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金手指也来装逼
  • 厂公靠副业成圣人
  • 七宝擂茶
  • 2538字
  • 2021-11-08 10:24:55

大业,宝庆二年。

六月初八,阴天。

大业绣衣缉事厂,内厂后院。

杨悦幽幽醒来,浑身冻成冰棍,忍不住打了个寒颤。

好冷啊。

谁把空调开这么大冷气?

一定是昨晚夜店新交的女友调的冷气,她倒是舒服,裹着床上唯一的毛毯,舒服的呼呼大睡。

可怜自己,浑身光溜溜的陪床。

那个谁,遥控器是不是在你那儿,赶紧把空调关了,冻死我了。

杨悦开口想喊人,可嗓子难受的冒烟,自己好像感冒了,浑身虚弱无力,早知道昨晚就不玩那么嗨了。

耳边传来声响。

“刘御医,我家厂公伤情如何?”

刘御医,厂公?

什么情况,拍明朝宫廷戏呢。

自己这是在哪?

突然间各种讯息如海潮一般涌入杨悦的脑海里。

巫妖横行,人族式微,夹缝求存。

圣人出,定鼎天下。

百家争鸣,群雄割据,史称春秋战国。

儒家孟子,横空出世,舌辩群雄,罢黜百家,独尊儒术。

大业国一统中土,设绣衣缉事厂,专司代天巡狩、查办不法、震慑百官、讨奸治狱之事。

……

杨悦努力消化着不属于自己的记忆,很快弄明白自己身处环境。

自己穿越了。

穿越到一个和自己同名同姓的人身上。

杨悦,今年十八岁,长的丰神俊朗,面冠如玉,俊逸非凡,风流倜傥……一如前世的自己帅气可爱。

可职业一栏——大业朝太监。

货真价实的那种,没能掺个假。

哎。

报应啊,只怪自己前世太渣了,曾经我……不说了,说多了都是泪。

以后只能蹲着嘘嘘了。

真的好怀念自己的好兄弟。

穿越过来,还没来得及上手,就骨肉分离了。

心塞十秒钟!

无奈接受现实。

收拾心情,必须振作起来。

没有什么比活着更重要的了,其他的事情慢慢再图谋吧。

仙侠世界嘛,一切皆有可能,断肢重生也是有可能的,绝不能先自我放弃了。

先前的询问声再度响起。

“刘御医,您别一个劲摇头啊,我家情况厂公到底如何了?”

听声音,应该是千户郭丰安。

一道苍老声在耳边回应。

“这赤焰鬼蛇的毒气着实厉害,中者浑身炽热难当,直至把人的精气神全部耗干为止。”

“老夫也只能以金针刺穴之术,暂时压制厂公体内的毒气,想要彻底逼出毒气,除非有大儒施展神通,为其全身灌注浩然正气,助其逼出毒气。”

郭丰安犯愁道:“我绣衣厂和读书人向来势不两立,他们怎么可能替厂公解毒?刘御医,还有没有其他办法?用武者真气逼毒不行吗?”

“不可,武者真气过于刚猛,厂公本就体弱,若是再灌注真气进体内,必定伤上加伤。”

刘御医劝告完,收拾起药箱,拱手告辞:“请恕老夫才疏学浅,厂公这情况,怕是最多坚持三个时辰,你们还是另寻高明吧,老夫告辞。”

“刘御医,你别走啊,求求你了,再想想办法吧。”

嘎吱!

开门声,跟着是渐行渐远的追赶脚步声。

杨悦幽幽睁开眼皮,看了看眼前的鲛人纱云罗帐。

穿越成为太监已经够虐心的了,现在居然还活不过三个时辰。

这么废柴的开局,叫自己还怎么玩转后宫?

杨悦气的爆肝,脑阔疼!

不行。

自己不能坐以待毙。

“宿主呼叫系统。”

杨悦内心殷切期盼着,这可是仙侠世界,没系统是会死人的。

我还指望你能帮着小鸟破壳重生呢。

要不然,天天望着后宫这满园春色,现在不被毒死,也得活活憋死。

系统不鸟人。

“系统君,求你别装高冷了成不,赶紧出来吧。”

杨悦的声音透着急切。

脑海里寂静无声。

么有系统,自己是个被抛弃的穿越崽!

心塞十秒钟!

算了,靠山山会倒,靠女人会给戴绿帽,只有自己才最可靠。

清点一下自己穿越优势,要不做个读书人,养浩然正气,尝试逼毒自救。

这个世界修炼分九品,儒修最低九品通读境。

但是并不是人人都有天资修炼的。

通读境,指的是通读儒家经典,体内生出浩然正气。

书读百遍其义自见。

如果阅读百遍,都无法领悟其中真义,那你便没有通读天赋,连读书人的门槛都进不去。

读书人和平民百姓,犹如蓝星的优等生和差等生的划分。

而自己便是差生。

这条路走不通,pass。

或许可以用蓝星诗词独领风骚数百年,成为诗坛遮羞布。

某位大儒,拜读我的大作之后,说不定会被我的风骚……啊不,是风姿深深折服,仗义出手,救下我这个诗坛遮羞布呢。

这很有可能,读书人最是会惺惺相惜。

读档此方世界历史名流,孔子,孟子,墨子……苏子,嗯?

苏子为何人。

苏东坡!

卧槽,百家学说全都有了,唐诗宋词也有了。

装逼利器没了,血槽瞬间清空。

不怕,还有最后一条路,此方世界没有闲书,金庸武侠,江湖浪子,隋唐演义,三国演义等等全都没上架呢。

兴许自己能从中领悟红尘气,用闲书证道呢。

这是个好路子,要不试试。

想到就做。

支撑着身子起床,奔到书桌前。

杨悦提笔,蘸墨,落字。

等等,不对。

此路行不通啊。

三时辰写完一部《神雕侠侣》,还要在民间传颂,这根本就是不可能的事情。

闲书证道,远水救不了近火。

儒修看来是彻底走不通了,试试其他速救路子吧。

诸子百家,有哪个学派可以速成,拯救自己的。

儒修,已证明没有天资。

道家,讲究机缘,天道渺渺,求神拜佛,不如求己,不可取。

阴阳家,其核心学术是“阴阳五行”,是从《易经》演化来的,说白了就是蓝星的术士,帮不了自己。

法家,以法立身,立国,需要一身刚正不阿,不偏不倚之气,自己这修得了吗?

一身官场歪风邪气,就不去丢人现眼了。

墨者,兼爱非攻,没有典籍修行入门,也不行。

小说家,闲书证道,远水救不了近火。

……

杂家,杨悦突然顿住了。

这杂家怎么修炼的?

居然完全没记载。

也就出了个吕不韦,写了部《吕氏春秋》,这便算领军人物了?

这不还是儒修吗?

玩文化套壳呢。

忽然,一个威严,浩荡,犹如黄钟大吕一般,满负沧桑感,在脑海中回荡起。

“问道何须入古迹,红尘万劫道为先。”

杨悦惊咦了一声,两眼瞬间喜出望外,冒碧绿色的水光。

杨悦顿时鸡动了。

哇靠,敢情系统爸爸你是个慢热型的呀。

太赞了。

终于找到组织了,小命得救了,复鸟有望啦。

杨悦激动的热泪盈眶。

擦擦眼泪,hold情绪,不能太激动了,现在自己这身子骨受不得情绪剧烈波动,小心毒气攻心。

杨悦压抑内心的澎湃,迫不及待的等着系统下文。

一分钟,两分钟,三分钟……黄花菜都凉了。

杨悦满头黑线。

咱家系统运行的难不成还是插屁系统,内存不够,加载到百分之99卡机了?

“卧槽!你便秘呢,卡半天没个下文。”

“喂,你倒是坑个气啊,人家等的好心焦啊。”

杨悦心里一阵捉急:“我可等着救命呢,你倒是快点加载啊。”

“臭小子,闭嘴,莫要打扰老夫作诗雅兴。”

杨悦愕然,心里抓狂叫道:“这都什么时候了,您老还有心情作诗?你再不帮我解毒,我就要被毒死了。”

“区区小毒,哪里有老夫的大作要紧,诗文不全,如鲠在喉,不补全此诗,老夫枉称读书人!”

杨悦:(⊙o⊙)…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