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强制移民
  • 星界使徒
  • 齐佩甲
  • 5226字
  • 2021-10-24 09:59:26

“我回来了。”

滴滴……指纹识别器响起清脆的提示音,贴着小广告的防盗大门侧滑打开。

周靖回到家里,俊秀的脸上带着疲惫,手里提着一个小小的蛋糕盒。

门旁的全身镜照出他的样子,简单的短发,模样秀气,斯斯文文,白衣黑裤皮鞋,一身正经的求职装。

今日又是面试求职的一天,作为中等学府的应届毕业生,绩点未过优异线,只能自主报考高等学府的名额,这三个月来,周靖除了复习就是找工作。

西海市就业竞争越发激烈,标准学历求职不易,今天又收获了一堆耳朵都听麻了的“回去等消息吧”,周靖心情毫无波澜,已经是癞蛤蟆想吃天鹅肉——习以为常了。

熟练换上拖鞋,周靖忽然发觉家里安静得有点过分。

这个时间点,家里应该充斥着弟弟妹妹的打闹声,以及母亲下午追剧时习惯调大的电视声音,可此时此刻,平时嘈杂的屋子却静得不像话。

“没人在家吗?”

周靖小声嘀咕,绕过门柜,却发现父母与兄弟姐妹们全都安静坐在餐桌旁,正齐齐扭头看过来。

简约风格的餐桌上没有饭菜,只有桌上玻璃花瓶里那束渐渐枯黄的水仙花,在轻轻摇曳着。

周靖被这场面弄得愣了一下。

什么情况,家庭公审大会?难道我昨天偷偷和弟弟打牌,赢光了他的零花钱,事发了?

可两位搬出去住的哥哥怎么也回来了,距离上次全家聚会只过了八天,大家平常一两个月才聚一次,不会为这点小事到齐吧……

这时,母亲赵静开口了,语气似乎和往常一样,只是声线隐约有些颤抖。

“老三,今天你面试怎么样?”

闻言,周靖压下心头的疑惑,摇头道:“还那样,你知道的,现在很多基础岗位被机械工人占据,我一个没工作经验的新毕业生,工作太难找了。”

“那你……你有什么打算?”

这种事好像早说过了,是忘了吗?周靖有些奇怪,不过还是重新提了一遍:

“标准学历不好找工作,我已经报考了高等学府,想把更高一级的学历考下来。如果这期间找不到工作,只能向你们借学费了……不过你们放心,等我以后工作了会还上的。”

周靖一边小声解释,一边解下领带扯开衣领,坐到餐桌旁仅剩的空位。

他将手里的蛋糕盒放在桌上,推向三个未成年的弟弟妹妹。

“喏,蛋糕给你们买回来了。”

“哇,谢谢三哥!”“三哥最好了!”“这是用我零花钱买的!只能我吃!”

三个弟弟妹妹欢呼,其中夹杂着一个不和谐的声音,赶紧一起拆开包装盒,争抢蛋糕。

周靖笑了笑,这才扭头看向父亲母亲和两位哥哥,发现四人的神色十分严肃。

唔,气氛怪怪的,盯着我干嘛,就算我挺帅的,也别一直看啊……

周靖不禁疑惑开口:“今天人怎么到齐了,你们还这样一副表情,发生什么事情了吗?”

父亲周维安从鼻子长长吐出一口气,嗓音低沉:“你看过那个新闻吧,共同体政府新开发的宜居星球开始了新一轮的移民,因为这次主动申请者的数量不够,所以开始随机抽选强制移民。”

“……这事我知道。”周靖点头,心里突地咯噔一下。

周维安沉声道:“我们家被抽中了,要负担一个强制移民名额……你的未来规划需要改改了。”

话音落下,周靖表情一僵,眼睛慢慢睁大。

他总算明白今天家里人为何这么反常了。

强制移民……没想到这种低概率的事情,落到了自家头上。

星际航海时代以来,从母星走出的数十个国家组成“星际联合共同体”,成为人类文明的最高统治政府,统筹整个人类文明的发展,开始狂热地星际扩张。

随着人类文明的飞船巡游一片片恒星系,越来越多的宜居星球被纳入文明的疆土。

人和韭菜具有许多的共性,生生不息、割割不绝,但前提是种下了种子。而每一个新的殖民星球需要大量人力开发、繁衍,于是在星际联合共同体的决策下,韭菜移植……星际移民制度确立了。

其中一项方案便是“强制移民”。

若是主动申请的星际移民不足预期,各国可能会在距离最近的“周边星球”随机抽取符合标准的对象,执行强制移民。当抽中的对象有家庭,那么由这个家庭自己商量,决定由哪一个成员来承担这个强制移民名额。

大概半个月前,本星球的权威媒体播报了相关新闻,报导了此次新星球的主动移民数量尚未达标,而自己所生活的这颗星球,正好在此次抽取强制移民的范围之内。

周靖当时没放在心上,因为相对于整个星球的居住人口而言,强制移民的名额有限,“中奖”几率渺茫,他以为和自己没什么关系。

却没想到这种事情真的被自家撞上了。

“不是这么霉吧……”

周靖心情沉了下去。

他很清楚,虽然人类文明走出母星,如今的辉煌文明由星际移民造就,所有殖民星球的居民往上数多少代,最初全是移民……可这是文明的辉煌,对星际移民个体,却未必是什么好事。

星际移民,在规定年限内不可随意离开新星球,而且人类文明的通讯、运输技术多年没有跨越式的进步,所以对普通人来说,一个个殖民星球,就像是一座座音讯隔绝的孤岛。

目前只有高精尖技术才能跨星球通讯,不轻易对普通人开放,而民间基站只能在星球内联网,相当于以星球为单位的局域网,两个星球的普通人几乎无法通讯。

另外,由于飞船技术、运输技术的限制,跨星球航行的成本极高,普通人难以负担。导致人类文明虽进入星际时代多年,星际人口流通率依然极低,一般只有在开拓新星球的时候,才有各国组织的大规模移民。

所以在普通人的生活中,星际移民就像是与过去的人生断绝——不得不离开熟悉的星球,来到一片陌生的世界,与朋友、亲人天各一方、音讯隔绝,从此孑然一身,无依无靠。

绝大多数人,终其一生也只会在一颗星球生活。

自家被选中强制移民,意味着在座一人将离开这颗星球,或许小半辈子都难以和其他家人相见……而听周维安的意思,这个人选显然是自己。

周靖深吸一口气:“所以……是我被抽中了?”

周维安敲了敲桌子,肃然道:“这不重要,现在的问题是,我们家必须要出个人,接受强制移民。而我们已经商量过了,只有你最适合承担这个名额。”

“……但没有和我商量过。”

周靖抿了抿嘴,心情有种说不出的复杂。

他在这颗星球生活了二十年,从没想过要离开,这种关乎未来人生的大事,就算是家里人也不该擅自替他做决定。

“可除了你,还有谁适合?!”

周维安嗓门大了起来。

周靖闻言,扭头看向大哥。

大哥一身职场精英气质,推了推金丝眼镜,语气平静:

“老三,你是知道我的,我在银豪集团上班好几年,在金融产品部带组开发几个新项目。于情于理,都轮不到我这种在本星球已经有了一定职位的人强制移民,我不可能放下手头的事业去替你……你明白的吧?”

“我明白。”

周靖点头,扭头看向二哥。

二哥顿时像被火燎到一样,就差直接蹦起来了,连忙摆手,语无伦次:

“老三,你是知道我的!我考了三年,才被国家级的高等学府录取,明年就要去首府深造,等以后毕业了,在当地找到高薪职业,就可以在首府定居生活了呀!政府一定是弄错了,强制移民绝对不该轮到我啊,怎么能让我放弃好不容易得来的大好前途!”

周靖抿了抿嘴,从二哥身上收回目光。

他转头看了一眼另外三个未成年的兄弟姐妹,最大的才十岁,最小的五岁,这仨熊孩子显然不符合强制移民的标准。

是啊,大家都有合适的理由,那最佳的人选,可不就剩我了……

星际社会的家庭,成年的孩子基本都分家了。大哥、二哥有了自己的前途,只有自己卡在不上不下的位置,毕业没多久,工作没找着……星际移民局最喜欢的,就是他这种在当地没有稳定事业或工作的粉嫩嫩青年劳动力。

周靖一时间沉默下来。

他本来不高兴家人没和他商量,可一圈看下来,又不知道该生谁的气。

拆开父母,说服他们其中一人去?龟龟,这也太孝了……

况且父亲一样在当地有事业有人脉,要是愿意去,也不会让自己顶上强制移民名额了。

那全家一起移民,在另一个星球生活?也不太可能,大家已经表态了,都不愿意放弃本星球的前途,不可能陪着离开。

所以,似乎只能让他承担这个名额,为家庭牺牲了?

周靖突然想起一件事,登时生出期盼,赶紧向父亲询问:

“对了,你是公职人员,有特殊待遇,能不能向星际移民局提交申请,取消咱家的强制移民名额?”

虽然家里孩子很多,但他们并不是星际社会中常见的“米虫”家庭,父亲周维安有工作,是赤度共和国的一个基层小干部……权力很小,但好歹是官方工作人员。

根据强制移民的规定,在星际联合共同体成员国政府内任职的人员,若是家庭被抽中强制移民,可以向星际移民局提交免除申请。只要满足一些条件和标准,就能合法合规免去强制移民的名额。

在周靖看来,最好的结果自然是直接免去名额,这样谁都不用走了……而家里只有周维安有这样的权利。

然而听到这番话,周维安却是脸色一变,竟呵斥起来:

“胡闹,我身为公职人员,更要带头响应号召,怎么能和移民政策唱反调!”

“可这是你的合法权益,能用为什么不用,说不定试试就成功了,那样我就不用移民离开了……”

周靖语气有些急,事关自己未来的人生,他没法不重视。

但还没说完,周维安便打断了他,皱眉道:

“只是‘理论上’可以免除移民名额,我不说你也明白,申请能否通过,除了看实际家庭情况,也要看职务级别……有资格通过免除申请的,他们不会被抽中,而能抽中强制移民的,意味着基本无法通过审核。你明白这里面的情况吧?”

周靖明白这个道理,但他不想放弃,不死心道:

“但就算概率再低,试一试也……”

“够了!”

周维安猛地拍了一下桌子,沉声喝道:“老三,你一直很懂事,所以我就和你直说了……最近我的部门要换届,我前两次被刷下来,这次的资历和履历终于够了,很有机会往前一步。这个时候家里抽中名额,我却不带头响应移民政策,我的领导、同事怎么看我?我已经等了很多年,不能在这个时候冒风险!”

周靖顿时表情一怔,看着父亲,好像第一次认识对方一样。

星际联合共同体政府需要星际扩张,所以响应移民政策是长久以来的政治正确。

一个家庭中若是有移民成员,那么除了官方的移民福利补贴外,还有许多不成文的潜规则扶持,对家中有星际移民的人——特别是公职人员——会进行一定的潜在照顾与补偿,这早已不是秘密。

而想方设法推脱强制移民的责任,虽不至于被针对,但一些好事也不会考虑到他了,这东西因人而异。

他算听明白了,周维安担心影响自身的仕途,宁愿坐视他被强制移民,也不愿意尝试行使合法权益来维护家人。

若是自己移民,那么父亲的升迁,就不仅仅是有机会,或许会变成板上钉钉。

周靖懂了父亲的潜台词,难以言喻的失落涌上心头。

说不定,周维安不认为这是倒霉,反而觉得是天降之喜。

——家里有六个孩子,用其中一个孩子的远行,换来期盼多年的仕途升迁,还能用官方政策的名义,来说服自己心安理得接受“馈赠”……

所以明明可以递交申请,尝试不让家人分离,周维安却不愿意这么做,这才是真正的原因吧。

两人对视着,空气仿佛凝滞,陷入气氛紧绷的沉默。

旁边的母亲数次张口,却都不知道该如何插话。

似乎察觉到气氛的僵硬,三个弟弟妹妹闹腾的劲头也渐渐停了下来,好奇的目光在周靖和父亲周维安身上来回转动。

五岁的小弟嘴唇上都是蛋糕奶油,瞪大眼睛,懵懂看着周靖,不解问道:

“三哥,爸爸惹你不高兴了吗?”

“……吃你的蛋糕吧,用你零花钱买的,你不吃那我吃了。”

“哇做梦!一块也不给你!”小弟急忙把脸埋进蛋糕里。

周靖盘了盘小弟的后脑勺,勉强扯出一抹笑容。

弟弟妹妹还是懵懂的年纪,不明白到底发生了什么,周靖没打算解释,这种事有他们这些大人来操心就够了。

周维安咳嗽一声,开口打破沉默:

“这是强制的政策,就算你不想去,官方的人也会采取强制措施。况且,年轻人出去闯闯,不是什么坏事,你不要抵触。想想看,反正你现在没找到工作,只要去移民,政府的福利会直接给你分配工作,还省了你去报考高等学府的麻烦,不是挺好的吗,这一生都不用为生计发愁了。”

周靖沉默了一阵,低声道:“我知道移民福利很好……但我还是想留下来。”

“可这不是你说了算的,你必须去移民,也只能去移民,我没在和你商量!”周维安用力敲着桌子,语气有些烦躁了。

“……你没有一丁点歉疚吗?”周靖忍不住问。

周维安嗓门更大了:“笑话,我歉疚什么?我把你养这么大,还成我欠你的了?你不去那谁去?老大老二都有稳定的前途了,难不成让你妈去,还是让我去?哦,你的意思就是逼我向移民局提交免除申请,要求我别在乎自己的事业,放弃盼了这么多年的升迁?别太自私了!”

周靖默默看着父亲。

也不知该为自己还是为对方感到悲哀。

母亲赵静赶紧打圆场:“行了行了,你爸说的都是气话。”

周靖扭头看过去:“那你怎么想?”

“我……唉。”赵静手指绞在一起,纠结道:“老三,你要想开点,你爸至少有一句说的没错,不是我们想让你移民,是官方的政策……而且妈妈知道,你是最顾家的,而现在正是家里需要你的时候,所以……”

“对啊,家里正需要你付出,弟弟你就当帮哥哥一个忙。”二哥迫不及待插嘴,表情有些心虚局促,语气扭扭捏捏:“而且,你答应去移民,说不定高等学府的助学金名单,就有我的名字了……”

“我回房间了!”

周靖霍然站起,大步回到自己房间,甩上了房门。

餐桌旁的家人们面面相觑,一时不知道说什么。

沉默了一阵,他们才小声交流起来。

“老三会答应的吧?我可不想被拉去移民,而且我的助学金还没有着落……”

“你会不会说话?那么直白,容易让老三误会。”

“可他就是最合适的,帮帮我怎么了……”

“老三一直很顾家,他只是暂时接受不了这个冲击,给他一点时间,他会答应的……”

刻意压低的交谈声中,桌上的水仙轻轻一抖,一片枯黄的花瓣飘零而落。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