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6章 小朱太会骗人了

朱雅听到周青说郭晋年的坏话,脸一红,想说些什么,又不好意思说出口,推了推鼻梁上的黑框眼镜,站起身来道:“周大哥,那你记得明天早晨八点准时到人民广场,我就先回去了。”

周青看向朱雅,笑眯眯的道:“别急呀,好不容易来我家里做客,着急回去干什么,再说了,你门钥匙都锁家里了,你也一时半会儿回不去呀,正好我肚子饿,我做两碗粉,我们一起吃。”

朱雅不知如何拒绝,毕竟之前已经做过心理准备了,便点头道:“那,那好,就麻烦伱了周大哥。”

“嗯嗯,没事,别客气,你先坐,看看电视,我给你找点喝的。”

周青心情愉悦,笑容满面,不容拒绝的给朱雅开了一罐快乐肥皂水,打开电视,正好在播放动画片,就让朱雅坐着等他。

不一会儿,独属于螺蛳粉的臭味儿,就从厨房飘了出来,充满了整个屋子。

朱雅一开始有些抵触和不适应,渐渐的就开始微微耸起了鼻子,慢慢发现,这个味道,竟然还挺好闻!

很快,周青就端着两碗热气腾腾的螺蛳粉走了出来,放在茶几上,对朱雅道:“来,快吃吧。”

“谢谢。”朱雅点头致谢,拿起筷子,盯着这碗螺蛳粉,多少有些犹豫。

虽然这碗螺蛳粉,卖相十足,可是这么臭的东西,真的能好吃?

周青见状,立马明白,问道:“以前没吃过螺蛳粉吧?”

朱雅尴尬的点了点头:“嗯,没敢尝试。”

周青鼓励道:“放心,这玩意吃到嘴里,一点都不臭,很好吃的,有一句话说得好,螺蛳粉只有零次和无数次,试试吧!”

“好的,好的。”朱雅重重点点头,鼓起勇气,夹起一筷子粉,送进嘴里。

周青眉弯眼笑的盯着她看:“怎么样?”

朱雅两眼睁大,泛着惊讶的光泽,连连点头道:“好吃,真的特别好吃!”

“哈哈!”周青哈哈大笑,也是开始动筷子嗦起粉来。

两人不在说话,此起彼伏的嗦粉声,和动画片的声音,充斥在这个小小的房间里。

吃完粉,周青满足的打了个饱嗝,躺在了沙发上。

吃完粉,朱雅满足的打了个小声的饱嗝,躺在了沙发上。

忽然,两人面面相觑。

就在刚才,两人吃完粉的这一套动作,竟然是不约而同的极为相似!

这种相似程度,活脱脱的像是一家人。

朱雅脸上快速的升起一团红晕,一路红到了白皙的耳根,慌张的站了起来,道:“周大哥,谢谢你的款待,我就先回去了。”

“你怎么回去?”

朱雅道:“我窗户开着呢,我先下楼,然后爬进去。”

周青道:“这可是四楼。”

朱雅拍拍饱满的胸脯,自豪的道:“没事,我是一品修者,虽然不能像曹守护使那样在墙上如履平地,但爬个墙还是没问题的。”

周青惊愕的盯着朱雅的胸。

朱雅此时穿着一件粉色的T恤衫,她拍胸口的时候,竟然好像把体恤衫底下的罩子给拍扁了,没弹出来。

就像是一个缺气的皮球,用力一摁,陷进去一个坑的那种感觉。

周青:“……”

朱雅:“???”

朱雅若有所觉。

朱雅装作随意的低了一下头,快速看了一眼。

朱雅:“……”

朱雅慌不择路,转身逃离。

朱雅开门,重重关门。

朱雅见走廊没人,靠在走廊的墙上,脸红的像苹果一样,手忙脚乱的低头用手拨弄,想把塌陷进去的罩子弄正常。

周青猛地打开门追出来,正好看到朱雅这个动作。

朱雅停下手中动作,错愕的抬头,和周青对视在一起。

这一刻,时间仿佛凝固了。

嘎吱吱,嘎吱吱。

不知从哪里,传出了一阵奇怪的声音,像是不安的老鼠在啼叫。

周青寻声望去。

原来是朱雅拖鞋里面的两只白嫩的小脚,脚趾紧紧的抠了起来。

“我追出来没别的意思,是想问你,剩下的这半罐可乐,还喝不喝了。”周青拿着朱雅喝剩下的半罐可乐,尴尬的问道。

朱雅伸手,触电一般的接过可乐,转身快步离开走廊。

随后,就听见楼梯间传来一阵剧烈的噼啪噼啪的声音。

那是朱雅踩着一双拖鞋,在飞速下楼。

“小朱也太能骗人了,明明就是个I,竟然让人觉得她是个D!”

周青感慨一句,失望的摇了摇头,转身回屋。

白云之上,有仙禽飞翔,琼楼玉宇,随处可见。

白云之下,有高楼大厦毗邻,道路上车流不息,充满人间烟火气。

周青飘在这离奇的天地之间,仿佛是一朵云,又仿佛是一只飞禽。

抬头是仙境,低头则是人间。

不知时间流逝,没有春秋更替。

一只火红色的飞禽,在周青的身边飞翔。

这火红色的飞禽,像极了古神话中的朱雀,它庞大无匹,张开双翼,就仿佛能遮天蔽日,浑身似乎散发着灼热的高温。

但周青却偏偏又感受不到任何温度,它明明就在他身边飞翔,可却又似乎并没有处于同一个时空。

它已经陪着周青飞了好几天了,周青已经习惯了它的存在。

“主人,醒醒啊!小青、小白和小黑,他们不乖了……”

陪伴周青飞翔的这段时间里,它总是在给周青重复着这番话。

虽然它没开口,但周青明白,这些话,就是它说的。

“什么小青,小白,小黑的,我是谁,你又是谁?”

“我是小红呀!”

“你是主人呀!”

“主人,快醒醒啊!小青、小白和小黑,他们不乖了……”

“叮铃铃……”

随着闹钟响起,周青在早晨7点,准时醒来。

他从床上缓缓坐起,隔着纱帘,看了眼外面蒙蒙亮的天,蹙眉思索。

“那只火红色的飞禽,到底是什么?”

“它为什么会出现在我的梦里,小青,小黑,小白又是什么?”

“对了,这次的梦,它好像说了它的名字,它说它叫什么来着?明明就在脑子里,怎么想不起来了?”

周青想了半天,越想越迷糊,越想那个梦就离他越远。

“我刚才是不是梦到那只飞禽说它的名字了?”

“我究竟有没有梦到一只火红色的飞禽?”

“我刚才有没有做梦?”

“应该是做了一个梦,但为什么就是想不起来呢?”

“好像没做梦,是我睡迷糊了。”

“不想了不想了,脑袋疼。”

摇了摇脑袋,周青不再纠结有没有做梦,而是一脸雀跃的跳下床,飞奔卫生间。

“起床洗漱去广场,我周青今天要发财!”

“啧,还他妈挺押韵!”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