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今天我印堂发黑,是个科普灵异的好日子!

“@林牧鸽,出一期去南城废弃精神病院的视频我直接把你以前所有视频都一键三连!”

“别让up去送了,里面真有灵异。”

“所以南城灵异的那个传说是真的假的?”

“真的,要不然这个视频怎么解释?”

“@恐怖大师拍完这个视频之后被吓得现在还在医院躺着呢,这几天才勉强能说话。”

“就是因为灵异所以精神病院才被废弃的。”

“我小时候因为南城灵异的故事晚上根本不敢关灯睡觉。”

南城,晚上八点多。

看着大家在一个视频评论区@自己那条评论的下面讨论得异常激烈。

林牧鸽微微抿起了嘴。

他二十多年前从一个灵异体系非常完善的世界穿越到这个灵异刚刚复苏的世界。

穿越之前,他毕业于灵异资源管理专业。

鬼话六级,从事灵异人才的招聘与选拔和培训与开发,一脑子关于各种灵异的各种知识。

但这个世界灵异才刚刚复苏几年,几乎所有人都不相信灵异的存在。

对于一些视频和图片的资料,绝大多数人也都当成神秘的都市怪谈。

这导致了大多数人陷入了对灵异又怕又不太信的矛盾心理。

林牧鸽也意识到科普诡异生物的工作任重道远。

所以他选择成为了一名小破站的up主,努力了半年多已经有了几万的粉丝。

可惜的是这仅有的几万粉丝看他的视频也只是当成特效以及搞笑娱乐。

一般在站上看到一些视频里出现了灵异,大家都会@他当作调侃。

比如现在这个直播的录屏视频。

“南城废弃精神病院……”

看完评论后。

林牧鸽才默默的划到上面点开了这个视频。

这个视频的拍摄者是@恐怖大师,一个五十多万粉丝的up主。

短短两分钟的视频已经破了六百万播放,在小破站的热榜上挂了三天。

关于视频是不是特效,南城灵异传说是真是假的讨论在各大平台上也不断的发酵。

“!前方高能前方高能前方高能!”

“!胆小慎入胆小慎入胆小慎入!”

刚一点开视频。

密密麻麻五颜六色的前方高能瞬间就将整个屏幕给占满。

“这么高能吗……”

关掉弹幕后,林牧鸽微微皱起了眉。

“大家好,现在是晚上十点半,我位于……”

“啪!”

恐怖大师还没介绍完。

林牧鸽直接啪的一下按下的空格键暂停然后倒退了几帧。

就在这个恐怖大师身后,几秒钟之间一个雪白色的恐怖身形在黑暗中极速掠过。

“很好。”

他截了个图,饶有兴趣的继续看了起来。

“大家都知道南城的灵异传说,说是有厉鬼和僵尸,传了这么多年我今天就要进去看看这到底是不是真的。”

举着摄像头,脸色已经苍白起来的恐怖大师拉开了他身前废弃精神病院的大门。

整个大门已经是铁锈斑斑。

昏暗的光线之下,伴随着门被拉开的那种细小刺耳的声响。

怎么看怎么觉得诡异恐怖。

“兄弟们我现在已经进……”

“轰!”

他刚进门还没等说完话,身后的门就被轰然关上。

“什么东西?!”

手电筒细小的光线之下一个黑影一闪而过。

空气中的灰尘激荡着。

恐怖大师额头上瞬间布满了冷汗,呼吸也变得急促了起来。

“啪。”

然而就在他颤抖的举着手电筒和摄像头不知所措的时候。

肩膀上,一只惨白发青的手已经无声无息的搭了上去。

“咚咚咚!”

恐怖大师瞬间就静止在了原地。

没有添加任何其它音效的视频中可以清晰的听到他那越来越快的心跳声。

静止了两秒钟后。

他颤颤微微的回过头。

就在他身后的黑暗中,手电那微弱模糊的光线下。

一个浑身腐烂牙齿裸露就像是在水中被浸泡了几个月的尸体正站在那里。

之所以是尸体,是因为它的胸腔被开了一个大洞,手电的光芒完全可以透过。

看到恐怖大师回过头后,尸体本想微微侧过脑袋。

但一发力他的脖子竟然直接不堪重负的折断。

整个脑袋咕噜噜的滚到了地上停在了恐怖大师的脚边。

紧接着,这个尸体的脖子上竟然就像是煮汤煮到鼓泡一样。

一个崭新的腐烂脑袋正在一点点的鼓出。

“啊我艹!”

极致的恐惧之中才回过神来的恐怖大师嗷的大叫了一声随便找了个方向疯狂跑了起来。

“啪!”

但刚迈出两步恐怖大师就直接摔倒在地。

颤动的摄像头中模糊的捕捉到了一簇簇乳白色的手臂从地板上伸出。

就像是在海水中游荡的海草一般,它们在空中荡漾着一只只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爬到了恐怖大师的身上。

昏暗模糊的画面,急促的喘息声和晃动的摄像头让所有人的肾上腺素都飙升了起来。

“呼!呼!呼!”

不知道视频是被剪了还是怎样。

再次出现画面,恐怖大师已经找了一个屋子躲起来。

“太…恐怖了……南城灵异传说,是真的……”

他靠在墙上摇着头擦着冷汗声音颤抖的说到。

“兄弟们,我刚刚…我……”

一口气儿还没上来,恐怖大师突然注意到了眼前的一面等身镜。

镜中他正靠在墙上。

但仔细一看。

身后还有一个穿着白衣长发散开低着头看不见脸的小女孩。

“……”

恐怖大师的呼吸一窒,僵硬的回过头。

“呼……”

紧贴着着身后坚硬冰冷的墙壁,他才狂松了口气。

但当他再次回过头看向镜子的时候。

镜中的小女孩不知何时已经距离他的身后只有一步之远了。

“咚咚咚!”

靠着墙刚挪动了一下脚步。

小女孩就像是根本不存在一样消失在了镜中。

“哎呦我……”

揉了揉眼睛反复确认小女孩已经消失了后,恐怖大师长舒了一口气。

但下一秒,他的表情一僵。

镜中他的镜像正惊恐的盯着他,像是在求救一样。

而镜像的身后。

那个看不清脸的小女孩正张着血盆大口陡然间从他背后窜出。

密密麻麻的獠牙泛着令人颤抖的寒光狠狠的朝着他的脖子咬去。

鲜血自镜中汩汩流出。

恐怖大师只感到脖子一凉,本能的惊叫了一声后疯狂的重新打开了门锁拉开了门。

打开门的一瞬间,整个摄像头都颤动了一下。

门外,那具尸体正几乎贴在门上乖巧的等着他。

新长出的脑袋上还没有眼睛和鼻子。

但却有嘴。

有一张能咧到两个耳根把整个脑袋都打开的嘴。

随后整个画面一阵晃动。

视频到此戛然而止。

“有点儿意思……”

取消了自动连播又开着弹幕看了一遍。

林牧鸽直接抄起了一旁的书包。

“今天月黑风高,我又印堂发黑,是个科普灵异的好日子!”

他从冰箱里拿出了一瓶特制的血。

通过专业的视角,林牧鸽也确定这个废弃的精神病院里的确有灵异。

正好带点儿好东西去拜访一下,唠唠家常。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