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8章 即将被剪断触角的蚂蚁(求追读)

果然是杨硕在背后搞的鬼!

其实就算这两个人隐瞒不说,周青也猜到,这件事情的背后,多半是有别的人参与,而那个人多半就是杨硕。

这两人如此直白的把杨硕透露出来,显然是因为,他和杨硕之间的差距,太大了!

就算被他知道是杨硕在搞他,他也无能为力,没有任何办法。

毕竟,守护者在如今这个社会上,就是超脱于普通人的另一种存在。

社会阶层,压根就不在一个水平线上。

别说是杨硕这个三品修者,守护使。

哪怕是王龙和朱雅这样的一品修者,守护者,在一个城市里,也有着非凡的地位。

他们无论走到哪里,都是受人敬畏,爱戴的对象。

只要他们愿意,就会有无数的大老板、富豪、政客,想要结交攀附,甚至愿意给他们送房子,送钱,送女人,送豪车,送一切他们喜欢的东西。

付出这么多东西,不为其它,只为了在诡雾降临,诡异入侵的时候,他们结交攀附的守护者,能够重点保护他们,不被诡异杀死。

实际上,守护者在诡雾降临期间以外,并没有任何实质上的权利。

只是因为现在这个全人类都在抵御诡异入侵的大环境,促使了他们这群拥有对抗诡异力量的强者,有了超凡的社会地位。

而因为这种超凡的社会地位,他们也就拥有了巨大的隐性权力。

或许,这两个食品安全局的家伙,过来检查周青的餐馆,搞得他关门停业,背后根本就不需要杨硕授意,指挥。

以他们的社会地位,基本上也没资格和杨硕产生什么交集。

也许杨硕只是在把周青扔下车后,顺手打了个电话,给某个在安定城有巨大能量的人,透露一句,他很讨厌周青这个人。

立马就会有人揣摩这句话的意思,然后调查周青的信息,对他使出针对性的手段。

人想弄死一只蚂蚁,本来就不需要多么费力。

可以随意扔一块石头砸死。

可以撒泡尿淹死。

也可以把它赖以谋生的触角拔掉,慢慢折磨死。

而周青现在,就是那只,即将被斩断触角的蚂蚁。

他们显然是想先切断周青的经济来源,罚他一大笔巨款,让他依靠这个饭馆谋生的社会底层垃圾人,在接下来的生活中,处处碰壁。

如果这样还不算完的话,甚至于,他们会切断他家里的水电。

在他晚上出门的时候,被人用麻袋套头,狠揍一顿。

他受伤治病,医院因为他头上一个红肿,下诊断为脑瘤,要他凑巨额手术费,给他开颅手术。

侥幸手术不死,大夫缝合伤口的时候,一不小心把一根针落在他的脑袋里面。

等他好不容易出了院,庆幸自己捡回半条命的时候,一辆买了全险的豪车,在他看到绿灯亮起,走在斑马线上的时候,一不小心没踩住刹车把他给撞飞……

周青想的这些,并非是他的臆想。

而是在接下来的日子里,很有可能会发生的事情。

因为就算杨硕没有整死他的想法,那些想要结交攀附讨好杨硕的人,也绝对不会让周青好过。

脑海里电光火石的闪过这些念头,周青看着眼前两人的目光,从冰冷,逐渐转为漠然。

周青开口,缓缓说道:“我可以给你们一次机会,把相机里的相片删掉,把这只老鼠拿走,我可以当做你们没有来过,今天的这件事情没有发生过。”

两人听到周青的话,还以为他们听错了,脸上都带着些许错愕,双双对视了一眼。

“我没听错吧?他说给我们一次机会?”

“你没听错,我也听到了。”

两人确认了一遍后,错愕的脸色,逐渐转为戏谑的狂笑,看着周青的眼神,像是在看一个白痴。

“伱这家伙脑子是不是有病?”

“你有什么资格对我们这样说话?”

青年伸出双手,温柔的替周青整理了一下衣衫领子,认真的劝道:“我给你一次机会,跪下给我们磕个头,诚诚恳恳认个错。

“这样的话,我可以考虑,给你把五万块的罚款降低一点,只罚你四万五。

“五千块可不少,你恐怕得卖出去一千碗螺蛳粉才能赚回来,不要为了面子,和钱过不去。

“你说是不是?”

周青低头看了眼青年在自己衣领上整理的手,冷冷的问道:“我如果一毛的罚款都不肯交呢?”

中年笑道:“那太刑了,你不交罚款,就是拒不配合我们执法,因为你店里的安全卫生情节恶劣,我可以申请拘禁你15天。

“等15天以后,罚款的期限过了,我又可以顺理成章的让法院执行你的资产。

“到时候你的存款,车子,房子,都可以拿来冻结执行,如果没有可以执行的资产更好,执行庭又可以顺理成章的抓你去拘留所。”

说到这里,中年顿了顿,摊手笑道:“当然了,在这个期间,如果我们还发现更加恶劣的情节,例如有人在你这里吃饭,出现食物中毒等情况,那就不是罚款拘留了,而是足够可以给你判刑了。

“你要是想这样做,我只能说很刑,非常刑,太刑了!”

周青听得怒火翻腾,咬紧后槽牙,额头青筋直跳。

“啪。”

“啪啪。”

青年见状,抬起手,在周青的脸上,轻轻拍了三下。

巴掌的力道不大,侮辱性却极强。

在周青的怒视中,青年笑嘻嘻的问道:“所以,你跪还是不跪,是要站直了被罚五万,还是跪下来,只罚四万五?”

周青眼眸之中,渐渐有红芒闪烁,寒声问道:“敢不敢告诉我,你们两个的名字。”

青年嗤笑道:“怎么,还想报复?像你这样虚张声势的底层小人我见多了,好像有多么不服气,多大的志气,一副宁为玉碎不为瓦全的态度。

“可到最后还不都是一把鼻涕一把泪,可怜巴巴的求我们饶了你?”

“所以,你不敢告诉我?”周青面无表情的道。

“告诉你,必须告诉你!可千万别以为我怕了你,你就算知道我的名字,又能把我怎么样?”

青年傲然而立,朗声道:“我叫马永宁,他是我的同事,叫甘阳荣,记住我们的名字,要不要把身份证拿出来给你看看?”

周青没吭声。

就在这时,厨房门外,俏寡妇房东徐颖举着手机,走了进来。

“我把你们刚才的所有对话,都录下来了,马永宁,甘阳荣,你们两个确定你们不怕这个视频被传到网上?”

马永宁和甘阳荣脸色一变,一齐看向徐颖。

“把手机拿过来!”

徐颖将手机装进口袋,向后退了两步,冷笑道:“你先把相机里的照片删掉。”

周青目光闪烁着红光,回头对徐颖道:“姐,不用跟他们废话,你把手机拿好离开,给我把外面的门锁上。”

“你确定,我把门锁上?”徐颖看了眼周青,见周青眼珠泛红,心里微跳,便是缓缓点头,快步离开周记。

“给我站住!”

马永宁沉喝一声,抬步就追。

周青蓦然伸出一条腿,踹在了马永宁的小腿胫骨上,马永宁惨呼一声,重心失衡,轰隆一声,就狠狠撞在了橱柜上面!

橱柜上面的东西,哗啦啦的摔下来一大堆,砸在了马永宁的身上。

“你想找死吗!”

甘阳荣瞪大双眼,伸出手指,怒指周青。

周青冷眼看去,抓住这根手指,缓缓向甘阳荣手背的方向掰扯。

“嘶!嘶!松手!快松手!操!啊!”

嘎嘣一声脆响,和甘阳荣的惨叫声,一同响起。

“哎呀!好可怕!这叫声也太惨了,吓得老娘都快尿裤子了。那两个家伙惹谁不好,偏偏跑来招惹周青这个疯子!”

外面,徐颖被这惨叫声吓得打了个冷颤,端起那碗周青专门给她做的螺蛳粉,赶紧退出周记,把门关住,锁死。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