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萌宝来袭

“妈咪,前面就是蓉城啦!”

出租车后座的车窗打开,一张肉嘟嘟的可爱小脸出现,乌溜溜的大眼睛好奇地东张西望。

白初夏把手上的《银瓶梅-3》往坐垫一搁,将白啾啾拽回车里。

拧了下白啾啾的脸蛋:“我是怎么教导你的?”

白啾啾撅起嘴,掰着手指头说:“妈咪教导:啾啾不能乱跑;不能给人下毒;就算下毒也不能被人发现;还要协助妈咪找到治疗哥哥病的药。”

白初夏指尖点了下闺女的眉心:“你记住就好。”

这次白初夏回F国蓉城,一是为了给儿子找药,二是回白家退婚。

想当年,上一秒她还慵懒地端坐在龙椅上,把谋反的老丞相凌迟处死,打个盹儿的功夫人已经来到现代,变成同名同姓的“白初夏”。原主未婚先孕,惨遭未婚夫羞辱,被父亲丢到乡下自生自灭。

被扔到乡下后不久,白初夏生下一对双胞胎。

哥哥取名白东东,妹妹小名白啾啾。只可惜白东东先天不足,身体虚弱不能长途跋涉,只能在G国中药山庄里养病。哪怕白初夏有着绝世医术,也无法根治这种疾病,只能在七国奔波,找药缓解。

而治疗白东东疾病的一味重要药草,在蓉城就有。

“两位客人,蓉城酒店到了。”前排司机提醒。

蓉城酒店,是F国南方最大的豪华酒店。

天色已晚,白初夏和白啾啾踏着夜色下车,白啾啾主动拖着大行李箱,吭哧吭哧走在前面:“妈咪,啾啾去办理入住!啾啾什么都会!”

白初夏慢悠悠跟在孩子身后,她身穿浅白衬衫,长发随意散在肩头,眉眼仿佛浓墨重彩的工笔画,灿若玫瑰的明艳侧影引来不少路人的注目。

刚踏进酒店大门,便听见颇为耳熟的声音。

西装男人边走边接电话,眉眼不耐烦,“父亲您老糊涂了,这都什么年代还提娃娃亲?我是不会娶她的!白初夏脸上全是恶心的脓疮,谁知道是不是传染病!我看一眼能把隔夜饭吐出来。”

好巧不巧,这模样英俊一身名牌的男人,正是原主的未婚夫叶昇凯。

原主小时候总喜欢追在他身后,暗恋叶昇凯整整十八年,做梦都想嫁给他。

叶昇凯心情奇差,当年他上门退婚,白初夏这丑八怪居然跳池塘!这事传到叶昇凯父亲耳朵里,父亲把他痛骂一顿。退婚的事暂时搁置下来,叶昇凯极不甘心。

“我明天就去白家退婚。”叶昇凯脾气暴躁,直接挂断电话。

抬头,叶昇凯注意到一双修长细白的腿。

顺着腿往上瞧,他看见那美到浓烈的脸。

饶是叶昇凯这些年见惯美色,还是第一次遇见如此绝美的女子!那丑女的妹妹白秀秀,也没这位美女容貌的十分之一。不是清汤寡水的淡颜,而是扎人眼的绚丽明艳,像花园里艳压群芳的大气牡丹。

叶昇凯心跳加速,一见倾心。

要是能娶了这位长发美女,他做梦都会笑醒的。

叶昇凯迅速拦住白初夏,笑盈盈道:“这位小姐,在下叶昇凯,是叶氏房地产的少爷。想和你交个朋友,不知有没有这个荣幸?”

他乃是蓉城首富之子,有权有势,最擅长在女人的芳心里纵火。

白初夏停住脚步,右边秀眉微挑:“你有未婚妻。”

嗓音很浅,几分戏谑。

叶昇凯以为她听见自己刚才的通话内容,生怕美女误会,忙解释:“没有没有!我和白初夏那丑女没有半点关系!你放心,我还是单身!”

白初夏心头淡讽,原主本身并不丑陋,只是被人恶意下了慢性的毒药,导致脸上生脓疮肤色黝黑。

叶昇凯还想拉近关系,手机又滴滴滴响动,他爹让他半小时内滚回家,不然断了他的生活费。

没办法,叶昇凯匆忙将名片递给白初夏,说道:“美女!你就住这酒店吧,明天我再来找你!咱们不见不散!”

说罢,叶昇凯匆匆离开酒店。

白初夏随手将名片往垃圾桶一扔,走到酒店前台,自家闺女已经办完酒店的入驻手续。

白啾啾刚才躲在角落里,偷听到妈妈和叶昇凯的对话。

白啾啾气鼓鼓拽住白初夏的衣袖,小声嘀咕:“妈咪,啾啾可以毒哑刚才那个骂你丑的男人吗?”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