枉为读书人,竟敢藏私,立刻交出仙子来。”

“你还我仙子,今日若不还我仙子,定剥了老匹夫的皮,拆了老匹夫的骨!”

有女学子也忍不住叫道:“姜夫子,此等女子世间少见,不知她是何人,可否介绍相见?”

“对啊,我都想和她学剑了,她舞的剑真好……!”

“啊!”

突然广场上一声撕心裂肺的吼叫。

“姜老匹夫,你还我仙子,你若不还我仙子,今日我定让你血溅五步……”

轰!

从这位男学生身上,突然涌出一道强大的紫气,紫气冲天,直冲云霄。

“我……我竟然突破了?”

这位学子惊讶的看着自己的头顶。

紫气破顶冲霄,这是儒修破镜才有的异象。

刷!

又一道紫气冲霄而起。

“我也破了诶。”

“我也是诶。”

台上的诸位夫子,纷纷惊奇了。

看着好像星星点灯一样,一个个点亮的紫气柱,满脸震撼,不敢置信。

起初还是星星之火,可很快便成燎原之势。

很快。

整个传道广场的天空,被紫气盘桓,彻底点亮。

夫子们齐齐傻眼了:“这是为何?不过是一曲舞蹈,怎会有如此威力,竟叫众多学子齐齐破镜?”

所有人齐刷刷扭头扫向了姜文浩,目光吃人的要个说法。

姜文浩嘴角勾起一抹得意,傲娇道:“正所谓书中自有黄金屋,书中自有千钟粟,书中自有颜如玉……”

“讲重点!”

所有夫子齐齐抓狂的呵斥,声如洪钟,势如奔雷,怪吓人的……姜文浩小心肝吓的噗通噗通的,人家好怕怕,你们别这样好不。

迟迟没有发话的高志远院长,此刻深吸一口气,开口道:“是冲冠一怒为红颜,世人皆有七情六欲,我辈读书人也不能免除,尤其是这些小年轻们,正是气血方刚的年纪,见到心中所思所想所盼的仙子,自是想一睹芳容,可谁成想……姜夫子,你还我仙子!”

高志远装不下去了,闪现扑到姜文浩的身边,伸手就掐他的脖子。

“老匹夫,你还我仙子,还我仙子~!”

一干夫子们,齐齐傻眼,瞪大了眼珠子,满脸不敢置信。

高院长全然没了往日的儒雅之风,这般行径,和街头地痞流氓有何区别。

这还是那个是素来行事沉稳的院长?

竟会为了一则MV,失态至此。

院长,你平日里是有多寂寞,多闷骚啊,才会被一曲艳舞撩拨的心神大乱,方寸尽失。

为老不尊,这话果然一点不假!

一干夫子都不忍目睹了。

无他,丢人耳!

简直是文人之耻!

轰!

突然间从高志远的身上涌出一道强大的紫气。

紫气冲霄,蟠龙绕柱。

直接把广场上的星星之火全部碾压了下去,独占鳌头。

学子们齐齐仰头,满脸惊骇的看着蟠龙紫气。

儒修六品以下,为儒生,三品境下为大儒,三品以上,则为儒师,可为天子师!

这是三品破镜,称为儒师才有的异象。

夫子们也齐齐震惊了。

高院长居然破镜了。

众所周知,高院长卡在四品君子境,已有二十余年。

如今他已是六十花甲,若是在六十五岁前破镜无望,此后余年,境界怕是会不进反退。

如今一朝破镜,晋入三品立命境,我白鹿书院终于又出了一位儒师了。

可喜可贺!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