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章 金钟脸,铁布皮
  • 厂公靠副业成圣人
  • 七宝擂茶
  • 3676字
  • 2021-10-07 15:03:57

丁媛推了推鼻梁上的眼镜,傲娇回道:“你说这个啊,这是督……”

“咳咳!”

一旁的郭丰安猛的咳嗽一声。

丁媛这才意识到,出门在外,不能泄露身份,要保证督公人身安全。

急忙改口道:“这是我家公子教我做的近视眼镜,专门为我这类患有眼镜,看不清楚远处东西的人量身定制的。”

看不清楚远处东西?

姜文浩顿时激动了,连忙问道:“此话当真,不需青鹏鸟妖入药,便可叫人双眼复明?”

丁媛打量他一眼,瞧他眼睛眯细着瞧东西,两眼无神,问道:“这位先生,我瞧你也是个读书人,可是因为读书太过操劳,害了眼疾?”

“正是。”

姜文浩满脸沮丧道:“年轻时挑灯夜读太多,不曾留意,等到发现时,就医已经晚了,本想着青鹏鸟妖可解此疾,奈何那畜生生性胆小,十分难寻,市面要价太高,我等读书人,清贫的很,哪有买得起啊。”

丁媛两眼顿时放出碧波绿光,二话不说推销道:“300两,我卖你一副近视眼镜,保证还你一个清澈亮丽的全新世界。”

“此话当真?”

姜文浩激动的一把抓住丁媛双手,舍不得放,这模样就好像抓住的是昔日错过的相好,再见时,岂有再不抓紧办事的道理。

丁媛抽出手,拍拍姜文浩的手背,宽慰道:“你放心,只要钱到位,一切都好说,来来,咱们先来测个视力。”

丁媛从乾坤一气袋内取出一卷图画,展开来,赫然是蓝星上的视力表。

再取出一个小木箱,打开来,满是镜片的插片。

郭丰安都瞧惊了:“这些都是什么呀?”

丁媛介绍道:“这是公子教我做的配镜箱,这位先生,麻烦你站在画后面两丈远,郭丰安,你拿一下画,来,咱们开始测视力啰,别紧张,深呼吸,千万别眯眼看东西,公子说了,眯细眯细测的视力不准。”

很快视力确诊了。

丁媛取出一副上好的眼镜:“你的视力度数还好,不深,也就200度,这副眼镜度数正好合适,你戴上看看是否清晰,清晰的话,咱们把账结一结。”

姜文浩接过眼镜,迫不及待戴在脸上,再看台下时。

哇塞,前所未有的清楚,人脸,剑招清晰可见,再也没有糊弄的感觉了。

姜文浩激动的热泪盈眶,多少年了,他都快忘了清楚二字是怎么写的了,如今双眼复明。

三生之幸啊!

关键是便宜啊。

300两,逛几次青楼的花销,便能把眼疾治愈了。

姜文浩感觉自己大大赚到了。

开心的立马掏出银票,激动的拍在丁媛手中,紧紧握住他的手,感动的稀里哗啦。

“太谢谢你了,太谢谢你了。”

丁媛抽手笑道:“别谢我,要谢就谢我家公子,要不是我家公子的奇思妙想,我和你也复明不了。”

“对对,是要好好感谢公子,还请开门,我要当面答谢你家公子。”

丢~!

好大一片星光从从姜文浩的体内涌出,星光中夹杂着一抹紫光,欢快的投入凤羽阁内。

星光进入杨悦体内,顿时被宽衣解带,拆解为二。

一份是纯正的元气,被膻中穴吸收,归墟滋养脏腑。

另一份,则沉淀进入了识海内,被道宫吸收了。

道宫传来神念,告知这抹紫光乃是六品大儒的浩然正气。

大儒成了自己的粉丝?

“放肆,我家公子岂是你说见就见的。”

郭丰安的大嗓门在门外响起。

杨悦回过神来,吩咐道:“请这位大儒进屋喝杯茶水。”

大儒?

郭丰安顿时警惕起来,右手握上刀柄。

本以为就是个普通读书人,想不到居然是个儒家高手。

亏得厂公大人提醒的及时,要不然被这家伙偷袭,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厂公大人果然是深藏不露的高手,卑职佩服!

丢~!

又一抹星光飞入凤羽阁内。

姜文浩微微诧异,自己并没有在杨悦面前展露儒家神通,他怎么就知道自己是六品大儒。

这位年轻人不简单,是个深藏不露的高手,须得小心翼翼对待,切莫惹恼了对方。

“丁媛,开门。”

杨悦在屋内催促道。

丁媛急忙开门。

郭丰安立马随之进门,保护在杨悦身侧。

姜文浩进屋,拱手恭敬一拜:“白鹿书院教习姜文浩,拜见影月公子,敢问公子真名,君子之交贵在坦陈,还望赐教?”

杨悦回道:“影月是我陶姨怕我被楼下那群人打死,才取的化名,我真名叫杨悦,姜先生请入席。”

姜文浩听到杨悦的大名,只觉得有些耳熟,不过没往某位大人物身上靠拢。

入席。

姜文浩拱手道:“多谢杨公子的近视眼镜,在下敬您一杯。”

丢~!

又是一抹星光投入杨悦的脑门,还是带着一抹紫光。

果然是这样,六品大儒成为粉丝,在贡献元气时,是会将自己一部分浩然正气反馈来。

他应该是不知道自己的浩然正气被收割了。

因为,这些浩然正气还不够他平日里看书耗损的多呢。

一丢丢,察觉不到的。

但是对于杨悦来说,就是新大陆的发现。

自己不但可以收割元气,还可以收割浩然正气,也就是说,自己完全可以靠着外力,进行儒修啦。

此方世界,儒修乃是正统。

别看自己是绣衣厂的督公,一人之下万人之上,其实那都是狗屁。

自己的权限被满朝大儒压制的死死的。

在满朝大儒那儿,自己就是在皇帝跟前打小报告的狗腿子,大儒只要动动嘴皮子,一个言出法随,随时能灭了自己。

可他们不愿出手,主要是因为不屑。

堂堂大儒,公然说死一个阉贼,他们怕脏了自己的嘴,被史官春秋笔写的遗臭万年。

这些腐儒,最是爱惜自己的羽毛了,容不得有半点污墨。

自己真的能动的也就那些芝麻绿豆的小官,昨儿个陶姨还推荐一个从九品的户部司务洪邦修呢。

自己也就能办办这些上不得台面的小人物,再高一点点的,上了六品境的大儒,背后都有大佬罩着呢,牵一发而动全身。

若是能博得儒修的名头,那便是圣人子弟,走路都是带螃蟹味的,日后要弹劾谁,师出有名,看哪个大儒还能行包庇之事。

想想就兴奋。

杨悦立马主动给姜文浩敬酒:“姜先生客气,我这点微末伎俩,哪里值得一提,倒是您,教书育人,传道授业,这才大功德,大造化,我最是佩服你们这些教书先生了,视学生为亲子。”

“教育起来那叫一个鞠躬尽瘁,死而后已,瞧瞧,都辛苦的满嘴起泡了,成天出口成脏,大道理一套接着一套的,教育这些兔崽子成人很累吧,来来,我敬您一杯,先干为敬。”

姜文浩内心十分感动,这样的高手,为人如此谦逊,虚怀若谷,真是我辈楷模。

当浮一大白。

丢~!

又一抹星光投入。

杨悦心里窃喜,果然读书人就是喜欢戴高帽,再多薅点羊毛。

“我最是喜欢结交读书人了,不瞒您说,我从小就没怎么念过书,像姜先生您这样才高九斗,学富十车的人……”

姜文浩立马打断:“错了,是才高八斗,学富五车才对。”

杨悦哦的一声,立马改口道:“对对,我知道呀,多说几斗,几车,不是更加能显得您是文化人吗,小弟最是佩服有文化的人,今日有幸结识姜先生,实乃小弟三生之幸,来,干杯。”

“才高九斗,学富十车,哈哈,不错,好词,好词啊,当浮一大白。”

姜文浩被吹的一阵找不到北,一阵洋洋得意。

丢~!

又贡献一大波星光。

杨悦拼命的灌酒,讽刺拍马屁。

灌的姜文浩晕头转向,兴高采烈,人生难得得一知己,兴致到浓烈时,忍不住吟诗起来。

“古人学问无遗力,少壮工夫老始成。”

“纸上得来终觉浅,绝知此事要躬行。”

杨悦脸色一怔,这不是陆游的诗句嘛。

读档原主记忆。

这个世界也有陆游,那可是人族半圣,不过已经战死沙场。

这首是他用于勉励莘莘学子所作的一首劝学。

“放翁这首劝学极好,我最是喜欢了,常常用于勉励自己,今日吾终于要得偿所愿啦,不知杨兄你喜好谁的劝学?”

姜文浩红着脸,冲杨悦憨憨傻笑,眼神直勾勾的盯着杨悦,望穿秋水……这眼神不对,瞧着怎么像是要无耻勾搭某个良家少妇。

一旁的护卫郭丰安不禁警惕,按在刀鞘上的手不由紧了紧。

“劝学啊?”

杨悦酒水也有些多了,想也没想,脱口吟诵道:

“富家不用买良田,书中自有千钟粟。”

“安居不用架高堂,书中自有黄金屋。”

“出门莫恨无人随,书中车马多如簇。”

“娶妻莫恨无良媒,书中自有颜如玉。”

“男儿欲遂平生志,五经勤向窗前读。”

姜文浩端起酒盏的手顿时一僵,浑身的酒水这一刹那,尽数逼出了体外,震惊满脸的瞪向杨悦。

杨悦居然作出了一首传世之作。

他没有浩然正气,没有通读天赋,如何落笔成诗,出口成章的?

姜文浩此刻的心情很崩溃,想他三岁开蒙,五岁背诗,七岁便开始通读孔孟之道,十二岁……妈妈的,都活狗身上去了。

自己堂堂六品大儒,竟还不如一个市井白丁,居然有如此才气。

太悲剧了。

姜文浩不甘心,立马问道:“杨兄,不知此诗为何人所作?”

杨悦眨巴眨巴懵懂的眼睛,略显诧异的看向他。

读档记忆,这才意识到,坏菜了。

原来赵恒这首劝学,在此方世界没有面世过。

也是自己草率了,没好好研究一下此方时间的诗文结构,以为出现一个苏子,唐宋的诗词都存在了。

其实不然。

有些存在,有些不存在。

而这首劝学,恰好就在不存在的范畴之内。

然后杨悦就一不小心,狠狠震撼了面前的这位六品大儒。

看他那不服气的小眼神,不会想杀人灭口,据为己有吧。

郭丰安手已经握在刀柄上,全身气机紧绷,时刻警惕着。

杨悦想了想,觉得姜文浩还不至于拿自己仕途开玩笑。

公然击杀朝廷命官,依大业律法,可是要被判五马分尸的。

读书人做事,从来都不会明火执仗的来,最会背后出软刀子,再不济,也只会是在暗地里套麻袋,敲闷棍……

“这我作的诗。”

说这话时,杨悦脸不红气不喘,读书人嘛,金钟脸,铁布皮的功夫自然是练到登峰造极,不然都不好意思吹嘘自己是读书人。

姜文浩立马敬酒,激动万分道:“杨兄大才,小弟佩服,敬你一杯。”

咕嘟!咕嘟!

一大杯的酒水灌下,姜文浩激动道:“这首诗可有名?”

没等杨悦回答,姜文浩立马道:“我看此诗便作《劝学赠白鹿文浩兄》如何,此名甚好,甚好,多谢杨兄赠诗。”

姜文浩开心的咕咕又灌一大白。

杨悦:(⊙_⊙)?

郭丰安:→_→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